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46章 新婚之夜

第146章 新婚之夜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24更新时间:2015-07-12 09:30:31

  

  “妖精,你爱我吗?”冷云浩轻声呢喃,他的大手在女人腰际游离,迷糊中唇舌贴近女人的脖颈。 苏若琳听到这一句,若软的身躯突然僵硬。

  她从未听冷云浩如此亲昵的叫过自己,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敏感的觉得,这一声绝对不属于自己。妖精?妖精到底是谁?

  “云浩,我困了,早点睡吧。”苏若琳淡淡的说了一句,心里一沉,便钻出冷云浩的怀抱,她拉了拉被角,转过身去背对着冷云浩。1bdVs。

  冷云浩刹那间酒醒了一半,他无意间冒出这样一句话,已经是大逆不道了。苏若琳显然已经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他看着女人瘦削的背影,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新婚之夜,两个人背对着背,各怀心事的躺了一夜。苏若琳无法入睡,她在内心开始责怪自己,是不是自己敏感了一些,他不过是叫她妖精而已。身后的男人一直没有动弹,她便没有做声。

  冷云浩躺在那里,脑海中却浮现苏洛颜的容颜,她会介意他跟苏若琳结婚吗?他不停的去想这个问题,又觉得自己好笑,他伤害她那么多,她应该对他恨之入骨才是。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撒进屋子的时候,冷云浩刚从睡梦中醒来,苏若琳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她笑靥如花,恢复了往日明媚纯澈的模样。

  “云浩,早饭熟了,洗洗吃饭吧。”她笑着转身,留下一个贤惠的背影,他心中愧疚,缓慢的起床,走到餐桌前,桌上已经摆放整齐丰盛的早餐。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苏若琳没有再提及,冷云浩也只是沉闷的埋头吃东西。两个人都保持如此沉默,倒是觉得空气有些压抑。

  冷云浩吃的并不多,胃口不是很好,宿醉之后也觉得有些难受。他起身离去,苏若琳的目光便追随而来。

  “我给你泡了一大杯蜂蜜水,你昨晚喝了那么多酒,喝点蜂蜜水对胃好一些。”苏若琳微笑着将蜂蜜水端来,冷云浩愣愣的,突然之间,他觉得两个好像隔了千山万水一般。

  他与她之间终究只是相敬如宾般的客气,她能够做到隐忍,而他却做不到敷衍。

  ............

  “喂,你在家吗?能不能过来一下?”接到方逸尘的电话,苏洛颜还躺在床上,她心情欠佳,谁都不想搭理。

  “干嘛?”她语气不好,显然是对这个男人没有好感。那头的方逸尘听到这个懒懒的声音,蹙着眉头伸手轻弹了一下脑门。

  “我现在饿了,但是没人理我,这个护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麻烦你过来扶我去吃饭,这个总可以吧?”方逸尘不罢休的继续说道,他当然知晓今天冷云浩结婚的消息,但想着之前冷云浩诬陷苏洛颜的事情,猜想这个女人不会前去。他也是无聊的不知道该如何打发时间,想要找个人一起度过这个漫长的下午。

  苏洛颜叹了一口气,而后挂断了电话,林曦没心没肺的丢下她一个人,日子还在继续,就如同冷云浩的婚礼照常进行一样。她无须伤心,也无须伤怀。

  她起床将自己梳洗整齐,在屋子里呆了一整天,这个时候倒真是觉得饿的不行。她是个不怎么会照顾自己的女人,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不是忘了时间,就是忘了吃饭。

  苏洛颜出现在方逸尘面前的时候,这个帅气的小伙子脸上立马挂上灿烂的笑容,他的腿暂时还不能动弹,只能够依靠轮椅走来走去。

  “想要吃什么,赶紧说吧,我现在就去买。”苏洛颜走进病房,将随身包包往桌上一扔,却没好气的盯着方逸尘发令。知道这个男人骨子里有孩子气,她倒是一点都不纵容。

  方逸尘盯着苏洛颜,面露委屈之色。“洛颜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凶好不好?我现在是因公负伤,你好歹也要照顾一下我这个病人。不要态度这么恶劣好不好?”方逸尘露出一个弱弱的表情。

  苏洛颜这次算是开了眼界了,不想这个帅气的男人,竟然还是一个表情控,他显然是想要在苏洛颜这里找到一点安慰。但是苏洛颜清冷惯了,对于男人的撒娇具有强烈的免疫力。她撇了撇嘴,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便不再搭理方逸尘。

  她不言不语,方逸尘就知道自己这样做了也是白做,他靠在床头,看着这个女人,丝毫找不到办法。但是能够看到她出现,他心里是十分的开心的。他的脑袋快速的旋转,希翼能够想出一个方法,让这个女人开颜。精呢他自舌。

  “对了,我现在特别想去吃螃蟹,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呢?”方逸尘扭转着脑袋盯着苏洛颜,他指了指不远处的轮椅,示意自己想要坐上去,但需要苏洛颜的帮忙。

  苏洛颜蹙着眉头,站起身却并不乐意。“不能动弹还想吃螃蟹,你这是故意的吧?”她说着将轮椅滑到床边,然后就袖手旁观的站在那里。

  “腿不能动没事,反正吃螃蟹靠的是嘴,我嘴没事,待会可以多吃一点。”方逸尘邪魅的笑了,想努力撑起身子自己坐到轮椅上,试了好几次,终究是作罢。

  苏洛颜看不过去,最终出手帮忙,方逸尘倒是一点都不客气,两只大手搭在苏洛颜的肩膀上,晃悠着身体一屁股坐进轮椅。

  “不好意思,最近胃口不错,体重可能有些增加,让你受累了。”看到苏洛颜被沉重的负荷压的皱起了眉头,他又嬉皮笑脸的忙着说明。

  苏洛颜只是丢下一个白眼,拎起包就朝外走,轮椅上的方逸尘立马腆着脸就推着轮椅跟了出来。他是厚脸皮惯了,在苏洛颜的白眼下也金刚不换。

  一个小时候,两个人坐在海鲜店里,苏洛颜面前的食品并没有动多少,而方逸尘为了显示自己的好胃口,大快朵颐的吃掉了五只螃蟹。

  “你再吃点啊,这个螃蟹味道很不错的。”方逸尘一边埋头苦吃,一边招呼着苏洛颜继续吃东西。苏洛颜坐在那里并不作声,她心情不好,吃任何东西都觉得索然无味。

  “怎么?你心情不好吗?”方逸尘似乎看出了苏洛颜的兴致不高,一个人吃了半天,此时肚子已经饱了,可是身旁坐着的女人一副冷淡的模样,而他也缺少了继续吃下去的兴趣。

  “吃完了吗?吃完了可以回去了吧?我还有事情,你不走我可先走了。”苏洛颜微蹙着眉头,她现在只想能够安静的呆一会,听不得有人在耳旁聒噪。

  “还吃最后一只,吃完就走。”方逸尘即便是挖空心思找话,也有语言枯竭的一天,他手里拿着螃蟹,斜睨着眼睛打量苏洛颜。

  这个女人虽然一直都呆在他的身边,可明显与平日不同,若说平日她是一副清冷的模样,那么现在,她身上除了清冷,更多的是落寞。他不知道她为何会是这个样子,想要哄她开心一点,可使劲浑身解数都是没有任何意义。

  他内心里更加的吝惜这个女人,想要靠近她多给她一点安慰,这样美好的心情,竟然一次次落空。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心中的话就有些忍不住了。

  “洛颜,你有什么话能跟我说说嘛?”方逸尘再次开口的时候,苏洛颜已经十分不耐烦了。她是沉了多大的气才坐下来听这个男人唠叨。

  “洛颜,你之前答应我的事情,我一直都当真的。现在我还是想要慎重请求,你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方逸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心形的盒子摆放在苏洛颜的面前。

  苏洛颜吃惊的看着方逸尘,她眼里并无惊喜,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看着他,眼里带着怒气。她是真的生气了,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们能不能不要这样折磨她?

  苏洛颜起身,抓起随身包包,迈开步就离开了店门,方逸尘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的心瓦凉瓦凉的,就如同被冷水浇了头一样。

  苏洛颜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她想要寻个地方发泄一番,一个人在街头漫无目的的走了许久,而后一头钻进酒吧。

  酒吧里此时人丁稀少,她本就是想要寻找宁静的去处,寻了个角落坐下来,要了一扎啤酒,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那里自斟自饮。

  酒不能够让人开心,但是却让心更加的沉重。苏洛颜莫名的伤悲一旦弥漫开来,就无法在找到皈依之处。

  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想要找个地方躲藏,可又觉得无处可躲,内心一个地方空闹闹的想要将她掩埋,她痛苦的挣扎在边缘,那么无助,又那么的倔强。

  “苏姐姐,您现在在哪里啊?这不是说困了吗?怎么我一回来就没看到您老人家的身影了?”林曦回到家之后,第一时间冲到苏洛颜的卧室,她是想要跟苏洛颜分享今天在婚礼上的见闻,可是苏洛颜的房间空荡荡的。

  她一阵狐疑,抓起手机就给苏洛颜打电话。这个女人今天一直都是怪怪的,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什么道理来。

  接通电话的苏洛颜,酒已经喝的有点多了,残存的意识并没有让她失去理智。电话屏幕上闪动着林曦的头像,这是前些天林曦自己自拍下的画面。

  “喂,我在酒吧。你过来接我回去。”苏洛颜说完,就觉得委屈到极点,家这个字眼,对于她来说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可就在此时此刻,她突然渴盼一个家的温暖。

  她多么希翼能够有一个温暖的怀抱让她来依靠,内心的孤寂仿佛被酒精唤醒了,她需要有一个人在身边陪伴着她,哪怕只是跟她说说话。

  林曦赶到酒吧的时候,苏洛颜仰靠在沙发上,醉眼迷离的看着她。她一步步走近,眼里带着惊讶。

  “我说苏姐姐,你这到底是闹的那一出啊?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喝酒呢?”林曦刚刚坐下,苏洛颜却一把扑了过来。

  “林曦。”她吐出这两个字眼,立马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抱着这个女人,想要将内心所有的伤痛都洗涤干净。

  林曦吓了一跳,她这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伤心的苏洛颜,质疑的话不敢说出口,她将苏洛颜揽进怀里,轻轻的拍打着苏洛颜的后背。怀里的女人卸掉了坚强的铠甲,哭的如同一个泪人一般。

  她虽然不明白苏洛颜到底是为什么如此的伤心,可她是苏洛颜最好的姐妹,即便不能倾听,也要默默的相伴。

  “没事啦,没事啦,哭出来就好啦。有我在呢,一定没事的。”林曦拍打着苏洛颜的后背,小声的安慰着怀里的女人。

  苏洛颜就如同是个伤心的孩童一般,泪水肆意的在脸颊上划过,这种莫名的伤感将她席卷,使她无法从自己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她只是静静的哭着,直到苦累的那一刻来临,林曦叹着气给魏俊打电话,怀里的苏洛颜已经熟睡,她这是太累了吧,她竟然鲜少感知到苏洛颜的内心。

  魏俊并没有耽搁很久,他驱车前来的时候,林曦抱着苏洛颜一直坐在那里,他将苏洛颜背上肩,心里已经明白几分。

  即便是她一次次的否定,可他还是察觉出苏洛颜与冷云浩之间的微妙关系。冷云浩婚礼上的失态,隐藏的那么深,却又是那么的浅显。苏洛颜作为苏若琳的妹妹,却拒绝出席这个婚礼。而现在一个人竟然在酒吧里买醉,这让人不得不产生联想。

  但魏俊什么话都没有跟林曦说,真正需要走出来的是苏洛颜,他背着苏洛颜上车,开着车一路沉思。原来她一直拒绝他的靠近,不过是因为心里住着一个不该有的男人。

  可他有不明白,冷云浩到底有哪一点好,竟然让这么多女人前仆后继的走过去?他对苏洛颜的真心,明月可鉴,他只是简单的希翼自己能够带给这个女人幸福和快乐,却不想,自己所做的,都是多余的决策。

  苏真颜听从了那个男人的话,一个人去了公安局自首,铁证如山她没有什么可以抵抗的。但这对于苏中尚来说,却是一个莫大的打击。

  他只有苏若琳、苏真颜与苏洛颜三个女儿,现在苏若琳好不容易成家,苏洛颜已经进牢房呆了一年,现在还在保释期内,若是苏真颜也进了牢房,他的颜面不保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这个女儿的一生都将蒙上污点。

  他找了很多关系,希翼能够替苏真颜网开一面,苏洛颜已经被伤害了,他不能再看到自己另外一个女儿步入后尘。但是所有的结果似乎都无法消融她的心结。

  “云浩,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真颜是有错,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你能不能给公安局打个招呼,真颜是个女孩子,一辈子不能就这么毁了,爸爸也没别的要求,只希翼她能够受点教训就行,坐牢能不能就免了?”

  当苏中尚坐在冷云浩面前替苏真颜求情的时候,冷云浩一直保持着沉默。他现在是苏家的女婿,开口都要叫苏中尚一句爸爸。既然岳父都开口求情了,他总该给这个老男人一点面子。

  可是,他心中却是不悦的,这件事情发生到现在,他的母亲还没有苏醒过来,他如果让苏真颜网开一面,那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母亲?

  “云浩,得饶人处且饶人,真颜也不是有意的,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肯定知道错了。大家现在是一家人了,你就不要再去计较了吧。”苏若琳在一旁也开始劝解冷云浩,他心中阴沉一片。

  他只是身为苏家的女婿,并不代表着苏家所有的事情他都要承担,现在是苏真颜将他的母亲撞成了这个样子,难道还要让他释怀吗?

  他做不到让肇事者逍遥法外,而且在他知道是苏真颜所为之后,心里更加的气愤,如果这个女人一开始的时候就承认,那么他还可以考虑一下。

  “这件事情我知道该如何处理,企业那边还有事情,我先回去了。”冷云浩在那里怎么也坐不下去了,他不是慈善家,他不能宽容所有的人。

  看着冷云浩离去的背影,苏中尚坐在那里不住的叹气。该为苏真颜办法的事情他都想过了,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除非冷云浩那边撤诉,否则苏真颜肯定会进入监狱。

  “爸爸,您别着急,这件事情我回去之后跟云浩商量一下,真颜虽然犯了错,但是只要她知道悔改就行。您别太担心。”苏若琳在一旁劝慰苏中尚,他坐在那里唉声叹气,家里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除了苏若琳还安然无恙之外,他的另外两个女儿,没有一个是省心的。

  冷云浩心里的烦闷,从结婚那一天就开始了,好像生活带给他的不是欢喜,而是一种不能言说的忧愁。企业里的事情还是那么多,只是家里却似乎少了一点氧气。

  他内心里担心沈玉卿,但是她如同植物人一样,一时半会也醒不来。冷云浩从苏家出来之后,并没有去企业,而是开车去了医院。

  他静静的坐在沈玉卿的床边,沉睡中的沈玉卿一脸安详,她没有睁开眼睛看看冷云浩满脸的忧愁,一个人沉浸在醒不过来的梦乡里。

  冷云浩此时真想跟沈玉卿说说话,哪怕就是将压抑在心底的难受说出来,这样也还能安慰一下自己。可是他无论说什么,都没有人愿意倾听了。

  就在这个下午,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吃惊的决定,他要去美国出差一段时间,理由是企业需要在美国拓展业务。

  苏若琳是在电话中得知这个消息的,她与冷云浩结婚不过三天,两个人虽然睡着一张床上,但是冷云浩却从来都没有动过她。作为一个女人,他心中虽然难过,却从来没有说出来。她不知道冷云浩到底是怎么了,每天都是很晚才回来,有时候是睡在书房,有时候即便是进了卧室,也与她保持一段距离。

  两个人的这种疏离,她不敢妄加揣测,已经是冷云浩的妻子了,她只能当做他是因为沈玉卿的事情所以对这些没有丝毫的兴趣。

  曹梦露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高调的嫁给了冷云浩,她心中的喜悦是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仿佛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一样。

  可是苏若琳心中的苦痛,却无人能够理解。她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一个人静静的等待着冷云浩的回来,而后又在等待中醒来开始新的一天。

  冷云浩的离开,她是舍不得的,可是男人都是要为事业打拼,她心中即便是不舍,也要藏进心底。当然她也知道,冷云浩的离开,有很大一部分可能与苏真颜有关。她知道让冷云浩做出这个决定是很艰难的,所以就保持沉默不去干涉。

  苏洛颜决定去看苏真颜,这是个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当林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瞪的眼睛如同铜铃一般。

  “我说苏姐姐,你这是找气去受吗?那个女人蛇蝎心肠,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见算了。要是她能够在监狱里呆上一辈子,那才好呢。”林曦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一脸的鄙夷。

  这个女人三番两次的陷害苏洛颜,她早就对这个女人义愤填膺,恨不得代替苏洛颜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人,现在苏真颜快要进监狱了,她都想挂几串爆竹庆贺一番。

  “我去见她,自然是有事情要说。”苏洛颜面上清冷,可心里早就清澈如镜,她对苏真颜早就仁至义尽,这个女人凌驾在她的善良之上,做出如此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她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去搭理。

  (本章6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