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73章 野种是从哪里来的

第73章 野种是从哪里来的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4063更新时间:2015-07-12 09:28:59

  

  他从未这样惊慌过,怀里的苏洛颜一直不停的往下沉,他双手紧紧的搂住她,生怕她落在地上。

  “大半夜的叫嚣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喜欢鬼混,出去混好了。”曹梦露在房间里大声的吼了一声,可没有人回应她。

  “妈,洛颜病了,出了好多血,您能不能现在这个时候不要再针对她了?”苏若琳有些生气,她刚打完电话,救护车五分钟之后就过来,苏中尚已经抱着苏洛颜上了车,她进屋换了一声衣服,匆匆的也跟了出去。

  “死了才好!”曹梦露小声嘀咕了一声,啪的一声关掉了房里的灯。

  苏洛颜很快就被推进了手术室,苏中尚在长廊外面的座椅上坐定,他竟然有些害怕,苏洛颜性子太烈了些,平日里总喜欢跟曹梦露针锋相对,他知道自己管不了,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不想,因此疏忽了这个女儿。

  苏若琳在走廊里来回的走动,她少有的焦躁不安。到底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苏洛颜会喝酒醉倒?她很想给冷云浩打个电话,可是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他现在这个时间一定在休息吧,她叹了一口气,眉头拧成一团。

  “流产?怎么可能?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苏中尚愣在那里,有些缓不过神来。听到医生口中冒出这样一句话,他有一种当头棒喝的感觉。

  “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妹妹怎么可能是流产呢?”苏若琳也是一脸的不相信,苏洛颜出狱才一个多月,怎么可能闹出这样的事情。

  她还是女儿家,说道流产两个字眼,脸又忍不住一阵绯红。

  从的过的房。“病人身体很虚荣,本来就不适宜怀孕,病人之前引用了大量烈性酒,身体受到剧烈刺激,现在需要动手术……”穿着白大褂,带着蓝色口罩的医生,面无表情的说完,就等着苏中尚跟苏若琳的反应了。

  “不可能……不可能……洛颜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苏中尚痛苦的蹲了下来,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女儿身上,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爸,你还是赶紧在手术单上签字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洛颜现在需要动手术,她还昏迷不醒,等她好了,大家在问清楚,不就知道真相了吗?”

  苏若琳难得的淡定,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她只是诧异,苏洛颜回来至今,不过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去谈恋爱,难道……难道她发生了意外?

  她脑海中稀奇古怪的冒出许多念头,想着苏洛颜被自家的人排斥,却不得不寄居在外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帮助她。

  她一定是遭遇到别人的非礼了。苏若琳想到这里,忍不住潸然泪下,仿佛这些事情都是因为她造成的一样。

  苏洛颜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时候,脸色惨白,干枯的嘴唇渗透出血丝,苏中尚只是看了她一眼,便痛苦的别过头去。

  杜月娥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心中不能言说的痛,他因为一时冲动,毁了一个女人一生,他原本想好生弥补这两个孩子,对于真颜来说,他觉得自己问心无愧。可唯独苏洛颜,他想要对她好,却不知道如何才是好。

  一年前发生那样的事情,他也是束手无策,最后眼睁睁的看着苏洛颜进了监狱,就像现在,他想尽办法让她提前出来,想多给她一些家的温暖,却依旧无力保护这个女儿。

  他深深的内疚,他对不起杜月娥对他的一往情深,他也对不起这两个孩子对他的宽恕。可他现在却急于想要知道,苏洛颜肚里的孩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昏睡中的苏洛颜,并不知道自己腹中有一个小生命已经丢失了,疼痛缓解,困倦袭来,她只想沉沉的睡一觉。

  梦里却是母亲温柔的怀抱,她依靠在怀抱里,笑的那么灿烂,仿佛从来都没有烦恼一样。可梦太美,即便是沉醉,也会被现实击破。

  苏洛颜是在第二日清晨醒来的,她睁开眼睑,周遭白茫茫的一片。这个地方,她并不陌生,白色的墙壁,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她扭头,便看到歪在床边打盹的苏若琳,另外一边,则坐着苏中尚。

  她这是病了吗?为何她自己都不清楚?她想要挪动一下身子,却不想惊动了苏若琳。

  “洛颜,你醒了?有没有好点?想不想吃什么东西,我去给你买。”苏若琳脸上挂着笑容,极力想要在苏洛颜面前掩饰什么。

  苏洛颜第一反应是活动了一下四肢,好在她手脚无恙。“我……怎么会在这里?”她诧异的询问,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你……生病了。医生说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洛颜……过去的事情,你就不要想了,以后还有大家呢。”苏若琳在苏洛颜的床边坐下,伸手替她将额前凌乱的头发抚弄了一番,却主动握住她的手。

  苏洛颜有些局促不安,她能够感觉到有异样的发生,直到看到苏中尚难过而又伤心的眼神。

  “爸,到底发生什么事呢?”苏洛颜清冷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苏中尚,带着那股倔强。

  “洛颜,你告诉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才回来一个多月,怎么会怀孕?”苏中尚急于想要知道真相,他伸手在花白的头发上揉搓了一番,想要沉着自己的情绪,可还是没有控制住。

  苏洛颜只觉得脑子嗡鸣一般。怀孕?怎么可能?

  她一脸的诧异,伸手抚弄了一下平滑的小腹。却是不相信。

  “爸,你不要刺激洛颜,她也是受害者。这件事情,等她身子好些了再问吧。”苏若琳打断苏中尚,体贴为苏洛颜着想。她握着苏洛颜的手,那双手纤瘦软弱,指节细长,手掌却并不细嫩。

  苏洛颜脑子里更是乱成一团,她不是傻子,他们这么一说,她便清楚了。这么说来,她真的怀孕了,而且还意外的流产了。

  她需要静一静,需要理清一下思绪,她怎么就怀孕了呢?她微闭上眼睛,默默的在心里算着回来的日子,她记得回来是一个月前,那时候她在酒吧碰到冷云浩。

  然后……然后有些事情顺理成章就发生了。她现在突然想起来,当时并未采取安全措施,想不到竟然中标怀孕。

  她在心里细算,这个月的大姨妈已经推迟了半个多月,她一直未曾放在心上,想着可能是因为环境改变的缘故,却不想自己已是有身孕的人了。

  那么,她流产是因为昨晚喝了许多酒的缘故吗?

  想到这些,她烦闷不安。她不知道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突然心里就莫名的难过。那是一个生命,还没有形成,她就残暴的掠夺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

  “洛颜,你告诉爸爸,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苏中尚一宿未曾闭眼,这个结在他心里萌生,就死死的纠缠着他。

  “爸……”苏若琳想要制止,而苏洛颜的手从她手心里收缩回去,蜷成拳头置于身体两侧。

  “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会,你们出去吧。”苏洛颜冷冷的说道,而后紧闭上眼眸,算是关闭了一扇门,她拒绝说出这些。1a7aV。

  她该怎么说?难道告诉他们,这个孩子是冷云浩的?她能这么说吗?

  苏若琳挽住苏中尚的胳膊,拉着他朝门外走去。苏中尚叹了一口气,摇着头,却是无可奈何。他这个做父亲的,做到这个份儿上,还真是无话可说了。

  听到关门声,苏洛颜这才睁开眼睛,可泪水却不争气的顺着眼角滑落。她觉得委屈,深深的委屈将她席卷,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纵容,竟然扼杀了一个幼小的生命。

  苏中尚去了企业,这么一大家子人还要吃饭,他不能停下不工作。这么多年,他都是如此,生活里遇到不顺,他便投身到工作中。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暂时逃离痛苦。

  苏若琳见苏洛颜一直闭着眼睛,想着她现在身子虚弱,需要补一补,便驱车回家,想让家里的女佣,多做一些补汤送过来。

  “若琳,你这是干什么?”曹梦露见苏若琳吩咐女佣熬鸡汤,一脸的诧异,她刚起床不久,穿着大睡袍,屣着拖鞋,站在厨房门口盯着苏若琳上下打量。

  “洛颜病了,这段时间需要好好补补身子,我让她们炖点鸡汤,待会给她带过去。”苏若琳并没有抬头,这些事情原本不需要她亲自来弄,但她又不放心,便守在一旁看着火苗舔噬锅底。

  “若琳,你是脑子坏了,还是怎么了?妈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跟那个女人走的太近,能够拿到杀人的,都是些心肠歹毒的。”曹梦露听到苏若琳这么一说,叉着腰就开始数落。

  “妈——您能不能不要这样说洛颜?当年她还不是为了苏家的尊严,才委曲求全的吗?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您心里又不是不清楚。她现在病了,你就不能不要去计较这些了吗?”苏若琳起身,一脸的不悦。

  “我计较?我懒得跟她计较,是她不放过大家苏家,妈做这些都是为啥,还不是因为你,你一日没有跟云浩成婚,妈心头这块石头就放不下。妈要是两眼一闭死了,以后谁替你做主?”曹梦露觉得委屈,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好啦,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您能不能对洛颜好一点。她一个人在外,还被人欺负,现在小产了还留在医院里,既然大家是一家人,能不能多一点宽容?”苏若琳蹙着眉头,语气便重了一些。

  听到苏洛颜小产的事情,曹梦露刚才的激动却化作了幸灾乐祸。

  “小产?那男人是谁,现在知道了吗?”曹梦露八卦的特性又冒出来了,生活也着实缺失了一些乐趣。想不到苏洛颜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

  “妈——你就不要往人家痛处撒盐了好不好,她现在正病着,等她好了大家再问不行吗?”苏若琳将曹梦露从厨房里推出去,“啪”的一声将厨房门关掉。

  曹梦露却在外面愣住了,看来她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女人,她除了嘴硬脾气倔之外,偷男人竟然跟她那死去的妈是一个德行。

  “若琳,你说洛颜流产了?”苏真颜起床的时候,听到楼下苏若琳跟曹梦露的对话,她并没有下来,只是在上面将话都听的一清二楚。

  在这个家里,她是知道轻重的,苏家二小姐,想要做的稳当,当然是要搞清楚形式。她可不会像苏洛颜那么傻,跟曹梦露对着干。讨巧卖乖,这都是她的小把戏,但是这些小把戏曹梦露喜欢,那么她为了自己的荣耀,牺牲一下又算得了什么?

  “是啊,你现在不要问了,洛颜心情不好,她也太可怜了,刚从里面出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苏若琳幽幽的说着,将鸡汤装入保温盒里。

  “那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她吧,她毕竟是我的妹妹,大家一起长大,我更能够明白她的心思。”苏真颜挽住苏若琳的胳膊,眼里却闪出一抹算计的光芒。

  “嗯,待会你多劝劝她,凡事往开处去想,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沉浸在其中了。”苏若琳单纯的点了点头,跟苏真颜就朝医院出发。

  苏洛颜一直盯着窗外,外面有一棵高大的广玉兰,枝繁叶茂,有几只小鸟在树叶间穿梭,她能够听到鸟叫,却无法听懂它们再说什么。

  门被推开,萦绕在周围的静谧被打破,苏若琳微笑着拎着保温盒进来,身后跟着苏真颜。看到苏真颜的身影,苏洛颜微蹙着眉头,手掌蜷缩起来。

  “洛颜,我给你熬了鸡汤,你赶紧趁热喝一点。”苏若琳走近,将保温盒在桌子上放定,而后盛了一碗鸡汤递给苏洛颜。她并没有接,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处,目光呆滞。

  “真颜,你陪陪洛颜,我出去打壶水。”苏若琳有些尴尬,将鸡汤放置在桌面上,转身冲苏真颜笑了笑,便掩门出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