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27章 生死未卜

第127章 生死未卜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15更新时间:2015-07-12 09:30:10

  

  “好,那你现在就别想走,我母亲没有苏醒之前,你哪里也不能去。 ”冷云浩怒吼一声,拽住苏洛颜的胳膊就朝楼上走去。苏洛颜并未挣扎,她跟着冷云浩的脚步一路朝上。

  冷云浩立在手术室外,刚停下脚步就有医生从里面出来。白大褂全副武装,让人看了不由得心里一紧。

  “你们那位是病人的家属,病人现在情况很危急,家属跟我来一下。”那医生眼神透过镜片望了一眼冷云浩与苏洛颜,冷云浩表情凝重,钳住苏洛颜的手松开了。

  “我是病人的儿子。”他跟在医生的身后离开,苏洛颜坐在那里,心里也是一紧,她是见到了沈玉卿倒在地上的样子,心里为这个女人祈祷,却还是揪心一片。

  “洛颜,沈伯母现在怎么样呢?”苏洛颜靠在墙边还在发愣,走廊里传来苏若琳高跟鞋叩响地面的声音,苏洛颜抬头,便看到苏若琳焦急万分的朝这边走来。

  “洛颜,伯母到底是怎么呢?怎么会成这个样子?”苏若琳走近,拉住苏洛亚的手,她眉头微蹙,难掩内心的焦急与担心。

  “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路过,刚好看到沈伯母为车撞倒在地。”苏洛亚淡淡的说道,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竟然不愿意提及已经发生的事情。

  苏若琳双手交叉在一起,不时的抬头凝望手术室,那盏灯依旧通明,而冷云浩却并未出现。苏洛颜坐在长椅上,静默着聆听时间走过的声音。

  冷云浩再次出现,眼眸里闪烁着愤怒的光芒,那张俊脸因为嫉妒愤怒而扭曲成一团,他大步走过来,一把钳住苏洛颜的胳膊。

  “苏洛颜,你给我说清楚,我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将苏洛颜一把拉了起来,双手撑住她的肩膀,将她抵靠在墙壁上。

  苏洛颜只觉得肩膀上突然而来的力道,男人的手指深深的嵌入她的肉里,她痛的忍不住拧住了眉头,可却只是咬紧牙关并未争辩。

  “云浩,你不要这样。伯母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很伤痛,洛颜也是好心,这件事情与她没有关系的。”苏若琳又惊又吓,她上来想拉开冷云浩,可冷云浩却并不松手。

  “云浩,你松手啊,你沉着一点,伯母还在里面,现在事情还不清楚,你不要这样冲动好不好?”苏若琳带着乞求想要松开冷云浩的双手。

  “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苏洛颜,你要是对我不满,有种就冲着我来,我母亲是无辜的。我现在警告你,我母亲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冷云浩一定不放过你。”冷云浩愤恨的说道,而后大手用力,苏洛颜重心不稳,差一点跌落在地。

  苏洛颜没有吭声,她就知道自己办了好事一定会遭到诬陷,在冷云浩的眼里,她不过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罢了。她苏洛颜可以为了复仇,将他冷云浩当做靶心,她苏洛颜可以为了泄愤,将他冷云浩的母亲当做对象。

  他既然这样去想她,那么她还需要怎样辩解。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心痛落了满地。

  “洛颜,你要生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云浩现在很冲动,我替他跟你说声对不起,伯母现在还在抢救中,等她醒过来了一切都清楚了。“苏若琳过来扶苏洛颜,她不停的给苏洛颜赔礼道歉。

  苏洛颜冷冷的看向冷云浩,若不是同情心爆发,她为何要施以援救?她并不曾悔恨自己当初的决定,只是为冷云浩的态度而觉得寒心。

  “既然冷先生一口咬定我就是肇事者,那么我就在这里等着伯母醒来。对于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苏洛颜不会承认。”她冷冷的盯着冷云浩,手指蜷缩成一团,指甲在掌心落下几个半月印记。

  冷云浩没有答复,他只是看着这个清冷的女人,心里多了一丝厌恶。他担心手术室内那个在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女人,他不能失去她。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无法将苏洛颜排挤出脑海。一定是她,一定是她报复心切,一定是她将沈玉卿伤害成这个样子。

  不一会,苏中尚与曹梦露纷纷赶了过来,苏洛颜抬头看了一眼迎面走来的两个人,却自是低垂下眼眸,并未上前打招呼。

  “云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到底是那个蛇蝎心肠的人将亲家母伤城这个样子的嘛,亲家吗这么好的人,这是倒的什么霉啊。”曹梦露一过来,就抓住冷云浩的胳膊哭哭啼啼,那副惺惺作态的模样,让人见了并不觉得舒服。

  “妈,你别这样好吗?伯母现在还在手术室里,等伯母出来了就知道了。”苏若琳过去拉住曹梦露,她微蹙着眉头,揽住曹梦露的肩膀。1aDWz。

  “若琳,要是你婆婆有个三长两短,这可怎么办才好啊,你跟云浩还没有完婚,妈看到你婆婆现在这个样子,妈怎么不伤心啊。”曹梦露眼泪哗哗的流淌,苏若琳低垂眉眼,想要劝说,可心底的伤痛又被曹梦露勾起,她在一旁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冷云浩蹙紧了眉头,他站立着靠在墙边,眼神死死的盯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那里面躺着他的母亲,现在生死未卜。

  刚才医生找他过去,大致说明了伤势情况。沈玉卿的情况并不好,被车撞中了头部,脑袋里有大量积血。他很担忧,害怕沈玉卿有个三长两短。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不能没有这个女人。

  他十多岁的时候父亲去世,是沈玉卿一手将他拉扯长大,沈玉卿将企业打理的井井有条,而后在他成年之际将企业全部交给他处理。这么多年来,他从沈玉卿的身上学到太多的东西,她教会他成长,教会他承担。

  当她为他选的苏若琳这样一位贤惠的妻子时,他内心虽然有些许的失落,却又为沈玉卿的目光钦佩。她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知晓他虽安于现状却并不安分,知晓他志在四方却用情至深。

  “洛颜,你怎么在这里?”苏中尚走近苏洛颜,这是他从法院之后第一次见到苏洛颜,她比之前要稍微胖一点,瘦削的脸稍微圆润了一些。这是精神状态依然的不好,清冷的不愿意任何人走近。

  苏洛颜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旁的苏若琳已经开口。“爸爸,伯母就是洛颜打电话给医院的。”苏若琳说完,带着感激的眼神看饿了一眼苏洛颜。

  苏中尚眼神复杂,他没有说话,恢复到一贯的沉默之中。而还在抹眼泪的曹梦露听到这话,话锋立马就转了过来。

  “哼,有这样好的心肠吗?我看亲家这次出事故,多半与她有关系。亲家这么好的人,竟然遭受这样的祸害。真是扫把星,亲家就见过她一次,就闹出这样的事情。”曹梦露伸手装模作样的抹着眼泪,可话语里却带着刺的伤害苏洛颜。

  苏洛颜没有做声,无论她现在说什么,一切都不过是枉然。

  “妈,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要这样说洛颜,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洛颜做的,她怎么可能还好心的将伯母送到医院来?”苏若琳又沉不住气了,每次看到曹梦露指责苏洛颜,她就要帮着苏洛颜说几句话。

  冷云浩深深望了苏洛颜一眼,手术室的大门还没有开启,他从兜里掏出手机,低下头翻动着屏幕。

  “杰森,你帮我去调查一件事情……”他语气沉重,背转身不去看这边的人群,可威严的脸上,却是不容置疑的确定。

  苏洛颜听到他在电话里说的内容,她知晓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并不相信她的一面之辞,然而她并不想去辩解。事实胜于雄辩,她无须说太多的话语。

  一个小时之后,沈玉卿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包裹的纱布让人无法看清楚她的容颜,她躺在那里,安详的闭着眼睛。

  冷云浩紧跟着追上来,眼前那个和蔼可亲的母亲,并没有抬眼看他,她还沉浸在昏睡中,好在保住了性命。

  重症监护室外面,苏家的人全部守候着,冷云浩死死的盯着里面躺着的沈玉卿。他眼底写着悲伤,这样的痛唯有他最清楚。

  苏若琳一直陪护在他身边,却并不多言语,她只是默默的陪着,算是给他最大的支撑。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苏洛颜没有离开。医院里没有见到苏真颜的身影,可大家也没有对这个人产生丝毫的怀疑。

  杰森是在几个小时之后出现在医院的,他朝冷云浩走近,面色凝重。冷云浩见到杰森,脚步挪动,两个男人朝走廊一旁走去。

  苏洛颜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到两个男人远去的背影。

  那母楼下的。(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由于网络问题,今天更新稍微晚了,让各位亲们久等了,呢喃在这里向大家致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