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00章 畜生,放开我

第100章 畜生,放开我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40更新时间:2015-07-12 09:29:35

  

  这一次,他只觉得她冷眼,眉宇间如同千年不能融化的冰雪,清冷的眸子里带着疏离,仿佛她历经了太多的沧桑,可又带着一丝忧伤的瞳孔里,让他想要将阳光注射进她的心里。

  一眉她眉心。“又见面了?”苏洛颜疑惑了笑了笑,在她的印象里,她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我想您认错人了吧,我跟先生应该是第一次见面。”苏洛颜浅笑,想要离开,却发现林曦和魏俊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远处去了。

  “洛颜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我跟洛颜小姐见了可不只是一次了。如果洛颜小姐想不起来,我可以帮助洛颜小姐回忆一下。”方逸尘轻抿一口香槟,他喜欢这样的女人,让你忍不住想要探究。

  “是吗?我倒是有兴趣听听。”苏洛颜端起酒杯,朝方逸尘举起示意,而后自己抿了一小口。她对方逸尘的印象并不坏,还不想立即马上就将他拒之千里。

  “第一次是在酒吧,洛颜小姐喝醉了,还嚷嚷着让我送你回家。第二次嘛,前不久大家刚在美国见过面,洛颜小姐还去了我家,拿走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方逸尘说完,眼底一闪邪魅,他这样的提醒已经够直白了吧,眼前这个女人还如何抵赖。

  苏洛颜仔细打量了一下冷云浩,他与那日在酒吧的样子着实有很大差异,那天的他一身朋克装,仿若是西部牛仔一样,全身透露出太多金属的味道,而今天,他风度翩翩,截然不同。

  方逸尘这样提醒,她在脑海中认真搜索,仿佛是找到了这个男人的影子,她那天喝的有点多,根本就不记得是谁将她送回去的,后来问过林曦,林曦也没有说清楚。

  至于方逸尘说的美国,苏洛颜倒是诧异了,她确定这个男人认错了人。她现在还在保释期,不可能出境。

  “我想先生一定认错人了,那日在酒吧我可能见过你,但是你说的美国,我绝对没有去过,而且我一直都呆在这里,不可能出去。”苏洛颜否认,她突然没了兴趣继续跟这个男人纠缠下去。

  而方逸尘却多了一点兴趣,“这里好吵,如果洛颜小姐不介意的话,大家去隔壁聊一会,我有事情需要跟洛颜小姐说。”方逸尘将杯中的酒喝尽,而后率先朝前走去。这样的情况,苏洛颜应该置之不理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隔壁是一个VIP的套间,苏洛颜跟在方逸尘的身后走了进去,屋内灯光并不通亮,整间屋子只是开了客厅的大吊灯,古色古香的吊灯很是美丽,苏洛颜仰头欣赏着璀璨的灯光。

  “洛颜小姐,你果然很有味道。”方逸尘身后将房门关闭,苏洛颜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一把搂住了苏洛颜的纤腰,她穿着长裙,想要挣脱,试了几次竟然不能。

  “请你放手,我跟你不认识,已经跟你说过了,你认错了人。”苏洛颜冷冷的反抗,但是方逸尘邪魅的笑却压降了下来。

  “那我再告诉洛颜小姐一次,我叫方逸尘,洛颜小姐可千万不要忘记了。不过,你要是忘了也不要紧,以后我见到洛颜小姐一次,就告诉你一次,相信你绝对忘不了我。”方逸尘保持着那副邪魅的样子,他并没有喝多少酒,可是见到这个女人,他觉得自己有些醉了。

  “方先生,请你自重。”苏洛颜一把将方逸尘推开,她退到门口,却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上了,使劲的鼓捣了好几下,竟然完全没有反应。

  “呵呵!洛颜小姐不用这么害羞,那天在美国的时候,你不是很主动的吗?大家都是成人了,没必要这样战战兢兢的。何况,洛颜小姐拿走了我很珍贵的东西,不就是希翼我来找你吗?”方逸尘贴近,那双大手再次揽住苏洛颜的纤腰,他个子高大,英俊的脸想要凑近苏洛颜。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他那张无比灿烂的脸上,苏洛颜带着愤怒的火花的双眸,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我再次重申一遍,我没有去过美国,也没有拿走你任何东西,如果方先生认错了人,那么我只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苏洛颜深呼吸一口,尽量平息自己的心情。

  方逸尘挨了苏洛颜一个重重的耳光,双手自然的松开,他捂着自己的脸,有些难以相信。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动他一根毫毛,他不过是对这个女人有点兴趣而已,她凭什么就敢对自己动手?

  方逸尘是容易愤怒的男人,受了西方学问的熏陶,遵循男女平等的思想,他还不能接受一个女人不问青红皂白就给男人耳光的事情。

  他是觉得苏洛颜有几分姿色,而且明艳动人,但他并没有想过要强行与苏洛颜发生什么事情。苏洛颜偷走了他心爱的手表也就算了,现在居然矢口否认。他那块欧米茄的金表具有独特的含义,而且全世界只有那么一只。

  “没发生过?洛颜小姐,你也太自负了些吧,那块金表对我意义非凡,请你立即马上还给我,不然可别怪我方逸尘不客气。”方逸尘站定,顺了顺气,他是有点被气晕了头,但是他可不像失态严重化。

  那块手表的来历,他鲜少对旁人提及,本来他家世就足够显赫,一块金表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他彰显自己身份的标志。但是只有他知道,这块手表寄予了他太多的情愫。1a7aV。

  这块手表是他的初恋女友送给他的,那年他刚刚二十岁,还是毛头小子,并不懂得爱情有多甜蜜,流连各类夜场,寻花问柳,这是他常做的事情。

  生命有许多东西需要挥霍,他就是在那样的挥霍之中度过最美好的时光。那个女孩子对他很好,无论什么东西,都会将最好的留给他。

  而他是习惯了这种好吧,他后来回忆的时候,觉得自己当时真是混蛋到了极致。他并不知道她的身体一直不好,以为她的清瘦不过是正常的状态,那时候他是有些嫌弃她的清瘦的,瘦的仿佛全身都只剩下一副骨骼。

  她离去的那天是个阴雨天,他还在酒吧里与一群人瞎混,后来接到她姐姐的电话,他才在医院里见到奄奄一息的她。可是那个时候已经晚了,她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望着他,泪水顺着眼角不停的滑落。

  她在临死的时候将这块表塞在他的手里,时间并没有在那一刻停止,但是他却永远的记住了这个女孩子。懂的失去的含义,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从这件事情中摆脱出来。

  他一个人去了美国,逃到那个遥远的国度,而后留恋夜场,日日笙歌,可是他内心里知道,自己想要得到的已经永远失去了。

  他并没有忘记她,只是不再提及跟她有关的一切,他将她封锁进记忆里,谁也不说起,于是,他便落下风流浪子的称呼。而这块手表,是他唯一缅怀他的方式,这么多年来,他从未摘掉这块手表。

  直到那天醒来,手腕上空荡荡的,他才意识到自己丢失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他还是看上去很洒脱的样子,想着不过是一场男女之间的追逐游戏。

  可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拿走了他的东西,竟然想要占为己有。他可以给她任何东西,唯独这块金表不可以。

  “随便你。”苏洛颜已经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的兴趣了,她没有想到方逸尘会是这样的人,她不想多说明,该说的话已经说了,他信或者不信,那都是他的事情。

  愤怒在方逸尘的面上蔓延,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他若是不给她一点颜色,是不是就对不起他风流方少的名声了。

  他上前一把揽住苏洛颜的腰,将她横抱起来,一把就丢在了沙发上。他身形高大,迅速的压降下来,火热的吻就肆无忌惮的落了下来。

  “放开我。”苏洛颜拼命的挣扎,她的双手在拨拉着,想要阻拦这个男人的侵略,可是方逸尘显然是情场高手,他大手抓住苏洛颜纤细的胳膊,双腿用力,便将她的四肢都压的死死的。

  “我说过,惹怒了我没有好事。”方逸尘愤愤的望了苏洛颜一眼,俊脸便埋进了苏洛颜的胸前,她穿着一件V领长裙,原来胸前的美景就是若隐若现,现在却被方逸尘一览无余。

  他没有觉得苏洛颜有多么的美,与他见过的那些女孩子想必,她不过是有点姿色而已,只是今天他恼羞成怒,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他一只手钳住苏洛颜,而后另一只手便在她胸前的柔软上揉搓捏弄,苏洛颜扭动着脑袋躲避着方逸尘的热吻,而他却霸道的将重重的吻落在她的脖颈上。

  “畜生,放开我。”苏洛颜蹙紧眉头躲避,他的唇舌扑将而来,她只能够紧紧闭上嘴巴,以此避免与他最亲密的接触。

  今日更新完毕,亲们明天再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