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91章 这才是野种

第191章 这才是野种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70更新时间:2015-07-12 09:31:30

  

  “哼,那又如何,曹梦露的脾气你们不是不知道,就算我对苏洛颜仁慈,她能够逃过苏家的审判吗?不要忘了,你肚子里现在还有一个野种。 ”苏真颜冷笑一声,立马就抓住了苏洛颜的软肋。

  苏洛颜再坚强,恐怕也无法抗拒苏家吧。现在苏若琳可是苏家大小姐,是曹梦露的亲生女儿,苏洛颜现在想要挑战苏若琳的地位,这明显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曹梦露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有人欺负苏若琳,现在苏洛颜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能够理解,到了曹梦露那里,也不过是一个见不得人的事情。

  野种?这个字眼生生的刺进苏洛颜的心里,她记得曹梦露就这样骂过她是野种,那么她现在肚子里的孩子难道也要接受这样的谩骂吗?她心里不由一紧,眉眼就低垂了下来。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的事情吧。洛颜,大家走。”冷云浩瞟了苏真颜一眼,带着惯有的瞧不起,揽住苏洛颜的纤腰,带着她翩然离去。

  苏真颜看着那对男女离开的背影,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昨天刚被那个下三滥的东西甩了,自己一个人要跑到医院来做人流,而苏洛颜倒好,不但有冷云浩的细心体贴,还要将那个野种生下来。

  为什么天下所有的好事都让苏洛颜遇到了?她到底有哪一点好,有那么多男人心甘情愿为她折腰?她越想越想不通,自己到这里来,心情已经糟透了,还平白无故的被冷云浩奚落了一番。苏真颜此时对冷云浩,只有恨之入骨。

  她原本还打算等自己坐上苏家大小姐的位置之后,然后将冷云浩揽入到自己的麾下,想不到这不过是个美梦而已。想起上次与冷云浩在一起的事情,这个男人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将她拒绝。

  她气不打一处来,这件事情她一定要以牙还牙,她绝对不会让这对狗男女过的舒心。苏若琳那边,她此时没有多大的想法,她唯一想要伤害的,就是冷云浩。

  他不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吗?他不是一心想要保护苏洛颜吗?她倒是要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像自己说的那样强大。

  “云浩,刚才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为什么要就将这些事情告诉苏真颜?”出了医院,苏洛颜站定,她不明白为何要将这件事情告诉苏真颜。她绝对相信苏真颜能够把这件事情闹的全世界都知晓。

  “洛颜,对不起,刚才只顾着想要保护你,我没有像那么多。洛颜,大家在一起已经很久了,现在有了宝宝,我要给你们一个家。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冷云浩将苏洛颜揽入到怀里,这是他给苏洛颜的承诺。

  就在十分钟前,他去找苏洛颜的时候,才得知苏洛颜已经离开,从医生口中,他已经知晓苏洛颜有了孩子的报告,那一刻,他欣喜若狂,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做父亲,那种喜悦的心情,是任何事情都无法代替的。

  苏洛颜不是没有感动,她是需要有一个家,也只有跟冷云浩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感受到家的温暖。但是这个家的营造,是需要付出惨重代价的。

  苏真颜生完气之后,立马就回到了苏家,对于她长久不回家这件事情,苏家里没有人在意,所以她在与不在,什么时候回来,从来都没有人过问。

  恰巧这一天苏若琳也在,苏真颜回去之后,就黏住了苏若琳。看到苏若琳一脸憔悴的样子,她心里已经知晓了几分。

  “若琳姐,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好,身体不舒服啊?怀孕头几个月会很难受的,不过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她假装自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还把记忆停留在一个月前。苏若琳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强力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来。

  “我没事,就是有些累。真颜,你这段时间去哪里呢?好久没有见到你了。”苏若琳是需要有个人一起说说话的,曹梦露喋喋不休的对她只有指责,她渴盼能够跟一个同伴说一点大家都能听懂的话。

  “去一个朋友那里玩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不在,若琳姐有没有想我啊?”她贴过来,一把搂住苏若琳,像是亲密无间的好姐妹一样。

  “想啊,当然想。”苏若琳淡淡的回答,她还是没有从那些事情中走出来,找了苏洛颜之后,心里平静了一些,期待的事情没有发生,一切还是照着往常的样子进行。

  “若琳姐,沈伯母现在怎么样了?我听大妈说你经常去疗养院看沈伯母,她有没有好点?我回来这么久了,应该要亲自去看她一次的,但是怕姐夫不愿意,所以也一直都没有去。下次你去的话,带着我一起好不好?我想为她做一点事情。”苏真颜说着,眼圈就红了。

  苏若琳是心软的人,看到苏真颜这个样子,以为她还在为当年发生的事情自责。她这几天没有去疗养院看望沈玉卿,心里还是有些惦记的。

  “没事的,真颜,你不要往心里去。云浩已经没有怪你了,过两天你跟我一起去看望一下也行。不要太放在心上,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苏若琳善意的开解着苏真颜。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当苏若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无法说服自己。如果冷云浩与苏洛颜之间的事情也能够用这句户来概述,那么是不是一切都可以过去呢?为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是她还沉溺其中。

  她倒是有些能够理解苏真颜的心情,想必每件事情发生之后,都会在一个人的心里留下沉重的印痕,不是你说想要忘记的时候,就能够忘记。

  苏真颜的脸上,却显出一抹奇异的笑容来,冷云浩。你不是嚣张吗?你不是瞧不起我吗?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你不是要保护苏洛颜吗?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来保护苏洛颜。

  这一晚回到公寓,苏洛颜还是一副困倦的样子,冷云浩想着怀孕的人多半是这样,何况苏洛颜的体质一直都是那么的弱,他更是心疼她,愿意她多去休息。只不过是比平日更加的懂得嘘寒问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当做宝贝一样宠溺。

  想着她腹中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骨肉。这个刚毅的男人心里倒是充满了幸福的感觉。他将在不久之后当上父亲,将有一个有着与他或者苏洛颜类似容颜的孩童一点一滴的长大。如果那个孩子是个女儿多好,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他真相倾尽一生来宠溺那个孩子。

  最好是长的像苏洛颜就好了,那么他可以看着这个孩子,想象着苏洛颜成长的轨迹,两个人相伴到老,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个晚上,冷云浩接到了凌风的电话,他回国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美国企业那边的事物全部都交给了凌风来打理,若不是有棘手的事情,凌风应该不会打电话过来。

  “喂,怎么了?”接通电话,冷云浩的眉心就拧成了一团,男人之间的交流,多半是简单明了。美国一直都是他的重心,他希翼能够打通美国市场,为企业寻找到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

  只是在美国的这几年,一直有一股力量在暗中较劲,他知道那个男人的存在,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不惜代价的想要毁掉冷云浩的企业。一个想要成长,一个想要覆灭,冷云浩想要极度的细心谨慎,才能够走到生存的契机。

  “他又开始行动了,现在美国市场这边情况不是很乐观,如果你方便的哈,我希翼你能够回来一趟。”凌风并没有具体的详明那边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但是男人这么说,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冷云浩是了解凌风的为人,他向来行事低调小心,这也是两个人这么多年不离不弃合作的基点。他希翼冷云浩回去,那么说明了这件事情是他一个人无力独自解决的。想到这里,冷云浩已经没有继续逗留下去的借口了。

  “好的,我明天就回来,那边的事情先交给你了。一切等我回来再说。”挂断电话,冷云浩心里开始凌乱,企业是他多年的心血,他不能够看到自己在美国的努力变成灰烬,只是此时,竟然有一种无力感。

  “洛颜,美国那边出事了,我要回去一趟。”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苏洛颜的时候,她却是一脸的平静。刚才已经听到他在书房的电话,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至少能够听出语气是十分的紧急的。

  “嗯,你回去吧,不要为我担心,企业的事情要紧。”她体贴的安慰冷云浩,男人脸上鲜少出现焦急的神情,她知晓冷云浩是个事业心极重的人,心里也不愿意自己成为拖累男人的负累。

  “跟我一起回去好吗?洛颜,你不在我的身边,我害怕。”冷云浩将苏洛颜揽入到怀里。他已经习惯了苏洛颜的存在,想到自己要回美国一段时间,而且这个时间还不知道到底是多长。现在苏洛颜有了身孕,万一出现什么纰漏,那么他该如何是好?

  “害怕我什么?你放心啦,你走了,我一定会对自己很好的。不要为我担心,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去吧。”苏洛颜宽慰冷云浩,舍不得其实是一种共同的情绪。她不想成为男人的依附,想要站成一棵树的姿态,他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但我还是希翼你能够在我的身边,肚子里现在有了大家的孩子,我想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我不想错过他生长的每一天。”冷云浩的掌心再次落在苏洛颜的小腹上,仿佛就能够感受到那个生命的撞击。

  孩子,他们是有了一个共同的孩子,这让彼此都感到幸福无比。只是,苏洛颜心里早已经有了别的打算。现在冷云浩要离开,那么这是最好的契机。

  “你放心啦,宝宝一定会理解你的。我会记录他每一天的成长,你先去美国忙事情,忙完就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1d5Bt。

  这是苏洛颜说过的最温情的话,一个家,就能够挽住一个男人的心。这里不如冷宅奢华,但是却温馨无比。房子不在于大小,最关键的是屋子里的两个人。

  这一晚,冷云浩一直搂着苏洛颜,两个人肌肤相近,并无欲念产生,想着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几日,竟然心中萌生诸多的不舍,就好像两个人是生离死别一样。

  这种情绪,待尘埃落定之后,冷云浩才想起来,或许从一开始,他就被蒙在鼓里。苏洛颜放手让他离开,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事情竟然会在那一刻如此的巧合,以至于当他醒悟的时候,会是这样的措手不及。

  离开的时刻还是到了,冷云浩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莫名的不安。他也说不上来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仿佛自己从这里走了,就会失去苏洛颜一样。有时候他想,他有这种念想,可能更多的是害怕自己不能给苏洛颜一个归宿。

  “洛颜,跟我一起去好不好?”冷云浩搂着苏洛颜,让苏洛颜依偎在他的怀里,他是如此的不舍,这次回美国,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把苏洛颜一个人丢在国内,他心中诸多不舍。

  “我在这里等你,你去忙工作,等你忙完了,就早点回来。”苏洛颜没有动摇自己的立场,她不能再继续这样牵绊冷云浩了。男人有属于自己的天空,她应该放手让他自己去拼搏。

  对于苏洛颜的拒绝,冷云浩没有多想,她是体贴的,很多事情都会站在他的立场去想。他不愿意看到苏洛颜为难,不愿意看到她忧伤,只是,他舍不得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如果苏家的人找你,你一定要告诉我,我绝对不允许他们欺负你。洛颜,我好想带你一起离开。”他轻声的在苏洛颜的耳旁说道。心中不舍,害怕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苏家会找到苏洛颜撒野。他与苏若琳离婚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公布于众,若是知晓要回美国,那么他一定会提早将这些事情处理完毕。现在这样去想,是有些晚了。他这样走了,留给苏洛颜的只有无尽的等待。

  “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苏家的人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坏,他们不会欺负我的。我就呆在家里等你。你安心工作,不要太挂念我。”苏洛颜说着,眼角已经湿润,她何尝不希翼能够与冷云浩去那个遥远的地方,即便是没有亲朋好友在身旁,只要他始终不渝的爱她,那么也就足够了。

  只是这样唯美的念想,终究只是一个不堪一击的童话,她没有足够的信念相信幸福的到来。腹中的孩子一日日在长大,她心中的矛盾纠结其实也在萌生。

  但是,所有的心情,都不能告诉冷云浩。他已经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她不能让他再为自己做出牺牲。她的出生,已经伤害了那么多的人,她不想自己的存在,还是作为一个伤害的形式。

  “洛颜,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凡事小心一些。需要什么东西,你就跟杰森说,他会照办的。我到了美国,就给你打电话。你要多吃些东西,照顾好大家的孩子。”

  说道孩子的时候,他眼里有些晶莹的东西,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结晶,他内心的欢喜,是无法说出来的。只是迫于无奈,他在此时要离开。

  “好了,你看看你,罗里啰嗦的,就像个老太婆一样,等孩子出生了,一定会讨厌有这样一个爸爸的。”苏洛颜打趣,两个人之间的伤感氛围这才稍微的冲淡了一些。

  无论有多么的不舍,到了告别的时刻,一切都是要结束的。冷云浩最终只是留给了苏洛颜一个模糊的背影,她忘了刚才应该仔细端详男人的容颜,害怕此生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如此近的,看清楚他的眉眼。

  那不曹了逃。她的泪水哗啦啦的流淌下来,只能够将手心附在小腹上,那里有一团属于他的骨肉,她没有告诉冷云浩,她其实已经做好了打算,这个孩子不能让他出生。

  她知道这个举动十分的残忍,但是让一个孩童以这样一种方式重复她的轨迹,她做不到。想必当年,苏中尚也是这样给杜月娥许下诺言的吧,不然杜月娥不会那么一意孤行的将一对双胞胎女儿生下来。

  只是时光都会改变的,杜月娥的悲剧,苏洛颜是清楚的知晓的,那样浓烈的爱,也没有抵过世俗的侵袭,何况还是冷云浩。苏家的势力,她不是不清楚,只要曹梦露知晓这件事情,那么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不是不想去争取属于自己的幸福,只是不愿意去伤害无辜的苏若琳,这个女人是不同于曹梦露的。她已经偷了那个女人的幸福,不能再毁了她的一生。

  她原本一直为杜月娥打抱不平,不接受曹梦露口口声声叫她野种,那么她也绝对不会让这个字眼落入到自己孩子的头上。

  她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看着飞机缓缓的起飞,一个人哭成了泪人,心中的苦涩,那都是自找的,没有人会理解。她没有将心中所想告诉林曦,再好的姐妹,也无法体会你内心的伤害。

  她沿着机场大厅一直朝外走,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仿佛一个人这样走了千年一样,将那个人从自己的生活中驱逐,就是要抽离生命的元气。但即便是这样,她也宁愿守着这一副躯壳,一个人寂寞无声的度过漫长岁月。

  苏洛颜拖着沉重的身躯回到那间空荡荡的公寓,里面已经没有冷云浩的气息了,她坐在他长坐的位置,一个人守着寂寞时光,仿佛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来过她的身边一样。他不过是暂时的离开,可她却觉得这是永恒的分别。

  是她从心底里已经决定了要离开吧,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念想。她就呆呆的坐在那里,也不开灯,屋子里缓慢的漆黑了下来,看不清屋里的陈设,黑夜包裹下来,除了脸上的泪水,她感受不到丝毫的温度。

  他走了,她应该释然才是,一直想要做下的决定不是拿不定主意吗?那现在是不是可以放下了,她有时间来整理自己的心情,在他回来之前从这里消失,而后开始属于自己的新生活。

  只是他离开的太突然了,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想着就要离开这里,想着以后的日日夜夜都与他没有关系,她心里就仿佛撕开了一道口子一般的疼痛。她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将这种情绪感染给男人,不然,他是定然舍不得离开的。

  她打开一盏灯,然后开始收拾属于自己的东西,柜子里的衣服并不多,冷云浩给她买了一些,但是她都没有拿走。只是捡了一些初来时的物品。东西并不多,不多一会就收拾完了,她坐在那里,显得特别的疲惫。

  她能够带走的不过是属于他们彼此的记忆,就连腹中的孩子,她都要一并舍弃了。这样的残忍,她无法说服自己坦然接受。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她还能够说什么呢?

  手机嗡鸣,打断了苏洛颜的思绪,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闪烁着魏俊的名字,他们之间已经很久都没有联系了,恐怕多半是与冷云浩有关系。

  “喂。”接通电话,苏洛颜声音略带沧桑,那头吵吵闹闹的,显然是在外面。音乐声嘈杂,说话声,大叫声,各种声音不绝于耳。

  “洛颜,你现在方便吗?我给你打电话,是要请你帮个忙。”魏俊的声音里带着焦急。若不是无奈之下,他定然不会将这个电话打到苏洛颜那里。

  (PS:本章依然6000+字,更新已经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吧!还有,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