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52章 彻夜欢宠后的尴尬

第152章 彻夜欢宠后的尴尬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50更新时间:2015-07-12 09:30:38

  

  一夜纠缠,终究是黎明破晓中醒来,醉酒之后,便是头昏脑胀。 可苏洛颜却觉得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她翻转身来,却发现自己蜷缩在冷云浩的怀里。

  眼睛顷刻间瞪大如同铜铃一般,身旁的男人还沉浸在美梦中,清晨的阳光倾洒进来,细细密密的落在窗前的地板上。

  “啊……”她尖叫一声从床上跳下来,这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yi丝不gua。苏洛颜惊慌之中,拽过床上的被子,裹住赤luo的身体。

  睡梦中的冷云浩被惊醒,他光裸着身体平躺在床上,苏洛颜的目光轻易就落在不该安顿的地方,她立马蹲下身子,紧闭上眼睛。

  “怎么了?”冷云浩慌张起身想要靠近,却发现自己的窘态。昨晚的事情,苏洛颜虽不曾拒绝,还有些迎合,但是那都是在醉酒的状态之下,她可以一口咬定自己意识不清,而他便是百口莫辩。

  他意识到自己赤luo的身躯,赤脚捡起地上的衣裤套上,看着苏洛颜这个样子,他有些吃惊。她与两年前的那个女人果然有些不同了。

  他在床边坐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苏洛颜倒是沉着了下来,裹着被子将地上的衣物捡起来,而后背转身去套在自己的身上。凌乱的长发在脑后纠缠成一团,脸上的倦容也不曾驱散,只是慌乱的将衣物往清瘦的身躯上套。

  “昨天……你喝醉了……”冷云浩搓这双手,想要说明昨晚发生的事情,可一开口,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如何说起。

  “我喝醉了你就能这样吗?”苏洛颜突然扭头质问,她眼眸里含满泪水,桐体上绽放的朵朵桃花,见证了昨晚的激烈时刻。

  她目光所及,冷云浩的脊背上、手臂上都落下了她的指印,说完,脸颊又忍不住绯红一片。地上散落的衣物凌乱不堪,床单上的污秽更是瞠目结舌。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的,何况,你也很热情。”冷云浩点燃一支烟,声音幽幽的传来。他并不想用言语刺激苏洛颜,可事实就是事实。

  苏洛颜的眸里只剩下冷光,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冷云浩,这个轮廓分明的男人,不可一世的脸上,便多了一丝阴沉。

  “那我应该跪地感谢?”苏洛颜说完,鼻翼里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将滚落在墙角的拎包拾起,头也不回的就朝外走去。

  冷云浩坐在床边看着女人带着一丝愤怒离开,他猛的将手头的烟蒂摁掉,浓雾般的郁闷袭上心头。他有一丝的悔恨,自己刚才那话说的不应该,可转念一想,字字句句并无冒犯之意。

  接到凌风的电话,冷云浩的脸更加的阴沉了一些,他蹙紧眉头,在窗前站立,窝在掌心的手机贴在耳旁,只听到他闷闷的应了几声。

  那边发生的事情,使得他心情一下子跌入到低谷,将衣服套在身上,头发凌乱的附在脑门上,他伸手摸了一把,而后大步流星般走了出去。

  他比苏洛颜的脚步快了几分,两人在酒店大厅的出口相遇,他看到她清冷的背影,却并未上去多说一句,两人擦肩而过。苏洛颜回眸,男人已经转身离去。他脚步匆忙,席卷起一阵风,吹过她的心头,阴冷无比。

  苏洛颜的心因此一沉,他不过是衣冠禽兽罢了,每一次的短暂温柔不过是想践踏她的自尊而已。她不该心存太多幻想,应是不见,还何必念念不忘?

  真是心头明明还觉得委屈,为何此时硬是多了一些愤怒。她不过是想要平静的生活,而他为何如此嚣张的想要介入,还是这样冠冕堂皇的置之不理。

  目送着男人的背影离开,苏洛颜脸上的阴霾更加的厚重。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想的再多,也只是无用的举措。她不该再存任何幻想,她的生活即便是一个人的脚步,也要铿锵有力。

  冷云浩匆匆回到别墅,凌风与另外两个男子已经等待许久,三个男人插手裤兜,沉默的在屋子里踱步,眉宇间写着同样的焦急。

  “浩哥,你可回来了。那个老东西昨晚砸了大家的场子。”年轻的男孩子,见到冷云浩有些摁不住气,立马上前几步告知昨晚发生的事情。

  冷云浩横眉冷敛,径直走向屋内靠里那张办公桌,他在真皮靠背椅上坐下,目光幽冷,室内的温度顷刻间就下降了好几度。

  “伤了多少兄弟?”许久,他冒出这样一句话,却并未抬头将目光落在说话的男人身上。额头的青筋在某个时刻暴起。怒火已在心头熊熊燃烧。

  “两三个吧,不过都是轻伤,已经去医院检查过了,没什么大碍。只是这个老东西,竟然敢过来砸场子,浩哥,大家就等你一句话,所有兄弟都听你的。”那男人期待的目光盯着冷云浩,渴盼得到他最肯定的答复。

  冷云浩始终低垂着头,目光落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右手攥成拳头却似举棋不定。

  “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冲动。我冷云浩绝对不会让兄弟们白白受委屈的。小坤,你先去安抚兄弟,场子上的事情,你也多费心一些。通知所有弟兄,要小心谨慎一些。”冷云浩抬眸,眼底的幽红清晰可见。

  叫小坤的男人欲言又止,冷云浩的吩咐与预料相差颇大,他将目光投向凌风,凌风也只是沉默不语。

  “浩哥……”小坤带着一丝委屈,希翼冷云浩能够做出一个立马回击的决定。兄弟们的热血被点燃了,此时更是不愿意选择沉默。让大家对这件事情释怀,这原本就是一个难题。

  “怎么?我说的话不想听吗?”突然提高的音调,让屋子里的三个男人吃了一惊,众人将目光投向此处,冷云浩冰冷的脸上,怒气升腾。

  小坤委屈的撇了撇嘴,而后一句话未说,转身大步离开。另外一个男人站立片刻,似乎觉得不妥,跟在小坤身后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冷云浩与凌风。

  凌风在一旁捡了一张椅子坐下,两个男人都保持着沉默,谁也不说话。过了良久,凌风缓缓开口。

  “你昨晚又去找她呢?”他仰靠进座椅里,低头看着地板,立体完美的脸上,却是云淡风轻。

  “你跟踪我了?”冷云浩抬头望着凌风,他的行踪,向来不需要跟任何人报告。昨日突发奇想去寻找苏洛颜,那也只是一时冲动。

  “你心里清楚,找她就是将她卷进危险里。她跟大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现在局势如此紧张,多一个人进来,就多一份危险。这点你比我要清楚。”凌风幽冷的眼眸,直直的落在冷云浩的身上。

  沉默再次在两个男人之间蔓延开来,冷云浩自知理亏。他拒绝与苏若琳亲近,不过是想将危险仅限于美国。他给不了这个女人寻常的幸福,只有最基本的安稳。

  对于苏洛颜,他心里清楚,与她之间不该有任何的亲近,她想要的生活,他给不了。可鬼使神差的靠近,却又让他体验到别样的幸福。

  “我知道,我会小心一点的。”他吐出这句承诺,说完又觉苍白无力。他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再去叨扰到她的生活,即便有心,有时也无力。

  “云浩,你变了。你还记得大家以前在美国读书时候的情景吗?那时候的你拿得起放得下,我跟你合作这么多年,就是欣赏你磊落的性格。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变成这个样子。那个苏洛颜跟你完全是两路人,你们这样纠缠下去,只会彼此不幸福。”

  凌风有些激动,他与冷云浩相识于美国,自觉性格相投,便是帮助冷云浩打理美国所有的事物。只是再相见,曾经的英俊少年已经褪去青涩,变得老练而沉稳。然表面的改变,却抵不过内心的变迁。

  “还有,你要记住,你现在是结了婚的男人,一个男人在外面可以花天酒地,但是要对得起家里的那个女人。玩可以,但不可以当真。你现在是不是有些走火入魔,是不是对这个女人动了真情,你自己把握。玩火要掌握好度,否则引火自焚就不好了。”

  凌风说完,便站起身朝外面走去。屋里沉默的冷云浩,将自己窝在椅背里。凌风说的这番话,他何曾不是一次次在内心里对自己讲。

  然话说出来容易,可是想要做到却是那么的艰难。他仰头长舒一口气,从衣兜里掏出火机和香烟,忽明忽暗的烟蒂在视野里闪烁,缭绕的烟雾也在眼前弥漫。

  此时远在大洋彼岸的另外一头,苏若琳却对着星空无以安睡。没有冷云浩的消息快一个月了,这个男人鲜少打电话,偶尔通话,两个人之间更多的只是沉默。

  冷家别墅里,空旷的如同冰窖一般。应了这个姓,她便觉得阴冷无比。大部分的时光,她都只是坐在沈玉卿的床头,这个优雅的女人,自此沉睡便再未苏醒。

  但是她只是保持着熟睡的状态,当苏若琳握住她的手时,能够感受到这个女人的温度。有时候她也想跟沈玉卿说说话,但话到了嘴边,只剩下一句叹息。

  她还是深爱着冷云浩,一个男人总有身不由己的地方。他出去打天下,她便在家为他扫屋。这是她想过最唯美的浪漫。如此,便能让他安心,最终融化在她的柔意里。

  她鲜少回到苏家别墅,嫁出去的女儿,是要开始新生活的。苏中尚依旧是沉默寡语,长久的窝在书房里。曹梦露还是抱怨声多于一切,每天固定的活动就是跟几个阔太太搓搓麻将。

  日子平淡如水的过着,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苏若琳有时候觉得这颗心也跟着时间变得荒芜起来,但这个时间上,唯有等待最伤人,也只有等待最让人幸福。那么,若真是这样,她宁愿将幸福沉淀心间。

  几近年终,苏洛颜的课业进入到最繁忙的时期,有好几门课都到了结课的时间,苏洛颜的时间,大部分都消耗在图书馆里。

  她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想那些不值得的人和事,冷云浩在她的生活中出现了一下子,而后再次销声匿迹。马郎偶尔会来找苏洛颜,可她看到这个男人,条件反射性的想要将他退却,好在他脾性颇好,从未计较。

  眼看着离圣诞节就没几天了,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节日气氛。来美国两年,苏洛颜还是无法将自己融入到热情奔放的异域风情中。

  图书馆里的身影少了许多,苏洛颜静静的坐在窗前,只要极目远眺,就能够看到窗外的景色。古朴大气的建筑,恢弘高远,让人在眺望的刹那,不由自主的融入其中。

  她的心慢慢的趋于宁静,虽然桌前的书并没有看多少,脑袋里记住的东西也有限。屋内温暖入春,她穿着薄毛衣,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书香气息。

  有一只小鸟停留在窗边,灰不溜秋的羽毛贴着娇小的身躯,小脑袋上那双激灵的眼眸眨巴个不停,带着好奇与忐忑隔着一闪厚重的玻璃,打量这屋子里的一切。这是不同于它经历的世界,它能够看到许多人类在书海里畅游,却无法读懂他们的喜忧。

  苏洛颜在那一刹那,是如此的羡慕这只小鸟,曾几何时,她渴望能够展翅遨游,却最终成了折翼的天使。她坠落凡间,体味到凡间的喜怒哀乐,却不得不在尘埃里,将一颗心抚平。什么也不要去想,什么也不要去做。只是细数流年。

  这就是她现在的生活,沉静到一片深海中。不去理论得失,只是将一颗心彻底的放平。她撑着下巴,望着那只扭动着脑袋探寻的小鸟,有一种倾诉的欲望在心头萌生。最终只化作嘴角一抹苦笑弥漫开来。

  黄昏来临的时候,苏洛颜突然想出去走走,外面已经飘起了雪花,这样的景致着实让人陶醉。来到这个异国他乡,她就喜欢上了晶莹剔透的雪花。

  收拾好东西,她内心是欢呼雀跃的。空中沸沸扬扬的雪花从头顶洒落下来,落在地上,细细密密的积攒成一片。鞋底踩在雪花上,轻轻的发出啧啧的声响。她低垂着头,感受着脚底传来的感动。

  可那一道黑影矗立在远处,竟然随着她的脚步靠近,她是先看到一双黑色皮鞋,而后寻着皮鞋看到藏青色的风衣。男人如同一尊雕像一样,站立在雪花飘扬的地里。

  苏洛颜冷眼盯着这个冷峻的男人,雪花落在他一丝不苟的头发上,积攒在藏青色却笔挺的肩头,他双手插在衣兜里,目光深邃的盯着她。

  目光交汇,并未感受到来自心扉的温暖。她不想看到这个男人,不想再与他有相见的一天,尤其是不能是今天。

  她转身,不带丝毫的表情,坚实的脚步在地上烙下一枚枚脚印,带着钻心的疼痛。身后的男人清晰的容颜,仿古刹那间已经定格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洛颜。”冷云浩微蹙的眉头,带着些许的焦急。他在楼下等了快三个小时,知道她忙着年终考试,他便在这里静静的等待。虎啸的寒风吹过,清凉的雪花洒落。想到她在这栋楼里,正享受着文字带来的欣慰,他并无其他情愫。

  他只是静静的等待,不去叨扰,期盼与她能够在某一刻相遇。天上飘起雪花的时候,他内心里欢喜无比,多年来的心情第一次被天气左右,他想,若是能与苏洛颜在雪地里邂逅,即便是微微笑笑,彼此不寒暄,就这样静静的走一路,那也是极美的心情。

  她从他眼前消失,面上并无多余的表情。她瘦削的背影,在他眼前越走越远,他突然有些心慌意乱。她追上去,脚步凌乱的将她的足印打乱。

  “洛颜。”他走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拽住她希翼这个女人能够停留下来。他做着一切的时候,是如此的淡定,并不觉有任何的不妥。

  他的心愿很简单,只是不希翼她采用这种方式离开。他与她之间,还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之前的那些事情,就当是他做的不对,那么现在,他能不能重新洗牌?1bp2x。

  “不好意思,我有事情,要先走了。”苏洛颜甩开冷云浩的大手,想要挣开他的束缚,她不敢直视这个男人的眼眸,害怕自己在不经意间就落入他深邃的湖泊里。

  “那我送你可以吧?”他的手被生生的拉扯下来,空落落的悬在身旁。蹙紧的眉头,更加的深重了一些。他不过是想要送她一程,难道这样的请求也算是过分吗?

  心头的不悦有些凝重,冷云浩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在她眉宇间再次搜寻到倔强与疏离,他害怕在苏洛颜的脸上捕捉到疏离的表情。那是一种将人拒之千里之外的架势。

  冰冷的眼眸短暂的对视,苏洛颜脸上的清冷愈加的明显。“不用,我自己能走。”她带着一丝愠怒,丝毫不理睬冷云浩的期待,迈开腿就朝前走去。

  而这个举动,更是将他的不可一世的自尊打碎的满地。冷云浩跨步上前,大手多了一份力道,将苏洛颜的胳膊挽住。

  “难道我送你也过分吗?你是不是就喜欢看到我低三下四的样子?是不是这样你就满足了?”他带着怒气的眼眸直直的逼视着她,半是期盼,半是试探。

  “冷先生有低三下四的时候吗?如果冷先生这样觉得,那么就不要低三下四了,为我这样的人不值得。冷先生还是回去吧,以后不要出现在这里。这样的地方不适合你。还有,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如果冷先生还把自己放在姐夫的位置上的话,那就请不要再打扰到我的生活了。”苏洛颜背对着冷云浩,语气冰冷。

  她的话如同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的落入他的心里,十指蜷缩成一团,他立在雪地里,怒气升腾,却无法消逝。

  她说的没错,他是至高尊贵的冷云浩,他怎么能够对哪个女人低三下四呢?何况他现在已经结婚娶妻,千里之外的地方,还有个女人正傻傻的等待着他的归来。他不该再有任何的奢望,不该还想着与这个女人纠缠不清。

  他的大手还握住她纤瘦的臂膀,只是两人的眼眸再无交集,他多么希翼自己能够将这个薄情的女人看透。她一次次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搅乱他的平静,玷污他的眼眸。他多么希翼能够抹去跟她有关的印记,可为何自己又是那么心不由己?

  手上的力道多了几分,苏洛颜已经感受到来自臂膀的疼痛。她伸手拉开冷云浩的手掌,而男人却较劲一般加大了几分力道。

  “姐夫,放手吧。若琳姐还在家里等你回去了。”苏洛颜莞尔一笑,如同百花绽放,她眉眼弯弯,却是不卑不亢。

  夜中洛纠同。冷云浩立在那里,不由自主的送了手。心头某一处疼痛的地方,汩汩的开始流淌鲜血。他是需要这个女人给他当头棒喝吗?是不是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清澈的看到现实,才能够一次次提醒自己,他是个有家的男人,他不该再心存奢望?

  他看着苏洛颜的背影在眼前走远,最终在某处消失。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就仿佛雪花全部落入到心田里了一般。这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将他深深的纠缠,使他想要摆脱,却又是无能为力。

  这个女人是有魔力的,她能够轻易将他的心绪搅乱,却又是轻巧的将他推到一边。他以为自己能够做到云淡风轻,可真到了紧要关头,他才发现自己的自大与无能。

  雪花还在飘洒,落在他的发迹上,落在他的肩头,将他踩过的印记全部覆盖,他就一直站在那里。想要看清的东西,都被白茫茫的雪花掩盖住了,于是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一望无际的苍白。

  (本章6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