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97章 贱人就是矫情

第197章 贱人就是矫情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46更新时间:2015-07-12 09:31:48

  

  苏洛颜的那个背影,成了冷云浩眼中定格的画面,他看着那个女人一步步的走出他的视野,彻底的走出他的生活,那种揪心的疼痛,是没有人能够理解的。

  “走啊,人你也见了,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吧?”方逸尘心里现在是多了一丝底气,不管苏洛颜是真的不爱冷云浩了,还是口是心非,至少现在她是拒绝了冷云浩。这个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在前一秒已经维护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

  冷云浩的眸光落在方逸尘的脸上,这个男人就是他昔日的好兄弟,现在却抢走了他最爱的女人。他该是有千丈的火焰要燃烧,但是此时,却只能够挪动脚步离开这里。

  他谁也不能怪,要怪只能够怪自己当初不该草率的结婚,也要怪自己没有及时的离婚。他一直以为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却不想渠还没有成之前水已经改道了。

  这些都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地方,但是现在却成为了现实。他最爱的人已经变成了别人的未婚妻,而他终于变得一无所得。苏洛颜到最后,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说。她要说什么对不起呢?她已经用尽心力去爱他了,只是那时,他还不懂得如何去珍惜。

  苏若琳自从冷云浩坚持要离婚之后,就从冷宅里搬出来去了苏家,她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曹梦露,不想要家人知晓自己的生活已经陷入到一团混乱之中。曹梦露仍旧是每天都要唠叨个不停,苏若琳仿佛是习惯了,便以沉默来应对。

  若不是冷云浩的律师出现在苏家,曹梦露怎么也不会相信,她眼中的好女儿一直都在跟她隐瞒自己婚姻的不幸。

  “什么?离婚?你有没有搞错啊?若琳跟云浩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婚啊?”曹梦露勃然大怒,对着冷云浩委托的陈律师大吼大叫。

  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苏若琳的身上,虽然看不出苏若琳与冷云浩有多么的恩爱甜蜜,但是两个人过日子,其实就是那么一回事。但是现在闹到离婚这个地步,显然是出了大问题。

  “苏夫人,这件事情是冷总专门委托我来办理的,这些是事情,冷总之前应该跟苏小姐已经沟通过了,我也只是受委托过来协商这件事情。”

  陈律师的脸上,显出一丝难堪。离婚这样的事情,他见的多了,但是像冷云浩这样有身份的人,如此正大光明的闹离婚,毕竟还是少数。

  “我搞错了?怎么可能?你让冷云浩现在过来跟我说清楚,我曹梦露的女儿到底有哪一点做错了,要轮到他提出离婚?”曹梦露心中的怒火此时熊熊燃烧,她就苏若琳这么一个女儿,现在离婚这样的事情,还是冷云浩主动提出来的,这要是说出去,让她颜面何存?

  苏若琳一直呆呆的坐在一旁,她自然没有想到,冷云浩离婚的决心是如此之大,原本还以为过一段时间,等他沉着下来了就好了,谁知道,他竟然将这件事情扯到了苏家,那么这段婚姻是彻底的走到了尽头了吧。

  她心中最后一丝残存的希翼,慢慢的消失殆尽,整个人如同被掏空了一样。她蜷缩在那里,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瑟瑟发抖。

  “若琳啊,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跟云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曹梦露做到苏若琳的身边,她现在心里只有气愤,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苏若琳的异样。

  作为一个女人离婚绝对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如果这个离婚是苏若琳主动提出来的,那么至少在心里上还好过一点,但是现在可是冷云浩委托律师亲自找上门来,这样不是让苏家变成被人的笑柄吗?

  “妈,你不要问了好吗?“苏若琳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这段婚姻的苦涩,她心里是最清楚的。不过是一直都隐忍着,希翼还能够维持表面的和谐,但是现在冷云浩却连表面的和谐都不给她了。

  这件事情闹到苏家,那么就是没有挽回的地步了,她终于要失去这个男人了,而且还是如此彻底的地步。

  泪水顺着她的脸颊肆意的滑落,她呆呆的坐在那里,六神无主。接下来的生活,她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现在冷云浩已经不要她了,那么,她该何去何从。

  “苏小姐,你先沉着一下,离婚的事情,既然冷总已经跟你协商过了,这份协议麻烦你看一下。我今天就不打扰你们了,苏小姐看过之后,记得给我电话,我再亲自登门拜访。“陈律师看出这屋子里的气氛十分的不好,立马就找了个借口离开。1dk8y。

  “这个冷云浩,到底是玩什么花样?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我倒是要问问他,我女儿到底哪一点对不起他,要轮到他来提离婚。”曹梦露的怒火现在是无法消融,她掏出手机,开始拨打冷云浩的电话,但是那个人的电话,此时却处于关机的状态。

  曹梦露一怒之下,将手机扔了出去,落在墙上,瞬间摔成了几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苏家,简直就是往她脸上抹灰。

  “若琳啊,妈再问你一次,你跟云浩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别害怕,有妈在,妈会替你做主的。”看到苏若琳哭的那么伤心,曹梦露也跟着伤心起来。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悲剧,但好在苏中尚从来没有跟她提过离婚,这段婚姻就算不是特别的幸福,但是也不是旁人所看到的那么糟糕。她不能够原谅苏中尚,不过是自己对当年发生的事情不能放下而已。

  但是现在,她的女儿苏若琳,却要被离婚。这是一个多么可恶的笑话。她是看着苏若琳与冷云浩走到一起的,以为苏若琳这辈子找到了好归宿。却不想落了这样一个结局。

  她此时完全想不通,冷云浩要与苏若琳离婚的原因是什么,苏若琳性格温婉善良,完全就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好老婆,如果说冷云浩在外面有了小三,但是也绝对不至于走到离婚这种地步。

  “妈,你不要问了,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苏若琳扑进曹梦露的怀里,痛哭起来。如果她没有去找苏洛颜,或许这段婚姻不会走到尽头,如果她对冷云浩上心一点,那么他或许绝对不会这样待她。

  她不想再跟任何人提及已经发生的事情了,那是一道伤疤,只能够让她一个人来舔噬。她就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为什么冷云浩一定要跟她离婚。现在苏洛颜已经要跟方逸尘订婚了,难道这还不够吗?

  他是因为苏洛颜的离开就要跟她离婚吗?他是因为怪她干涉到他的生活要跟她离婚吗?她怎么也想不通,她已经做出了让步,不管他跟任何女人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他还记得有个家就行,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

  曹梦露在一旁只顾着叹气,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冷云浩联系不上,苏若琳这边又是一言不发,她想要帮助女儿挽回自己的婚姻,但是却是无能为力。

  “若琳啊,妈能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你不要冲动,两个人闹闹别扭是正常的,你先沉着下来,千万不要瞎想。也许过两天,云浩就改变主意了。”

  她是知晓苏若琳的心思,她那么深爱冷云浩,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放下。担心苏若琳做错事,所以就在一旁不停的给予安慰,但是苏若琳已经哭成了泪人,这副伤痛的模样,让人分外吝惜。

  现在曹梦露能够想通了,之前苏若琳进医院,一定不是吃错了药,那个时候,两个人就在闹别扭吧,只是她作为母亲,一直都忽略了这件事情。

  苏若琳多么希翼冷云浩只是头脑发热,只是一时冲动,可是白纸黑字,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斩钉截铁的要求离婚了。这样悲惨的画面,就出现在她的眼前,她该怎么去理解那个男人的心思。

  当他得知苏洛颜要去方逸尘订婚的时候,勃然大怒的斥责她,那个样子的冷云浩,她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她从来没有想到,在她眼中温文尔雅的冷云浩,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生气到那种程度。她从未感受过他的在乎,他总是那么疏离,给她的爱也是淡淡的。她努力去习惯他的爱,却不想,他还会改变。

  这个消息,对于苏家,是个致命的打击,当苏中尚从企业里回来的时候,屋子里的两个女人还是一副忧愁的样子,曹梦露自然是在他面前数落了冷云浩一番。

  他也很是诧异,冷云浩为什么会冲动的做出这个决定。无论是冷家还是苏家,都是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说要离婚,立马就会闹的满城风雨。现在冷云浩不顾及到冷家的颜面,公然的提出离婚。

  这样的离婚,不只是字面上的离婚那么简单,两家的生意往来,早已经融会贯通。此时冷云浩提出离婚,必然是要受到很大的损失。

  苏中尚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关进了书房里。毕竟自己的女儿遭遇到这样的事情,作为父亲,他心中很是难过。但是他又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安慰苏若琳。

  拨打给冷云浩的电话,也一直没有接通。作为男人,他定然知晓冷云浩既然提出了离婚,那么就绝对不可能是开玩笑了。只是,他无法理解,是什么促使冷云浩主动提出离婚。

  苏若琳是他的女儿,他是了解苏若琳的秉性的,她那么温婉舒雅,是个贤妻良母的样子,这个女儿,一直都是王公贵族想要攀上的亲事,当年若不是苏家有求于冷家,他恐怕不一定会答应这一门婚事。

  只是,当年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看到苏若琳伤心欲绝的样子,他心里也不好过。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不是几句话就能够挽回的了。

  离婚的事情,就如同是一团乌云一样,压在苏家的上空,整个苏家都被这个阴影笼罩着。苏若琳觉得自己对不起曹梦露与苏中尚,没有脸接受父母的安慰。她大多时间都是一个人躲在屋子里。

  曹梦露虽然担忧,但是也是无济于事。她此时只是希翼苏若琳不要做傻事就行,联系不上冷云浩,她就无法知晓苏若琳与冷云浩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离婚。

  苏真颜是在第二天听闻家里的仆人说起这件事情的,没有人告诉她,若不是几个仆人私底下议论纷纷,她恐怕一时也很难知晓。

  只是,她心里莫名的开心,现在冷云浩离婚了,而苏洛颜要跟方逸尘订婚了,那么这是不是说明,她马上就有机会可以靠近这个男人呢?不过,她可没有之前那么傻了,要想得到一个男人,光靠身体是不行的,还一定要抓住他的七寸。

  “大妈,若琳姐这是怎么了?我刚听仆人说,昨天陈律师来过,是不是洛颜那个践人又闯祸了?”苏真颜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去问曹梦露。曹梦露这个时候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此时找不到一点解决办法。

  “什么啊,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啦。现在我心情烦着呢,不要跟我提那个践人。”曹梦露现在自然是不愿意听到苏洛颜的名字,她自己的亲生女儿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咦,那是怎么回事?我前段时间陪朋友去医院,看到姐夫跟洛颜在一起,我当时还觉得疑问,上去跟姐夫打招呼,还被姐夫骂了几句。”苏真颜无恐这个世界不乱,立马就将之前在医院的事情和盘托出。

  只不过,她没有说自己去医院堕胎的事情,而是将这件事情扯到了苏洛颜的身上。现在曹梦露本来就百思不得其解,经苏真颜这么一说,她立马就想到苏洛颜与冷云浩之间。

  “什么?你是说云浩陪着那个践人去医院?这怎么可能?若琳说云浩一直都在美国,他怎么可能在国内?”曹梦露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她宁愿这个离婚是苏若琳与冷云浩之间闹别扭时的冲动行为,不愿意相信是因为有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出现。

  “大妈,你难道不明白吗?姐夫陪着洛颜去那种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啊,您想想看,姐夫是什么身份,就算是洛颜那个践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也不该是姐夫陪着去啊。还有啊,我当时看姐夫跟洛颜似乎很亲密的样子,他们还牵着手呢。”苏真颜一本一眼的给曹梦露讲述那天发生的事情。

  曹梦露听的可是心惊胆战,她完全没有想到,苏洛颜竟然跟冷云浩会有这回事。真是家贼难防啊。她一直担心冷云浩会在外面偷腥,却没有想到,他偷腥的对象会是苏洛颜。那天冷云浩带走苏洛颜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的。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曹梦露反问了一句,她是有些不愿意相信的,宁愿自己只是错觉,或者苏真颜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她宁愿听到的是冷云浩与别的女人在一起,那么她还可以出面将这件事情搞定。

  “是啊,大妈,这件事情若琳姐应该知道的,我之前跟若琳姐说过,可是她就是不肯相信。”苏真颜继续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现在这样一来,曹梦露更是勃然大怒。

  “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竟然敢打云浩的主意,看我怎么收拾她。真是气死我了,苏家怎么会出这样的败类。”曹梦露气的浑身发抖。

  “大妈,您别太生气,为这样不知好歹的东西气坏了身子,这是不值得的。您看,那个践人马上就要跟方逸尘订婚了,只要她不再骚扰姐夫了,也就算了吧。”苏真颜坐到曹梦露的身边,假装帮助她安慰身子。

  如果苏洛颜跟方逸尘订婚了那也还好,只是她既然都这么做了,为什么冷云浩还是坚持要离婚?这是不是一种要挟的手段?

  “哼,她只是想要报复苏家,这个歹毒的女人,想要用这种方式伤害若琳,只要我曹梦露还活着,她就别想得逞。她不是要订婚吗?我一定要闹的她身败名裂。“曹梦露义愤填膺,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性,就是苏洛颜想借冷云浩这件事情来报复苏家。

  “大妈,您别着急。这件事情当然是需要姐夫拿出立场的。我刚听他们说,姐夫要跟若琳姐离婚,这件事情您可要想清楚了。若琳姐要是离婚了,以后想要嫁出去可就难了。“苏真颜继续添油加醋,曹梦露心里本来就火,此时也失去了辨识力。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云浩不知道是中了那个女人什么邪了,非要吵着跟若琳离婚,你也知道,若琳太善良了,就只知道哭,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想不出一点解决的办法。我这个当妈的,只能够跟着瞎着急。”曹梦露在苏真颜身边开始吐槽。

  “大妈,您想想啊,姐夫要真的跟若琳姐离婚,那么工作业务往来什么的,都要中断的。冷家现在跟大家联婚,业务上往来也很多。大家先断了他们的财路,看看姐夫还有什么好说的。”苏真颜适时的给曹梦露提出了新点子。

  “可是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这些啊,你那个爹啊,就知道一天到晚的闷着,这件事情我跟他说过了,他连个屁都放不出来。”曹梦露唉声叹气,她觉得苏真颜现在说的是有道理的,但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嘛,倒是简单。大妈忘了吗?我之前在姐夫企业呆过一段时间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姐夫有好多东西都是放在冷宅里。大家现在要趁姐夫不在,赶紧把那些东西都拿出来。到时候也还有一点砝码在手里啊。”

  苏真颜说的头头是道,曹梦露听的也十分的认真。她现在是无计可施,有人在一旁给她出主意,她自然是心里觉得欢喜。

  “好吧,你既然这么说,那大家赶紧动身吧。”曹梦露此时也是没有什么主见,苏真颜出了这个主意,在她看来,也没有什么破绽。此时确实是找不到什么解决的办法了,也只有采取这样的举措。

  曹梦露是有冷宅的钥匙的,两个人到达冷宅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冷云浩,曹梦露进了冷宅,直奔冷云浩的卧室,她恨不得在那间卧室里,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只是那间卧室一尘不染,完全看不出有人住过的痕迹。

  苏真颜进去之后,径直就去了冷云浩的书房,昨天晚上她接到那个男人打来的电话,又是催着她赶紧找到与冷云浩相关的资料。今天回到苏家,想不到苏家已经乱糟糟的一片,一切形势都由她来把控。

  她小心翼翼的进了那间书房,这里似乎还残留着冷云浩的气息。这个优秀的男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这个地方的。她站在宽大的书桌面前,上面摆放了许多文件,她并不知道哪些是有用的,但是一个不剩的都拿到了手里。

  洛眼看成种。“真颜啊,你快点啊,这些东西全部拿上,咱们就走吧。我看啊,云浩也好久没有回这个地方了,这些东西,说不定也没啥用处。”曹梦露到这个地方转悠了一圈,实在是没有什么收获,看到苏真颜在书桌前寻找东西,倒是有些不耐烦了。

  “大妈,您稍等一下,这些东西,到时候都是关键的证据。要是姐夫真的跟若琳姐离婚了,吃亏的肯定是若琳姐,大家不能便宜了他。”她说的那么笃定,曹梦露只好去了客厅坐下等苏真颜。

  她把每个东西都复印了一份,知道冷云浩是个谨慎的人,但是百密一疏,这个道理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可行的。

  (PS:本章依然6000+字,更新已经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吧!还有,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