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68章 野种就是野种

第168章 野种就是野种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40更新时间:2015-07-12 09:31:00

  

  原来,她在这个城市,即便是不能日日相见,至少内心的踏实的。 知道她在,知道自己想要见就一定能见到,这样的笃定便是心安。

  但此时,这个女人在千里之外,而且陷入虎狼之中,如果曹梦露对她发难,如果苏真颜对她耍心机,这个柔弱的女人能够应付得了吗?

  他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婆婆妈妈的开始担心这些事情,最开始的时候,他不是也如同旁人一样冷眼看笑话,那时候只是路人,心情也如路人一样。此时将她至于心间,便害怕她被人欺负。

  “洛颜,你等一下,我有话想说。”在苏洛颜快要挂电话的刹那,冷云浩慌忙的请求她不要挂断,他打电话过来,只想听听她的声音,只想知道她是否安好。但是她并不愿敞开自己,连声音里都是惯常的清冷。

  苏洛颜继续之前的沉默,她是有所期待的,爱一个人,当然希翼他能够知你心,懂你意,所以,苏洛颜也不例外。

  “麻烦帮忙照顾一下若琳,好吗?”那头男人迟疑了片刻,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他就算是真的对苏若琳没有感情,但出于夫妻之道,他也应该给予一点关心。

  这话说出来,就如同一盆凉水一样泼在了苏洛颜的头顶上,他给她打电话不过是想要她照顾他的妻子,那么直接说岂不是要省事许多,为何前面要做那么多的铺垫?

  失望在内心淤积之后,苏洛颜倒是松了一口气,是她自己多想了,他不过是站在姐夫的位置,她还想让他怎样?苏若琳是她的妻子,曹梦露是他名正言顺的岳母,他这样说,一点都不为过。

  “姐夫放心就是了,若琳好歹也是我的姐姐,我自然会照顾她。”苏洛颜说的云淡风轻,顷刻间将自己的情绪收敛起来,她脸上挂着清冷的微笑,就如同那个男人站在她的对面,深情款款的嘱托。

  “如果姐夫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挂电话了。还有,姐夫最好亲自给若琳姐打个电话安慰一下,毕竟她是你的妻子。”苏洛颜后面说的话,依旧是没有任何力道,但是字字句句落在冷云浩的耳中,却如同针一样扎的难受。

  他是不该打这个电话的,也不该在此时说出这样的话语,他若真是想要关心苏若琳,自己打电话岂不是正好一些,可他偏偏没有那么做,含沙射影的摆脱了苏洛颜。

  “对不起……”冷云浩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洛颜已经挂断了电话。她不想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不想再听到他任何关于另外一个女人温情的话语。

  她就算是在吃醋吧,那么也不要被他窥见。他不是说把她放在心里吗?可见他的心里空间着实广阔,容得下太多的女人。她再怎么引人注目,也不过是占了一个边边角角而已。是她自己太自大了,还以为他说话的时候是带着唯一。

  苏洛颜在窗前站了一会儿,目光所及都是钢筋水泥的建筑物,硬邦邦的让人见了就觉得难受。她莫名觉得堵的慌,想要透透气,想要出去走走。

  曹梦露是在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醒过来的,车祸有些严重,双腿严重骨折,两只胳膊也没有占到便宜,好在她的生命意志是如此的顽强,倒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苏洛颜陪着苏若琳在医院守候了一夜,一旁的苏真颜早就躺在隔壁病房的床上睡的昏天暗地,苏中尚只是坐在长椅上不停的抽烟,一个男人最忧愁的事情,也莫过于如此吧。

  苏若琳是在担心曹梦露,毕竟那个女人是她的母亲,作为女儿,没有看到母亲平安无事,便不会心安。她一直都守在病房里,坐在曹梦露的身边。

  苏洛颜不能入睡,是因为脑子里一直想着冷云浩的话,那个电话让她不能心安,甚至可以说,她内心充满了委屈。她自认自己不是一个小心眼的女人,可她现在分明就是在吃醋。

  在冷云浩慎重其事的说他在乎的人是她的时候,苏洛颜一时间感激涕零,那个时候,她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他的唯一。即便他给不了她想要的婚姻,即便她只能站在他的背后,偷偷的享受他带来的幸福。

  可是,当他打来电话,却是关心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她做不到那么强大,强大到要用迎合的态度来满足他的心愿。

  苏若琳是个好女人,连她都觉得这个女人应该得到男人的疼惜,何况是冷云浩这样优秀的男人。他也许是爱她的吧,不过是如同张爱玲所说,有了白玫瑰,就渴望红玫瑰的娇艳。所以,她担心自己有一天真的做了红玫瑰,也会在顷刻之间变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而白玫瑰却始终是他窗前的白月光。

  “洛颜,你去休息一会儿吧。”苏若琳轻轻的权威苏洛颜,苏真颜已经早早的就睡了,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她不忍心看到苏洛颜继续在这里守下去。

  “没事,我现在睡不着。要不,你去休息一会儿吧。”面对苏若琳这个善良的女人,苏洛颜所有的锋芒都收了起来。她没有缘由去责备苏若琳。就算冷云浩有了其他的想法,那都与这个女人没有关系。

  苏若琳也没有勉强,她还是将目光收回来盯着曹梦露,那个嚣张霸气的女人,恐怕也只有此刻才能够保持住如此的安详。苏洛颜将目光落在曹梦露的身上,她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是如此的可怜,她不过是耗尽一生想要得到自己的爱情,却不得不委曲求全。

  这个女人有着良好的家世,如果一早发现苏中尚有外遇,她可以选择离婚,可以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但是她没有。她画地为牢,不只是将杜月娥圈禁至死,也将苏中尚与她自己的一生都圈禁在里面。

  她无法走出丈夫带给她的屈辱,想要全世界的人都能够同情她,给她安慰。可是她又不相信这些。她高傲的想要维持自己的尊严,然而所有的做法都是徒劳。

  之前她介意杜月娥的存在,后来又怨恨苏氏姐妹的存在,现在想想,她不过是跟自己过不去而已,她仍旧是苏家的夫人,而她生下的女儿也是苏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

  所以,在苏洛颜看来,最可怜的人应该是曹梦露才是。她很难想象,这个女人醒来之后的反应,会不会痛改前非,会不会不再像两年前那样飞横跋扈?

  苏洛颜已经有两年没有见到曹梦露了,脑海中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却是那么的分明,原来不只是爱才能让你记住一个人,原来恨也可以。曹梦露的容颜还是发生了一点变化,虽然保养的十分的好,但是岁月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她的皮肤开始松弛,她的眼角落下鱼尾纹。来能城相原。1c6e0。

  ............

  第二天清晨,苏洛颜刚刚眯上了眼睛,她确实有些困了,昨晚砸这里坐了一夜,到底没有抗住。

  曹梦露醒来之后,睁开眼睛便看到屋子里坐着在打盹的三个人,苏中尚靠在墙边的椅子上,微微张着嘴巴,一脸的疲惫,而她日夜思念的女儿苏若琳,趴在她的身边,刚刚合上眼睑,不远处竟然坐着苏洛颜。

  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苏若琳已经从睡梦中惊醒。

  “妈——,你终于醒了。”她激动的想要握住曹梦露的手,想要她受了伤,便没有那么冲动。看到曹梦露转动的炯炯有神的眼睛,苏若琳的脸上终于挂上了欣慰的笑容。

  苏洛颜睡的并不深,听到这一声咳嗽,立马就从睡梦中醒来了,只不过触碰到曹梦露的眼神时,她还是不自觉的躲闪了一下。

  曹梦露见到苏洛颜的瞬间,脸上的肌肉就拧到了一起,她已经两年没有见到苏洛颜了,还以为这一辈子都不用见到苏洛颜了,想不到自己现在躺在病床上,竟然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女人。

  “你怎么在这里?”曹梦露的语气并不好,冷冰冰的带着怒火一样。苏洛颜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曹梦露偏偏就是看她不顺眼,而对苏真颜却是另眼相看。这个原因她无从知晓,当然也不会张口询问曹梦露。

  也许,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讨厌一个人也是如此吧。

  “妈——,洛颜是专门从美国赶回来看你的,你不要这样嘛。”苏若琳立马听出曹梦露声音里的不悦,立马帮苏洛颜说话。

  她是真的很害怕曹梦露与苏洛颜之间再起战争,两个人仿佛是只要一见面,就会爆发口舌之战。曹梦露讨厌苏洛颜,不过是以为她的性子烈一点。

  这话一出口,苏洛颜立马就找到了两年前的感觉,看来时光在变化,但是人却没有改变。曹梦露对她的恨意不会随着时间有任何的减少。

  “洛颜昨晚在这里守了一晚上,你们已经两年没见面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耿耿于怀了。大家都让一步,和谐相处不好吗?”苏中尚有些看不下去了,在这个时候开腔帮忙解围。

  “守了我一晚上,我还真稀罕呢?盼我早点死吧,我告诉你苏洛颜,老娘的命硬着呢,只要我曹梦露还活着一天,你就别想进苏家的门。”曹梦露的嚣张立马就爆发出来了,她盯着苏洛颜,眼里带着火光。

  这让苏洛颜该说点什么呢?如果在两年前,她是应该针锋对麦芒的跟曹梦露对上几句嘴,但是现在这个女人除了气焰上还是以前那样之外,已经是个病人的姿态躺在那里了。她应该大度,应该海纳百川的。

  “大妈想多了,两年没有见到大妈,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想念。看到大妈伤成这个样子,我心里也不好过,大妈要是看我不顺眼,我现在离开就是了。”苏洛颜起身,想要往外走。

  这个地方,或许就不是她该来的,人家一家子在这里其乐融融,她来这里岂不是添堵吗?她是应该走的。苏洛颜坚定了这个信念,就朝外面挪动。

  “洛颜,你不要走嘛,妈——你怎么总是这样,洛颜是一片好心,你就不能大度一点吗?每次见面都要这样。”苏若琳站起身拉住苏洛颜,一头是她的亲妈,一头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她想要让两个人都平息下来,却是难如登天。

  苏洛颜刚走到门口,房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苏真颜端着一碗粥出现在门口。屋内的人倒是大吃一惊,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出去的,竟然没有人知道。

  “大妈,饿了吧,我刚从外面买了点粥回来,还是热的,您醒了就好,都吓死我了。”苏真颜端着粥,越过苏洛颜与苏若琳,径直朝病床走去。

  曹梦露的脸色还是那么难看,但是见到苏真颜的时候却稍微的缓和了一点,她没有说什么,苏真颜当着众人的面将粥盛出来,而后轻轻的喂给曹梦露。

  曹梦露没有拒绝,虽然她心底对苏真颜也没有好感,但是至少这个女人从来不敢在她面前嚣张跋扈。

  “哼,有的人一天到晚觉得自己有多么的了不起,其实不过就是个野种罢了。野种就是野种,对她再好,也都是徒劳。”曹梦露尖酸刻薄的话再次瞟了出来,苏洛颜听了,心头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

  她最讨厌的不过是曹梦露无事生非,一次次的想要践踏她的尊严,若是在之前,她定当是要以牙还牙,但是此时,也只能够忍受。

  “洛颜,你不要生气,我妈就是一时在气头上,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回头我跟她好好说说。真是对不起,让你一回来就受这么大的委屈。”苏若琳不住的给苏洛颜道歉,她是知道曹梦露的脾气的,每次都是苏洛颜忍辱负重。

  苏中尚在一旁深深的叹了口气,家里的硝烟刚刚平息了两年,现在再次生了起来。屋里这群女人,一个个都按照自己的性子来行事,他却是无可奈何。

  苏洛颜什么都没有说,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根本就不是她能够左右的,曹梦露容不得她,这已经是铁定的事实。她伤心也罢,她落泪也罢,那都是没有意义的。

  “没事,我先走了。”苏洛颜说完,就朝外面大步走去。

  “那你现在住哪里?我这里有钥匙,你还是回家住吧。”苏若琳从兜里掏出钥匙递给苏洛颜,那是苏家的钥匙,原来她一直都没有苏家的钥匙。

  她怔怔的看着那把钥匙,却并没有伸手去接,曾经她是渴望自己有一把这样的钥匙的,因为这代表了家的意义,但是后来,她一直都没有奢望自己能有苏家的钥匙。

  “不用了,我住酒店就行。钥匙,你还是收着吧。”那把具有you惑力的钥匙,苏洛颜最终选择了拒绝,苏家只是苏家,并不是她要回的那个家。

  她转身离去,内心却是一片荒凉,原来她一直都没有家,没有港湾,没有依靠。她只不过是顶着苏家的姓氏,她不过是借着借着旁人的温暖。她不是想要强大的吗?不是说了一定不要依靠旁人的吗?为什么她这样想了,却并未做到?

  ............

  苏洛颜从医院里走出来,顿时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这个城市,对于她来说,一直都透着陌生的气息,她找不到家的感觉。之前在苏家受了委屈,她还可以躲进林曦的小屋里,但是现在,她还能够去哪里?

  她站在人潮涌动的街道口,茫茫人海,竟然没有一处是属于她的。这种沧海一粟的渺茫,让她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但是只有深入到人群之中,才能够真的被人群淹没。

  她渴望这种被淹没的感觉,就仿佛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就仿佛没有人知晓她心中所想。没有来处,也没有归处。

  也没有犹豫许久,她既然已经回到了这里,那么暂时是要在这里落脚一段时间了。没有住处,便落户酒店,那里至少能够提供她想要的安静与舒适。苏洛颜伸手拦下一辆的士。

  “去最近的酒店。”她对着中年司机说道,而后恢复到之前清冷的面容,目光所及,窗外的景色依旧,并不比两年前有多少差异。

  “大妈,您慢点喝,您这是怎么呢?好端端的竟然出了车祸,是哪个挨千刀的撞了您,您告诉我,我一定不放过他。”苏洛颜与苏若琳出去之后,苏真颜就装着一副伤心的样子在曹梦露面前大献殷勤。

  “哎,别提了,我那天早上想着去超市买点牛奶,谁知道回来的路上,就被人撞到了。哎,我也真是倒霉。”曹梦露被苏真颜提及到这件事情,立马开始叹气。她可从未想过这样悲催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大妈,您以后不要亲自去买牛奶了,要是您喜欢喝牛奶,以后我天天帮您买。”苏真颜讨巧卖乖的在曹梦露面前哄着这个老女人。曹梦露看了苏真颜一眼,眉头虽然还蹙着,脸上也没有笑容,但是倒并没有一点嫌弃的感觉。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曹梦露这才将话题转移到苏真颜的身上,刚才苏洛颜出去后,苏中尚也跟着出去了,她翻了个白眼,心里本就不爽。

  “我也是刚回来没几天,本来想回去看望您和爸爸的,但是我怕惹你们生气,所以就一直没有回去。大妈,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别生我的气好吗?我不会像洛颜那样不懂事,我什么都听您的。在监狱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都想着大妈的。”苏真颜立马哭哭啼啼的开始忏悔与煽情。

  “大妈,您不要赶我走好吗?我在您身边呆了那么多年,您就跟我的亲妈一样,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我不要离开您。”苏真颜说着,便抱住曹梦露一阵嚎啕大哭。

  曹梦露倒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听闻到这样的话,颇为受用。她在苏家不被理解,自己的女儿也不理解她,就连苏中尚也是如此,好在苏真颜一直都是乖巧,对她言听计从,这也让她多了些安慰。

  “好啦,都不要说了。你现在是苏家二小姐,可比不得那些下贱的野种。回来了就好,只是以后做事一定要注意一点,再不要这样冲动莽撞了。”曹梦露板着脸,却并没有训斥苏真颜。

  听到曹梦露这么一说,苏真颜立马破涕为笑。想要回到苏家,只要曹梦露点个头,那么她所有的梦想都会实现。她是抓住了曹梦露软肋的人,这个老女人看上去凶悍无比,其实内心却是渴望得到他人的认可。

  所以,当曹梦露在其他人面前碰壁的时候,她总会适时的给予安慰和支撑,也正因为这一点,曹梦露虽然对苏真颜与苏洛颜都存在戒备心,却对苏真颜稍微要好一点。

  这是一种夹缝中的生存理论,苏真颜想要在苏家立足,必然是要趋承曹梦露。她成全这个女人的虚荣心,成全她的傲慢,最后却是成全自己的梦想。她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那么失去一点尊严,那算得了什么?

  “嗯,大妈说的对,以后我会做事小心一点的,绝对不会像她那个样子一样惹大妈生气。大妈你还想吃点什么,我给您去买。”苏真颜附和着曹梦露,想要拉近与这个女人更进一步的距离。

  “还有,那个苏洛颜不是已经离开这里了吗?为什么会跟你们一样出现在这里?是谁通知她过来的?”曹梦露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神来,她心底对苏洛颜充满了怨恨,即便是自己现在受了伤,也不希翼被这个女人看到。

  她不相信苏洛颜会对她存在善念,她讨厌苏洛颜,认为苏洛颜对她也是充满愤恨的。两个水火完全不能相容的人,还怎么可能和平共处?

  (本章6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