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40章 你还是去自首吧

第140章 你还是去自首吧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40更新时间:2015-07-12 09:30:24

  

  “我……我才二十岁,我现在是苏家二小姐,你答应我一定让我坐上苏家大小姐的位置,我不想这么年轻就什么都没有啦。 ”苏真颜突然跪倒在男人的腿边,泪水已经爬上她的脸颊。

  她不要苏洛颜的悲剧在她身上重演,她还没有享受好属于自己的美好时光,不愿意接受灰暗的人生。

  监狱是什么地方,她想都不敢去想,更不愿意将自己的青春埋葬在那里。泪水在脸上蜿蜒,心依旧是慌乱不堪。

  “说吧,东西到底在哪里?”男人仰靠在沙发上,没有拿正眼看苏真颜一眼,若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真的愿意抛弃这个没用的棋子。

  “牛皮袋子现在在方逸尘的手上,他知道了我藏东西的地方,今天已经拿走了。”苏真颜抬起头来,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跋扈。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找不到任何的傲气,现在她就是一只落败的斗鸡,需要的是旁人的帮助。才小还年已。

  男人的脸更加的阴沉了,这个方逸尘搅了他的好事,他愤愤的坐着,心里十分的不爽。

  “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想坐牢,你以后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帮我躲过这一劫,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违背你的意愿,求求你帮帮我。”苏真颜继续乞求着,但是男人不为所动,他起身,一把推开苏真颜,而后大步朝门口走去。

  “如果你还想当苏家大小姐,那么现在就去公安局自首。接下来的事情,都按照我的意思来做,顶多一年半载,你就能够出来。”那男人抛下这样一句话,拉开门,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苏真颜瘫坐在地上,立马就哭出了声,她吓的不行,难道这就是她的人生吗?她怎么会拥有这样的人生?她原本是苏家二小姐,虽然不如苏若琳风光灿烂,但是至少这个光环能够带给她无限荣耀。

  她是贪心了一些,一直梦寐以求希翼自己能够获得苏若琳那样的风光,但是贪婪过度,到底是将自己埋葬了。一个人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人愿意给你指路,那边是出路,苏真颜到了这个时候,不得不选择男人指给她的路。尽管这条路是如此的艰辛,尽管她是万分的不情愿,但到了没有退路的时候,除了前行,还能怎样?

  ............

  这一晚的聚会,一直进行到很晚,苏洛颜并没有喝多少酒,劫后重生,却让她更加明白自由的感觉。若说她以前过于锋芒毕露,那么今后的生后,她应该谨慎处之。

  从内心里,她并不怨恨苏真颜。你还怨恨一个人,说明你心中仍存在乎。当你连那个人都不愿意在乎的时候,她做了什么事情,那都没有意义。

  她突然觉得累了,好像有很久没有好好休息那种。疲惫的感觉在心头萦绕,她觉得自己需要一个长长的假期,让这颗疲惫的心彻底的放空。

  方逸尘喝了许多酒,一行人在酒店门口道别,魏俊开车送苏洛颜与林曦离开,方逸尘招了一辆的士正准备走,却不想身后上来一个人,将他一把拉住。他扭头还没有看清楚那人的容颜,后脑勺上就挨了一下。

  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带到一条黑暗的小巷子里。手与脚已经捆住了,有一个男人站在阴暗的地方,他看不清那人的容颜,却觉得身形颇为熟悉。

  “你们干什么?”方逸尘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束缚,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奋力的挣扎,却丝毫不能动弹。

  “说吧,牛皮袋子放在哪里,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不会为难你。”男人站在阴暗的地方,宽大的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他低沉的声音传来,给人一种不好的压抑感觉。

  方逸尘倒是想起来他从苏真颜那里拿到的牛皮袋子,当时急着去救苏洛颜,倒是没有注意袋子里的内容。现在要不是这个男人提起,他还真是忘了这件事情。

  “什么牛皮袋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谁啊,你干嘛把我弄这里啊。”方逸尘叫嚣着,想要挣脱,可是那男人只是远远的看着,却并不上前给他松绑。1aZsM。

  “方逸尘,如果你不愿意合作的话,那么我只能够对你动粗了。那个牛皮袋子对你没有任何的价值,你还是乖乖的告诉我在哪里,否则的话……”那男人朝一旁使了个眼色,从暗角里走出来两个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根粗木棍。

  方逸尘已经知道情况不妙,可要他跪地求饶,他还做不到。“你们先别啊,我真是不知道什么牛皮纸袋子,大家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大家静下心来有话好好说,行吧。”方逸尘看着两个虎视眈眈走过来的男人,心里已经有些发虚。

  那两个人没有听到墙角的男人发出指示,拿着木棍子上去就给方逸尘一顿猛抽,方逸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种苦痛。

  他痛的大声叫着,但是男人并没有理睬,他只是透过厚重的镜片,看着方逸尘在地上蜷缩着扭动,想要躲闪过棍棒的袭击,却又是无可奈何。

  “你只要说出那个东西的下落,我便放过你。”那人盯着方逸尘,幽幽的声音再次传来。但是方逸尘却咬紧牙关,坚决不开口。

  “你去死吧,就算打死我,你也别想拿到那个袋子。只要我方少爷还剩下一口气,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你碎尸万段。”方逸尘的嘴角已经淌出血液,他的眼睛红肿着,看不清男人的身影,可话语却丝毫没有求饶的意味。

  男人朝那两个打手使了个眼色,更加猛烈的攻击开始了。方逸尘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他蜷缩在地上,欣长的身材在棍棒的希冀下,已经丧失了挣扎。

  若不是巷子口突然传来的车灯光芒,那些举起的棍棒一时半会还不会住手,男人斜睨着眼率先闪进巷子另一头,拿着棍棒的两个打手也离开了。

  方逸尘被好心人送进医院,那时他已经昏迷过去,对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不得而知。只是当他醒来,坐在床边望着窗外的竟然是苏洛颜。

  他想要伸手揉揉惺忪的眼睛,但是双手被纱布包裹着,于是他就躺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苏洛颜。她的目光一直注视着窗外,他不知道她的目光落在哪一处,想要探寻,终究是隔了一段距离。于是到最后便选择放弃。

  她看向窗外,他就看着她。清晨的阳光倾洒进来,细细密密的落在她的头顶上,乌黑的发顶显出一个好看的光晕,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方落下一个好看的弧形。这个样子的苏洛颜,是那么的静谧,沉静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她只是一直看着某一处,仿佛陷入到思虑的情绪之中。

  方逸尘不忍打扰到苏洛颜,他乐于偷偷的看着她安静的样子,清醒过来之后,身体的疼痛也一阵阵袭来。尽管他做的每件事情从来都没有得到过苏洛颜的认可,但是他做的却又是那样的心甘情愿。

  “你醒了?”许久之后,苏洛颜扭转过头,看到努力睁大眼睛盯着自己的方逸尘,他受了伤,并不算很重,但是肋骨断两两根,全身多处创伤。

  “哎哟,好疼!”被苏洛颜发现自己的小心思,方逸尘立马蹙着眉头叫痛,他可不希翼打破两个人之间难得的和谐。想着这个女人说不定马上就要恢复成清冷的模样,心情不好,还会一扭头耍脾气离开。

  “那需要叫医生吧?”苏洛颜并没有起身,她一眼就看穿了方逸尘的伎俩,这个男人还保持着孩童的心灵,狡黠的想要获取更多的温暖与呵护。她表情淡漠,不急不躁,仿若一切都在把控制中。

  方逸尘从未见过如此沉着的女子,可他并未觉得苏洛颜的冷漠,反而欣赏这种处理方式。若是换了别的女人,一定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询问到底是哪里不舒服,更有甚至,会是梨花带雨哭哭啼啼。

  苏洛颜的真实与率性,让他觉得眼前一亮,他有些微的不好意思,但是顷刻又恢复了常态。能够再醒来第一眼看到苏洛颜,他心里颇为舒畅,倒是觉得自己挨的那顿打也不算是什么了。至少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你……怎么在这里?”方逸尘难得吞吞吐吐,那晚他昏迷过去了,被谁送到医院都已经不记得了,更何况说能够见到苏洛颜。有一刹那间,他觉得自己仿若在梦里一般,这一切都来得那么不真实。除了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感。

  “你怎么又在这里?”苏洛颜反问,她是在半夜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是一个叫方逸尘的男人在医院里。那时候她刚刚入睡,倒是没有多想,一路赶来,这个男人还沉浸在昏睡之中……

  (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