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79章 摔得不轻

第79章 摔得不轻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4046更新时间:2015-07-12 09:29:06

  

  “不用了,你背不动我。 ”苏真颜拒绝了,她回头望了望身后的路,苏洛颜能够看出来,她是在期盼苏中尚与冷云浩的出现。

  可是看到她肿的老高的脚,苏洛颜却不由分手伸手挽住苏真颜的手。“上来,我背的动你。”她一使劲,苏真颜便趴上了她的后背。

  时隔多年,这是两姐妹第一次如此紧密的在一起,苏洛颜顿时觉得后背上如同压了一座山似地。苏真颜身量与她差不多,却比她要胖一些。她身子虚弱,还没有复原,这会子吃力,额头上细细密密的就冒出了汗滴。

  苏洛颜本就是要强的人,想着苏真颜脚痛,脚下的步子就加快了一些。可两条瘦弱的腿在山路间不停的打颤。背上的女人越来越沉,而她更是觉得体力不支。

  苏洛颜承认,她绝对不是故意的,当她背着苏真颜摔倒在地的时候,同样是痛的不能自已。为了保护背上的女人,在摔倒那一刻,她整个身子朝前倾倒,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是这样,苏真颜还是发出了一声惨叫。

  苏洛颜摔的不轻,整条胳膊火辣辣的如同火燎一般,她没有挽起袖子查看一下自己的伤势,从地上爬起来,扶住苏真颜。

  “哎哟!”苏真颜发出一声惨叫,斜歪在地上就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她的额头在摔下来的时候,重重的磕在苏洛颜的肩头,疼的龇牙咧嘴。

  苏洛颜手臂疼痛,手掌更痛,被苏真颜撞击的肩头,倒是失去了知觉。她一回头看到苏真颜疼痛的样子,却带有一丝惊慌。

  “真有,摔到哪里了没有?”她伸手握住苏真颜的双手,惊慌的打量着哭泣的女人。她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她心里依然内疚。

  “呜呜……好痛。”苏真颜并不说话,只是哭着叫痛。

  “对不起……真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苏洛颜慌了神一般,她悔恨的不得了。刚才她若是不逞强,走不动了就歇息一会,也不会出现现在这种事情了。看着苏真颜叫痛,她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够不停的道歉,不停的说对不起。

  “你们这是怎么了?”身后的脚步走近,苏洛颜一回头,就看到大汗淋漓的苏中尚与冷云浩走了过来。

  苏中尚看到两个女人蹲在地上,苏真颜脸上还挂满泪水,他蹙着眉头,面上虽有担忧,但更多的却是生气。

  “真颜的脚崴了。”苏洛颜起身,偷偷的将挽起的袖子放下,十指微微蜷缩,她低垂着脑袋,将自己受伤的痕迹全部掩藏住。

  “爸爸,好痛。”苏真颜泪光闪闪的盯着苏中尚,目光的核心却是苏中尚一旁的冷云浩,她满脸梨花带雨,潮红的眼楚楚可怜。

  “哎……”苏中尚叹了口气,并不发表意见。苏家的女人太多了,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这种喜忧交加的心理,让他的眉头再次拧成了川字。

  “真颜,来,我背你回去。”冷云浩是知趣的人,他微微笑了笑,上前一步,蹲在苏真颜的面前,苏真颜看了一眼苏中尚,苏中尚没有理睬,她便上了冷云浩的背。

  这是她第一次与冷云浩亲密接触,而且还是趴在他的手背上,她将脸贴在他的肩头,能够闻到他身上特有的古龙香水味,顿时觉得心旷神怡。

  苏洛颜倒是愣了愣,看到苏真颜幸福的趴在冷云浩的后背上,她敏感的觉察,有些事情可能要发生了。

  苏中尚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苏洛颜一眼,而后甩开膀子就走了。苏洛颜想要挪步,这才发现腿疼的不行。刚才她为了保护苏真颜,这一跤摔的着实不轻。

  苏真颜的幸福,就在这个时候开始。冷云浩的后背宽厚结实,属于男人的气息通过肌肤传递给她,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瞬间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如果,如果这个男人属于她,那么幸福是不是就是永远?这个邪念在脑海中闪现,她顿时有一种心花怒放的感觉。可冷云浩毕竟是苏若琳的未婚夫,即将成为她的姐夫。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有些悲哀。但是苏真颜想要得到的东西,不是任何人都能够阻拦的。她牵扯住嘴唇笑了笑,趁冷云浩不留神,嘴唇轻轻的在他的脖颈处落下一吻。

  如果不是为了在苏中尚面前做一点表现,冷云浩是断然不会搭理这档子事情的。他现在真心觉得苏家的女人麻烦了。不是要在嘴皮子上斗斗,就要耍一点小心机来玩玩。加上曹梦露,这一屋子四个女人,果然都是千姿百态。

  苏真颜的小动作,他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只是并未揭穿。他内心有些复杂,看来以后在苏家的日子,恐怕不如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一行人回答苏家,苏若琳率先出来迎接,看到苏真颜趴在冷云浩的后背上,她眼底闪出一些惊讶来。用拒苏拒隔。

  “真颜的脚崴了,走不了。”冷云浩走近,见到苏若琳,倒是先开口说明,进屋将苏真颜放在沙发上,苏真颜这才恢复之前疼痛的表情。

  “若琳姐,刚才多亏了姐夫,要不然,我真是回不来了。”苏真颜歉意的笑了笑,在冷云浩将她放在沙发上的时候,还不忘礼貌的道谢。

  苏若琳没有想多,赶紧吩咐女佣找来药箱,苏真颜撸起裤管,红肿的脚踝倒是让人吓了一跳。

  “真颜,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苏若琳看到她红肿的脚踝,手忙脚乱的找药水,脸上却是心疼不已。

  曹梦露从楼上下来,看到屋里的人围着苏真颜转悠,眉头便蹙了起来。“大清早的就闹出这样的事,以后这个家还能安宁吗?”她语气里带着责备,苏真颜低垂下眼睑,如同犯了错的孩子一般。

  “大妈,对不起,都怪我不小心。洛颜说要背我走走,谁想刚走了几步我就摔倒了。”苏真颜说着,眼角又挤出几滴泪水来。

  “什么?是那个女人将你摔倒的?真颜啊,不是大妈说你,做人不要太单纯,洛颜虽然跟你是同胞姐妹,但是人的品行是会发生变化的。你看看她,摆明了就是嫉妒你二小姐的身份,这才把你摔成这个样子,我虽然不是你的亲妈,但是看到你摔成这样,我也心痛啊。”

  曹梦露的话音刚落,苏洛颜拖着摔痛的腿推门而入,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围坐在沙发上,苏若琳亲自帮苏真颜上药。

  “洛颜,你回来啦。”苏若琳抬头,跟她打了一声招呼。苏洛颜一走进这屋子里,顿时觉得气氛紧张了不少。她敏感的察觉,在她没有回来之前,这里已经发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1a7aV。

  “这样蛇蝎心肠的人,还有脸回来。我就说嘛,养虎为患,引狼入室,这样下去,恐怕以后受伤的人就不只是真颜了。”曹梦露的声音再次响起,眼神并不落在苏洛颜的身上,可是字字句句却是说给苏洛颜听的。

  “大妈,这不怪洛颜,是我自己不小心,太大意了。”苏真颜回头望了苏洛颜一眼,却眼神凄婉的盯着曹梦露。

  苏洛颜内心咯噔一下,不祥的感觉在心里拥堵。

  “真颜,你还替这种人说什么话?你现在是苏家二小姐,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她算什么人,不过是坐了牢的囚犯,你们现在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她对你这样,就是嫉妒你。大妈就是看不惯你每天被人欺负,你不用害怕,凡事有大妈给你顶着,看谁还敢这样肆意妄为。”曹梦露说着,眼神挑衅的望了苏洛颜一眼。

  “妈——你就不能少说一点嘛,真颜和洛颜都是好姐妹,即便是真颜摔了一跤,洛颜怎么可能会存坏心眼?真颜你也是的,洛颜身子弱,你干嘛要让她背你嘛?”苏若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每一次苏洛颜回到这里,总是会成为群攻的对象。

  “若琳姐,是我不对,我不该让洛颜背我的。”苏真颜如同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乖乖的低下了头,她这副模样,是应该得到同情的。

  苏洛颜深深吸了一口气,疼痛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心灵。

  “真颜,对不起。”她说完,强忍着疼痛还有委屈,拖着双腿就朝楼上走去。

  “洛颜,你的腿怎么了?”还是苏若琳眼尖,看出了苏洛颜的异样,她放下手中的药水,走了过来,拉住苏洛颜的胳膊,想要查看个究竟。

  “若林小姐,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现在我累了,想要上楼休息,麻烦请让开一点。”苏洛颜清冷的眸子并不望任何人一眼,她只是想要逃离这里。这里气压太重,她怕自己承受不起。

  “洛颜……”苏若琳轻轻唤了一声,她不明白苏洛颜为何总是这样,冷冷的样子,仿若屋子里每个人都与她有仇似的。

  “若琳,你这样热脸贴冷屁股,你让妈的脸往哪里搁啊,你好歹也是苏家大小姐,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动不动就低三下四的去讨好别人,有些人不值得你这样去做。”曹梦露见苏洛颜冷落了苏若琳,顿时心里十分的不爽。

  苏洛颜是要选择沉默的,每一次回到苏家,她都要求自己牢记沉默两个字。可是现在,她想要打破沉默。

  “大妈口口声声强调身份,那么自己可否记得自己的身份?何况这屋子里还有外人在,这样不顾身份的污蔑,若是传了出去,恐怕也让人笑话吧?”苏洛颜目光在冷云浩脸上落了一秒钟。

  冷云浩坐在沙发处,面上并无表情。但她猜想,大清早就要观看一场纷战,这种心情恐怕只能用糟糕来形容吧?

  曹梦露说道尽兴处,确实是忘了冷云浩的存在。她主观上已经将这个男人纳入到苏家的一员,却忘了没有结婚那都是外人的观点。

  “污蔑?苏洛颜你别血口喷人,我曹梦露活了大半辈子,还没有污蔑过谁,你这种歹毒心肠的人,连自己的同胞姐姐都敢陷害,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曹梦露发飙,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仿佛就是要在此时分出一个胜负一样。

  “是吗?大妈哪只眼睛看到我陷害同胞姐姐的?”苏洛颜勾唇一笑,立在那里,嘲讽的眼眸笑成一弯月牙。

  曹梦露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她确实没有看到苏洛颜陷害苏真颜的事情。但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大妈,都怪我不好,是我自己不该让洛颜背我,不然就不会闹出这样的事情了。”苏真颜又是梨花带雨,她貌似是在劝架,实在却如同火上浇油一般。

  没有人知晓苏真颜的脚是怎么回事,当时在场的时候只有苏洛颜,她现在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但她不是傻子,明白苏真颜的用意。这个姐姐,她又不是没有领教过。在她的心窝上插上一刀,她已经结痂复原,那么以后她就是刀枪不入了。

  “真颜,她欺负你一次就算了,你现在是苏家二小姐,怎么能够随便让人欺负?以后你要当心一点,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好在这次只是崴了脚,若是出现别的意外,这可如何是好?”

  苏洛颜听了这样的话,顿时觉得气血上涌。她不想跟这帮人废话了,不就是要栽赃吗?还需要一个理由吗?要怪只能怪她太天真了,竟然还相信所谓的亲情!

  她转身,扶着楼梯一步步艰难的朝上走,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但是这条路是她选择的,即便是跪着,她也要走下去。

  “洛颜的手……怎么都是血?”苏洛颜一路上去,手掌在楼梯上摩擦,留下斑斑血迹,苏若琳瞪大眼睛,而眼前的女人已经扶着楼梯消失在前方。

  她的疼痛不需要别人知晓,那段楼梯是如此的漫长,好在她走到了尽头,打开房门,将自己反锁进去。屋外的喧嚣便被挡在外面,她又可以享受到片刻的安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