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58章 注意,姐夫危险

第158章 注意,姐夫危险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2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0:46

  

  “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 ”她对马郎抱歉的说道,一旁的男人扭头冲她笑笑,神情专注的看着前方。苏洛颜不再去打扰,心里却忍不住为冷云浩担忧。

  一路上都是白雪茫茫,看不到前方。苏洛颜的心揪成了一团,窝在掌心的手机,此时一直黑着屏幕。她期盼能够接到冷云浩的电话,想要知道这个男人此时到底怎么样呢。

  马郎一声不响的开着车,就在今天晚上,他刚得到局里通知,说南山那边发生了枪战,当时他正在处理另外一件案子,便没有前往。刚听苏洛颜说起这件事情,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

  车子一路疾驶,通亮的灯照亮了前方,苏洛颜探头在窗口寻找,想要看到熟悉的身影。马郎不说话,只是开着车子一路探寻。这个寻找的过程是如此的漫长,一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

  “他们会不会不是在这里,你把车子往那边开一点。”苏洛颜焦急万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是冰天雪地,现在冷云浩与凌风两个人就在外面呆了几个小时,而且两个人都是受伤的那种。

  马郎没有做声,依旧按照他的路径前往。苏洛颜着急了,她想要拉开车门跳下去。却被马郎一把拉住了。

  “这里有摩托车的痕迹,大家沿着这条路就一定能够找到他们。你现在出去,会被冻坏的。”他目光诚恳,拉住苏洛颜慎重的点了点头。苏洛颜只好重新坐到自己的位置,听从马郎的安排。

  马郎敏感的观察力,是苏洛颜难以想象的,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了地上清晰的摩托车轨迹,摩托车一直绕着山头转圈,这是逃窜的一种方式。他沿着这条痕迹追寻,想要在某处见到苏洛颜说的那个朋友。

  苏洛颜的目光一直在外面搜寻,直到看到前方停靠的摩托车,她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不由分说的拉开车门就跳了出去。那辆摩托车横在路旁,可是车上却不见冷云浩的身影。

  她站在雪地里,目光想要在四周搜寻,可是天色已经暗了,除了朦胧的雪色之外,她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马郎将车灯打开照射到周围,可是仍然不见冷云浩的身影。

  “洛颜小姐,你不用担心,我扯上有手电筒,大家一起找,他们应该就在附近。”马郎说着,从后备箱里掏出手电筒,递给了苏洛颜一个。两个人借着这一点光亮,在周围的灌木丛里寻找冷云浩的身影。

  冷云浩在雪地里等待了许久,他失血过多,已经忍受不住晕倒过去,可是在倒下的时候,却将凌风紧紧的楼在怀里。

  苏洛颜没有叫出他的名字,她只是默默的寻找,两个手电筒在夜色下,是那么的渺小。她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恨不得那个男人立即能从某一处钻出来。

  “找到了,在这里。”听到马郎的一声尖叫,苏洛颜立马就飞奔了过去,在一处矮灌木丛中,冷云浩怀里抱住凌风,歪倒在那里,幸亏灌木丛足够茂密,两个人被掩盖的严严实实,若不是仔细看,很难在夜色中发现这里还躺着两个人。

  地上的两个人受伤都不轻,此时都有些冻僵,马郎将手指伸到两个男人的鼻翼前,温热的呼吸触碰到指尖。

  “不用担心,他们还活着。快过来帮忙,先把他们送到医院去。”他一手扶住冷云浩的胳膊,男子身形高大,昏迷中体力不支,他只好将冷云浩整个身子都扛到背上。但昏迷中的冷云浩仍然死死的抓住凌风的衣服,这让在场的两个人颇为震惊。

  马郎见状,一头莫展的样子,这是头一次他遇到如此不合作的场面,两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保持如此亲密和信任的友谊,让他在内心里为冷云浩佩服。

  苏洛颜内心里焦急,可是更为两个在风雪中仍然同甘共苦的男人感动,泪水在她眼眶中聚集,她扶住冷云浩的身子,心痛不已。两个男人都受了重伤,冷云浩的身下那摊殷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云浩,我是洛颜,我来带你回家,大家回家了,大家现在就回家了。”苏洛颜在冷云浩的耳旁轻轻的说道,男人的手缓缓的放开,马郎抓住凌风的双手,将他从冷云浩的身旁搀扶起来。

  看着倒在雪地中的冷云浩,苏洛颜伸手紧紧攥住他的大手,他的手粗糙冰凉,她的小手将温暖的气息传递给她。在这个时刻,黑暗中只有手电筒带来的微弱光亮,马郎搀扶着凌风去车上,她在黑暗中依偎着冷云浩,那种相依为命的感觉在心间流淌。

  她是如此的心痛,在这样的时刻,他心里还想着别人,如果不是为了整个大局,他不会受这么多伤。可是她又是那么的无力,看到他像一只倔强的蜗牛一般,将所有的东西都扛到自己的肩膀上,她心疼到极点,却什么都做不了。

  等待马郎返回援救的过程是如此的缓慢,她静静的蹲在冷云浩的身旁,双手捂住他的大手,想要将身体内的温度带给他。他处于昏迷之中,但是生命的气息还存在,这是让她欣慰的地方。在他最需要援救的时候,他想到的那个人是她。

  这一点,让苏洛颜颇为感动。也许在冥冥中,已经注定他们两个人必定要成为彼此生命中的纠缠。他想要保护这个女人,可最终未曾如愿,却是要她在最危险的时候,对他不离不弃。

  “洛颜,你先上车去,这里有我。”马郎返回的时候,看到蹲在地上的女人,整个身子都贴在冷云浩的身上,她想要将自己的体温传递给这个男人,然而男人处于昏迷之中,全然感知不到来自女人的温暖。

  作为一个大男人,马郎感到吃惊,但是他敏锐的察觉到苏洛颜与冷云浩的关系非同一般。只是在这个情况下,他并没有说出口。

  苏洛颜仍旧是不放心的握住冷云浩的手,他在昏迷的状况下,手指微弱的给予她回应,当她要从他掌心中抽出手指的时候,他战栗的手指十分的不愿意。

  “云浩,没事了,大家现在就回家。”她在他的耳旁轻轻的说了一句,昏迷中的男人仿佛听懂了一般,他松开手,任凭马郎将他扛上车去。苏洛颜跟在他们的身后,用手电筒照出一片光亮。

  两个人的脚步都是那么的沉重,苏洛颜的担忧凌乱了一地。将冷云浩扛上车之后,马郎已经开始大口的喘气,他额头上细细密密都是汗珠。苏洛颜向他投去感动的目光,她真的很感谢这个男人在此刻给予她莫大的帮助。如果没有马郎的援助,她无法想象将要发生的事情。

  “谢谢你,马郎。”苏洛颜小声的说道,她在后排,将冷云浩与凌风扶正,照顾着两个受伤的男人。

  马郎只是回头望了苏洛颜一眼,他曾经一度觉得苏洛颜是那么的柔弱不禁,可就在此刻,他倒是看到了这个女人的坚强,只是面对此情此景,许多想要说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没事,大家先去医院吧。你的朋友有枪伤,恐怕不能去医院,我有个朋友是开私人诊所的,先去那里吧。”他体贴的提出了意见,苏洛颜自然是没有想到这么多,现在马郎考虑的如此周全,她也只剩下感谢的份儿了。

  “谢谢你,马郎。”她再次重复感谢的话语,其余的话便没有说出口。苏洛颜的目光被冷云浩黏住,她为这个受了枪伤的男人担忧。

  车子一路疾驶,苏洛颜的心也跟着晃荡了一路,一方面她为冷云浩担心,另一方面又害怕意外的发生。她并不知道这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冷云浩经历了什么,但是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成功的将凌风援救了出来。

  她没有考虑到一旁马郎的存在,马郎的身份是那么的特殊,如果他要追问下去该如何是好,这些念头刚刚突然在她的脑海中闪现。但是自始至终,马郎都不曾问及这件事情的始末,她从内心里感激不已。

  马郎所说的那间诊所,确实很小。到了地点之后,马郎先下车,站在门外敲门,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一个中年的男人披着外套开门。当他看到马郎的时候,颇为的意外。

  “不好意思,这么晚还要打扰到您。我有两个朋友受伤了,需要您的帮助。”马郎站在那里请求援助,男人的眼光带着质疑看过来,尤其是看到车里坐着的苏洛颜。

  但是最终,他什么话都没有说,还是将大门敞开。马郎一脸感激的跑过来,而后扶着凌风先下车,屋里的男人站在门口,将屋内的灯都打开。

  苏洛颜内心充满感激,在这个时刻,有人能够帮助这两个昏迷中的男人。当冷云浩出现在那个男人的眼前时,他脸上显出了为难的神色。

  “这人有枪伤,而且还很严重,我不能帮助他。”他看了一眼冷云浩身上的伤势,就断然拒绝了援救。这个消息对于一旁的苏洛颜来说,就如同一个晴天霹雳一般。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这位朋友,不然他一定会死的。”她着急之下,竟然忘了那个男人是不会说中文的。噼里啪啦的就冒出一大段中文来,那男人望着苏洛颜,露出难以理解的表情。

  “帮帮忙吧,这位朋友现在伤势很严重,如果您不及时施救,他就会死掉的。”还是一旁的马郎帮了忙,他操着纯正的英文,替苏洛颜向医生求情。

  也许是马郎的诚意感动了他,也许是一旁苏洛颜的泪滴感动了他,他最终答应帮助援救冷云浩。看到医生开始准备施救的物品,苏洛颜感动的泪水落了一脸。

  “没事了,洛颜小姐,你的朋友一定会没事的。”在这个时刻,给予苏洛颜安慰的仍然是马郎。他站在苏洛颜的一旁,搂住她的肩膀,给予她最有力的安慰。

  好烦扰为苏。马郎被医生叫过去帮忙,但是苏洛颜一直留在外面,简易的手术室里,两个男人忙的热火朝天。凌风的伤势多为皮外伤,因为多日的折磨,他没有饮水进食,因此昏厥过去。但是冷云浩腿上的那几个弹孔,却是很麻烦的事情。

  医生检查了伤势之后,提出要将冷云浩腿内的弹片取出来,这个工作是最痛苦的事情。如果伤者没有很强的忍耐力,一般都难以承受。这件事情,马郎征询了苏洛颜的意见。苏洛颜蹙着眉头,却是不知如何是好。

  “医生,如果弹片不取出来,他那条腿是不是就等于废了?”她在这个时刻还能够想到这一点,让马郎刮目相看。医生盯着这个清瘦的中国女人,慎重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还是动手术吧,我想他也不愿意看到自己不能站立的样子。”苏洛颜小声的说道,算是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手术一直进行到很晚,苏洛颜呆在那里抱着自己的双肩,她十分的担忧,这里的手术条件有限,冷云浩失血过多,到底会不会遭遇到不测。

  手术室里灯火通明,两个男人在里面不停的忙碌着,苏洛颜在外面帮忙做着一些辅助工作,一会帮忙将热水送到门口,一会将盆里的血水倒掉。看到盆里殷红的血水,她的心揪到了嗓子眼里。

  她害怕会有不测发生,这种担忧是正常的反应,直到一切都忙碌完毕,看到两个疲惫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时,苏洛颜的心这才落了地。

  “他没事,身体很强壮,睡一觉之后应该就好了。”医生退下手术服,冲一旁担忧的苏洛颜说道。他从医这么多年,很少看到意志力如此坚强的男人。

  “谢谢您,医生,真是太谢谢您了。”苏洛颜此时除了说感谢的话之外,其余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急于想要看看冷云浩现在的样子,这个坚强而又倔强的男人,从死亡边境线上走了一早,此时终于回来了。

  “没事了,洛颜。进去看看他吧,他现在很好。”一旁的马郎微笑着冲苏洛颜说道,他从一开始就能够看到苏洛颜对冷云浩的担心。屋里躺着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都与苏洛颜息息相关,但是她却将所有的重心都落在冷云浩的身上。

  苏洛颜此时也顾及不了那么多,她越过马郎与那个医生,掀开一旁的帘子就走了进去,此时的冷云浩,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胳膊上的点滴瓶,静静的将液体输入到他的身体里。他嘴唇苍白,仿佛一夜之间消受了许多。

  苏洛颜站在他的床边,看着熟睡中的男人,内心百感交集。她伸手在他的脸颊上抚摸过,指尖划过他的肌肤。这是第一次,她主动与他亲近,他微闭着双眼,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而后,她在他身旁坐下,握住他的大手,将掌心的温度传递给男人。

  时间滴滴答答的度过,她只想在此时此刻能够与男人静静的享受时光的流淌,看到他终于安然无恙,这便是最大的成就。

  马郎隔着门帘看着这个异国的女人,内心里百感交集。所有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天色已经开始露出微霞,从窗棂透露出来的霞光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他看着眼前这幅温馨的画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屋子里就只剩下苏洛颜与马郎两个人了,她在屋里守着冷云浩,他在外面看着那副温馨的画面,想要打破这个和谐的局面,却又是十分的不忍心。

  “洛颜小姐,我有话要跟你说。”过了许久,马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站在帘子外面,冲苏洛颜招手。这两个受伤的男人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他作为一个警察的职责,却要求他必须将他们带回警局

  苏洛颜还握着冷云浩的手,听到马郎叫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在这种情况下,她竟然还牵着冷云浩的手。脸颊有微微的泛红,回头看向马郎,他此时也是一脸疲惫的样子。

  苏洛颜起身,回头深深的望了冷云浩一眼,沉睡中的男人,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他睡的正熟,仿若沉浸在美梦中一样。

  “马郎,真的很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真的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站在马郎的对面,苏洛颜想要将感激的话都说出来,可是话说了一点之后,她便觉得语塞。在这个异国男孩的面前,她有太多的话想要说,却又觉得多余。仿佛她还未曾开口,他都已经明白她的心思。1bIOC。

  “洛颜小姐,你不用再跟我道谢了。这些是我应该做的,你能够想到让我帮忙,我其实很开心的,但是,洛颜小姐,我还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马郎站在那里,搓着手,耸了耸肩肩,话到了嘴边,此时却难以开口吐出来。

  苏洛颜看着马郎,在他脸上寻找想要捕捉到的信息,她仿佛在一刹那明白了这个男人即将要说的话。她带着陌生而又慌张的眼神盯着马郎,眼里的惶恐让他汗颜。

  “不要,好吗?马郎,求求你了,不要说下去好吗?”苏洛颜眼底的泪花开始泛滥,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从未露出自己这么脆弱的一面,她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泪水,就能够将自己最坚强的一面展现出来。

  马郎为难的不知所措,看到女人含泪的眼眸,他应该给予她最温柔的呵护,可是此时,他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多余,那个想要伸出的怀抱,冷冰冰的张开,然后又无奈的收回。

  “洛颜小姐,对不起,我是警察。虽然我一直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但是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警察。刚才我已经接到局里的电话,你的朋友搅入一个案子里面了,我不得不将他们带走。“马郎看了一眼帘子后面,警觉的害怕里面两个人在此时逃匿。

  不想听到的话,还是传到了耳朵里,苏洛颜在这一刹那有一些泄气。冷云浩与凌风刚刚从危险中脱离,难道又要被带走吗?她做不到看着这两个优秀的男人离开。她是坐过牢的人,虽然现在不知道冷云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枪案绝对能够将他打入牢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将毁掉他的一生。

  他曾经误会过她,曾经差一点将她再次送入到监狱里去。她害怕惶恐的时候,这个男人一直冷冰冰的看着她。那个时候的苏洛颜,对冷云浩心里只剩下怨恨。但是现在,仿佛一切都在时间里消融了。她那么的怨恨这个男人,两年之后,那种绵延的恨也随着时间消失了。

  “不,马郎,求求你好吗?这件事情可不可以替我保密,我求求你了。他现在还昏迷不醒,请不要将他带走好吗?何况,这件事情你还没有调查清楚,我相信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请你也像信任我一样信任他好吗?”

  这是苏洛颜第一次如此低三下四的求人,泪水已经夺眶而出,一想到冷云浩的一生可能要深陷在牢狱里,她就感觉到天都快要黑暗了。她可以不去爱他,但是却不能忍受他失去一切变成一个废人。他是那么优秀,那么桀骜不驯的男人,怎么能够容忍人生出现这样的污点。

  马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将苏洛颜当做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喜欢与这个异国的女子探讨中国的学问,但是看到她与这两个危险的男人有瓜葛,他心里很是担忧。

  “洛颜,你知道吗?你不该跟这两个人有来往的,你知道吗?”

  “他们身上牵涉到好多案子,其实大家局里已经查了他们好久了,只是碍于一些事情,并没有对他们采取行动。”

  (本章6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