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67章 千里托妻

第167章 千里托妻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5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0:59

  

  她又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顿苏若琳,可是这些却是无济于事,所以当苏若琳敲开她的房门时,她的脸上立马就挂满了笑容。

  “若琳姐,你还没有睡啊?”苏真颜腆着脸与苏若琳套近乎,苏若琳的兴致似乎不是很高,尽管冷云浩在门口当着苏真颜的面演了一出恩爱戏,但是两个人的生活,冷暖自知。

  “准备睡的,就是过来看看你。真颜,对不起啊,云浩脾气不好,需要你多体谅了。你心里要是对他有什么不满,可以跟我说啊。”苏若琳小心翼翼的赔礼道歉,她就是天生的一个大好人,什么东西都愿意往自己身上揽。

  苏真颜冷笑,体谅?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词语的含义,如果要说体谅,苏若琳能不能体谅一下她的处境,自动让出苏家大小姐的位置?

  “没事的,若琳姐多虑了。姐夫对我挺好的。”她讪讪的笑着,将内心的愤怒掩盖的严严实实。

  苏真颜的坏心情,想要极力去压抑,可无法消融。没有人能够体悟她的心情,身边的这几个人,一个比一个要讨厌。没有一个人能够给她带来喜悦的感觉,她热脸贴冷屁股,却还要遭到旁人的训斥。

  不被把控的感觉,便会让人失控。她想要亲近冷云浩,但是自始至终她都是一厢情愿的去靠近。她到底哪点不好,为什么就得不到这个男人的肯定?

  她又想起冷云浩的话,想起他说以后若是欺负苏洛颜,便会对她不客气。那么这个不客气,到底会有多么的不客气?他有什么资格跟她说这样的话?

  还有苏若琳,苏真颜是多么的不情愿给这个女人小脸,她蠢的如同一头笨猪一样,错,如果说她是猪,那真是玷污了猪的智商,她连猪都不如。可是这个连猪都不如的女人,却被冷云浩吝惜。

  她气不打一处来,这到底成了什么世道?她如花似月,貌美如花,却偏偏没有男人像蜜蜂一样粘上来。可是她最看不上眼的那两个女人,却是将男人迷的团团转。

  她还在生气的时候,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一个生气的女人是很烦被人打扰的。所以苏真颜没有看来电就挂断了电话。她此时只想一个人静一静,若不是住在苏若琳这里不方便,她真恨不得大喊大叫,然后去酒吧里玩个通宵。

  但是这个电话却是十分的固执,一次次的在床上嗡鸣着,苏真颜是被那个人的固执再次激怒了,她走过去一把抓住手机,然后对着话筒十分不友好的怒吼了一顿。

  “到底什么事嘛?打了一次没接就算了,还打个不停,你家是移动的还是联通的,话费不要钱啊。”心情不好的女人,抓住一个人就是一顿训斥,像现在的苏真颜一样,她都不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谁,就把别人当做了出气筒一般。

  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下,而后就在苏真颜快要挂电话的刹那,一个低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冒了出来,这个声音,让苏真颜有点悔恨刚才自己的失态。

  “什么事?你现在是吃错了药吗?”男人明显是生气了,说话带着怒气。虽然言简意赅,却是威力无穷,苏真颜再怎么烦闷,可是到了男人面前,立马就乖乖的变成了小绵羊。

  “对不起啊,我刚才不知道是你打来的电话。”她小心翼翼的赔礼道歉,但是那头的怒气,岂是她随便点燃了就能熄灭的吗?

  “苏真颜,如果你再这样的话,大家之间的协议就取消。现在是关键时刻,我希翼你保持清醒。今天冷云浩有什么动静?”

  男人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每天主动打电话过来,无非就是想要了解一下美国的动态。现在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冷云浩,希翼他这边能够有点反应。但是冷云浩一直保持着沉着,时间都过去快一个星期了,苏真颜并没有带给他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今天发生的事情,苏真颜此时飞快的在脑子里搜索一遍,除了冷云浩出席了三姐妹的晚宴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动静,而且一回来之后秀了下恩爱,就再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了。

  “没什么动静,还是老样子。”苏真颜如实回答。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接近冷云浩,那个男人强烈的防备心将她排斥在十米距离之外,她与他不过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而已。

  听到这个消息,男人的怒火就大了。“什么叫没动静?苏真颜,你自己算算都多长时间了,难道你真是坐牢坐傻了吗?像你这样耗下去,还不如安心的等待苏若琳老死。”

  男人劈天盖地的训斥袭来,苏真颜就有些招架不住,她是努力了,但是对方不合作,这让她也没有办法,难不成她主动贴上冷云浩吗?这一招,她相信绝对无效。

  “其实,今天冷云浩出去吃了个饭,当时苏若琳与苏洛颜都在场,后来他提前离开了。”苏真颜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禀告了,她总不能把冷云浩上厕所漱口这样的琐碎小事爆出来吧,但是她说出的话,对于男人来说,却是个好消息。

  “你是说他与苏洛颜在同一个桌子上吃饭?”男人带着质疑问道。他一直都在调查冷云浩,自然是对他许多事情都了如指掌。

  “嗯,是的,当时苏若琳也在场的。”苏真颜松了一口气,两个人之间的紧张气氛终于缓和了一点。

  “好,很好。你现在开始收拾行李吧,明天准备回国。”过了一会儿,男人突然带着愉快的心情冲苏真颜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回国?你的意思是这边的事情不用管了吗?”苏真颜有些不明白男人的心思,他高深莫测,不是她能够臆断的。

  “不是不用管,是战场要转移到国内。”男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剩下苏真颜一个人在那里去想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的脑瓜子虽然转的很快,却无法理清楚凌乱的头绪。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苏真颜还沉浸在睡梦中,而屋子里却传来无助的哭泣声,紧接着她的房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真颜,妈妈出车祸了,爸爸刚打电话过来。”苏若琳哭的如同一个泪人一样,这件事情发生的是如此的突然,苏真颜突然有些明白男人昨晚说那话的意思了。

  “大妈现在怎么样呢?姐夫知道了吗?”苏真颜内心一片平静,完全不像苏若琳这般的慌乱。一来她已经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二来曹梦露本来就不是她的亲妈,她恨不得那个女人现在一命呜呼才好。

  “妈妈还在医院里,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早上出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真颜,我现在该怎么办?”苏若琳六神无主,情况突然,她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冷云浩。

  “先跟姐夫商量一下吧,若琳姐,你别担心,我陪你回去。大妈现在情况不清楚,爸爸一个人肯定料理不过来,你给洛颜打个电话,大家三姐妹一起回去。”苏真颜的淡定,果然得到了苏若琳的赞同。她现在是没有脑子的女人,苏真颜怎么说她就按照她说的那么去做。

  冷云浩是在几分钟之后知道这个消息的,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他来不及立马动身前去处理,无论他心里对苏家多么的不喜欢,曹梦露好歹也是他的岳母。

  苏洛颜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没有幸灾乐祸,只是觉得吃惊。苏若琳在那边哭泣着断断续续说着,这样的时刻,她即便是没有同情心,也不能够冷漠的处之。

  “洛颜,你不要去好了,那个老巫婆要是被撞死了才好,你忘了她之前是怎么欺负你的吗?人在做天在看,她这是报应。”

  林曦在一旁倒是有些幸灾乐祸,她当然记得曹梦露是怎么欺负苏洛颜的,所以强烈的反对苏洛颜现在去苏若琳那里。这是苏家的事情,而且苏家对苏洛颜不友好,她没有必要去凑这个热闹。

  “没事,我就是去看看若琳,好歹她是苏家唯一对我很好的姐妹。我去去就回。”苏洛颜自然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但是一个人连最起码的良知都没有了,那还叫人吗?

  曹梦露对她是很苛刻,但也没有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她现在是苏中尚的妻子,她即便是对曹梦露不闻不问,也不能对这个父亲冷漠。

  “若琳,你别急,我来定机票,下午大家一起回去。”冷云浩蹙着眉头,他的腿还没有好,现在苏家遇到这样的事情,作为唯一个女婿,理应担当起儿子的责任。可他内心是抵触的。

  “云浩,你还是不要去了,你的腿还没有好,我能处理的。”苏若琳哭红了双眼,现在冷云浩行动不便,她还是站在他的角度去为他着想。

  “姐夫,你不用担心,我跟洛颜陪着若琳姐回去,大妈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苏真颜一直陪在苏若琳的身边,适时的将这话倒了出来。

  “云浩,我有真颜与洛颜陪着,你就不用管了,爸妈那边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的。”苏若琳通情达理的安慰着冷云浩,他的脸色却阴沉了起来。

  这句话的意思是苏洛颜也要回国吗?他不难想象苏洛颜回到苏家会是怎样一副景象,于是在半个小时之后,苏洛颜也赶到了这里。

  “若琳姐,怎么回事?”见到苏若琳的时候,苏洛颜的目光自然就忽略了冷云浩的存在,她这是为事情而来,自然是不会管那么多的细节。

  “大妈出车祸了,现在生死未卜,若琳姐很伤心。洛颜,姐夫受伤了行动不便,大家姐妹一场,大妈对大家一直都很照顾,大家陪若琳姐一起回去吧。”苏真颜面露悲伤,搀扶着哭泣的苏若琳,怂恿着苏洛颜一同回国。

  在这个时候,苏洛颜说什么都是无用,她原本打算好了坚决不会跟着苏若琳回国的,但是苏真颜此时将了她一军,让她毫无退路。

  “洛颜,我知道妈妈平日对你苛刻了一点,但求你念在姐妹情分上,跟我一起回去吧。我现在真的好害怕,要是妈妈有个三长两短,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苏若琳说着,又是一阵嚎啕大哭。

  “好吧,我跟你们一起回国。”苏洛颜做出这个艰难的决策,是万般无奈的选择。苏家有多可怕,她不是已经经历过了吗?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她还有什么不淡定?

  而冷云浩听到这话,心里却是咯噔一下,他不敢相信苏洛颜一个人单枪匹马与一群牛鬼蛇神争斗,一个曹梦露就够了,现在还有一个苏真颜存在,她能够应付过来吗?

  但是这样的担心,他不适合说出口,苏家的事情,他总归来说都是一个外人,将担忧藏在心底,唯有此才能够谋得片刻心安。

  ............

  机票是当天下午的,苏洛颜未曾整理行装,便随着苏若琳踏上了回国的班机。一切都恍如梦里一般,飞机飞过大洋彼岸,转眼间就到了中国境内。苏洛颜的心情有些低落,或许正应了那句话:近乡情更怯。

  但是一旁的苏真颜却是极度的兴奋,仿佛只要回到中国,她的苏家大小姐梦想就能够马上成真了。她是喜欢这片土地的,上面承载了她太多的梦想。一个有着强烈贪婪心的女人,必定是不会满足现状。

  而苏若琳,那双眼里的泪水一直都不曾停歇,曹梦露是她的母亲,脾气再怎么不好,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她好。她不知道曹梦露现在的状况,苏中尚也是怕她担心,只是说曹梦露现在正在医院。

  从飞机里走出来的刹那,感受到来自这片土地的热情,苏洛颜恍若隔世。她离开这里已经有两年了,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只是心境竟然有些不同了。

  苏若琳一心挂念着曹梦露,三个人刚到机场,苏中尚派来的司机已经上前迎接他们的到来。从心底来讲,苏洛颜是不情愿见到曹梦露的。那个一直挂着大妈头衔的女人,着实不是一个善物。若不是为了陪同苏若琳,她是坚决不会跟着她们一起回来的。

  “爸爸,妈妈现在怎么样呢?”刚到达医院,苏若琳几乎是跑着一路向上,她丢下身后一直跟着的苏洛颜与苏真颜,想要第一时间知道曹梦露的最新情况。

  苏中尚两鬓斑白的站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额头上的皱纹如同雕刻的川字一样,他鲜少露出这样愁闷的表情,大多时候的沉默,已经让人忘了他还有很多情愫。

  “若琳,没事的,你妈妈没事的。”他哆嗦着手,想要将苏若琳揽入怀里,可是长时间压抑感情,已经让他不知道如何表露自己的心迹。

  然而苏若琳从厚重的玻璃窗望去,便看到病床上的曹梦露,她身上插着不同的管子,病房里的那些仪器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曾经嚣张到不可一世的曹梦露,竟然会柔弱到这种地步。苏若琳的心被牵扯的疼痛,她捂住嘴,靠在玻璃窗前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妈——,我是若琳,我是若琳啊,妈——,你睁开眼看看我好不好?”她哭的十分的伤心,仿佛病床上躺着的曹梦露就要离开人世一样。

  这样凄惨的哭声,让苏洛颜的心情颇为沉重。曹梦露再怎么不好,但也算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她陪伴着苏中尚过了大半辈子,算是忍辱负重。

  然而,苏真颜却蹙紧了眉头,人还没有死,活着的人都已经哭成了这样。她想要暂时逃离现场,可是这个时候,离开似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爸,您别太伤心,大妈会没事的。爸,对不起,我回来晚了。”苏真颜瞅准时间,立即走到苏中尚面前开始哭哭啼啼。

  又苏心兴有。苏中尚一开始的时候就注意到苏真颜与苏洛颜的到来,只是现在情况特殊,他还没有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与两个女人亲近。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伸手拍了拍苏真颜的肩头,颤抖的嘴唇终究没有说出其他什么话来。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苏洛颜的身上时,还是有些复杂。

  这个女儿从他的身边一言不发的就消失了,他一直都沉浸在愧疚之中,两年没有相见,苏洛颜越发的清瘦了。只是那双眸子,比之前更加的冷漠。当两个人的目光触碰到一起的时候,苏洛颜却躲闪着逃离了。

  作为父亲,他给予苏洛颜的关爱远远不够,看着这个女人忍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他一直都处于一直爱莫能助的样子。所以,苏洛颜与他疏离,他便知道缘由。

  苏洛颜正觉得难堪,包包里的手机已经响了。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来自大洋彼岸的陌生号码。苏洛颜按下接听键,而后快步走到不远处的过道里。

  “喂,您好!”苏洛颜接通电话的时候,那一头沉默了片刻才开始发出声音,苏洛颜心里依旧隐隐约约感觉到了那丝沉默之后的无奈。

  “洛颜,是我。你还好吗?”那头传来冷云浩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苏洛颜的心就在此时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他给她打电话,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次出现,他是如何知道她的电话号码,苏洛颜并不知晓。只是听到他的声音,她有一种找到皈依的感觉。1c3UJ。

  这个男人,她是不可能与他割去一切联系的,就算她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诫自己,要与她拉开距离,就算她不得不违背自己的内心,一次次将他拒之千里之外。可是,爱就是爱,不是你否定就能够消失殆尽。

  “我很好。”苏洛颜深呼吸一口,握定手机站立在窗前,习惯性的抱着臂膀。她不敢对他说不好,其实就在几分钟之前,她还眼含泪水,心里百感交集。

  然而,这一切算得了什么,就算,她在他面前落泪,就算她在他面前露出最脆弱的一面,那又能如何?他终归是别人的老公,她终究只能在人前叫他一声姐夫。

  这声很好,带着一丝疏离,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冷云浩想要继续给予一点关心,恨不得自己能够站在这个女人的对面,看到她清晰的容颜,至少知晓她此时的心情。然而,她沉默的将他拒绝,他只能叹息一声。

  “洛颜,对不起。”仿佛所有的语言,都只能够糅杂在这三个字眼里,他没有多余的情绪了,对这个女人的在乎,他只能够深埋在心里。他没有资格再去说爱,他的存在,带给她的永远都只能是伤害。

  对不起?苏洛颜愣了一下,这已经不是冷云浩第一次跟她提及这三个字,她不想听到他说对不起,也更不想自己回应他一句没关系。

  于是,两个人之间便只剩下沉默,冷云浩一时间找不到继续的话题,而苏洛颜的情绪陷入到低落的境地,两个人都不说话,时间静悄悄的过去。那头的冷云浩,心情一如既往的烦闷,不能把控的局面,让他丧失了一个王者的气场。

  “有事吗?如果没事,那我先挂了。”苏洛颜吸了一口气,目光投到远方,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正是雾气朦胧。

  她找不到话题跟这个男人继续,而又不愿意去期许这个男人带给她新鲜的血液。将自己的心情寄托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这原本就是一个愚蠢的举动。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于是,便强迫自己远离这个气场。

  冷云浩不过是想要听听她的声音,这个女人从他身边离开已经十多个小时了,他的生活一下子陷入到空落落的境地。原来,她在这个城市,即便是不能日日相见,至少内心的踏实的。知道她在,知道自己想要见就一定能见到,这样的笃定便是心安。

  (本章5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