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76章 野种就是野种

第76章 野种就是野种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4081更新时间:2015-07-12 09:29:02

  

  “苏中尚,你听听,这是一个晚辈该说的话吗?我好心做了一桌子饭菜,她嫌弃不吃就算了,大晚上要跑出去撒野,我教育她两句她就顶嘴,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啊?”曹梦露心里有了怒气,第一个就是要到苏中尚面前发泄的。

  苏中尚低垂着头,将手中的碗筷放到桌子上。“洛颜啊,这么晚了,就不要出去了。你大妈都是为了你好。”

  苏洛颜想要笑,曹梦露这是为了她好吗?她日日恨不得拿把扫帚将她扫地出门,这也是为她好?如果这真是为她好,那么她不需要。

  “洛颜,坐下来吃点饭吧,我妈就是口直心快,话说重了你别见怪。大家是一家人,有什么误会,还是不要计较的好。”苏若琳走过来,挽住苏洛颜的胳膊,希翼苏洛颜能够做到餐桌上吃点饭。

  “多谢若琳小姐了,恐怕这么美味的饭菜我是无福消受了。你们慢慢吃,免得我坐在这里打扰了你们的雅兴。”苏洛颜说完,冰冷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屑,她推开苏若琳的手,伸手拉开大门,头也不回的融入到夜幕中了。

  身后的灯火渐渐远离,而空气却觉得舒畅了许多。苏洛颜将外套裹在身上,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行走。

  玩家灯火,城市的夜景是如此的迷离,可带有温暖色彩的地带,却与她没有任何关系。来来去去,她都是一个人,无处能够感知到家的温馨。

  脚底扣在地面上,发出空聊的声音,她只是环抱住双臂,目光清冷,肚子有些饿了,苏洛颜在路边找了摆夜市的小摊,要了一碗混沌,热气腾腾,倒也是吃的舒心。

  苏家的美味佳肴,那不是属于她的味道。一想起那些人嫌弃的眼神,她恨不得永远都不要出现在那里。可她现在这个样子,又能去哪里?

  天空上一轮弯月,几颗星辰围绕,黑色的幕布上更是清冷寂寥。这样的夜晚,应该有家的温暖环绕,可是家,又在哪里呢?

  她吃饱了肚子,就坐在那里仰望着天空,仿佛只有在哪里,才能够看到过去的点滴幸福,才能够去希冀未来的美好开始。

  苏洛颜一直在外面呆到很晚才回去,小摊也有打样的时候,看到这对中年夫妇忙着收拾摊位,却是有说有笑的平淡幸福,苏洛颜起身,落寞的背影缓缓朝苏家别墅而去。

  “……听说是野种啊,你说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不要脸啊,这刚从牢里出来,就闹出这样的事情。”

  苏洛颜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两个女人的声音。如果她没有听错,声音来自苏家的两个女佣。她心里一紧,脚步却放慢了些。

  “难怪夫人总是骂她是野女人生的孩子,看来这方面还是有遗传的,不过她可没她那死去的妈运气好,这孩子生不下来,自己还活活受了罪。这脸丢的啊,我看老爷这几天脸都黑的跟包公一样了。”

  苏洛颜听到这里,心头的火又开始熊熊燃烧了。她猛的推开大门,那两个女佣见苏洛颜站在面前,满脸都是尴尬。

  “小姐回来啦?饿了吗?我给小姐下碗面条吧。”其中一个女佣斜睨着眼瞟了一眼苏洛颜,见她脸上不满怒气。便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肯定多多少少被苏洛颜听到一些。

  中辈一辈里。“不用了,让王妈为我-操心已经过意不去,现在让王妈为我费心,我岂不是成了罪人?王妈没事喜欢说人闲话,这倒是一门技能,我看比在厨房要光鲜多了。”苏洛颜清冷的眼眸瞟了一眼王妈,带着一丝不屑和嘲讽。

  “……小姐您取笑我了,我能有什么能耐,不过是替人打工的,会做一点饭菜而已……”王妈讪讪的笑着,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甚是难看。

  “看来王妈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人,既然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还是做好分内的事情。其他的事情还不需要您来操心。”苏洛颜说完,转身就进了客厅。却不想,这个时候曹梦露竟然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苏洛颜在玄关处换鞋,曹梦露斜睨了一眼,话匣子就打开了。“还没成这屋子里的人了,就天高地厚忘了自己的身份。王妈在这屋里呆了几十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不是谁想说就能说的,就算她有什么不是,也得问问自己是不是做的天衣无缝。”曹梦露怀里抱着一只蝴蝶犬,伸手抚弄着蝴蝶犬的毛,脸上的傲慢一览无余。

  苏洛颜瞟了一眼曹梦露,原本不想搭腔,可曹梦露那股子嚣张劲,若是不被泼上一点凉水,恐怕会飞上天的。

  “大妈,您老人家管的也忒宽了点吧,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歪,您整天看这个不爽那个不爽的,这底下的人,恐怕都是跟您学的吧?”苏洛颜换好鞋子,将外套脱下来,而后便朝楼上走去。

  “我管的宽?苏洛颜,你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要不是看在你姓苏的份儿上,这个家门你都别想进。野种就是野种,再怎么养,也改变不了野性。”曹梦露仗着苏中尚此时不在这里,说起话来就没有底线了。

  苏洛颜顿了顿,站定身子,深呼吸一口,与牛鬼蛇神斗争,她需要的是淡定。“大妈要是看我不顺眼,可是随时赶我出去。只是我要提醒大妈一点,若是没有自知之明,只是成天瞎叫唤,恐怕也是得不偿失。您也是女人,年近五十,也算是昨日黄花了。”苏洛颜轻瞟了曹梦露一眼,她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她牵动嘴唇笑了笑,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如果我要是你,我就会学会享受安闲的生活,一天到晚咄咄逼人,到时候不是把别人逼走了,把自己逼走了,那可没有人同情你。”苏洛颜说的云淡风轻,而曹梦露却气的不行。

  “你……”曹梦露的脸铁青,可是苏洛颜的话却又是滴水不漏,她若不是没有想到这一层,那么早就将苏洛颜赶出家门了。

  她跟了苏中尚二十多年,为他只生下一个女儿,知道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还带回来两个女儿,她心里虽然伤心,嘴上也一直得理不饶人,可她要是没有让步,那么苏洛颜与苏真颜怎么可能进得了苏家大门?

  但是她的隐忍和让步,并没有让她学会释然,她沉浸在委屈之中,想在苏中尚那里找到更多的安慰,而这个男人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的习惯了沉默。苏若琳这个女儿又是木瓜脑袋一个,她心里的痛,又不能对旁人说。

  现在生活中来了两个外人,苏真颜还知道趋承讨好,可这个苏洛颜却完全不知趣,她心中的怒气总的发泄出来。

  一个女人一辈子就那么点时光,她的时光全部都用来嫉恨了。这种嫉恨慢慢变成了习惯,让她改掉这个习惯,她做不到。

  “大妈要是没事的话,那我上楼去了。祝大妈能够做个好梦。”苏洛颜浅笑,却是带着一点幸灾乐祸。她无意要去顶撞曹梦露,可这个女人三番五次的挑衅,她若是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恐怕以后在苏家的日子是没法过了。

  听到苏洛颜上楼的声音,苏中尚从书房里走出来,他穿着宽大的睡衣,瓶底厚的眼镜后面,拿上浑浊的眼睛写满了疲惫。

  “睡吧,时间不早了,若琳回来了,王妈会给她开门的。”苏中尚打了个哈欠,舒展四肢,也不过是眼神瞟了一眼曹梦露。1a7aV。

  曹梦露刚才在苏洛颜那里受了委屈,现在眼泪汪汪的,见苏中尚这副模样,气又开始升腾。

  “苏中尚,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我曹梦露跟着你受苦受累,好不容易积攒了家业,你偷偷玩小的就算了,还整出两个野种气我,你是诚心让我死吗?”曹梦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仿佛二十多年的生活,对于她来说,只剩下委屈和痛苦。

  这个样子的曹梦露,苏中尚是不陌生的。他站在离她有五米远的距离,却忍不住蹙了蹙眉头,一天的工作已经够累了,他回到家里,只想享受天伦之乐。

  “睡吧。”他重复了一句,却并未走近,可语气明显带有不耐烦。时间已经不早了,再过一会就零点了,他明天还要上班,没有功夫听曹梦露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唧唧歪歪。

  “你现在烦我了是不是?我现在老了,你就开始嫌弃我了,你有种再出去找个小的啊……”曹梦露说后面一句的时候,底气却不足。但她较着那股劲,泪水挂在脸颊上,盯着苏中尚,希翼他能够过来哄哄她。

  “够了……不要没事一天到晚胡思乱想,这日子还过不过的?”苏中尚大吼一声,他鲜少发脾气,从来都是息事宁人,可这几日,家里纷乱太多,他已经无以顶住了。

  苏洛颜刚要进入房门,听到楼下苏中尚一声厉喝,她站在门口轻轻的笑了笑,而后推开那扇门,将自己反锁进去。

  曹梦露被震惊了,抽抽搭搭的却不敢再造次,她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别过身去,一个人坐在那里偷偷的流泪。

  苏中尚呼出一口气,扶了扶眼镜,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去了二楼。

  苏洛颜走了不久,冷云浩也提出要离开,虽然曹梦露一再的想要挽留他住下来,但他去意已绝,曹梦露强求也无果。

  苏若琳是在曹梦露的点拨之下,才鼓起勇气送他出去,两个人沿着苏家左边的大道走着,街道两旁灯火通明,头顶的弯月皎洁清冷。

  苏若琳低垂着头,走在冷云浩的身旁,想要说点什么,却只剩下娇羞的脸庞上幸福的微笑。原来,爱一个人,即便是跟他不言语,只要站在他身旁,听到他的足音,你也会觉得心满意足。

  冷云浩不说话,是因为他的脑子里在想事情。他一直想要找个机会问问苏洛颜,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做事小心谨慎的人,可不想因为这个污点毁了自己的一生。

  那个苏洛颜,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他在脑海中揣摩,性格刚烈,那应该去做烈女,可惜生错了时代,言语犀利,那应该去当律师,可惜她没那个资历。这样一个不懂屈伸的女人,想以苏家为敌,他长舒一口气,以卵击石的事情,他原本没有好奇心观战,但是这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他倒是宁愿看到她一败涂地。

  “云浩,你在想什么?”过了许久,苏若琳见冷云浩并不说话,两个人走来走去,已经走了好长一段距离了。她伸手牵住冷云浩的大手,他的手掌厚实有力,总给她温暖安定的感觉。

  冷云浩侧目,凝望着月光下的苏若琳,她不算是最美,但是却透露出一股恬淡的气息,他将她的小手攥紧,微微笑了笑。

  “我在想,我是不是该早点娶你。”冷云浩轻启唇齿,字字珠玑,言语里带着一丝戏弄,眉眼里的笑,因了灯光的作用,更加的流光溢彩。

  苏若琳听到这一句,立马羞红了脸,她低垂下头,如同睡莲一般,小女儿情节带着一丝忸怩,在情人面前,却无以释放。

  “云浩……你干嘛要想这个……”她娇滴滴的话里,并不见嗔怒,而是满满的幸福和欢喜。冷云浩能够听出来,他知晓这个女人对他的爱虽不够热烈,但却纯澈浓厚。有一刹那,他真想就这样跟她在一起,一生平淡但也幸福安闲。

  他伸手揽她入怀,在她额前落下一吻。这个女人,他是应该珍惜的,再也不要随随便便与其他的女人有任何的勾结。她那么温婉贤淑,一定是个好妻子、好儿媳、好妈咪。他只需要给她一点爱,她就能够知足守望。

  有妇如此,夫复何求?

  可他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每次结婚的念想在脑海中刚一冒出来,随之出现的竟然是苏洛颜的容颜。他有些许的害怕,害怕自己既定的幸福会被这个冷硬的女人毁于一旦。所以,他要撇清与她的关系,如果可以,最好是永远都不要有交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