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94章 姐夫归来

第194章 姐夫归来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1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1:36

  

  她这是要失去冷云浩了吗?可是分明是她将这个男人推到了一边去。 原来最痛苦的不是深爱而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可以在一起还是要互相伤害。

  “洛颜,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就在苏洛颜哭的如同一个泪人一般的时候,方逸尘出现在她的身后,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苏洛颜完全不得而知。

  他拿着一件厚外套给苏洛颜披在身上,而后在她的身边默默的坐下来。“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还是不要太伤心的好,他现在不能理解你的做法,但是终究有一天会明白的。洛颜,你没有错,这是你唯一能够做出的选择。”方逸尘盯着苏洛颜的侧脸,他的话再一次深入到她的内心。

  这是她唯一的选择,她必须要离开冷云浩,不然她只会跌入到万劫不复的深渊。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命理,那么她的命理只是为了遇到冷云浩而已。既然遇到了,而且还爱过了,那就应该放下了。

  “这里冷,不要坐太久。你现在活着,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疼自己。我希翼看到你开开心心的样子。”方逸尘伸手,想要擦去苏洛颜脸颊上的泪水。

  每次看到这个女人伤心落泪,他都会心疼不已,只是这个女人心疼的泪水都是为了别的男人落下。他不该有嫉妒的,他只是心疼。

  苏洛颜默不作声,满脑子都是冷云浩的身影,他现在在做什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他会不会一怒之下,就永远都不联系她呢?

  是她要离开这个男人的,为什么现在伤心的却是她?他为什么还是没有做到放下?苏洛颜一遍遍的问自己,她这是怎么了?明明知道自己跟冷云浩是没有结局的,为什么偏偏就是不放弃?

  她应该释怀的,应该彻底的走出来的。哪怕,哪怕这一生,都只能够守着属于两个人的记忆,那么也好过,将冷云浩逼到最狼狈的地步。

  “洛颜,如果你不反对的话,下个月三号,大家将举办订婚仪式。这件事情我跟你商量,希翼你能够考虑一下。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你先考虑一下。”方逸尘将这番话说完,深深的望了苏洛颜一眼

  他是有些趁人之危的,不然他会担心自己再次失去这个女人。看到苏洛颜为冷云浩那么伤心,他心里是害怕的。如果冷云浩现在出现在这里,他做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更别说让苏洛颜呆在他的身边。

  他需要将节奏加快一点,最好是冷云浩回来之前,将这些事情都定下来。他是了解苏洛颜的,她外表上看上去那么的坚强,其实骨子里是没有一点安全感的。

  她需要的东西,都是他能够给予的,那么他会努力给予她想要得到的,这样才能够将她守护在身边。也许这一切她并不想要,但是她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选择了。

  冷云浩的心情开始陷入到低落期,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该是这个样子,可是一想到那个鲜活的生命已经远离了这个世界,这让他无法做到面对自己。他是有些近乎疯狂的开始工作,唯有这种方式,才能够让他忘却内心的伤痛。

  偶尔一点闲暇,他坐在那里一个人长时间的发呆,若是往日,必定是要给苏洛颜打过去一个电话,问问苏洛颜的近况,那种情调,对于他来说,是忙碌生活中最直接的安慰。但是自从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他每次掏出手机的时候,指尖只是在屏幕上来回的滑动,却没有及时的拨打。

  他不敢轻易拨打那个号码了,似乎内心在抗拒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他不明白苏洛颜为什么要这样去做,但是心底又似乎能够理解她这样的做法。他只是不能够原谅自己,如果他将苏洛颜呆在自己的身边,如果他多一点时间陪护苏洛颜,如果他能够早一点离婚,那么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只是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因为事实已经形成,他沮丧也好,心伤也好,那个孩子都不可能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叫他爸爸了。他这一生都将背负着这个阴影继续度日。

  他其实也很想念苏洛颜,想要听听她的声音,想要知道她是否安好,可是自己竟然没有勇气去打听她的一切,只是在脑海中默默的念想,想着她此时应该是在吃饭,或者是到了睡觉的时间。

  其实,冷云浩是有些自责的,毕竟那天自己冲动了一些,他不该只注重自己的感受,在那个时刻挂断了苏洛颜的电话,想必她一定很伤心吧。这些感受他只是一个人在内心里研磨,仍旧是没有勇气去面对。

  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尽快结束美国的事物,早一点回到国内,他要尽快处理好自己跟苏若琳之间的事情,这个婚姻他是下定决心不要了,哪怕是要付出血一样的代价,他也要做出自己的决定。

  他和苏洛颜之间,错过了太多的东西,他已经错失到害怕的地步,不想让苏洛颜受到丝毫的伤害,那么他只能够更加的努力。

  苏若琳的电话,他并没有接听。他不想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并不是因为他已经将那个女人的痕迹从生命中抹去,他实在是太忙了,没日没夜的加班忙着手头的事情。

  只是那条短信出现的时候,他才彻底的惊醒了。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去看望沈玉卿了,苏若琳电话来不过是告诉他沈玉卿那边出了一点状况。

  冷云浩那时候的心情,就如同跌入到冰窖里一般,愧疚和心痛,让他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他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女人,他都没有给予她们最贴心的保护,这是他的失职。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他也不该去舍弃。

  交代完美国的事物,他是连夜搭乘飞机回到国内。作为一个儿子,他是不称职的,将沈玉卿安置到疗养院之后,他似乎就将这件事情淡忘了,之前还偶尔打个电话过来询问一番,现在连电话都不去打了。

  他在内心问自己,他到底是在忙什么?以至于忽略了这么多的东西。如果沈玉卿那边有个三长两短,他是无法释怀的。只是现在,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回到沈玉卿的身旁。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在乎的东西,一点一滴的远离他的世界,他想要抓住,可是自己竟然是那么的无力。这种无力感让他感到空前的疲惫。

  属于他的孩子,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不知道苏洛颜现在怎么样?若不是苏若的短信,他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也出了问题。

  当冷云浩出现在医院的时候,沈玉卿此时还在抢救的过程之中,已经过去了好几日,她的病情反反复复。苏若琳焦头烂额,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云浩,对不起……”见到冷云浩,苏若琳满脸都是泪水,她还沉浸在自责之中,若是当初换药的时候跟冷云浩商量一下,那么或许就不会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现在,沈玉卿挣扎在生死线上,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冷云浩了。

  若不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她是不会去打扰到冷云浩的。他不接电话,不理睬她,甚至很多时候,手机都出于关闭的状况。苏若琳不知道冷云浩在忙碌什么,一直以为他是跟苏洛颜在一起。

  冷云浩的脸色很不好看,发生这样大的事情,他竟然完全不得而知,看着忙碌的医生,还有一动不动的沈玉卿,他内心的自责开始迅猛的翻腾。

  “云浩,都怪我,上个月是我自作主张的同意尝试新药物,我没有想到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当时应该跟你说明的。”苏若琳说着,又是开始梨花带雨。

  冷云浩的心情已经糟透了,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听苏若琳哭哭凄凄的说这些事情。他只想要看到沈玉卿能够安稳的度过难关。

  “好了,说够了吗?说够了就安静一会儿,你现在还不嫌烦吗?”他终于没有忍住,冲苏若琳吼了一声,发这么大的脾气,连他自己都吃惊。

  他没有想要冲苏若琳发脾气的,他应该对苏若琳充满感激,在他忘记了的时候,是她一直默默的守护在沈玉卿的身旁,替他完成一个儿子应该做的事情。只是他此时心情已经乱成了一团,他无法做到如此的淡定。

  看到苏若琳神色黯淡下来,他又有些自责。“对不起,我现在很着急,所以你要是没什么事情,请离开这里吧。”他说完,无情的转身朝另一头走去,留下一脸错愕的苏若琳。

  他的冷漠和怒火,她是都能够理解的,就算是现在发生天大的事情,她都会守候在他的身旁,但是他要求她离开。他竟然不愿意让她留在他身边了。苏若琳心里一酸,脸上的泪水就更加的猖獗了。

  但是她没有离开,她爱这个男人,就算是冷云浩刚才打了她几下,她也不会离开。沈玉卿的事情,她是负主要责任的,如果不是她擅自同意换药,那么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冷云浩出现在院长办公室的时候,一群专家正聚集在一起套乱治疗方案,见到冷云浩出现,立马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这座疗养院,可是冷云浩旗下的一部分,是他专门为沈玉卿设立的。作为疗养院的唯一股东,他有权知晓这件事情的始末。

  “冷先生,您别着急,大家会尽快的想出治疗方案。这个新研制出来的药物,在美国是经过核准的。疗效却是不错,之前沈夫人用了一段时间,大家也看出疗效很好,只是不知道前几天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大家现在也正在研究病原。”带着老花镜的专家,开始给冷云浩先容沈玉卿现在的状况。

  冷云浩此时哪里是在关注这些,那些医学专业术语,他并不怎么懂,他只想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够让沈玉卿脱离痛苦的边缘。

  “这件事情,我希翼你们严肃对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你们要给我尽快答复。如果不行,就从美国调用专家。”冷云浩冷淡的甩出这番话,所有人毕恭毕敬的听着他的训斥。

  他现在内心一片慌乱,若是沈玉卿不能够逃过这一劫,那么他是不是就要彻底失去这位母亲了?他还不敢去想这个问题,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失去。

  “钱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要尽快得到答复,这件事情一定要给我弄的明明白白。”冷云浩厉喝。他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仿佛会在下一秒将他燃烧殆尽一样。

  从院长办公室走出来,他径直去了洗手间,心里有一点发酸,作为一个男人,他是不相信眼泪的。但是在沈玉卿面前,他永远都是那个没有长大的孩童。

  他是有妈妈的人,他还可以如同孩子一般在沈玉卿面前撒娇,但是他现在似乎就要失去这个资格了。镜子里的那个男人,满脸都是络腮胡子,看着自己憔悴的容颜,还有不满血丝的双眸,他简直难以想象自己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

  他曾是意气风发的冷总,为何现在落寞到这副狼狈的样子?越来越多不确定的东西,让他丧失了那种主导的感觉,以前他总觉得,只要自己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但是现在,他被这种无力感包围,仿佛一夜之间,他所珍惜的一切都会消失一样。1dc2c。

  先前是他跟苏洛颜的孩子,现在是他的母亲,难道这是上天在考验他吗?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要跟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谈一谈。

  人都有脆弱的时候,但是都要勇敢的去面对。他心中痛也好,喜也罢,都需要一个人来面对。掬一捧冷水擦在脸上,虽能够洗净脸上的尘埃,却无法清除内心的伤悲。这段路还需要他一个人去走,但是他已经不再像以前那般惶恐。

  从洗手间里出来,外面站着苏若琳,她眼里的担忧,他是能够看懂的。对于苏若琳为他所做的事情,他只剩下满满的感动,只是,感动在很多时候,是不具备任何力量的。

  “你回去吧,这里我自己能够处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冷云浩敛眉,将自己的情绪收敛住,他没有将目光落在苏若琳的身上,就算是无情,那么他也要无情到最深层的地步。

  他欠下苏若琳太多东西了,他不能够在这样继续霸道下去。知道她仍旧深爱自己,但是这份深爱,已经让他承受不起,他要结束这些过往,就要跟仁慈和软弱说对不起。

  沈玉卿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她仍旧在重症监护室里呆着,冷云浩守护在那里,不曾离开一步。他被愧疚逼迫,一个人无法消融这份自责。

  如果可以,他多么希翼一切能够有重来的一次,那么他不会选择与苏若琳结婚,那么他会带着沈玉卿与苏洛颜离开这里。那么他拥有的将是另外一种人生。

  他尝试着跟苏洛颜联系,想要告诉那个女人,他已经回到这里,只是因为一件重要的事情,他不能够来到她的身边。在他最伤心无助的时候,他还是很想念她。他想要跟苏洛颜说一声对不起,就算她没有跟他说一声就拿掉了那个孩子,他仍旧还是深爱着她。

  但是这个电话一直都无法打通,苏洛颜那边关了机,他听着那个机械的女声一次次的重复同样的结局。就算是他拒绝千遍万遍,苏若琳还是守护在他的身边。

  他起初会在言语上拒绝她的靠近,但是后来发现,如论他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改变苏若琳的决定,她就如同是一条溪水,缓缓的打磨着你的棱角。

  以至于到了最后,冷云浩什么话都不说了,苏若琳要做什么,都随着她去吧,他的心已空,她做任何事情,只会让他感激,而不会增添多余的感情。他想要见见苏洛颜,一直等到某个下午才能如愿。

  当车子驶向那间公寓的时候,他内心莫名的有些惶恐不安,似乎冥冥中已经猜中,打开那扇门,迎接他的将是陌生的空气。可是一个人很多时候,是不会相信潜意识的遐想,总是希翼会有奇迹出现,总是揣测这一切不过是意念。

  只是,当冷云浩打开那扇门的时候,屋子里并不见苏洛颜的身影。他没有换鞋,穿着皮鞋走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客厅里不见她的身影,卧室里也没有她的身影,就连阳台上,也看不到她的影子,他在两个人一起做过的榻榻米上坐下来,屋子里的陈设没有一丝变化,他给她买的每一件东西都保留在这里。

  他不敢相信苏洛颜已经离开的事实,想着她或许只是出去吃个饭,或许只是出去走走,她一个人呆在屋子里会很闷的,她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她不接电话是有原因的,他那天那么粗鲁的挂断了她的电话,她现在生气也是应该的。还有,或许她的手机没有电了,种种原因,他在脑海中遐想。为的,自是不愿意相信,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的从他的世界里离开了。这明分是分。

  天色暗淡下来的时候,他坐在那里,觉得自己的世界也如同外面的天空一样,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的光亮和希翼。他开始疯狂的拨打苏洛颜的电话,尽管那个号码怎么也打不通了,但是他真的不相信,她会绝情到这种地步。

  他不过是挂断了她的电话,难道她会生气到这种程度吗?如果她还在生气,能不能听他说一声对不起?这段时间是他在逃避,他不敢去面对这些,是他无情的在伤害她。如果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能不能给他一个改错的机会?

  他有些坐立不安了,一个人在屋子里来回的走动,苏洛颜到底是去了哪里?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整个人因为这件事情开始陷入到疯狂的地步。他不能够淡定,不能够理智去思考问题了。

  洛颜,洛颜,你到底在哪里?求求你现在出现好吗?他在心底一遍遍的呼唤,然而,呼唤给他带来的,只是无尽的失望。

  他不过是离开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到底在这段时间里,这里都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完全理不清头绪。他以为自己跟苏洛颜的感情已经刀枪不入,两个人已经坚定到海誓山盟,却不想终究是抵不过时间和距离的侵袭。

  他现在唯一想到的就是求助于林曦,因为林曦是苏洛颜最好的姐妹,只有她才知道苏洛颜到底去了哪里。

  “魏俊,你那有没有林曦的电话,给我林曦的电话。”拨通魏俊的电话时,冷云浩声音有些发抖,已经有大半年,他跟魏俊完全失去了联系,若不是因为苏洛颜这件事情,他想自己恐怕这一辈子都没有勇气拨打魏俊的电话吧。

  那头的魏俊愣了愣,接到冷云浩的电话,着实是一件让人惊讶的事情。但是听得出来,冷云浩的声音里充满了焦急,想必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也不会落下面子主动打这个电话吧。

  “找林曦有事吗?”魏俊淡淡的问道,他到现在为止,还不能够从心底接受冷云浩与苏洛颜的事情,这两个人完全背离了常理,他不能够看着冷云浩因为贪念就伤害了苏洛颜。

  “洛颜不见了,她跟林曦关系最好,我要找到洛颜。”冷云浩慌慌张张的说出这样的话,他现在是真的很担心,害怕自己将永远的措施苏洛颜。

  (PS:本章依然6000+字,更新已经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吧!还有,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