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92章 杀死那个女人

第192章 杀死那个女人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1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1:31

  

  “洛颜,你现在方便吗?我给你打电话,是要请你帮个忙。 ”魏俊的声音里带着焦急。若不是无奈之下,他定然不会将这个电话打到苏洛颜那里。

  “嗯,有什么事,你就说吧。”苏洛颜心情收敛了一下,暂时将她与冷云浩的事情放到了一边。

  “是逸尘的事情,我知道跟你说,你也很为难,但是逸尘已经在酒吧里醉酒一个多月了,谁劝他都没有用,如果你方便的话,我希翼你能过来劝劝他,好吗?”魏俊顿了一下,还是将请求说了出来。

  苏洛颜的心里一沉,她还真是将方逸尘给忘掉了,以为那个男人会释怀放下,想不到他会采取这样极端的方式。她本来可以撒手不管的,但是这件事情因她而已。

  “那好,你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过来。”苏洛颜挂了电话,一个人站在窗前发了一会愣,世间最无法说清楚的恐怕就是感情吧,譬如她在错误的世间里遇到了冷云浩,两个人相爱到只能分开的地步,而方逸尘也算是在错误的时间里遇到了她。

  他们都无法做到释怀,只因为他们都无法背离自己的内心。是她拒绝了方逸尘,而后将这个男人深深的伤害了。一个月的时间里,他还是无法走出这段伤害,可是临走的时候,却是带着微笑,让她放心。

  她觉得自己残忍了许多,长舒了一口气,也不再多想。这件事情既然是因她而起,那么自然是需要解开的。

  等苏洛颜到达酒吧的时候,魏俊已经在门口等待了。他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见到苏洛颜的时候,倒是有些惊讶。

  “他在哪里?”苏洛颜清冷的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她到这里来,不过是要劝慰方逸尘的,总不能看着他在这里醉死吧。

  “你跟我来。”魏俊护着苏洛颜,穿过人群,酒吧里十分的喧闹,到处都是涌动的人群,这些荷尔蒙过剩的年轻生命,尽情的挥霍着青春。苏洛颜在某一刹那,想起了自己与冷云浩初识的场面,那时候她不也是心中不爽吗?

  只是,那时候遇到他,到底应该算是天意还是宿命?他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巧合吗?只是多年已经忽略了这个细节,她想,其实从一开始,从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她已经动了心,只是不曾想,动了心的男人也是危险的。

  颜是吗定颜。跟着魏俊进了包间,里面灯光有些昏暗,方逸尘如同一个孩子一样抱着酒瓶蜷缩在沙发上,身旁还有两个女子,但似乎都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见到魏俊,如同见到救星一般。

  “你们先出去吧。”魏俊冲那两个女人挥了挥手,她们这才如释重负的离开。不过走之前,都忍不住深深的望了苏洛颜一眼。

  “不好意思,逸尘一直耍酒疯,非要找你。没有办法,就找了两个妞儿过来陪他,可是他不买账,这段时间可是苦了这几个女人。”魏俊无奈的耸了耸肩,他没有想到方逸尘对苏洛颜竟然用情是如此之深。

  一个男人,放下自己的一切,只希翼生活在醉酒带来的迷离之中,那么这样的心情,到底是有多么的忧伤。他不能够理解,因为他根本就做不到。

  苏洛颜站在那里,此时也是无话可说,她该说点什么呢?爱情原本是没有对错的,只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那么便是大错特错了。

  “洛颜,洛颜……”方逸尘抱着酒瓶,嘴里不停的呢喃着苏洛颜的名字,他无法放下苏洛颜,无法忘记苏洛颜。只能够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消磨时间。

  “逸尘,洛颜现在来了,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魏俊走过去,想要将方逸尘扶起来,但是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根本就不接受他的搀扶。

  “你滚开啊,我要见洛颜,我要见洛颜。洛颜……你为什么不接受我?”方逸尘抱着那个酒瓶,仿佛就是抱着苏洛颜一样,他像个无助的孩子,哭哭啼啼的闹个不停。

  “扶他回去吧,呆着这里不是一回事。”苏洛颜淡淡的说道,现在她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够让魏俊将方逸尘带走。对于一个醉酒的男人,她是没有什么话可说的。

  魏俊可是耗费了很大的力气,来了三个男人,才将方逸尘从包间里弄出来,他已经醉酒了这么多天,是不能继续这样纵容了。带着方逸尘去了医院,也许只有那个地方才适合他。

  两个小时之后,醉酒的方逸尘苏醒过来了,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旁的苏洛颜,他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洛颜,怎么是你?”他从床上做起来,就在他床位的不远处,苏洛颜坐在那里,面色清冷的看着他。魏俊见了,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而后转身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你醉酒了,一直说要见我,魏俊就给我打了电话。”苏洛颜如实说清楚当时的情况,她当然知晓方逸尘是为什么醉酒,还有为什么一直想要见她。她之所以留下来,不过是想要将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

  “洛颜,你又瘦了。他对你不好吗?”方逸尘盯着苏洛颜,一眼就看到了苏洛颜眼中的落寞。他是知道苏洛颜已经跟冷云浩在一起的事情了,他只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希翼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苏洛颜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话到了这里,就再也继续不下去了。

  她是不愿意看到方逸尘这个样子的,他那么自由洒脱,应该是驰骋在舞台上,应该是万人瞩目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胡子拉碴一副憔悴的容颜。

  “洛颜,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好吗?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就算你不爱我,请给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好吗?”方逸尘没有管住自己的情绪,他这个时候不该再说这样的话。

  只是他心中所想的,不就是这个吗?他舍不得放弃苏洛颜,知道她心中从来都没有他,但是他可以不去介意。他只是想要心疼她,想要保护她,想要让她多一点笑脸而已。

  苏洛颜没有说话,她只是保持一味的沉默,她从来都没有爱过方逸尘,也不知道方逸尘为什么会对自己有如此深切的感情。爱情很多时候是说不清楚的,所以她不去追问,只是此时,她有些累了。

  “逸尘,你到底爱我什么?”苏洛颜抬起眼眸,慎重其事的问道。爱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吧,既然他是那么的爱她,自然是有一些缘由的吧。

  “我爱你的优点,也爱你的缺点。你倔强,你任性,但是你善良,你纯真。你需要保护,但是却又敞开欣慰去保护别人。你宁愿自己受伤,也不要伤害别人。洛颜,请相信我好吗?你想要的,我都能够给你,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方逸尘猛的握住苏洛颜的手,他多么希翼能够从苏洛颜口中得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她是知道,方逸尘说道就一定能够做到的,只是他太好了,而她无力承接这样的好意。她最美好的东西都已经全部给了冷云浩,连这颗心都已经给了他,她还能够给别的男人什么呢?

  “我知道,只是我什么也给不了你了。我只是希翼,你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苏洛颜说完,起身便朝外走。她不能再这样伤害方逸尘了,她不能看着这个男人为自己一次次的受伤。

  “洛颜,洛颜……”方逸尘想要追上苏洛颜的时候,女人已经逃也似的抛开了,他终究是无法感化苏洛颜,他有那么差劲吗?要怎么才能够俘获她的芳心?

  他是知晓自己的心,爱上一个人之后,不会轻易的选择放弃。就算苏洛颜一次次的拒绝他,他也会继续坚持自己的选择。

  她能够来看他,这说明至少在她心中,她是不讨厌他的,那么只要她不讨厌他,一切就还有转机。他开始懊悔自己之前不懂事,一味的折磨自己,这样算不算特别幼稚的行为?他无法说明,但是却坚信,自己一定能够给苏洛颜更好的生活。

  苏真颜对所有人的恨,最终让她陷入到极端的疯狂状况,她要毁掉的人,自然是冷云浩最为在乎的人,但是这一点,却没有人察觉到。

  过了几日,当苏真颜再次提及要去探望沈玉卿的时候,苏若琳倒是没有拒绝。她一直悉心的照料着沈玉卿,一方面是因为她本来就心底善良,而沈玉卿对她也算是有知遇之恩,她心底里是期待沈玉卿能够早一点醒来,这样她还有希翼能够挽回自己的婚姻。

  另一方面,她知道这是她唯一可以为冷云浩做的事情了。她只有让那个男人后顾无忧,只有让他在外面折腾累了的时候,某一刻想起这一幕,定会学会珍惜。

  “若琳姐,你真的带我去见沈伯母啊?我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原谅我,以前我那么不懂事,将她弄成了这个样子,我心里一直愧疚不已。”苏真颜听闻苏若琳要带她去见沈玉卿,心里早已经是开心至极,但是脸上却表现出出一幅落寞的样子。

  “真颜,你想的太多了。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伯母不会责怪你的,何况当初你也不是有心的。你现在能够想到去探望她,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苏若琳是个善良的女人,她只想着让大家都和和气气的相处,并没有往别处去想。

  苏真颜很开心的陪同苏若琳去探望沈玉卿,在去的路上,执意要买一大束康乃馨。她告诉苏若琳,自己内心里一直很喜欢沈玉卿,只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当然,苏真颜还夸赞了沈玉卿一番,这个坚强而又自信的女人,一直都是她们的榜样,苏若琳是喜欢沈玉卿的,这个时候,听到有人这样夸赞自己的婆婆,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

  到了沈玉卿那里,苏真颜这才看到阔别两年的女人,不得不说,沈玉卿即便是现在成了植物人,仍旧是一副精神烁烁的样子。她低垂的眼睑,饱满的肌肤,完全看不出一丝衰老。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这个女人的床边,她心里会有些害怕。

  仿佛床上躺着的那个女人,会在不经意间从床上做起来,这样的错觉,让苏真颜不敢靠近沈玉卿,两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她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若是没有见到这个女人,她完全想象不出当年发生的场景。

  “真颜,你别内疚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沈伯母虽然现在不能说话,但是她一定能够感受到你的到来。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就坐下来跟她说说话。我出去找个花瓶,把这束花插起来。”苏若琳是贴心的,她觉得苏真颜此时的表现是因为内心里的害怕。

  所以她选择离开,给苏真颜一点单独的空间,她心底应该有许多话要跟沈玉卿说,既然鼓足勇气来到了这里,那么就将心底的疙瘩都解出来吧。

  “好吧,若琳姐,真是谢谢你了。”苏真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是并没有走近沈玉卿,只是扶在床边,一个人静静的望着躺着的女人。

  苏若琳离开之后,苏真颜立马其实将房门关上,她从包包里慌慌张张的拿出一包药,然后动作紧张的用注射器将那瓶药吸出来,而后又注射进沈玉卿床头挂着的吊瓶。

  没有人知道她在干什么,她此时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是有些失去理智的,当然知道如果这件事情被揭晓的话,那么她将性命不保,但是心头的那口恶气,是一定要得到宣泄的。

  她想过要拿苏洛颜动手,但是冷云浩将苏洛颜此时当做一个宝贝一样,她要是下手,根本就不可能。而苏若琳可是苏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她现在还不想与苏家做对,何况,她敏感的察觉到,苏若琳在冷云浩那里已经失宠,她可不想帮助这个女人重新得到冷云浩的爱怜。

  那么,经过一段分析之后,在她看来,身边最容易动手,又对冷云浩伤害最大的人,莫过于这个不能说话,躺在那里如同死人一般的沈玉卿。她想冷云浩应该想不到这一出吧,不然怎么会对沈玉卿如此的疏忽。当然,这份责任,谁也不会揽到她的身上,她跟苏若琳在一起,现在已经有了时间证人。

  注入的药液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是一些镇静剂而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沈玉卿应该会昏睡一段时间,昏睡对于植物人来说,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一个人如果过于深度睡眠,自然也是危险的事情。

  她选择这种药物,一般人是察觉不出来的,因为沈玉卿所有的药物里,都含有这些成分,她只是微微加大了一点剂量而已。

  当她做完这些事情的时候,苏若琳还没有回来。她靠在床边,默默的看着沈玉卿。一个女人在风华绝代,到最后也不过如此。这个女人恐怕没有想到,自己显赫的一生,竟然会毁在她的手里吧。

  她没有什么话要对沈玉卿说,如果非要说的话,那么只能怪她生了冷云浩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如果她没有钦点苏若琳,如果没有苏洛颜的存在,那么她是不是理应就是冷云浩的妻子?

  这个问题是不得而知了,床上躺着的那个女人,将在睡眠中继续沉思,她也不想与沈玉卿有任何的交流。第一次见面,这个女人目光不过是在她的脸上扫视了一下,却对苏洛颜赞赏有加。这对母子竟然如此的巧合,那么她多受一点苦,算得了什么。

  “真颜,花瓶已经找到了,把花插进来吧。要是伯母能够醒来,看到这束花她一定会很高兴的。”苏若琳的心情不错,那束康乃馨绽放的如此绚烂,屋子里平添了一些温馨的感觉。

  她每次来很少买花,现在看到屋子里多了生机的东西,便觉得温暖许多。只是可惜,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女人,却没有机会睁眼看看这样美好的东西。

  “若琳姐,要是伯母能够醒过来就好了,我好想当面跟她说一声对不起啊。若琳姐,看到伯母这个样子,我好心痛。”苏真颜装出一副痛惜的样子,眼底的泪水开始闪烁。

  “你啊,想那么多干嘛?事情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何况伯母只是暂时这个样子啦,医生都说了,过一段时间,伯母一定能够醒过来的。你今天能够过来看望伯母,她一定会很高兴的”苏洛颜安慰着苏真颜,床上的女人依旧是一副安详的表情。

  “伯母是个好人,我做了那样的坏事,让她吃了那么多苦,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苏真颜站在床边,脸上依旧是一副落寞的表情。她这个久久不能释怀,让苏若琳更加的信任她。

  “好啦,你现在不要这样想啦,大家出去走走吧。”苏若琳看到苏真颜来到沈玉卿身边之后就一直郁郁寡欢,于是主动提出来出去走走。

  两个人到了医院的后花园,刚刚坐下,立马就有小护士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了。“苏小姐,沈夫人情况不是很好。你赶紧过去看看吧。”那小护士此时也说不清楚,苏若琳听到这话之后,立马就被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她跟着小护士一边往沈玉卿那里走去,脸上的紧张瞬间聚集在一起,苏真颜倒是长舒了一口气,但是她也很紧张。1d7A1。

  “若琳姐,没事的,没事的,我在你身边。”苏真颜握住苏若冰凉的小手,两个人慌慌张张的朝沈玉卿的病房走去。

  等她们到达沈玉卿的房间时,好几个医生正围着沈玉卿,苏若琳不能近前,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医生,现在到底是怎么了?”她着急的问道。刚才沈玉卿还好好的,不过是片刻功夫,怎么就出了状况呢?

  “病人现在情况很危急,可能是长期注射药物,引起了病理反应,你们家属现在到外面先等着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苏若琳的心更加的紧张了,沈玉卿的事情,一直都是她来着手处理的,早前冷云浩也曾过问,后来发现一切不过是按部就班,他便问的少了,后来他去了美国,每次打电话还问问沈玉卿的事情,再后来,电话没了,恐怕他也不知道沈玉卿这边的状况。

  苏若琳的脑子此时乱成一团,因为就在上个月,医生说要换一种药物,当时她正跟冷云浩两个人为离婚的事情纠缠不清,所以这件事情她没有跟冷云浩商量就私自做了决定。如果现在沈玉卿因为这件事情出了意外,那么她该怎么跟冷云浩交代呢?

  一旁坐着的苏真颜,此时倒是一副幸灾乐祸,若是沈玉卿现在死掉了,那么冷云浩恐怕会伤心至极,那么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一个活死人,还不如死了算了,这样就会让活着的人内疚至死。

  她得不到冷云浩,也不可能毁掉这个男人,那么让这个男人伤心,让他永远活在内疚中,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现在,她只需要陪着苏若琳装装样子,那么一切就会很快过去的。

  “这可怎么办啊?要是允浩知道了,一定会很伤心的。”苏若琳着急的忍不住就哭了起来,她此时六神无主,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若琳姐,你别担心。说不定只是虚惊一场。你先沉着下来,待会看医生怎么说。”苏真颜在一旁安慰着苏若琳,一边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PS:本章依然6000+字,更新已经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吧!还有,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