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70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第170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28更新时间:2015-07-12 09:31:03

  

  苏中尚语气生硬,前尘往事,他不提则罢了,然而曹梦露一直纠缠不清,他总该有清净的时候。 他并不想去招惹这个女人,但是也不希翼自己一直都活在这个女人的魔掌之下。

  “苏中尚,你什么意思?你现在是嫌弃我了是吗?你要是嫌弃我,当初为什么死皮赖脸的要娶我?你不就是看中了大家家的产业吗?你现在成了苏总了是吧,但是你也别忘了,你是靠女人发家的,要是没有我,你能有今天吗?那个杜月娥活该短命,不然你还想怎样?”曹梦露一把擦干脸上的泪水,说起话来跟村野泼妇已经没有半点区别了。

  “你给我住嘴。月娥是被你逼死的,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吗?我那时候是太懦弱了,不懂得保护她。但是曹梦露,我告诉你,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就是她。你家里是有钱,但是有钱就了不起了吗?就能够践踏着别人的自尊吗?”中不事掌意。

  苏中尚气愤的双唇颤抖,他气的不行,说出这番话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他费尽心力不过是想要掩藏自己的内心,然而曹梦露一次次的挑战他的极限,那么他说出这样的话,也算是对她最有力的中伤。

  曹梦露顷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作为一个女人,这算不算是最悲哀的事情?她跟了一辈子的男人,竟然说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她一直以为他对杜月娥不过是逢场作戏,却不想过了二十多年才听到一句实话。

  二十多年前,当她得知苏中尚与杜月娥有歼情的时候,这个男人跪地忏悔,说自己只是一时糊涂,那个时候,她是深爱苏中尚的,所以他这么说了,她还是信了。只是她不再像之前那样深爱这个男人,她跟自己过不去,跟身边每一个人过不去,即便是这样,一切也回不到从前了。

  “你爱的人是她是吧,那好啊,大家现在就离婚,你不是爱她吗?你现在就去死,你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当初真是错看你了。”曹梦露愤怒至极,恶毒的话语一股脑就往外冒。连离婚这样的事情都已经说出来了,她已经快五十岁的女人,还有什么豪侈的想法?

  “好哇,离婚就离婚,有什么了不起。你这样的女人我也受够了,这日子我再也过不下去了。离婚,一定要离。”苏中尚一怒之下,立马就把这话说出来。

  他这话一说出来,现场立马就震惊了,苏若琳没有想到苏中尚会说出这样的话,曹梦露习惯了无理取闹,一直以来家里都会争持个不停,但是大多时候都是曹梦露喋喋不休的唠叨,而苏中尚则是一直都保持沉默不语。

  “爸爸,妈就是生气随便说说,你们都沉着一下,不要吵了好不好?”苏若琳完全没有想到父母吵架会闹到这种地步,两个都处于这么冲动情况下的人,便会如同注了鸡血一般口不择言。

  苏中尚愤愤不平的走了,医院的大门被他甩的十分的响,他已经多年没有这样放纵自己的情绪,被这个女人欺凌的屈辱感,有时候会磨灭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爸,爸,您这是要去哪里?”苏若琳追到门口的时候,苏中尚已经大步离开了。床上躺着的曹梦露,满脸都是泪水。

  “他不是你爸,他根本就不是个男人,窝囊废,我现在老了,病了,就开始嫌弃我了。不要脸的东西……”曹梦露的谩骂声依旧是没有停歇。

  苏洛颜长舒了一口气,她耸耸肩便朝外面走,本来呆在这里就是多余,那又何必继续留下。屋子里的这个疯女人已经被苏中尚激怒了,她不会给予这个女人丝毫的安慰,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都是贱东西,都给我滚出去。”曹梦露的余光瞥见苏洛颜的存在,脸上的怒火更加的旺盛了,这场战争的导火线就是因为苏洛颜而起,她现在更是瞧不上这个女人了。

  苏洛颜本就不想留在这里,若不是这个女人采取要挟的方式,她连出现在这里的几率都没有。她应该是躺在酒店里,呼呼的睡着大觉,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惬意时光。所以当曹梦露发飙一样冒出这样的话时,苏洛颜倒是轻快的迈步走了出去。

  苏若琳此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想要安慰曹梦露几句,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如果不是曹梦露一次次的挑衅,也不会闹出这些事情来。现在苏中尚被气跑了,苏洛颜也抬腿就要走人,而她自己躺在那里,也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妈——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你现在身子不舒服也就算了,大家都在迁就你,你还要闹的鸡犬不宁,现在好了,爸爸走了,你高兴了吧?”苏若琳是带着愤怒说这话的。如果换做是旁人,她定然是要说一顿的,可是躺在那里的那个女人是她的母亲。

  “若琳,难道你也指责妈,觉得妈做的不对吗?妈哪里做的不对呢?妈对你爸伤害了大半辈子,难道说几句就不行吗?”曹梦露哭的颇为伤心,她就如同一个孩子一样,渴望得到旁人的关心,可又不愿意去接受他人的馈赠。

  苏洛颜是一刻也不愿留在这里,于是开门便朝外面走,屋子里的空气压抑到不能呼吸,她刚好可以在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洛颜……”就在苏洛颜刚走到走廊的拐角处的时候,苏若琳却跑着跟了上来。苏若琳急的满脸通红,这些人在这里瞎嚷嚷,最受伤害的那个人当然是她了。她不过是希翼所有人都能够和平相处,但是只要曹梦露在的地方,这个想法就落空了。苏洛颜不知道,这对母女是不是上辈子彼此亏欠了对方,不然怎么可能性格差异如此之大。

  “若琳小姐还是回去吧,不然大妈又要骂我了。”苏洛颜双手插在裤兜里,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来。

  “洛颜,对不起,我妈就是脾气不好,我真的不知道她找你来是要说这些的,真是难为你了。洛颜,我替我妈跟你道歉。”苏若琳拉住苏洛颜的手,不住的说着道歉的话,她这个样子,让苏洛颜顿时觉得十分的麻烦。

  “若琳小姐,我没有生气,你还是回去吧,我也困了,想要回去睡觉。”苏洛颜说完,张口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她是真的困了,昨晚一宿没有合眼,早上刚想躺下,又被苏若琳叫到这里来。

  “洛颜,麻烦你一件事情好吗?爸爸和妈妈现在正在气头上,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爸爸发这么大的火,我妈虽然一直对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我能看出来,妈其实一直都很爱爸爸,她只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苏若琳说道这里的时候,神色就暗淡了一些。

  “今天他们说道离婚,我真的好害怕他们是当真的,妈跟着爸爸已经二十多年了,他们都这么大一把岁数了,我真的不希翼家里再闹出点什么。洛颜,麻烦你帮忙劝劝爸爸好不好?让他消消气,不要跟妈计较了。”苏若琳祈求的望着苏洛颜,她这个时候唯一的救兵就是苏洛颜了,如果苏洛颜不帮忙的话,那么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苏洛颜是没有必要趟这趟浑水的,她讨厌曹梦露,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自己的看法。只是她不能同时讨厌苏中尚,那个男人好歹也算是她的父亲。苏家是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换了一个曹梦露,难保会再冒出一个曹梦露出来。

  苏洛颜应该感到欢喜才是,然而心善的人,多半不会落井下石,也不会幸灾乐祸。所以在苏若琳眼巴巴的祈求她劝慰苏中尚的时候,她还是长舒一口气之后点了点头。1caSY。

  “洛颜,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妈小心眼,你别理睬她,晚点我再跟她说说。爸爸那边,还要你帮忙多劝劝,我看得出来,虽然你跟爸爸走的不近,但是大家姊妹三个,他其实最在乎的人是你。”

  苏中尚很在乎苏洛颜吗?这一点为什么苏洛颜从来都没有发现。在她看来,能够被苏中尚挂在心里的唯有苏若琳,毕竟她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如果说道其次,也应该是懂得讨巧卖乖的苏真颜,而她苏洛颜硬邦邦的从来都不知道妥协,怎么会得到苏中尚的垂青。

  苏洛颜只是笑了笑,或许每个人都是这样认为的,总觉得你在乎的那个人更在乎别人多一点,那么这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从医院走出来的路上,苏洛颜的心里乱乱的,她想到了已经死去的杜月娥,她短暂的一生都用来深爱苏中尚了,可是临死的时候却并未听到他一句真心爱你的话,时隔二十多年,当所有人都认为当初两个人的结合是一种错误的时候,苏中尚却袒露了心迹。

  她忍不住唏嘘,爱情永远都是没有道理的,就像苏中尚一样,他当初了金钱为了地位娶了曹梦露,可是当物质得到极大的满足之后,他却遇到了真爱杜月娥,然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他不得不辜负其中一个人。

  当曹梦露以为苏中尚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时,并且得意忘形的拿着这个错误适时的想要给男人敲一下警钟,却不想男人却道出了实话。过往所有的伤害,对于曹梦露可能都算不得什么,一个女人年老色衰的时候,听到自己深爱了一生的男人吐露心声,这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苏洛颜觉得曹梦露可怜,她没有办法宽恕自己,也没有办法接纳别人,这一生都将活在痛苦之中。这样的人是可怜的,但这样的人同时也是可恨的。

  苏洛颜走了之后,苏真颜又回到了病房里,看到曹梦露哭的那么伤心,她立马就上前安慰起来。

  “大妈,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苏洛颜那个践人又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大妈,您别太伤心,您的身子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您不要跟这个小践人一般见识。”她不住的安慰曹梦露,然而曹梦露的泪水却是一把一把的往下淌。

  “那个践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想要抢我若琳的老公,没门儿,只要我曹梦露活一天,她就不要想得逞。这屋子里的人一个个都跟我作对,我到底哪里错了吗?”曹梦露现在遇到一个愿意听她倾诉的人,自然是各种苦水都开始往外倒。

  “大妈,您别生气了,爸爸说那些都是气话,他怎么可能不爱大妈呢?他要是不爱大妈的话,我妈临死前他怎么会不去看望?大妈要宽心,现在最关键的事情是不能让苏洛颜那个小践人抢走了姐夫。”苏真颜一边安慰曹梦露,一边刻意将话题再次引导苏洛颜的身上。

  “你说的对,真颜啊,我这段时间腿脚不便,你多替我看着,绝对不可以让苏洛颜那个践人接近云浩,若琳说云浩的腿受了伤,我待会就给他打电话,我是他的丈母娘,我现在病了,他就是躺着也要回来看我。”曹梦露耍起横来,这不是一般人能够把控的。

  但是这个时候的苏真颜却是十分的有耐心,曹梦露说东她立马就附和说东很好,曹梦露要是转向西,她再次变成这个老女人忠实的追随者。

  苏洛颜还是拨通了苏中尚的电话,这么多年来,这个号码一直都存在手机里,但是却从未拨起过。不知道是为什么,父女两个人似乎想要靠的很近,但是却一直保持着疏离的姿态。苏洛颜不愿意亲近这个父亲,多半是因为杜月娥的缘故,她爱自己的母亲,便希翼这个男人如她一般深爱杜月娥。

  当这种心情没有得到共鸣的时候,她就会采取远离的姿态,与这个男人保持一段距离,久而久之,仿佛这种姿态就成了一种习惯,她不愿意再与这个男人亲近,就如同父亲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符号而已。

  他给了她血液,给了她生命,却从未给过她渴望的温暖,她幼年就失去了母亲,与这个男人也不过是短暂的停留而已。说道亲情,那便是矫情。她做不到像苏真颜那样讨巧卖乖,似乎这项技能从一开始她都没有学会。

  电话只是响了两声就接通了,那头的男人显然还在气头上,接通电话之后并没有说话。

  “爸,我是洛颜,您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找您。”苏洛颜开门见山,电话说的也很直接,她要去见他,想要说的话题,他或许现在已经知晓。

  苏中尚听到苏洛颜的声音时十分惊讶,这是第一次苏洛颜主动给他打电话,而且还说要找他聊聊,他有些受宠若惊,在曹梦露那里受了气之后,他一怒之下又回到了企业。作为一个男人,他唯一能够发泄情绪的地方就是工作。

  他努力了大半辈子,难道不就是为了这个家吗?但是别人只看到苏家的荣耀,却并不知道苏家的艰辛。他的辛劳得不到肯定也就算了,给他一点自由总可以吧。有时候,苏中尚会觉得自己连一条狗都不如。

  一个小时之后,苏洛颜出现在苏中尚的办公室里,他坐在老板椅上,脸上充满了疲惫之色,一个男人最有力的家庭支撑,他完全没有感受到。现在他的女儿就站在他的对面,带着疏离的目光盯着他。

  “洛颜,来,坐。”他起身招呼苏洛颜坐下,想要给她倒点水,却又不知道她喝点什么。“喝茶水还是咖啡?”他欠身问了问。

  “白开水就行。”苏洛颜落座,双手交叉在胸前,苏中尚的办公室宽大舒适,透露出威严的感觉。所有色调都以黑白色为主,显出主任的凝重。

  “洛颜,你找我有事吗?”苏中尚给苏洛颜倒完水之后,重新回到属于他的位置,他不工作的时候,脸上的严肃就稍微消散了一些。

  “爸,我来是为你刚才跟大妈吵架的事情。”苏洛颜说完就停顿了下来,这件事情貌似与她没有多大的关系。若不是苏若琳托付,想必她现在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这句话让苏中尚颇为意外,如果按照他的推测,苏洛颜是绝对不会插手这样的事情,曹梦露一次次的刁难她,甚至带着歧视的眼光想要将苏洛颜赶出这个世界。如果按照常理,苏洛颜此时应该高兴才是。

  然而,他在苏洛颜的脸上并没有找到想要的幸灾乐祸,苏洛颜脸上的平静自始至终都是那副样子,淡淡的没有其他的反应。

  “哦?”苏中尚只是哦了一声就没有其他反应了,他这个年纪的男人,是多了一些谈话的技巧的,在没有把握住别人的话语动机前,他是在掂量,是在试探,是想要更准确的把握他人说话的意图。

  “爸爸还是跟大妈道个歉吧,毕竟大妈现在还在病床上。”苏洛颜把自己的意图说明了,而后嘴巴再次闭上一言不发。

  这个让苏中尚奇怪了,苏洛颜讨厌曹梦露,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如果现在苏中尚真的跟曹梦露离婚了,那最高兴的人也应该是苏洛颜才是。

  “洛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苏中尚有些不解,苏洛颜为什么要这样去做。这一点完全都不符合逻辑。

  “这是我妈的意思,我妈临终前最担心的事情是您没有人照顾,大妈照顾了您二十多年,即便是有瑕疵,也算是瑕不掩瑜。这一点,爸爸是最清楚的,不是吗?”

  苏洛颜反问,这句话恰巧抓住了苏中尚心中最纠结的地方。他不是没有想过要与曹梦露分开,但是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即便没有爱,也还有责任。

  他是一直都不懂苏洛颜的,但是今天苏洛颜的一番话,却让他刮目相看了,他知道自己之前这么多年都是错怪了这个女儿。她表面上看上去清冷高傲,可是内心缺失善良纯真的。

  “洛颜,对不起。爸爸对你照顾不够。”过了许久,苏中尚冒出这样一句话,苏洛颜只觉得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她是不愿意听到这些煽情的话语。

  苏中尚确实对她照顾不周,他没有给她优渥的物质条件,让她不谙世事的时候就踏入到了监狱之中,让她被人欺凌的时候却只是袖手旁观,他这个父亲做的确实很失败。

  “那您先忙,我走了。”苏洛颜起身,这个地方不该是她久呆的,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淡定的离开。

  “洛颜,对不起。”苏中尚起身,再次重复这句话,他唯一能够对这个女儿说的话,恐怕也只剩下这一句了。只是对不起的到底是什么?这一点却让人永远都无法明晰。

  “您真的爱过我妈吗?”苏洛颜突然转身,慎重其事的盯着苏中尚,等待着他的答复。这一点一直纠缠了她二十多年,她想要知道杜月娥为了这个男人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到底值不值得。

  “爱,我爱她。”苏中尚直视着苏洛颜的眼眸,讲这句话说了出来,这话到底真假与否,没有人能够知道。苏洛颜只是在那一刻很想亲耳听到苏中尚说出来,至于真假,她并不在意。

  她微笑着转身,而后消失在苏中尚的眼前。这句话她听到了,杜月娥在天之灵是不是也听到了。一个女人被爱过,那么就足够了。她想杜月娥要是听到这话应该会很高兴的。她今天替她问了,那么也就够了。

  ............

  冷云浩接到曹梦露的电话时,颇为意外。

  曹梦露出了车祸,作为唯一的女婿,他应该是如同儿子一般鞍前马后的给予关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去,似乎从内心,他是抵制这个岳母的。

  (本章6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