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53章 不该有的冲动

第153章 不该有的冲动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7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0:39

  

  雪花还在飘洒,落在他的发迹上,落在他的肩头,将他踩过的印记全部覆盖,他就一直站在那里。 想要看清的东西,都被白茫茫的雪花掩盖住了,于是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一望无际的苍白。

  他迈步朝前走的时候,却见到魏俊立在一旁,这个男人到底站了多久,他并不得知。这是冷云浩与魏俊第一次在美国见面,他们之间,仿佛在某个时候,也打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冷云浩将脸上僵硬的表情拢了拢,大步流星的朝魏俊走去。“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去找你。”他过去拍了拍魏俊的肩膀,男人的肩头已经落下许多雪花。

  冷云浩心中一沉,魏俊在这里站立了多久,还是他一路走了多久,他并不得知。兴许是害怕自己的心事被魏俊得知,他想要挤出一抹笑,却最终发现脸被冻的生疼。

  “今天刚过来,听说你在这里,我就照过来了。”魏俊双手插在衣兜里,他微笑着看着冷云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两个男人之间,并不像以前那样大大咧咧的可以随意开玩笑,倒是显得生疏了一些。冷云浩主动伸手,攀住魏俊的肩膀。

  “走,大家去喝酒。”

  魏俊的脚步并没有挪动,他扭头看着冷云浩,眼神里带着疏离的表情。“浩哥,以后不要再打扰洛颜了,她是个女孩子,耽搁不起。你已经跟嫂子结婚了,这是你的选择,就认命吧。洛颜想要的东西,你给不起。“

  魏俊目光深邃的看着冷云浩,一本正经的说道。冷云浩却是满脸的惊讶,他一直想要掩藏的心事,原来早就被魏俊看的一清二楚。他的手臂就那样僵硬的搭在魏俊的肩头,此时凉飕飕的痛。

  他沉默的立在那里,想要说点什么呢?他应该一阵言辞的告诉魏俊,他的生活他自己做主,不需要任何人插嘴。可是,这样严厉的话语,为什么只是在脑海里闪现了一刹那,却说不出来。

  他这是觉得理亏吗?他作为一个已婚的男人,还对婚姻以外的生活存在幻想,这样是不对的。他该死心,为那个忠贞不渝的女人静静的守候。此时心头的郁闷积聚起来,想要原本想要爆发的小宇宙,拥堵的更加利害。

  冷云浩莫名的感觉到雪花的冰凉,从头顶漫无边际的落下来,而后最终归宿到心里。那一处不曾被人触及的地方,此时冰凉冰凉的。

  魏俊立在那里,到底是觉得自己这话说的不该。冷云浩的事情,他向来都不曾插手,知道他在这边遇到一些麻烦,冷云浩不主动求助,他是从未主动给予援助。

  他们两个人,很小的时候,是称兄道弟的哥们儿,可是随着年岁的增长,两个人之间的隔膜却越来越深。魏俊是知道冷云浩的那些风流韵事的,那些都是冷云浩不曾当真的事情,他知道与否,对于冷云浩都没有任何的损失。

  可是苏洛颜不同,魏俊能够感觉到,冷云浩对苏洛颜是动了真的。若是换了旁人,他兴许不会开口说什么。可是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是任何人都不该去伤害的苏洛颜。

  魏俊是亲眼目睹了冷云浩对苏洛颜的伤害,这个柔弱的女人一路逃窜到美国,好不容易开始了新生活,难道要让她再次跌落到深渊吗?

  人与人之间的纠缠,其实就那么一点事情。没有必要一定要弄个你死我活对不对?伤害已经发生了,不是一句对不起,一句没关系,就能够抚平所有的痕迹。

  冷云浩没有说话,只是搭在魏俊肩头的手慢慢的垂了下来,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苏洛颜无情的拒绝了他,他已经感觉到拥堵。可就在几分钟前,他的好哥们魏俊,也给了他当头棒喝。似乎全世界都在告诉他,他不该再这样不管不顾的去伤害苏洛颜了。

  他不该那样对待一个弱女子,他至少应该保持心底最后一点仁慈的。可他为何会这样失态?冷云浩在这个时候,是如此的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他转身,落寞的背影在魏俊的眼里散开。冷云浩一言不发,沉重的脚步在雪地上烙下一枚枚脚印。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打理心绪,他需要好好想清楚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不能再这样去伤害无辜的苏洛颜了。

  一个人的任性,只有在旁人的阻拦里才能够渐渐的明晰。他好像意识到自己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与苏洛颜之前不该有任何的交集。1broi。

  魏俊并没有跟上来,他们两个人在这里短暂的相遇,而后转身各自回到彼此的生活。纠缠一个男人的内心,最终只是感情。能够释然的,也只有自己。

  从这天之后,冷云浩再也没有去打扰苏洛颜,生活仿佛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多了一丝单调,却又仿佛成了一种煎熬。

  他长时间的伫立在窗口,耳旁一直不停的回响着苏洛颜的声音,她笑靥如花,明眸皓齿,她叫他姐夫。声音是那样的温婉,却一次次将他吓得心惊胆战。

  不是所有的不见,就代表着忘记,冷云浩不能够去找寻苏洛颜,不可以去打扰到她平静的生活,但是他做不到彻底的消失。

  事情还没有尘埃落定,他带给她的伤害也不曾消失。暗地里派人保护苏洛颜,这一点从一开始就达成了共识。无论苏洛颜知晓与否,那双保护的双手一直都在身后存在。

  平安夜,林曦去了朋友家,苏洛颜哪里都不想去,她窝在屋子里,温暖的壁炉将光亮传递开来,她便觉得心找到了皈依。

  接到马郎的电话,苏洛颜正阅读着膝头摊开的书本,眼神一直落在书页上,卢梭的爱弥儿,让苏洛颜在某个瞬间心生爱意。她没有固定要去读的书,偶尔翻起一本,但会连续不断的将这本书读完。

  “洛颜小姐,你在家吗?”马郎的声音里带着温暖,他在电话那头大声的询问。苏洛颜愣了片刻,轻轻的回答。

  “你在家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到你那里去。”在苏洛颜还未来得及回答的时候,电话却挂断了。这个美国大男孩,不容拒绝,也不需要答应,就如同一阵风一般,闯入到苏洛颜的生活中。

  半个小时之后,门外响起有力的敲门声,苏洛颜屣着拖鞋开门,屋外的马郎披着一身雪花,面上却带着灿烂的笑容。

  “洛颜小姐,我也是一个人过节。”他站在门口,带着不容拒绝的口吻,而后自来熟的进来。

  两个人各自坐在一个沙发的一头,空气里弥漫着萨克斯的音调,马郎带来一瓶红酒,苏洛颜只喝了一点,这一晚,两个人聊了许多。

  苏洛颜才得知,马郎并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他的家住在北部,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够回家与家人团聚。他是个简单明朗的男孩子,总是鼓励苏洛颜讲述中国的事情。

  “洛颜小姐,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去中国,你能不能带我到处转转,我太爱那个国家了,恨不得现在有双翅膀,能够到那片神圣的土地上去走一走。”马郎喝完杯中的红酒,眼里显出无限向往。

  这样的情怀,是苏洛颜不能明白的,她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不曾觉得那片土地有多么的不好,但也没有像马郎所说的那么神圣。兴许是没有家的感觉,对那个地方的心情都是一样。

  “好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满足你的心愿。很感谢你对中国有这样浓厚的情感。”苏洛颜淡淡的说道,杯中的红酒在杯壁落在好看的纹路。

  见苏洛颜不怎么说话,马郎兴致勃勃的给苏洛颜讲述了许多跟他有关的事情,他的中文虽然不够好,但是那种共同的情感,却能够引起共鸣。

  苏洛颜的心情,因为马郎的健谈好了许多,这个男孩子总让她感觉到无拘无束的情愫。他纯澈的眼神,还有他爽朗的笑声,都让她在某个时刻忍不住放下芥蒂。

  天色晚了一些的时候,马郎主动提出离开,在公寓门口,苏洛颜站在屋内目送马郎离开。

  “洛颜小姐,你要开心一点,我很喜欢你笑的样子。”他温暖的笑脸融入到苏洛颜的眼眸中,他身材高大,兴许是喝了一点酒的缘故,带着西方人的豪迈,他走过来将苏洛颜拥入怀里,而后在她额头落下一枚善意的吻。

  “再见,洛颜小姐!”他挥挥手,并不带任何暧昧的色彩,迈着坚实而又轻快的步伐从苏洛颜的眼前消失。

  苏洛颜长舒一口气,这个男孩是如此的主动,有时候她忍不住害怕惶恐,可仿佛这一切都是她多想了而已。国度不同,情怀自然也不同,马郎的直接与坦率,让人猝不及防,却又不觉得意外。

  但是刚才发生的一幕,却在不久后落入到冷云浩的耳中。派去暗地里保护苏洛颜的男人回来,告知了冷云浩发生的这些事情。

  马郎介入到那次案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们并不想与警察之间发生点什么,可是现在苏洛颜竟然与这个男人关系如此紧密。

  “你真的看清楚了?那个男人是从她房间里出来的?”冷云浩蹙眉立在窗前,屋子里暖意融融,但是屋外却是白雪茫茫。

  立在一旁的男人,坚定的点了点头。他一直都躲在苏洛颜的不远处,偷偷的查看着她的一切。向冷云浩汇报苏洛颜的动态,这是前段时间冷云浩交给他的任务。这件事情,旁人并不得知。

  冷云浩的脸阴沉的更加的利害,心头的醋意早已经弥漫开来,他不过是遵循了苏洛颜的心意,不去打扰她的生活,可是这个女人为什么如此的倔强,明知道与警察相处危险极大,还要这样固执的往前走。

  “这个警察与苏小姐的关系好像不简单,他临走的时候还拥吻了苏小姐。”那男人并不知道冷云浩此时心里已经被醋意蒙蔽,将今晚所见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冷云浩了。

  这句话,对冷云浩来说,已经算是一种羞辱了。那个男人有什么资格拥吻苏洛颜?他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攥的更紧,怒火中烧,让他一时间恨不得将拳头抡在墙上。

  “那她没有拒绝吗?”他厉声喝道。仿若身旁的男人就是苏洛颜一般。若是那个女人就在近旁,他真要仔细的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对他的报复吗?还是说,这个女人骨子里就是水性杨花?

  身旁的男人吓了一跳,这才注意到冷云浩眼眸中的怒火。他战战兢兢,却又不敢欺骗冷云浩。

  “是的,苏小姐没有拒绝。”他如实回答,冷云浩额头上的青筋立马暴露,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抡起拳头,重重的砸在墙壁上。

  花上那一记。“冷总。”男人上前想要阻拦,冷云浩却一把将他推开。“你出去吧,今天的事情,谁也不可以说。”他冰冷的眼眸带着幽红的火光,身旁的男人小心翼翼的退出,却是丝毫都不敢怠慢。

  屋子里只剩下冷云浩一个人,他郁闷到极致。砸到墙壁上的拳头,此时才恢复知觉,疼痛从手臂一直传递到心脏的地方。这种疼痛将他纠缠,可他又无法发泄出来。

  他只是想要报复那个女人而已,为什么最后却是挖坑将自己埋葬进去了?她到底有什么能力,让他再也无法回归到平静的生活中去?

  冷云浩在壁炉前坐下,看着猩红的火苗舔噬着墙壁。他的心情沮丧到极点,这个平安夜的唯美,全部被这个消息搅乱了。

  窗口传来烟花绽放的声音,绚烂的烟火在窗口呈现,可他却没有丝毫的心思却欣赏烟火的美丽。是的,烟火再美,也只能呈现一刹那,最终还是要归于细黑的夜景。

  只是,心头的愤怒,却怎么也消融不开。他起身从橱柜里拿出一瓶红酒,本想慢慢品尝的,可又等不了似的,大口大口的将褐色的液体倒入喉咙里。

  酒的寂寞,是他唯一能够感知到的心情。仿佛在悲伤袭来的时候,唯有究竟能够带给他最温暖的安慰。

  愤怒在某些时候就如同火焰一般,会将人的理智燃烧殆尽。冷云浩压抑的愤怒最终无法自生自灭。在烟花绽放的声响中,冷云浩一把抓起外套,头也不回的就朝外走。

  雪下的有些大了,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落下来,冷云浩并未撑伞,藏青色的风衣包裹着欣长的身躯,步伐坚实带着韧劲,落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响个不停。

  这一路走来,身体不一会就暖和了许多,手心里甚至细细密密的冒出不少汗珠出来。他能够感受到身体蒸腾的热气,心里却是更加的窝火。

  脑海中似乎浮现出苏洛颜与那个男人拥吻的场面,这个女人,为什么每次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扭扭捏捏,可是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却是如此的豪放?

  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苏洛颜怎么能够跟别的男人拥吻?他一定要问清楚,一定要她当面说出真相。如果,她真的爱上了那个男人,那么他彻底的放手也就算了。他冷云浩可以做到拿起放下,绝对不会纠缠。

  他一路走到苏洛颜的公寓,尽然一点都不觉得累,也许是心头的怒火将他驱使到那个灯火通明的地方。

  那间公寓里,苏洛颜刚刚躺下,宽松的床带来舒适的感觉,晚上喝了一点红酒,此时睡意朦胧。感觉甚好。

  门外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苏洛颜吓了一跳,林曦还没有回来,她屣着拖鞋,从床上下来就朝门口跑去。拉开门的刹那,苏洛颜惊呆了。

  门口站着的冷云浩盯着一头白云,眉毛上也挂上了雪花,就如同一个圣诞老人一般站在那里,只不过圣诞老人会背着礼物袋子,而他却带着满脸的怒气。

  “这么晚了,你有事吗?”苏洛颜立在门口,屋外的寒意肆无忌惮的冲撞进屋子里,她穿着睡袍站在那里,冻的忍不住瑟瑟发抖。

  冷云浩并未理睬,他立在那里,目光烁烁的盯着苏洛颜,她披散着长发,穿着一套淡紫色的睡袍,娇小的身躯袭裹进去,一双大眼睛盯着他,带着清冷与惶恐。

  他不由分说一把推开大门,大踏步走了进去,脚上的雪落在洁净的地板上,屋内的温暖的气息迎面扑来,他并未将身上的风衣褪去。苏洛颜被他突来的力道推到了一旁,她撑住大门的手背他一把掀开,这个男人大大咧咧的就进了房间。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要休息了。麻烦你现在出去。”苏洛颜站在门口,屋外的冷气不停的往里面灌,男人高大的背影在她眼前呈现。她不知道此时冷云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无论是什么时间,她都不欢迎他的到来。

  “怎么?我在这里打扰到你的好事了吗?还是说,我不该出现在这里?”冷云浩敛眉,玩世不恭的表情掺杂着怒气爬上眉梢。他双手插在衣兜里,斜睨着眼睛盯着苏洛颜打量。

  听到这番话,苏洛颜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并不明白冷云浩的意思,但是他话语里的怒气却是那么的明显。她“砰”的一声将房门关闭,而后在沙发的位置坐下。这个男人是来者不善,那么她只能以静制动。

  “既然你知道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那么现在请离开好吗?”苏洛颜眉头紧蹙,目光却并不落在冷云浩的身上。

  冷云浩并未打量屋子里的陈设,这是两个女人的居住地,他早就知道,却从未入侵,今日冒冒失失的到来,他若不是为了缓解心头这口怨气,断然是不会出现的。

  苏洛颜的话,更加的激怒了他,他竟然怀疑那个男人现在就躲在苏洛颜的卧室里。转身恶狠狠的盯着苏洛颜,而后大踏步的就朝卧室奔去。

  “你干什么?冷云浩你不要太过分。”苏洛颜带着一丝惊慌想要阻拦,她快步上前去,想要拉扯住冷云浩。

  这个男人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这是女孩子居住的地方,他怎么能够硬闯进来,而且还大大咧咧的跑到人家的卧室去。

  “怕我看见吗?苏洛颜,你敢做出来,难道还怕被人知道吗?”冷云浩不顾苏洛颜的阻拦,硬是推门闯入苏洛颜的卧室。他进门后一把掀开床上的被子,而后弯腰检查床底,甚至将一旁的衣柜打开,像是在寻找什么似地。

  知晓阻拦对他没有任何意义,苏洛颜便作罢。她依靠在门口,带着冷漠看着男人如同发疯一般在屋子里寻找。在苏洛颜的房间里没有找到什么,冷云浩越过苏洛颜,便朝林曦的卧室奔去。

  “冷云浩,你疯够了没有?”苏洛颜冲着冷云浩的背影厉声喝道,男人完全不顾的冲了进去,同样的行为在苏洛颜的眼前发生。

  她彻底对他无语了,于是索性回到客厅,气呼呼的在沙发上坐下,不去理睬男人的行为。冷云浩想要怎么做,与她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无法左右他的行为,那么就冷眼旁观吧。

  他在房间里找了个遍,没有找到那个男人的身影,怒火在心头依旧熊熊燃烧。沙发上坐着的女人,一脸冷淡的样子。

  “说,你把他藏在哪里?你们敢做出见不到人的事情,还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他怒目圆瞪的盯着苏洛颜,激动的双手握住她纤瘦的臂膀。

  苏洛颜此时才明白冷云浩的意思,原来他来这里发疯,不过是想要找到某个男人的身影。她不明白他这番举动的意义所在。

  “冷云浩,你的想象力还能再丰富一点吗?这么大一点地方,你可以翻了好几遍,你想要把谁找出来?我苏洛颜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真是要麻烦您说清楚一点,另外,我即便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关你什么事?”

  (本章6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