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98章 打死狐狸精

第198章 打死狐狸精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3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1:50

  

  她把每个东西都复印了一份,知道冷云浩是个谨慎的人,但是百密一疏,这个道理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可行的。 冷云浩可能完全想不到,苏真颜有朝一日会进入到他的书房,将他的文件偷偷的带出去吧。

  她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想象着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就是坐在这里开始工作的,她还记得他工作时的样子,他神情专注,偶尔会蹙紧眉头,只是这个男人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少了一点风趣。

  现在这个男人就要开始单生涯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么是不是这一切都是有利于她的?她是要成为苏家大小姐了吗?她是要将这个优秀的男人纳为己有了吗?

  听着复印机将手头的文件一份份影印,苏真颜的心情好到了极点。就像一个苦逼的屌丝,马上就要迎接属于自己的春天一样。五颜六色的生活,就在她的面前开始显出了一角。

  “真颜啊,你快点啊,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在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啊?”曹梦露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她是妇道人家,不懂得什么叫耐心。

  在这个地方呆了好几个时辰了,没有发现冷云浩的蛛丝马迹,整个屋子空旷的让人觉得冷,她想不出苏若琳在这里是怎么度过的,只是她一刻也呆不下去。

  “一会儿就好了,大妈,您再等我一会儿。”苏真颜抓紧了手头的速度,她要及时的将这些东西都整理出来,这样好歹男人那边也可以交差了。

  曹梦露坐在那里,忍不住落下泪来,她觉得是自己害了苏若琳。若不是她一门心思的想要给她找门好亲事,说不定就不会遇到冷云浩。现在这个男人就要抛弃她的女儿了。这让她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一生隐忍,不过是希翼自己的女儿不要走上自己的老路,谁知道,现在苏若琳比她当年还要惨。被人抢了老公也就算了,连自己的婚姻都没有办法守住。这个苏洛颜,是诚心要跟苏家过不去吗?

  曹梦露的悲伤,是没有人能够理解的。一个母亲,最朴实的心愿不过是希翼下一代能够比自己要幸福。当一切不能如愿时,心中就会更加的自责。

  苏真颜利用曹梦露来到这个她想来却一直不能到达的地方,获得了她一直想要得到却无法得到的东西。冷宅的阴冷,她不曾感知得到,只是觉得这间屋子,比苏家要阔气,也要宽敞,如果有朝一日她能够入住这里,那么就如同女皇一般。把道人会任。

  同一间住处,每个人的立场不同,看到的也是不一样的,苏若琳初来的时候,觉得满眼看到的都是幸福时光。走到哪里,都似乎闪耀着冷云浩的影子。这是他一直成长的地方,她就想要走过每一处,细细体悟他成长的时光。

  可是后来,当婚姻变成一种形式的时候,她也有觉得压抑的时候,但那时更多的是等待,等待这个男人回来,等待这个男人温暖整间屋子。再后来,就变成了清冷,走到哪里,都觉得如同冰窖一样。

  只是,现在苏真颜却觉得这里新鲜无比,她喜欢这里的陈设,喜欢这里的宽敞,目光所及,这里处处都闪现出欲望。她恨不得自己能够在这里多停留几日,好细细的体悟这里的氛围。只是这一切,暂时只能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曹梦露来了一趟,对于苏真颜所说的文件资料,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她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对于男人工作上的事情,向来都没有什么心思。所以苏真颜要怎样,她也没有多加留意。

  就在这一晚,苏真颜将所有的东西扫描了一遍,然后通过网络传递给了那个男人。这是她折服了好几个月,第一次完成一件重大的事情。男人那边并没有马上做出回复,那些文件,她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看日期,也不算远。

  冷云浩是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接到凌风的电话,美国企业那边遇到了空前的危机,似乎有人已经掌握了企业的许多机密,企业一夜之间受到重创。

  “云浩,你那边事情处理好了,就赶紧回来,这边市场现在受损很大,他们似乎知道大家的进展似的。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内鬼。”凌风在那边说的头头是道,那边出现了情况,一直都是他一个人独自揽着。

  “你先顶着,我这边事情处理完了就过去。”冷云浩挂断电话,眉头拧成了一团,现在到底是怎么了?他的母亲现在还躺在疗养院里,一筹莫展。而苏洛颜马上就要跟方逸尘订婚了,他的离婚事宜还没有处理下来。

  此时的冷云浩,整个人似乎就要被逼疯了一样,他到底是得罪了谁,竟然要采用这样的手段来折磨他?他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坐在那里安心的工作了,许多事情淤积在脑海中,让他无法理清头绪。

  但是,在这个时候,冷云浩却意外的收到了方逸尘的订婚请柬,这对于他来说,算是一个最可笑的嘲讽。方逸尘娶走了她他最深爱的女人也就算了,竟然还给他送请柬,这样的事情,让他如何忍受得了?

  只是,看到请柬上,那个熟悉的名字旁边,已经不再是属于自己的空间,这种心痛,让冷云浩颇为难受。他原本以为,这一天应该是属于自己与苏洛颜的,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沦为看客的身份。

  他可以不去参加这样一个活动的,可以不必出现在那里的,至少那两个人应该心底里是不希翼看到他的。但是他一定要看着苏洛颜完成这个仪式,他一定要看着他们在所有人面前秀恩爱。

  他上次只是问了她是不是已经不爱,他还没有问她,为什么要离开。他不是一个非要纠缠到底的人,他只是无法释怀。明明说好了,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幸福的明天,可是到了最后,她竟然临阵脱逃了。

  方家别墅里,苏洛颜正在化妆间里,几个造型师正对着镜子,给苏洛颜上装。屋外的方逸尘却是一脸的紧张,这是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日子,马上他就可以向世人展示他的幸福时刻了。

  苏洛颜木然的坐在那里,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她曾经是期待过这个时刻的到来,那时候躺在冷云浩的怀里,她一直会揣想,有一天穿着婚纱站在他身旁,会是怎样一副场景。只是想不到,这一天来临的时候,身旁站着的却是别的男人。

  她的手掌,不由自主的就附上了小腹,那里还有属于她跟冷云浩的骨肉。她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于冷云浩在一起的画面。

  也许,往后的生活,只剩下这副虚无的躯壳了,她只能够在回忆里去想念那个挚爱的男人。

  镜子中倒影出女人清晰的眉眼,苏洛颜平日里鲜少化妆,此时的她却是妖娆多姿,直视着这样靓丽的容颜,却无法唤起她内心的欢喜。女儿悦己者容,既然那个可以容的人已经不再了,那么她今后是什么样子,那都是无所谓的。

  “洛颜,你今天真漂亮。”方逸尘出现在苏洛颜的身后,镜子里的女人,果然花容月貌,只是眉眼间清冷了许多。他想要与苏洛颜能够拉近一点距离,最终还是保持刚来时的那个站立的姿势。

  他与她之间,也只有他许下的那个形式婚姻,苏洛颜不爱他,这是一个无法更改的事实。他知道自己能够得到这个女人,但是已经无法得到她的心了。

  苏洛颜没有做声,对于方逸尘的赞美,她不过是面无表情而已,漂亮与否,这对于她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今晚是大家的好日子,洛颜,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只希翼你能够维护一下我的面子,如果这个也很难堪的话,那我就取消今晚的订婚典礼。”方逸尘弯腰,在苏洛颜的耳旁轻声的说道。

  这个订婚典礼的意义,苏洛颜还是清楚的,恐怕更大程度上是做给冷云浩看的,她并不知道方逸尘将请柬发给了冷云浩,她一直以为,冷云浩应该不在邀请的范围内。

  所以,当苏洛颜玩着方逸尘的胳膊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了人群角落里的那个身影。冷云浩西装革履,络腮胡子已经好几天没有刮了,深陷的眼眸,显出一丝疲惫。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苏洛颜与方逸尘。

  此时的方逸尘,可谓是意气风发,他身旁站着的是他最想娶的那个女人,能够接受所有人的祝福,这让他颇为享受。

  但是苏洛颜的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她不敢再抬眼看任何人,低垂着眼睑,陷入到一个人的情绪之中。她看出来冷云浩的落寞,看到男人消受的容颜。她多么希翼他不要出现在这里,那么就不会有彼此的难堪。

  苏洛颜是没有任何选择的,她只能够跟在方逸尘的身旁,以他未婚妻的身份,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祝福。她在他的身旁,如同一具木偶一样,只不过是陪着淡淡的笑,心情却是低落到极点。1dlMu。

  方逸尘挽着苏洛颜已经走到了冷云浩的身旁,他站在那里,如同一道丰碑,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目光一直锁定在苏洛颜的身上,他是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情绪,才没有奔上去质问苏洛颜。

  就在冷云浩的手指捏的紧紧的时候,魏俊突然出现了。他在另外一边,已经看到这边的局势十分的紧张。他不明白方逸尘为什么要邀请冷云浩前来,明知道这样会有风险,他还是一意孤行。

  “逸尘,洛颜,恭喜你们啊。”他伸手搭在冷云浩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冷云浩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在这样的场合闹场子。

  “谢谢。大家都是好兄弟,你们能够来,我很高兴。我跟洛颜一定会好好的过日子,希翼大家祝福大家。”方逸尘端着高脚杯,微笑着冲魏俊与冷云浩说道。

  但是,冷云浩的目光还是锁定在苏洛颜的身上,他就是要看穿这个女人,她为什么会做出这个选择。明明答应要等他的,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却选择了另外一个男人。

  “洛颜,你爱他吗?”冷云浩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让魏俊忍不住捏了一把汗。今晚好歹也算是方逸尘的好日子,冷云浩在这样的场合下问这句话,自然是不合适宜的。

  “云浩,大家去那边转转吧。”魏俊想要拉开冷云浩,今晚的场合对于方逸尘来说十分的重要,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唯有接受才能够让自己放下。

  “洛颜,你爱他吗?”冷云浩推开魏俊,目光烁烁的盯着方逸尘,他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现在他要娶这个女人了,而她要成为别人的未婚妻,他心中诸多不甘心。

  苏洛颜低垂着眉眼,一直没有回答,爱或者不爱,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让她纠结的问题。她与方逸尘的结合,不过是顺从命运的安排罢了,她需要一个安稳的港湾,而他需要一个有她的世界,他们这算是各取所需,难道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云浩,你这是什么意思?”方逸尘脸上的怒气已经开始升腾,今天是属于他跟苏洛颜的好日子,邀请冷云浩过来,不过是一个礼貌性的问题,他并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真的出现。此时他问这个问题,到底是何居心。

  “我在问洛颜话,并没有问你,麻烦你给大家一点私人空间。”冷云浩横眉扫过,他目光冷冷的盯着方逸尘,这个抢走他女人的男人,他对他应该更多的是愤恨。

  “洛颜,大家走。”方逸尘一把拉住苏洛颜,他可不希翼在自己的订婚典礼上节外生枝,冷云浩想要在这里撒野,那么就由着他去吧。

  “云浩,大家走吧,今天好歹是逸尘的好日子,你别这样啦。”魏俊一把拽住冷云浩,他不该多嘴,但是已经多嘴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要管到底了。

  就在方逸尘要拉着苏洛颜离开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个人的到来,让苏洛颜的心情瞬间就跌落到了低谷。

  “曹伯母,这是哪阵风将您给吹过来了?”方逸尘立马就看出来者不善,他握紧苏洛颜的手,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倒是一副嬉皮笑脸的迎了上去。

  “怎么?订婚这么大的事情,也不通知大家一声,虽然洛颜不是苏家的人,但好歹她盯着苏家的姓,我这个做大妈的人,也总得来参加一下吧。你们昨晚辈的不懂事,不知道邀请,但不代表大家做长辈的也这么不懂规矩啊。”曹梦露阴阳怪气的一番话,让几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就降到了零点。

  苏洛颜知道曹梦露话里的意思,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是与苏家没有关系,如同曹梦露说的那样,她不过是顶着苏家的姓氏,那么何必要邀请苏家的人?

  “伯母批评的是,逸尘本来只想叫几个朋友过来聚聚的,没有想到来了这么多人,没有及时通知伯母,这是逸尘做的不对。伯母既然来了,就到里面就坐吧,逸尘还有些朋友需要招呼,那就不多陪伯母了。”方逸尘钳住苏洛颜的手,想要带着她离开。

  “这么急着要走?我想你那些朋友也不急这一时吧,既然你要跟她订婚,那么我还有些事情没问清楚了。今天反正这么多人都在,当着大家的面来问,可能还更好一些。”曹梦露说着,就把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惹的周围的人,纷纷将目光投射到这边来了。

  “伯母有什么话还是到里面去说吧,里面有雅间,您也给逸尘一个面子,大家也可以坐下来好好说说话。”方逸尘希翼能够缓和此时的气氛,曹梦露身上那种霸气,是他不能够忽视的。

  此时曹梦露代表的是苏家,好歹苏洛颜也是苏家的人,他再怎么不喜欢曹梦露,此时也要给几分薄面,但是他能够感受到,曹梦露此次前来,不过是要闹事罢了。他可不希翼在这里看到曹梦露撒野。

  “在这里说就很好了,不用麻烦你还要准备什么雅间。难得看到这么喜庆的事情,我只是有几句话要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问苏洛颜。”曹梦露的目光咄咄逼人的盯着苏洛颜,她一点也想不通,苏洛颜为什么要这样报复苏家。

  “苏洛颜,我是想要问问你,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跟苏家过不去?苏家到底是哪一点得罪了你,你竟然想出这样恶毒的招数?”曹梦露恶毒的眼神盯着苏洛颜,话语间毫不留情,恨不得将苏洛颜碎尸万段那种。

  “伯母,我想您误会了吧,洛颜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伯母,大家还是去里面吧。”方逸尘已经感觉到形式不妙,他冲不远处的魏俊使了个眼色,示意来人帮忙稳住这边的情绪。

  “方先生,我现在跟这个女人说话,还轮不到你来插嘴,这是大家苏家的事情,既然现在是你要跟她订婚,我不过是在这里问几句话,好像并不影响到你的事情。如果你觉得难堪,那么清你暂时离开一下现场。”曹梦露的霸气瞬间就弥漫开来。

  “大妈说着话是什么意思?”苏洛颜丝毫不示弱,她一早就知道,曹梦露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她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不过是想要当着众人的面来羞辱她罢了。既然她要这么做,那么她只有迎接的份儿了。

  “我什么意思?苏洛颜,你不要这么不要脸好不好?你妈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来,没想到你也是个不要脸的下贱东西,竟然想到勾-引男人。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亏你想的出来。”曹梦露说起话来,向来都是口不择言。

  苏洛颜立马就明白曹梦露说的是什么了,她与冷云浩的事情,从来都与勾-引无关,如果最开始知道这个男人是苏若琳的未婚夫,她怎么也不可能与他上床,后来发生的事情,是她不能够左右的。

  “大妈喜欢血口喷人,请不要将我母亲扯进来,就算我母亲抢了你的男人,那也是你没有本事。还有,我没有勾-引男人。”苏洛颜说的斩钉截铁,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对冷云浩的感情,是因为勾-引。

  “哼,说的这么好听,你别以为你跟冷云浩的事情,我就一点都不知道。你就是看若琳软弱可欺,想要觊觎她的婚姻,我告诉你,苏洛颜,若琳要是跟云浩离婚了,我第一个不放过的人就是你。”曹梦露恶狠狠的说道。

  苏若琳要与冷云浩离婚,这个消息立马就炸开了锅,一旁站着的魏俊,还有方逸尘,都惊呆了。他们只知道冷云浩与苏洛颜之间的事情,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冷云浩会与苏若琳离婚。方逸尘听闻到这句话,手心里的汗立马就渗出来了。

  若是方逸尘与苏若琳离婚了,那么这个疯狂的男人肯定是不会放过苏洛颜的,那么他现在跟苏洛颜即便是订婚,那么又有什么意义?

  “大妈想要怎样,我只能悉听尊便。”苏洛颜淡淡的说道,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她无法做出任何挽留。冷云浩若是执意要与苏若琳离婚,那都是他的选择,她不想再去追究。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曹梦露说着,伸手就上来,想要给苏洛颜一个巴掌,她对苏洛颜恨之入骨,向来都是如此。不过以前也只是口头上斗斗嘴而已,现在却想要动手了。

  但是她的手刚刚举起来,方逸尘做好了保护苏洛颜的姿势,她腹中有胎儿,是受不得这样的惊吓的。但是那只手却被另外一个粗壮的手腕扼住了。

  (PS:本章依然6000+字,更新已经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吧!还有,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