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199章 姐夫开始堕落了

第199章 姐夫开始堕落了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3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1:51

  

  但是她的手刚刚举起来,方逸尘做好了保护苏洛颜的姿势,她腹中有胎儿,是受不得这样的惊吓的。 但是那只手却被另外一个粗壮的手腕扼住了。

  “云浩,你不是在美国吗?”曹梦露大吃一惊,这个男人在她眼前已经消失了好几个月,想不到竟然会在方逸尘的订婚仪式上出现。

  现在的场面已经有些混乱了,为了维护方逸尘的尊严,魏俊开始将大厅里的宾客全部带到后面的雅间去。这里只剩下陷入到争持中的几个人。

  “难道我不应该出现在这了马?”冷云浩敛眉,他最看不惯的不过是曹梦露仗势欺人,看到她在这里欺负苏洛颜,他忍不住要出来打抱不平。

  曹梦露被问的哑口无言,看到冷云浩这副样子,她心里也是一怔。“云浩,你在跟若琳闹别扭吗?有什么事情,你们两个人坐下来好好谈不行吗?”曹梦露立马就转变的话题,她没有料到冷云浩此时就在这里,所以这个时候,连忙转变自己说话的语气。

  “大家不是闹别扭,大家是要离婚。既然您现在提到这件事情了,那么我就挑明了。我跟若琳是一定要离婚的。”冷云浩目光笃定,离婚两个字眼,在她口中说出来是那么的坚定。

  这是曹梦露第一次亲自听到冷云浩说出离婚这件事情,她能够感受得到,冷云浩说这话的时候,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她有些害怕,这个结局就从现在开始定下来了。

  “云浩,离婚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挂在嘴上了,若琳还在家等着你了,大家一起回去吧。”曹梦露是恨不得冷云浩能够与苏若琳坐在一起聊一聊的,作为父母,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段婚姻的完结。

  “这件事情我不是开玩笑,陈律师会代表我处理这件事情。”冷云浩仍旧是一副冰冷的面孔,他没有做出丝毫的让步。

  这个态度,是让曹梦露十分愤怒的,作为长辈,她刚才算是放下面子跟冷云浩说这话,他当着这些人,甩出这样一句话,完全是没把她这个丈母娘放在眼里。1dnGT。

  “若琳到底是哪一点做的不好,你要跟她离婚?你背着洛颜在外面跟这个狐狸精乱搞,若琳还替你隐瞒,冷云浩,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你凭什么要跟若琳离婚?”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曹梦露倒是没有给冷云浩留面子。

  她是觉得气愤,也替苏若琳感到委屈,现在明明是冷云浩理屈,可是这个男人却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架势。

  “若琳没有什么不好,我要跟她离婚,是我不好,还有,请您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我喜欢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是狐狸精。”冷云浩咄咄逼人的眼神盯着曹梦露。

  对一个人没有感情的时候,说再多的话都是无用。他与苏若琳之间,已经恩断义绝,现在曹梦露还提这些只是多余的举措。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个狐狸精比若琳好喽?我倒是要看看,这个狐狸精到底是哪一点好?竟然能把你迷成这个样子。”曹梦露说着,一巴掌已经朝苏洛颜扇了过去。

  “住手,你跟洛颜就算是有什么恩怨,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如果你想要在这里闹事,那么我不欢迎。”方逸尘伸手挡住了曹梦露,立马将苏洛颜揽入背后

  曹梦露本来想找苏洛颜撒气的,现在却受了一肚子的气,冷云浩没把她当回事,而方逸尘还这样护着苏洛颜。

  “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算是你现在走运,我告诉你,要是若琳真的离了婚,我曹梦露绝对不会放过你。”曹梦露恶狠狠的说完,而后掉转头就从之类离开了。

  现场站着的几个人,都是一脸的黑线。谁也没有想到,曹梦露会出现在这里。苏洛颜的颜色有点苍白,她怀着身孕,本来就有些不舒服,现在受了气,更是难受。

  “我不舒服,先回去了。”她说完,迈着凌乱的步伐就朝里走,发生这些,完全不在她能够接受的范围内。冷云浩现在铁定了心要跟苏若琳离婚,还是因为她吗?她已经做出让步了,只是希翼他能够回到属于他的生活中,难道她做错了吗?

  她把自己关进卧室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那种心痛的感觉再一次侵袭全身,她只能够在此时抚摸微微隆起的小腹,那是她活下去唯一的念想。

  那个背影,成了冷云浩眼前无法消散的阴影,他想要在此时给予苏洛颜一点安慰,然而挡在他面前的方逸尘,让他没有上前去的机会了。

  也许,错过已经成了无法改变的事实。他终究是失去了这个女人,终究是无法再与她有任何的交集。他一直想要为她做的事情,还有什么意义?

  冷云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到冷宅了,那间屋子,似乎从来都不属于他。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回到哪里去,属于他和苏洛颜的空间,只剩下让他压抑到无法呼吸的沉寂。他在那里多呆一秒钟,整个人就会被回忆捆绑住。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回到冷宅,竟然发现苏若琳也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女人,他心里就拥堵住一股无名之火。

  “云浩,你回来了?我已经做好了饭,你洗洗手就过来吃吧。”苏若琳围着围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这一幕,让冷云浩心中莫名的难受。

  他没有说话,在玄关处换好鞋,径直就进了书房。他不能对这个女人有丝毫的留恋,否则,他的生活将会陷入到他无法挽救的地步。

  “云浩,你怎么了?”苏若琳怔了一下,她是知晓他的心思,但是刻意去忽略他的想法,她不得不委屈自己,想要挽救与这个男人的婚姻。

  “我想要静一下,如果你没什么事情,麻烦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还有,离婚的事情,陈律师已经跟你商量过了吧?希翼你尽快做出答复。”冷云浩冷淡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没有抬头看苏若琳一眼。

  这样的话,若是放在之前,他觉得自己说出来都会有些难为情,但是此时,他甚至觉得,再难听一点的话说出来都不算什么。

  苏若琳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离婚这两个字眼,似乎成了冷云浩唯一愿意跟她提及的话题。他明知道她心中最痛的是什么,仍然是无情的拿着匕首一次次的插向这个地方。

  “云浩,求求你,不要离婚好不好?求求你了,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跟我说,我一定改。”苏若琳突然跪倒在冷云浩的面前哭泣请求,为了爱,她可以不要自尊,但是她无法做到舍弃这个男人。

  他们有一年多的恋爱经历,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多,如果这也不算爱,那么为何当初会走到一起,就算他现在遇到了苏洛颜,那又能说明什么?她可以不去计较这些东西,她可以不要求他像爱苏洛颜那样爱自己,她只是希翼能够跟冷云浩保持夫妻关系,难道这样也过分吗?

  看到这个卑微的女人跪倒在自己的面前,冷云浩肚中的火更大了,他起身,一把推倒桌面上堆放的文件。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没有人体会过他的心情,企业不顺利,他的母亲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而苏洛颜,却已经成了别人的未婚妻。

  “你走,你走啊,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我一定要跟你离婚,我绝对不可能再跟你继续生活在一起,你太可怕了,你太可怕了。”他大口的喘着气,幽红的眸光盯着苏若琳,各种伤痛一下子全部都拥堵出来。

  苏若琳泣不成声,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变成他心目中的坏女人?他说她可怕,她到底哪一点可怕了?他背地里与苏洛颜搞到一起,她隐忍不发,难道这样还不行吗?她不过是找苏洛颜了,难道这样也不对吗?

  “云浩,我错了,我不该去找洛颜的,我不该干涉你的生活,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好不好?求求你原谅我,求求你不要离婚。”苏若琳继续哭泣着,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还有没有用,但是只要有一丝的希翼,她都希翼自己能够挽回冷云浩。

  提及那件事情,冷云浩心里更加的愤怒,若不是苏若琳去找苏洛颜,苏洛颜绝对不会将肚中的胎儿打掉,那么也不会现在成为别人的未婚妻。

  “你现在就从这里滚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你不是不希翼我跟洛颜在一起吗?我还告诉你,我就要跟洛颜在一起,就算她嫁给了别人,我也不会放弃。”

  这样的话,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致命的伤害。苏若琳为冷云浩付出了那么多,却得不到他一丝的吝惜。

  苏若琳歪坐在地上痛哭,这样的屈辱,没有人为她分担,也不会有人体谅她。她最爱的那个男人,一点都不爱她了。

  冷云浩只觉得心里堵得慌,脑海中一直都回放着苏洛颜与方逸尘在一起的画面,那种绝望的感觉将他层层包围,他只是想要发泄。

  他拎起一旁的外衣就出了门,没有搭理哭泣的苏若琳。这个屋子总是让他觉得压抑,所以他宁愿将大把的时间都消耗在外面。

  苏若琳并没有离开,泪水落下来,只能够自己擦去,散落在地上的东西,被她一点点的拾捡起来,她是知道冷云浩为什么生气,他只是不能够接受苏洛颜与方逸尘订婚的事实。

  屋子收拾妥当,她没有吃饭,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等到冷云浩回来,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喝的醉醺醺的,浑身都是一股酒气,还好他还记得回到这里来。

  看到冷云浩跌跌撞撞的往屋里走,苏若琳立马就迎了上去,但是却被冷云浩一伸手推到了一边。他吐着酒气,并不比清醒的时候温和。

  “不要你碰我,你走啊,不要呆在这里,我不想看到你。”他大声的说到,自己却一不小心跌倒在地上,苏若琳跑上前去想将他扶起来,却再次遭到他的拒绝。

  他起身,愤怒的将茶几上的东西全部推到在地上,玻璃落在光洁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苏若琳看到这一幕,着实有些惊呆了。

  他如同发了疯一样,将所有能够打碎的东西全部扔在地上,屋子里霹雳巴拉的响起玻璃碎裂的声音,她只能够躲的远远地,一颗心就如同地上的玻璃一样,慢慢的都碎成了一地。

  等到男人累了,他倒在沙发上就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而一旁的苏若琳,却并没有离开,地上的狼藉,她需要一点一点的清理。她知道冷云浩心中的伤痛,却是无力去承担这些伤痛。

  这样的日子,一连持续了好几天,他醒来的时候,将苏若琳当做一团空气,而醉倒的时候,不是要埋怨苏若琳,就是在那里一个人兀自呢喃苏洛颜的名字。

  他是真的很爱苏洛颜,现在苏若琳算是明白了他的心思。她做再多的努力,都是徒劳,一个男人将你从心底里抽离干净,那么就没有继续呆下去的必要了。

  “什么?你要去美国?若琳,你为什么要去美国?妈不是说你,离婚这点事情算什么,只要你不愿意离,这个婚他想离还真离不了。”曹梦露听闻苏若琳要去美国的想法,立马惊讶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苏若琳一直都在国内长大,从来没有去过国外,现在要一个人去美国,而且还是现在这种情况,曹梦露自然是十分的担心。

  “妈,你别担心了,我只是想出去散散心,现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不想一直把自己陷进去,我也该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生活了。”苏若琳脸上十分的平静,仿佛她已经做好了打算一样。

  “哎,都怪那个狐狸精,云浩现在只是被她迷住了眼睛,若琳啊,你千万不要放弃,妈是怎么也不希翼你离婚的。你现在离开一段时间也好,多出去散散心,你表姨就在纽约,我待会给她打个电话,你过去也好有个照应。”曹梦露立马开始张罗苏若琳去美国的事情。

  苏若琳清楚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将自己逼上绝路,她不能再指望冷云浩回头了,长这么大,她心里只有冷云浩一个男人,都说一叶障目,或许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她需要走出去多看看外面的世界。虽然她只去过一次美国,但是对那里的印象却十分的好。

  “妈,我只是出去走走,你不要兴师动众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一个人是可以的。”苏若琳看到曹梦露为自己忙前忙后,心中十分的过意不去。她知道离婚这件事情,让苏家蒙受了太多的压力,她也很恨自己不懂事,给曹梦露和苏中尚添了那么多的乱。

  但是离开这件事情,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跟冷云浩提及,她现在去哪里,他或许早就不关心了,他不过是要沉溺于醉酒,不过是留恋与苏洛颜的幸福时光。那么,她给他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让他看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的东西并不多,带了一点衣物,曹梦露联系了那边的表姐,一切就算是定了下来。只是出去散散心,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多了一些伤悲。

  苏若琳觉得,自己是有些优柔寡断了,美好的生活,一直都在她的眼前,她只是将自己囿于一个狭小的世界里,所以看不到幸福的时光。

  只是在临走之前,她还是想要找苏洛颜聊一聊,她很想告诉苏洛颜,冷云浩是一个值得去爱的男人,就算她这一生都只能够错过,她也希翼苏洛颜能够去珍惜。

  只是想要将苏洛颜约出来,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曹梦露在方逸尘订婚仪式上出现的一幕,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知道冷云浩要与苏若琳离婚了,而那个始作俑者就是方逸尘的未婚妻。

  这样复杂的关系,是旁人不能够理解的,富人之间的游戏,不是旁人看得清的。苏若琳没有去理睬坊间的议论,婚姻或者爱情,向来都是冷暖自知,她还能够责备别人什么呢?这都是她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嫂子,您这是?”苏若琳突然造访方家别墅,这对于方逸尘来说,颇为意外。但是他并不会武断的认为苏若琳是来闹场子的,这是一个善良温和的女人,只是她爱上的那个男人,着实有点不知好歹。

  方逸尘以为苏若琳的到来,是为了找苏洛颜理论,毕竟在她失败的婚姻里,苏洛颜是那道浓墨重彩的一笔。如果没有苏洛颜的出现,或许她还能够与冷云浩享受幸福的生活,但是苏洛颜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苏若琳浅浅的笑了笑,依旧是那副得体的妆容,她知道自己到这里来是有些不合时宜的,毕竟方逸尘已经与苏洛颜订婚了,而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都是理不清的感情纠葛。

  “我要走了,临走前来跟洛颜道个别,逸尘,你不会介意的吧?”苏若琳笑的彬彬有礼,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和善,并不像是一个心机颇重的女子。

  道别?方逸尘忍不住多想,苏若琳这是要去哪里?但是这个念想他并没有开口问出来,苏若琳来跟苏洛颜道别,可以算是姐妹情深,他知道苏洛颜在苏家的处境,向来只有苏若琳一直帮着苏洛颜。

  “嫂子是要去哪里?”他轻轻的问道,目光在苏若琳脸上扫视,这个可悲的女人,这样一段失败的婚姻,将要使她何去何从。

  “去美国待一段时间,我表姨在那边有点事情,我去陪陪她。”苏若琳说的轻巧,没有带任何的感情色彩,她这样淡淡的回答,让方逸尘再也无话可说。

  是好中粗梦。“洛颜在楼上,我带你上去吧。”他率先朝楼上走去。心里并不情缘苏若琳与苏洛颜有太多的接触。

  从订婚典礼到现在,苏洛颜的情绪并不好,话比之前更少了些,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他曾想试图让苏洛颜走出这个阴影,只是女人陷入到自己的世界里,他想要走近,却是无处可寻。

  “洛颜,若琳过来了,你们两个人聊一聊吧。”方逸尘是在阳台上找到苏洛颜的,她斜歪在藤椅里,膝盖上摊开一本书,看样子并没有看进去,只是装出一副样子。她始终都是一副懒懒的。

  而且,她怀着孩子,身子也比较弱,他从心底里是心疼苏洛颜的,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有时候,方逸尘甚至会去想,自己当初到底是不是做错了。他原本是那么的爱这个女人,可是他现在将这个女人当做金丝雀一样囚禁在这里,她快乐吗?

  她是不快乐的,不然她的脸上不会一直都没有笑容,她是不快乐的,不然她不会一直把他排斥在心门之外。他多么希翼自己能够走近她的世界,哪怕只能够远远的看着她唱歌,这也是一种享受。

  听闻到方逸尘的声音,苏洛颜抬头,一眼就看到方逸尘身后的苏若琳,这个女人画着淡淡的妆容,脸上依旧是得体的笑容,比先前要消瘦许多。看样子,她过的也并不好。

  “洛颜,你怎么又瘦了?”见到苏洛颜,苏若琳也是大吃一惊,两个人自从上次见面之后,到现在已经隔了一个多月了,想不到只是短暂的一个多月的时间,苏洛颜整体就瘦了一大圈。

  她没有化妆,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血丝,那双无神的眼眸里,只剩下一望无际的冷漠。这个样子的苏洛颜,是让人心疼的。苏若琳在苏洛颜的身上,看到的是一种死寂般的覆灭。

  (PS:本章依然6000+字,更新已经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吧!还有,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