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97章 引狼入室

第97章 引狼入室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4027更新时间:2015-07-12 09:29:31

  

  “洛颜,你先别走,我是认真的,希翼你能给我个答复。 ”魏俊站起身,从座位上前来,他有些慌张,害怕苏洛颜就这样被自己吓跑了。

  苏洛颜深呼吸一口,她背对着魏俊,脑子里有些凌乱。刚才说这番话的魏俊,在她心里是朋友和上司的身份,她从来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即便是那次订婚仪式上,他甘愿被她利用,但她从来没有对这个男人有其他任何想法。

  “洛颜,我真的是认真的,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觉得你很好,是我喜欢的类型,你相信我,我会很认真的对待大家之间的感情的。”魏俊在身后信誓旦旦,他说话急促,带着紧张和不安。

  苏洛颜能够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她深呼吸一口,转身一脸认真的望着魏俊。轮廓分明的面颊,炯炯有神的眸子,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魏俊都是很不错的男人。可是,在苏洛颜心里,却并没有他的一席之位。

  她不能违背自己的内心,为了贪慕虚荣就接受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男人,她承认魏俊很好,但是不是她想要的类型。1a7aV。

  “魏总说我是你喜欢的类型,那魏总了解我吗?”苏洛颜突然冷笑着看向魏俊,一种自我保护意思在心里涌动,她不抗拒男人走近,可是却不轻易相信每一个男人。

  “我当然了解你了,我知道你是苏中尚的私生女,我还知道你很小的时候就没了母亲,而且你还被陷害进了监狱,你现在还在保释期……”魏俊如数家珍,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在苏洛颜的耳朵里响起,她突然觉得一颗心更加的沉重了起来。

  “魏总,很感谢你对我的成长史把握的这么精准,只是我经历的不只是如此,大家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你现在对我只是好奇,所以没有必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我是不会喜欢你的。”苏洛颜说完,倒是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也许直接的话语会带给人伤害,但是在她看来,直接是让人能够更加清楚的认清现实,不再有任何多余的幻想。

  魏俊听到这番话是失望的,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得不到苏洛颜的青睐,他已经对她很好了,可她竟然说出不喜欢他这样直接的话语。

  他有些沮丧,低垂着脑袋,仿若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般。他从小都是生活在光环之下的男人,鲜少有人跟他说不。如果说他那些短暂而又有些凌乱的情感史是他一个人的主宰,那么苏洛颜绝对是将他从高高的王位推翻的那个人。

  “你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冷云浩?”魏俊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他当时的脑海中想起的全部都是订婚仪式上发生的事情。这些隐藏在心底的疑问,总是会这样不经意就冒出来。

  苏洛颜是震惊的,她心里有些慌乱,与冷云浩之间发生的事情,她自己觉得一直隐藏的很好,就连林曦都不曾知道半分。可魏俊这话,明显是他已经知晓蛛丝马迹。

  她不是笨拙的女人,心里起了千层浪,可脸上却保持着那份固有的震惊。“魏总这话是什么意思?冷云浩是苏若琳的未婚夫,在法律意义上也算是我的姐夫,这些,魏总不会不清楚吧?”苏洛颜斜睨着眼,带着一丝嘲讽盯着魏俊。

  可是,她心里却是惊慌的,这样一段不光彩的事情,怎么能够随意就让外人知道?她想要知道魏俊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又不敢直接问,害怕自己先露出了马脚。

  “洛颜,我没别的意思,怪我敏感了,我只是一直觉得你跟冷云浩之间有些奇怪而已,刚才都怪我说错话了,你别生气好吗?”魏俊也有些自责,他当然知道苏洛颜与冷云浩表面上的关系,刚才说那话完全是没有经过大脑的反应,他看到苏洛颜脸上有些不悦,又开始慌乱起来。

  “魏总以后说话最好还是三思为好,不然捕风捉影冒出的话,可能会伤及无辜。而且,魏总的身份尊贵,这种只是揣测的事情,还是不要说了为好。”苏洛颜幽幽的说道,心里却是沉了下来,幸亏她刚才收敛的好,不然肯定会被魏俊抓住马脚。

  她说完话,带着一丝愠怒走出魏俊的办公室。身后的门关闭的时候,她才发现手心里全是汗水。她深呼吸一口,将慌乱的心收回,快步走回到属于自己的空间里。

  苏真颜万般不情愿,但是苏中尚心意已决,她却没有任何选择的机会了。苏中尚要将她送到国外,她即便是不愿意,可苏家没有人替她说话。

  老太太生病了,苏若琳几天前已经去了老太太那里,苏家只剩下苏真颜与曹梦露,苏中尚也不过是早出晚归,一张脸阴沉的仿佛要六月天下冰雹一般。

  “大妈,我不想离开,你替我跟爸爸求求情,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听话,绝对不给你们惹是生非。”苏真颜向曹梦露求情,在苏家里,她一直都依靠着曹梦露,好在曹梦露并不像对待苏洛颜那样对待她。

  曹梦露怀里抱着那只蝴蝶犬,宽大的真丝睡裙袭身,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家里,偶尔梳妆打扮一番跟几个阔太太打打麻将。

  “真颜啊,不是大妈说你,这一次你还真是错了,就算是栽赃嫁祸,你也要做的天衣无缝。苏洛颜那个女人心思歹毒,你爸爸就是被她蛊惑了,觉得她做了一年牢就心里亏欠她。我现在说什么他都不愿意听我的了。”曹梦露叹了口气,伸手在乐乐的脊背上抚摸着,乐乐眯缝着眼睛,一副十分享受的姿态。

  苏真颜撇了撇嘴,曹梦露不愿意替她求情,不过是因为她不是亲生的。她心里对曹梦露也多了几分怨恨。“大妈,那我现在怎么办?”她心里不满,可表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她对曹梦露的依恋,是曹梦露引以为豪的地方。曹梦露骂她打她,她都能够隐忍,时间久了,曹梦露倒是觉得苏真颜骨子里只剩下懦弱了。这一点是与苏洛颜截然不同的,苏洛颜的冷漠和高傲,挑战了曹梦露的底线,她不能接受这个屋子里还有一个女人比她更加的不可一世,所以她要驱逐这个女人。

  “放心吧,你爸爸现在是在气头上,你先听他的话去美国待一段时间,这边我肯定会帮你说好话,说不定十来天你就回来了。”曹梦露说的那么轻巧,苏真颜的眼神黯淡了一些,她蹲在曹梦露的身边,心里更加的窝火。

  为什么总是等待?她现在已经害怕了这种等待。苏洛颜进监狱这一年,她被送到国外留学,那段日子是如此的孤独寂寞难熬,她语言不通,在那里又没有一个熟人在身旁,凡事都要自己去处理。

  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再怎么说都无法让苏中尚收回承诺了。她心里是隐隐的害怕,如果她离开了,那么苏洛颜是不是就要冠冕堂皇的回到这个地方,那么她苏家二小姐的身份,还能够保留多久?

  苏真颜是在一个阴天离开的,没有人去飞机场送她,只有苏家的司机开着车驮着她的行李将她送到飞机场,而后她一个人乘着飞机去了一个陌生的国度。

  她并不向往国外的生活,这里没有她熟知的一切,到处都是陌生的。她的英语不好,干什么都很不方便。

  但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遇到了一个熟人。这一点是让她颇为欣喜的。

  那一天,她在广场百无聊赖的看鸽子,苏中尚是希翼她能够重新回到学校,可是她已经丧失了对学习的兴趣,看到那些歪歪扭扭的字体就觉得头昏眼花。

  她在广场看鸽子,打发一天无聊的时光,也时刻等待着接到苏中尚的召唤,这样她就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到熟悉的环境里了。

  “洛颜。”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苏真颜不由自主回头望了一眼,起初她以为自己是幻听了,后来又觉得狐疑,难道苏洛颜也到美国来了吗?

  直到高大英俊的方逸尘一身悠闲打扮走向她的时候,她还在狐疑,这个男人长的实在是太英俊了。她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但他正朝她走来,带着满脸阳光板灿烂的笑容。

  “洛颜,你是吗?”方逸尘走近,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那日在酒吧里见过她,他还好心的将苏洛颜送了回去,她的名字,他是听魏俊说起的。

  “你是?”苏真颜蹙着眉头打量着方逸尘,他比她整整高了一个头,她只能够仰望着他的容颜,那双含情的眸子里,让人一望无垠。

  “洛颜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那天在酒吧里,可是我送洛颜小姐回家的,洛颜小姐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方逸尘一脸认真的说道,那晚发生的事情,他并不能随意就忘记了。

  “哦,哦,哦,你这么一说,我真的记起来了,不过那晚我喝多了,所以不记得你是哪位了。”苏真颜笑了笑,却掩饰住眼底的慌乱。

  她现在很能够确定,方逸尘是将她认错成了苏洛颜,也难怪,她和苏洛颜有着相似的容颜,一般人都不能将她们两姐妹分开。

  “我叫方逸尘,很高兴能够在这里遇到洛颜小姐。”方逸尘微笑着伸出手,苏真颜害羞的将手放入他的手心里,来自男子的温热传递过来,她心神荡漾。

  可是一想到这个男人是与苏洛颜认识的,她心里的那些邪恶念头便开始疯狂的冒出来。苏洛颜,看来报复的机会来了。

  “洛颜小姐方便吗?我想请洛颜小姐一起吃个饭。”方逸尘抬腕看了看时间,向苏真颜发出了邀请。苏真颜颇为惊讶,但是却欣喜的同意了。

  颜的是的里。原来方逸尘那天清晨就去了马尔代夫,他现在要正式接管方氏企业了,按照老爷子的要求,他需要到海外每个子企业都走一遍。可他自由惯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束缚。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却在那晚偷偷的买了去马尔代夫的飞机票。

  因此,魏俊想要找到他的时候,却怎么也寻不到他的踪迹,他在马尔代夫呆了几天,将周围的美景都玩了个便,后来朋友邀请,他又一个人跑到了美国来了。却不想在这里遇到了苏真颜。他见到苏真颜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苏洛颜还有个孪生姐姐,他一眼就把这个女人当成了苏洛颜,而且还热情的跑过来打招呼。

  这一餐饭一直吃到很晚,方逸尘承认,他对苏洛颜的印象先入为主一直保持着美好的状态,尤其是现在他乡与故友,更让他觉得见到苏洛颜是件美好的事情。

  苏真颜本来就贪慕虚荣,现在有个男人对她百般献好,她当然是乐意享受,只是一听到他口口声声的叫着洛颜,她心里就颇为不爽。

  当方逸尘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苏真颜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些粉末,左右顾盼一番,发现并无人盯着这里,她轻手轻脚的将粉末全部倒入方逸尘的杯子里。

  做完这些事情,她颇为得意的笑了笑,苏洛颜,走着瞧吧,别以为你逃过了一劫,就能够得意忘形。

  那一天方逸尘并没有喝多少酒,可是醉意袭来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在意。他只是醉眼迷离的看着苏洛颜,心旷神怡。

  “方先生喝多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苏真颜微笑着起身,搀扶着方逸尘的胳膊,他便将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到了她的肩上。

  方逸尘是在国外呆惯了,许多事情就随行一些。他觉得自己对苏洛颜是喜欢的,而且他也感觉到苏洛颜对他并没有什么讨厌,所以当苏真颜提出要送他回家的时候,他欣喜的答应了。

  苏真颜也不是傻瓜,她能够感知到方逸尘火辣辣的眼神,她在美国呆了一年,这些事情见的多了,倒也不觉得奇怪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