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90章 野兽般地索取

第90章 野兽般地索取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4023更新时间:2015-07-12 09:29:20

  

  “我有病?苏洛颜,你妄想毁掉我的生活,我一定会让你痛苦百倍的活着。 跟我斗,你还嫩了一点。”冷云浩贴近苏洛颜,在她白希的脖颈上狠狠的落下一个吻印,他就是要霸占她的身体,他就是要打击她的精神,他要看看,这个坚强的女人是如何的溃不成军。

  #已屏蔽# 身体剧烈的颤抖袭来,她蜷缩成一团,想要倒地,而他竟然连她倒下的机会都不给,电流经过之后的荒凉和痛苦,只有她一个人在领略。

  “冷云浩,放手!”苏洛颜痛苦的大叫一声,这个禽兽一样的男人,他到底还想要怎样?他已经羞辱了她,难道还嫌不够吗?

  有掉妄掉精。“放手?苏洛颜,你不是很喜欢吗?不要客气,我冷云浩都会如数给你的。”冷云浩的手指又开始tiao逗起来,苏洛颜浑身战栗,泪水开始在眼里聚集。

  如果可以,她真恨不得一头撞破这面墙壁,她宁愿高贵的粉身碎骨,也不要被这个男人凌辱到无以伏地。

  她没有哭,她只是冷冷的看着一角,任凭这个野兽一般的男人在她身体里索取,她甚至连挣扎都放弃了,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他想要什么,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她苏洛颜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她的冷,就如同屋里的空气,一点一滴的慢慢传递给冷云浩,他原本还想做点什么的,怀里女人僵硬的身躯,使得他所有的欲望顷刻都冷了下来。

  他松开手,突然觉得有些无趣。如果一个女人连反抗都放弃了,那么还有什么意思?他伸手在桌上掏了几张纸巾,擦拭了一下水淋淋的右手。

  苏洛颜隔了好几分钟之后,才缓缓的直起身子,她面无表情,那张脸比之前更加的冷淡了许多,清冷的眸子一片幽红。

  她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衫,走过来,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却是一眼都不望冷云浩,这里的一切,让她觉得恶心。

  冷云浩是看着这个女人带着清冷的背影离开的,那扇门关闭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心里压抑无比。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他长叹一口气,伸手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扔在了地上。

  ............

  耻辱袭来,便让人苦不堪言,苏洛颜委屈的想要痛哭,可是她已经忘记了眼泪的感觉。她只剩下恨,唯有恨能够支撑她继续走下去。

  一路踉跄,她依旧保持高傲的身姿,挺拔的后背,才能维持不倒的尊严,就如同她的倔强一般,只有这样,才无人能够将她看穿。

  铜墙铁壁也罢,或者冷血无情也罢,别人如何看待她,那都不重要。她只是想要活出一个样来。走过的弯路太多,以至于她需要重新勾画人生。

  这份痛无人能懂,那么她苏洛颜也不会祈求谁来明白。她的人生已经凌乱不堪,她这样艰难的重新洗牌,想要找到一条向上的路,难道她不可以吗?

  她对冷云浩,只剩下满满的恨,这个男人一次次践踏着她的自尊,他无情的一寸一寸啃噬她的肌肤,而后将她的灵魂也蹂躏一番。她那么坚强那么倔强的一个人,可在他面前,却如同赤身果体一般。

  冷云浩,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恶魔?你究竟想要将我逼到路的哪一头你才罢休?苏洛颜长舒一口气,将泛起的泪水再次咽进心里。

  将那份文件送回企业,得到张秘书一句肯定的谢谢,苏洛颜突然想要嘲笑,这是谢谢她用自尊换来一个签名吗?那么她的自尊还真是够低价的。

  她清冷的眼眸里,掩盖住的伤痕没有人能够看清楚,而她,自然也不希翼有人能够将自己看穿。她苏洛颜从今往后都只为自己活,其余的与她而言,不过是浮云而已。

  她一直在办公室坐到夕阳西下,苏洛颜不得不承认,她是如此的喜欢这个办公室,高大的落地窗,将这个城市的风景尽收眼底。她仰靠在座椅上,和煦的阳光铺撒过来,金灿灿的全部都落在她的身上。

  她眯缝着眼睛,感受着阳光的炽热,只有阳光是不吝啬的,只要你需要,它都能够给予。也只有阳光是公平的,它不会因为你犯错了,不会因为你不仁不义,它就少给你一点光辉。

  只是苏洛颜陷入到一种无尽的悲怆之中,她想要将自己从这种情绪中拯救出来,可是不管多么的努力,她都无法唤醒自己。

  快要下班的时候接到林曦的电话,说是晚上有聚会,让她一起过去玩。她懒懒的电话这头拒绝了,她不想融入到任何与己无关的热闹之中。

  下班时间刚到,她拎着包包就率先走了出去。魏俊一整天都没有来企业,所以她的事情相对也清闲许多,在别人都还忙碌的时候离开,苏洛颜第一次觉得,这种心情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好。

  她是带着一丝逃的念想离开的,一个人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行走,她没有购物的需要,也没有逛街的欲望,只是任凭这双腿将她送到她也不知道的地方。

  脚步轻轻的走着,除了耳朵喧嚣的音乐,这个世界到底跟她有什么关联?摩肩接踵的人群,只是擦肩而过,而后又消融到人群之中。

  苏洛颜突然想要发泄一番,她哪里也不想去,她没有去过酒吧,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形。天色已经黯淡下来,街道两旁的路灯已经都亮了,各式各样的广告牌霓虹闪烁,如同曼妙的女子热情的邀约。

  苏洛颜走近一家酒吧,捡了一个最靠里的位置坐下。这里光线昏暗,足够将她深深的掩藏。酒吧里的人并不多,可能还没有到热闹的时候,舞台上有人唱歌,沧桑低沉的嗓音在耳旁萦绕,淡淡的哀伤渐渐萦绕成一种氛围。

  苏洛颜要了一大瓶香槟,一个人蜷缩在沙发里,静静的听着台上的男子唱着忧伤的情歌。那男子清秀脸庞,鸭舌帽檐遮住了眉眼,他只是轻轻拨动着吉他,撩人心弦的歌声就传递过来。苏洛颜听的有些入神了。

  她在歌声了似乎看到自己的影子,仿若如歌如泣的声音里想要诉说的是每个人共有的哀愁。歌声里讲述的是一个女孩子不被爱的事情,那女孩子伤心痛哭却不能挽回男人的心。

  苏洛颜没有这样的情愫,可她却在别人的歌声里感动的一塌糊涂。心底的忧伤都被歌声撩拨起来,她在阴暗的角落里,一杯一杯的喝着美味的香槟。

  就在酒吧的另一边,五六个男女聚集在一起喧闹着,他们说说笑笑,桌上摆满了酒瓶,苏洛颜只是一次次听到畅快的笑声,却并没有回头去张望。

  “喂,真颜,你看那边有个女的,长的跟你真像。”人群中有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裙的女子惊呼,于是众人的目光都投射到苏洛颜这边来。

  苏真颜坐在那里,脸上带着轻蔑。她端着酒杯,一眼就看到墙角里自斟自饮的苏洛颜。这个与她有着相似容颜的女人,原来沦落到这种境地了。

  “这个世界上相像的人可多了,我倒觉得我跟她不像。”苏真颜不屑的望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如果可以,她永远都不要与苏洛颜有着相似的容颜,她更不希翼还有这样一个所谓的双胞胎妹妹。

  “不过我觉得你们两个真的很像,只是她好像更加漂亮一些。”那红衣女子不停的打量着苏洛颜,而后做出这样一番令苏真颜气愤不已的评价。

  “喂,你怎么说话呢?难道我不漂亮吗?做朋友有这样奚落人的吗?”苏真颜已经有些生气了,浓艳的妆容下升腾起的怒气如同火焰一般熊熊燃烧。

  “没有啦,真颜,大家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她怎么可能比你漂亮,你看她穿的破破烂烂的,跟街边的叫花子一样。你可是苏家二小姐,现在谁能够跟你比啊。”那女人倒是见风使舵,转向颇为迅速。她谄媚一样冲着苏真颜笑,苏真颜心里这才舒服了许多。

  苏真颜是什么时候过来的,苏洛颜还真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落在舞台上,听着那个男子唱着动情的歌,却不想自己对面的位置突然被人坐下。

  她刚想驱赶来者,蹙紧的眉头还没有来得及舒展,那张她不愿意看到的脸就映入眼睑。她端起酒杯,将视线再次挪开。

  “怎么?见了我不高兴?你也挺自在的吗?从苏家搬出来之后,日子看来过的也不是很顺心啊。”苏真颜幸灾乐祸的笑了笑,而后端起自己的酒杯,轻轻的酌了一口。

  苏洛颜没有理睬,只是继续喝酒,她已经有些微醉了,今天她心情不好,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苏洛颜,你还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要知道你走到哪里都是过街老鼠,苏家有我就没有你,以后你最好断了念想。你要是再敢回到苏家,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苏真颜恶狠狠的说道,她对这个同胞妹妹恨之入骨,总是担心自己得到的一切都会被这个女人夺走。

  “苏真颜,你说够了吗?说完就请离开这里。”苏洛颜喝了一大口酒,她逼视着苏真颜,带着愤怒的眼眸里,是深深掩埋的伤痛。

  “哈!苏洛颜,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这些地方是你能来的吗?要滚的人恐怕也是你吧?”苏真颜带着挑衅望着苏洛颜,她倒是要见识一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了不起的。

  苏洛颜仇视的望着苏真颜,这个跟她是同胞姐妹的女人,心底为何如此的歹毒,将她陷害进了监狱也就算了,现在还是步步紧逼。

  她已经有些醉了,借着酒劲站起身,端起杯子就将杯中所有的酒液全部都泼洒过去,浅黄色的液体顺着苏真颜的脸颊滑落。她带着错愕望着苏洛颜。

  “苏洛颜,你这个疯女人,你不得好死!”苏真颜慌张的擦拭着不停低落的液体,一身的狼狈不堪。酒吧里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边。

  苏洛颜只是冷冷的望着这一切,她并没有说什么,对于这个女人,她想要说的话都已经交给了时间,她和她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

  她起身便朝外面走,踉跄的脚步好几次险些摔倒。然而苏真颜怎么可能轻易放手,她一把抓住苏洛颜,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

  “苏洛颜,这是给你的教训,以后离我远点。你这个下贱的女人,一辈子都得像过节老鼠一样活着。”苏真颜咆哮着,恶毒的话语一句一句的传入苏洛颜的耳朵里。

  “这位小姐,你也太过分了些吧,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您总得给自己留点后路吧?”就在苏真颜还在歇斯底里的谩骂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苏洛颜回头,便看到戴着鸭舌帽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风度翩翩,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苏洛颜隐隐约约看清,他是一个俊美的男子。她对他的印象,到最后也只是仅限于此。1a7aV。

  “你……你算什么东西,一边呆着去,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插手?”苏真颜嘴硬,她没有想继续闹下去,可是看到有人站出来替苏洛颜出头,她就更加的嚣张跋扈了。

  “呵呵,这位小姐,您真是幽默,站在这里跟您说话的是一个活人,如果要说是东西,那么我也想问问您是什么东西,这样我刚好可以给自己归类。”男人浅笑,好看的眉眼闪烁着光芒。

  苏真颜瞬间脸红了,她一时间找不出任何话语,只是语塞的站在那里。那男人只是浅笑一番,而后就走向了苏洛颜。

  “小姐,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苏洛颜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可是最后一丝残存的意识还在支撑着她。她裂开嘴突然笑了,笑的是那么的明媚灿烂,方逸尘在多年后回忆说,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