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60章 姐夫是别人的老公(2)

第160章 姐夫是别人的老公(2)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2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0:50

  

  “有点事情,朋友那里出了点事情,我去帮几天忙,过几天就回来。 ”她没有时间停留,忙着进屋收拾东西,而林曦却是一脸的狐疑,她看着眼前的苏洛颜忙忙碌碌的将各种东西往口袋里装,脸上写满疑问。

  “什么朋友啊?洛颜,你给我说清楚,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哪个朋友出事了,非要你过去的?”林曦打破沙锅问到底,想要从苏洛颜那里套出一点信息出来,但是苏洛颜想着外面还有一个人等着自己,哪里有时间回答林曦的问题。

  “林曦,我是真的有事情,麻烦你不要问了好吗?”她抬起头,脸上一本正经,甚至可以说,她是带着一点怒气的。林曦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苏洛颜,她即便是生气,也从来不会露出愤怒的表情,然而今天,她却与往日颇为不同。

  魏俊看着苏洛颜忙前忙后,而且刚才还对林曦大声讲话,便拉住林曦,冲她摇了摇头。这些细微的动作,苏洛颜并未理睬,她去了卧室,想到冷云浩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于是捡了几件衣服带上,又去洗漱间将日用品都装进包包里。

  客厅里的林曦,就如同看一场戏一般,目不转睛的盯着苏洛颜忙碌的身影。苏洛颜什么都不说,可是她心中的疑问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

  苏洛颜是慌乱的将东西收好,两个大袋子放在门口,她这才想起这身衣服已经脏了,现在需要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林曦看着那两个袋子,又看看紧闭的房门,脸上的怒气更加的大了。

  待苏洛颜从房间里出来,她叉着腰站在门口,“苏洛颜,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想从这里搬出去再也不回来了?你还记不记得大家当初的约定?”她严肃的表情,并没有引起苏洛颜的重视。

  她心急如焚,想着冷云浩此时还躺在床上,再过几个时辰,就到了吃药的时间,他即便是生病也不忘工作,那么他会照顾好自己吗?

  “林曦,麻烦你不要问了好吗?我是真的有事情。”苏洛颜蹙着眉头说完,然后拎着那两个包包就朝外走,留下一肚子气的林曦。

  林曦赌气的上楼去了,苏洛颜的态度深深的伤害了她,她不愿意看到苏洛颜离开的背影。她现在跟魏俊之间有了一道隔阂,想着苏洛颜在还能够缓和一下尴尬,可是当她从医院里回来的时候,苏洛颜却抛弃了她。

  她将自己锁紧房门里,一个人趴在床上生闷气,也懒得管苏洛颜到底是去了哪里。好兄弟靠不住,好姐妹在关键的时候也是靠不住的。

  魏俊在窗口看到苏洛颜拎着两个大包朝路边的一辆车走去,车里的男子迅速的打开车门跑过来迎接,他一眼便认出了那个男人。

  此时此刻,魏俊终于明白了。原来苏洛颜如此慌张,不过是想要赶着去冷云浩那里。这个傻女人,还能做出什么啥事情出来?他内心又急有气,看到苏洛颜一步步走到深渊,他是不忍心的,想要帮助她,却是如此的无力。

  作为朋友,他不能够看到苏洛颜继续错下去,冷云浩再好,他也是姐夫的身份,而苏洛颜不能将这个男人陷入不义的地步。魏俊不愿意看到冷云浩变成一个负心的男人。这几年他在国内,看到苏若琳守着沈玉卿,每天都是盼着冷云浩回去,可是这个男人,却在这里对别的女人产生了歪心思。

  他拿起手机,下定决心拨通了电话。“喂,嫂子吗?我是魏俊,浩哥这里出了点事情,你有时间吗?能不能来这边一趟?”他拨通了苏若琳的电话,这两年来,他一直遵照冷云浩的嘱咐,对苏若琳照顾有加,但是他现在越来越感觉到冷云浩对苏若琳的辜负。

  这个痴情的女人,替他照顾沈玉卿,独自一个人撑起一个家庭,他将工作当做借口也就算了,可他现在正走在一条危险的道路上。作为朋友,他不能够袖手旁观。

  听到魏俊的声音,苏若琳也是吃了一惊,她已经很久没有跟冷云浩联系了,并不知道他近况如何,只知道他在美国的工作很忙,他不主动打电话,她便鲜少打扰。

  “云浩怎么呢?”慌张的苏若琳心里立马被担忧填充了,即便是与冷云浩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但是她还是很爱他。男人跟女人不一样,他内心里有强烈的征服欲,需要拼搏打天下,那么她应该将整个家打理好,等他回来的时候,一切都是妥妥当当的。

  “如果方便的话,嫂子你过来一趟吧。”魏俊欲言又止,这样的话,让他怎么说出口,他不能告诉苏若琳,冷云浩与苏洛颜有情况了。但是让他欺骗这个无辜的女人,他也做不到。

  “好吧,那我过来。”苏若琳内心里的担忧胜过一切,她没有从魏俊那里得知消息,却终于下定决心要来美国看望冷云浩。做出这个决定,她没有给冷云浩打电话,而是第一时间安排好手头的事情,马不停蹄的朝这边赶过来。

  苏洛颜算是正式入住冷云浩那里了,所有人都没有对这个陌生女人的到来感到奇怪,因为他们都能够看出来,冷云浩对这个女人明显的不一样。

  冷云浩来美国两年来,身边从来都没有女人,而这个女人与冷云浩之间,只要是一个眼神的交汇,都包含着太多不一样的情分。当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其他的人自觉地都退了出去。

  “洛颜,你休息一会儿,不要那么辛苦。”看到苏洛颜在这里忙里忙外,冷云浩是有些愧疚的,他不知道自己让苏洛颜留在这里是对还是错,那只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希翼在这段时间,能够随时的看到这个女人。这种自私的想法一旦萌生,他就有想要付诸实施的冲动。

  “我没事。”苏洛颜抬头,带着微微的笑容,他伸手,想要将她的纤手攥入手心。一旁的手机响了,他歉意的笑笑,看到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时,却是惊讶了不少。

  看到冷云浩的面色有些异样,苏洛颜抽出手,端着东西就走出了房间,她给他足够的空间,不缺干涉他的事情。这个电话她能够敏感的察觉有些异样,屋子里很安静,冷云浩说的话并不多,过了一会儿,苏洛颜再次进来的时候,看到冷云浩愣在那里。这个电话是谁打过来的,苏洛颜并不知道,只要冷云浩不说,她就不会去询问。

  “你怎么不问这个电话是谁打过来的?”冷云浩首先开口,他盯着苏洛颜,这个女人的沉着有时候让他颇为意外,他甚至想,如果苏洛颜像他最初见到的那个样子一样,他们该是哪一种相处模式。

  “你的电话,我没有必要一一过问。”苏洛颜的回答,让冷云浩吃了一惊。他这才意识到,他与苏洛颜之间,并无约定。只是他的面色一时间无法平息。

  “是若琳的电话。”冷云浩说完,将手机放置到一边,他盯着窗口,并不把视线落在苏洛颜的身上。这是苏洛颜第一次听到冷云浩提及这个名字,她想要忽视苏若琳的存在,可是这样赤luo裸的现实,不是她能够忽视就忽视掉的。

  “哦。”她轻轻的说了一句,想要找件事来掩饰内心的慌乱,可目光所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做。

  “她要过来了,现在已经在飞机上。”冷云浩说出这句话,让苏洛颜的心猛的跌入到冰窖里。这个消息就如同给她扇了一耳光一般,她脸上的冰霜顷刻间覆盖而来。

  苏洛颜在此刻内心是忐忑的,她在某些时刻竟然刻意忽略冷云浩是个已婚的男人,但是有些事实一旦形成之后,就很难改变。譬如,冷云浩在此时就只能够对她疏离,对另外一个女人亲密。

  “那我走了。”想到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苏若琳,苏洛颜想到离开。也许只有离开才能够避免不必要的尴尬。

  她还做不到坦然的在苏若琳面前装沉着,苏若琳是个善良的女人,就算冷云浩对她没有爱,但那又如何,他们毕竟害是夫妻,终究是要白头偕老的。

  一旁的冷云浩脸色变得有些阴郁,他与苏若琳只有名义上的夫妻,但是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他不知道苏若琳为什么会在此时突然要来这里,这一切都变得如此扑朔迷离。

  已经两年了,苏若琳对他的事情向来都不过问,除非他主动提及,她绝对不会多一句话。有时候他想,这个女人到底是爱他的吗?如果爱,至少应该多一点关心才是。也许他是不懂得苏若琳的爱,她把自己放低到尘埃里,只为了让别人更好的展现光彩。

  “别走,好吗?”许久,他才冒出这样一句话,他是个男人,不能够一直这样的躲避下去,既然问题已经出现了,那么他需要拿出一种主动的姿态去解决,如果一切都是一个错误,即便是错了这么久,也总有需要改正的那一天。

  苏洛颜回头,目光落在冷云浩的脸上,那张完美无瑕的面孔并无玩世不恭,可是这张脸,现在却让她忍不住心痛。

  “我还是离开吧,否则留在这里,大家都难堪,不是吗?”她盯着冷云浩,却并不期待他的答应。这个男人的妻子马上就要来了,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苏洛颜突然觉得自己可笑之极,原本已经想开的事情,因为听说苏若琳要来,她此时忍不住对自己生气,她为什么要跟着冷云浩到这里来,为什么要在这里住下来,为什么要为了这个男人将自己陷于如此尴尬的境地?

  这种委屈的情绪将她深深的笼罩,心里的悲凉已经浸润开来。然而她站在那里,纤瘦的手指蜷缩在掌心,指甲深深的嵌入皮肤里。

  “别走,好吗?这些我来处理。若琳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的,你相信我。”冷云浩话语里带着乞求,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够挽留住苏洛颜离开的脚步。

  他内心百感交集,一方面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苏若琳,另外一方面又害怕苏洛颜离开之后就再也不会来了。他想要将这个女人留在身边,无论是哪种形式都可以。只要他的目光能够落在她的身影上,只要他知道她就在不远处就好。

  这样的想法是自私的,可他忍不住想要这样自私的去想,这种害怕失去的情绪被他深深的牵扯住,眼神期待着苏洛颜的回应。

  这对苏洛颜来说,本来就已经是一个很难下定的决心了。她承认自己很在乎冷云浩,看到他病成这个样子,她是十分的担心的,甚至希翼自己能够亲手护理他,直到这个男人恢复如初。但是现在苏若琳过来了,那么她是不是应该回归到她以前的生活中去?

  “我晚点过来看你吧。”苏洛颜将目光投向窗外,那里是一望无际的雪地,白皑皑的一大片,竟然望不到尽头。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而后冲冷云浩笑了笑,就转身上楼。

  听到那有力的脚步声落在木制楼梯上,冷云浩的心情低落到极致,也许几分钟之后,这个女人就要从这里离开,这算是从他生活中消失吗?他有些害怕,恨自己不能动弹,不能够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

  苏洛颜收拾行李的时候,好几次泪水都快要流淌出来了,之前所有的潇洒,那都不过是一种外在的掩饰而已。她内心的脆弱,终究只能够一个人慢慢的品尝。

  收拾妥当,她站在门口再次打量了一下屋里的陈设,虽然不过是几天而已,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竟然有了感情一般。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她低垂着头,尽量将自己的视线隐藏,希翼不要与冷云浩有任何的交集。

  可是那个男人炙热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她将行李在玄关处放定,弯腰换鞋的时候,他看到苏洛颜瘦弱的身躯,心里酸涩难忍。

  “洛颜,你不跟我道别吗?”他眼巴巴的躺在那里看着女人离开,这种无力的举动,让冷云浩深沉的眼眸凝聚了厚重的雾气。

  苏洛颜一直低垂着,她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只是害怕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转身。她留在这里是多余的,一直都是,只是她没有明白自己的角色。

  换鞋不过是几分钟而已,可是苏洛颜却觉得有几光年那么长的时间,她不敢抬头看这个男人,就如同这两年一个人隐藏的时光一样,也许只要不抬头,她就能够将这个男人隐藏在自己的世界之外。她是知道这种举动是徒劳的,即便是自欺欺人,那么她也要坚持到最后。

  再次抬头的时候,苏洛颜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这抹笑容是陌生的,冷云浩见了,已觉心凉成了一片。他有一种预感,苏洛颜离开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

  “姐夫,你好好保重自己,我先走了。”苏洛颜在那里莞尔一笑,这是冷云浩第一次看到如此温柔娴淑的苏洛颜。原来这个女人是多变的,她可以古怪精灵,可以摇曳妩媚,她能够让他看到不同的样子。

  还没有等到冷云浩张口,苏洛颜已经拉开大门朝外走了。屋外是冰天雪地,冰冷的风夹杂着雪花迎面扑来,这样的冷,从眼里看到,就落进了心里。

  躺在窗口的冷云浩,愤愤的抡起拳头重重的落在墙壁上,他谁也不该怪,他能够怪的那个人只有他自己。如果他当初不那么冲动,那么是不是就跟苏洛颜之间不会有交集,如果当初他能够不那么决绝,那么他是不是就不会一气之下将苏若琳娶回家?

  他现在不仅仅将自己陷入到一个为难的境地,同时伤害了两个女人。他曾经一直想要做一个优秀的男人,娶一个温婉的女子,然后共度一生。可美好的心愿,总是不能够变成现实。当一切尘埃落定,他终于只剩下唏嘘的力气。

  “苏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在大门口,苏洛颜碰到了凌风,他恢复的不错,杵着拐杖从外面进来。看到凌风这个模样,苏洛颜倒是真佩服这个男人。一般人若是受了伤,起码也要在床上躺上一个月,而这个男人腿折了,还要杵着拐杖到处走动。

  “你的腿……”苏洛颜盯着凌风的腿,面露惊讶。这几日的相处,彼此都已经熟悉,倒是不需要太多的客套。

  凌风低头看看自己的腿,却只是轻轻的笑了笑。“我的腿没事,出来看看,在屋里憋的慌。苏小姐要是没事,到我那里坐坐吧。”凌风的目光落在苏洛颜的行李包上,他是能够看出来苏洛颜与冷云浩的那点事情。聪明人看懂了,只是放在心里。

  “不了,谢谢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苏洛颜急着要走,她想要赶在苏若琳到达之前离开这里。

  “那我送苏小姐一程吧,反正闲着也没什么事情做。”凌风说完,不由分说的跟不远处的男人吩咐了一声,不一会一辆黑色的路虎就停在了大门口。

  苏洛颜也没有多加推辞,外面冰天雪地的,想要打车是件很难的事情。现在有人要送她,那么她也不去装矜持了。

  “那谢谢你了。”苏洛颜说完,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她是赶时间要离开这里,凌风微微的笑了笑,而后在另外一个男人的帮助下坐上了车。

  车子在积雪覆盖的街道上行驶,速度并不快,苏洛颜满腹心事,将目光投向窗外,她没有心情与凌风闲聊,脑子里一直想着苏若琳到来的事情。如果她来了,那么冷云浩会如何对她?那些亲昵的画面在她的脑海中不停的翻腾,也将她的心情搅乱了。

  这关她什么事情,人家是夫妻,想要怎样,那都是天经地义的。她一方面不停的责怪着自己,一方面又感觉到委屈。这种复杂的情绪在她的的脸上显现出来,被凌风尽收眼底。1bPvr。

  “苏小姐是跟云浩吵架了吗?云浩的脾气你也知道,就是倔了一点,但是心眼不坏。我跟他认识很多年,他是个很重情的人。”凌风说完,目光在苏洛颜脸上扫了一眼,他并不知道苏若琳到来的事情。

  苏洛颜没有答话,男人重情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可是冷云浩不够专情,他家里有了老婆,那么她算是什么?苏洛颜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字眼给自己定位,小三吗?二奶吗?可这样的词汇用在她的身上,她一个也不愿意接受。

  苏洛颜不做声,车里就只剩下沉默,冷云浩的事情,凌风向来都不怎么干涉,何况这还是私事,他承认,苏洛颜是个不错的女人,只可惜冷云浩已经结婚,这件事情,他曾经跟冷云浩单独聊过,但是并没有聊出什么结果。

  点去各东进。车子就这样一路缓慢的行驶,苏洛颜心里烦躁不堪,她有些着急车速,恨不得此时就停靠在公寓的门前。几天前她还兴致勃勃的要搬出来,可是不过几天,她又这样狼狈不堪的搬回去。

  这不是丢脸与否的问题,她只是觉得有些伤心。这种心情纠缠起来,就会将自己缠绕进去。她不能对任何人诉说,不能够释怀,就像此刻,虽然已经离开了冷云浩,可思念却疯狂的滋长。

  她知道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但是仍旧是忍不住这样的担心下去。目光在车窗外漫无目的,如同孤魂野鬼般的无处安顿。

  与苏若琳的相遇,是苏洛颜并不曾预料的事情,她想着冷云浩说过,苏若琳此时还在飞机上,却不想她千方百计的想要速速的离开,却与她在半路上狭路相逢。

  (本章6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