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03章 意外醒来

第203章 意外醒来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66更新时间:2015-07-12 09:31:56

  

  冷云浩立在那里,陷入到沉思之中,也许每个人的欢喜都是别人无法理解的。 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因为有钱才变成这个样子的,相反,他也跟其他人一样,担心着没有钱会怎么样。

  他没有马上出去,对于别人的闲言碎语,他没有继续听下去的冲动,也不想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让她们觉得难堪。

  他回到洗手间,对着镜子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胡茬已经冒出来一大截了,好长时间没有去修理,他已经苍老了许多。镜子中的那个男人,憔悴不堪,带着一丝疲惫,仿佛眼底的神采都失去了一样。

  他不再是之前那个冷云浩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连自己都陌生的男人,他没有理想,没有信念,只剩下一副躯壳还在苟延残喘。

  他不知道要过多久,自己才能够找回之前的自信,但是他想,自己是再也回不到过去了。爱是一个让人雷到极致的事情,他不愿意再去尝试爱与被爱。他的心只属于苏洛颜,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仍旧是。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那两个女人已经离开了,他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她们的容颜,甚至连她们的声音都模糊了。只要他愿意,他刚才站出来,就能够让她们失去这份工作。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原因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他站在之前那两个人站过的窗口,一眼望出去,尽是万家灯火,温馨的画面,总是让人倍加的伤感。若是苏洛颜还在,那么为他点亮的那盏灯,应该还在吧?

  他在心里苦涩的笑了笑,这样的假设完全没了依据,他何必还要去奢想。只是他很想知道,这个时候,苏洛颜在做什么,她会跟方逸尘喜笑颜开吗?是不是也要为他点一盏灯火?

  回到病房的时候,屋子里安静的仿佛掉下一根针都能够被听见,他走到沈玉卿的床边,挨着她坐下。沉睡中的女人,眉眼舒展,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他握住沈玉卿的手,那双手传递出温暖的信号,却是没有丝毫的知觉,诸多情绪在心头萦绕,若是儿时,他是不是可以在母亲的怀抱里寻找自己想要的温暖?年过三十的男人,应该稳重成熟,有一颗淡定贤达的内心。16XWS。

  他一直都很佩服自己的母亲,在父亲离世的那段时间里,她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支撑起了一切,独自将冷家的家业撑起来。这样的坚强,是一般人无法做到的。他现在也遇到了同样的瓶颈,却是一筹莫展。

  电视里都在热播穿越剧,如果人真的能够穿越的话那该有多好,他希翼自己能够回到少年时期,能够看看那个时候的母亲。他想要知道,是什么赋予了这个女人如此强大的力量,让她可以历经风雨,见证彩虹的出现。

  到了美国的苏若琳,并没有去表姨家,她原本就是希翼能够独自散散心,心里淤积了太多的东西,是需要有时间和空间来清理的。冷云浩那边,还是一直都没有消息,陈律师打过两次电话,她都没有接听。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拖延什么,冷云浩提出的离婚要求并不过分,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两年,这两年来,他没有亏待过她,给了她不菲的生活费,现在她的卡上还是剩下几十万,离婚协议书上,给她的那部分补偿也有上千万。

  若是是换做了旁人,恐怕心里也会觉得满足,她还是chu女之身,法律意义上的离婚并不会给她带来任何的损失。只是,她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内心,若说起先对冷云浩还是满满的爱,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伤害之后,再浓厚的爱,也有消淡的一天。

  她仍旧会在某些时刻去想念这个伤害过她的男人,只是不再一次次的拨打他的电话,不再期盼他还能够回心转意。她是清楚的,他们两个人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他将她排除到他的生活之外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下定决心要与她拉开距离。

  纽约的风光很是不错,她原本以为自己这趟旅行会很孤寂,却不想遭遇一场劫难之后,也会遇到一些惊喜。

  恰逢马郎公休,主动要陪同苏若琳到美国各处转悠一番,他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自然对那些司空见惯的风景已经十分的熟知,而那些外地人并不知道的风景,他也是清楚的。苏若琳在马郎的带领下,见到了许多她闻所未闻的景色。

  也许是一直都被各种规矩压抑着,她以往的生活中,鲜少有男人的角色,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排斥马郎的出现。他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的走在她的身边,风趣幽默,时常会给她带来许多惊喜。

  这份感情,她并没有当做是爱情,男女之间除了爱情之外,应该还有一种情感存在,无关风月,无关情爱,只是那种默契,让彼此相处的那么愉快。

  美国发生的事情,没有热知道,苏若琳去了十多天,曹梦露那边也只是被告知跟自己的朋友在一起,她通过邮件发回来的照片,笑靥如花,做父母的看到她是如此的开心,倒是释怀了。

  苏洛颜是在某一天登陆邮箱的时候,发现了来自马郎的信件,似乎从离开美国之后,两个人便没有联系了。之前马郎打过她的电话,她没有接听到,后来也没有及时回复。

  看到马郎的信件,苏洛颜倒是吃惊不小,马郎告诉她自己与苏若琳邂逅的经过,点点滴滴叙述的是那么的详细。在信的末尾,他亲切的称呼苏若琳为天使。

  她想,这个时候的马郎,对苏若琳应该是有点喜欢的,不然一个内敛的男人,将情感表达的这么直接,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

  他是来询问苏洛颜,苏若琳的嗜好,他很想进一步的了解苏若琳,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他说,跟苏若琳在一起的时光特别的开心,他说他可能要来中国了。

  那封信,苏洛颜回的极其的认真,她讲述了苏若琳许多的优点,唯独没有提及的就是她的婚姻,她想每个天使一样的女孩子,是有权利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苏若琳那么优秀,一定能够得到马郎的垂青。

  一周之后,苏若琳已经决定要返程了,她心中许多郁结开始消散,感情固然重要,但是有时候自己的感受会超过一切。她在内心已经下定决心,如果冷云浩还是坚持之前的态度,那么她愿意选择离婚。

  没有一棵树是必须你不得不去守候的,没有一个人是让你一次次的伤害的。她为了那棵树放弃了整片森林,现在,她觉得自己该走出来了。

  “若琳小姐,你真的要走了吗?”听完苏若琳要离开的消息,马郎的脸上一下子布满了忧伤,短暂的相处,已经让他对苏若琳产生了浓厚的感情。

  这位来自中国的美丽女孩子,让他有了太多美好的记忆,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忘记了两个人之间的国别差异,他只是觉得,跟苏若琳在一起的时候特别的开心。

  “嗯,我该回去了,出来了这么久,我有些想家了。”苏若琳浅笑,告别是一个不能触碰的话题,无论是什么时候,只要谈及告别,心情就会莫名的沉重。云里出即着。

  因为跟马郎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让她看清楚了许多东西,以前她与冷云浩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满满都是牵挂着那个男人,为他喜为他忧,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己的感受,她开心也好,不开心也罢,他从来都不会在乎。

  而马郎是另外一种男人,他很多事情都会为苏若琳考虑,有时候,他就像个父亲一样,细心呵护着她,有时候他又如同一个兄长一样,给她无微不至的关怀,有时候他又如同一个好朋友一样,与她分享所有的快乐。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她与他是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她现在还没有离婚,哪怕这段婚姻已经走向了破裂,她也不应该有任何的想法。

  “能再过段时间再走吗?我的意思是说,还有很多地方我没有带你去看,那里风景很美的。”马郎如同一个孩子一样,他想要挽留苏若琳留下,但是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马郎,我的朋友,谢谢你的热情,但是我必须要回去了。非常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也欢迎你有时间来中国做客。”她看着眼前的大男孩脸上布满忧伤,却是一句宽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那种相识恨晚,一见如故的感觉,或许就是描述他们两个人吧。只是彼此都不在一个水准线上了,她终究要回到属于她的生活中去。

  “如果,若琳小姐,我是说如果,如果我现在决定跟你去中国,你能不能当我的导游?”马郎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倒是让苏若琳彻底惊讶了。

  她知道他现在正在公休,时间不过是半个月,为了带苏若琳到处游玩,已经耗去了一半,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她回中国。

  “这个……你的时间够吗?我是说,你的公休只有十五天啊。”苏若琳好心的提醒,美国的时间观念是很强的,马郎的工作性质有些特殊,一年一次的公休更是难得。

  “没关系的,这件事情我来处理。我就是很想去中国看看,这一直都是我的梦想。若琳小姐,你等我一天好吗?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毕,然后我陪你回中国好不好?”马郎一脸期待的看着苏若琳。

  她知道他并不是说的那样如此期待要去中国,这趟中国行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了。她想要劝说他再考虑一下,但是马郎的表情,却让她看到了坚定。

  “嗯,好的,我等你处理完事情再走。”苏若琳终于点了头,马郎兴奋的叫了起来,他伸手突然将苏若琳揽入怀里,一用劲就将苏若琳抱了起来。

  “若琳小姐,我真的太高兴了,真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要实现我的梦想了。”他兴奋的无语伦次,而苏若琳却丝毫没有觉得他的行为唐突。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马郎的影响,短暂的相处,似乎他教会了她很多的东西,他心灵澄净,不会有太多复杂的想法,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简单的思维,让人相处起来也会轻松许多。

  他懂很多道理,精通中国学问,偶尔与苏若琳交流,他能够让她瞬间信服和钦佩。一个女人,身边是需要有这样一个男人出现的。

  苏若琳没有告诉曹梦露自己回国的日期,她不想让马郎扫兴,希翼自己能够带着这个异国的男人到中国好好感受中国的学问。这是这一趟旅行,让她的心胸也变得宽广了许多。

  都说,一个女人成长最快的方式就是旅行,她以前鲜少出行,总觉得女人应该守着一座房子,围着一个男人过日子,老太太传输给她的思想,让她永远都囿于自己的世界里。她想如果她一早就看到了外面生活的美好,那么她可能不会那么轻易的就交出自己的人生。

  现在看来,她倒是突然豁然开朗,一个女人最珍贵的不是嫁给了一个多金的男人,而是有一个男人把你放在手心珍惜,这才是最实在的幸福。她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心底也和许多小女人一样,渴盼被人爱,渴盼被人呵护。

  既然那个男人看不到你的柔弱,也不愿意珍惜你的苦痛,那放手便是放过自己。苏若琳这样想的时候,之前那些疼痛便消散了许多。

  她觉得这一趟貌似是陪着马郎在旅行,倒不如说,是他陪着她找回那个真正的自己,是他一步步的引导着她,让她看清楚生活最真实的模样,让她明白,自己到底是谁,到底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她很想对这个男人说一句谢谢,但是又觉得这句话会变得多余,她很享受跟马郎在一起的时光,他让她看到瞳孔中那个真实的自己。

  但是在某些时刻,苏若琳还是会觉得伤心,遇到的太晚,明白的太晚,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如果她早一点遇到马郎,说不定自己会是另外一番模样。这种情绪,她无法理清,也又真实的存在。

  她没有爱上这个男人,但是心却被这个男人慢慢的改变了。她想这种改变不只是她吧,作为一个女人,她能够感受到马郎眼中的炽热,只是一想到自己已婚的事实,她只能够装作不明白。

  有时候装傻,也是需要一点勇气和心计的。受过一次伤的女人,更是明白交付一颗心需要的代价,所以,苏若琳只能够保持沉默和微笑。

  这一晚,冷云浩没有离开医院,他坐在那里,本是聆听着床头仪器的滴滴答答声怀想,不一会儿却进入到了梦乡里。

  他是被指尖传来的细微动静惊醒了,梦里仍旧是苏洛颜那张清冷却无助的面孔,他梦见自己去机场找苏洛颜,梦见她头也不回的选择离开,他想要抓住她的手,试图了好几次,都只是抓空。

  指尖传来的那点轻微的动作,让他在梦境中欣喜若狂,他以为是自己感应迟钝了一些,以为是苏洛颜给了他回应,而他却没有及时感知。他猛的抓住那只手,醒来时,却触碰到沈玉卿的眼睛。

  她的眼睛不是往日那样闭着的,清澈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冷云浩,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讶之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妈——,你醒啦?”他颤抖着嘴唇叫出这个字眼,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沈玉卿,握住她的手还在掌心,一直都没有挪动。

  沈玉卿蠕动了一下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她沉睡了两年,谁也没有想到,她会在此刻突然醒来。仿佛是受到了感应一样,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她奇迹般的醒了。

  “医生,医生……”冷云浩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大声的叫着跑了出去。他的脑子里来不及想任何事情,上天赐予他的惊喜,让他此时还不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

  他一声惊呼,立马有护士奔跑了过来,所有人都聚集到了这间病房里,没有人敢相信,沈玉卿沉睡了两年之后,重新苏醒过来了。

  沈玉卿只是转动着眼睛,盯着围观她的人群,不一会儿就有医生过来对她进行全面的检查,她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是已经恢复了意识。这一点,确实是医学上的奇迹。

  “妈——我知道您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您现在别急,我会陪着您。您能醒来,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冷云浩握住沈玉卿的手,眼里饱含泪花。

  沈玉卿只是用手指回应了他一下,她是那么的虚弱,无法用言语来表述自己的心情。但她是个优雅的女人,就算是突然从沉睡中醒来,她也没有表现的多么的慌张跟惊喜。

  只是,她那双眼睛在屋子里搜寻,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她并不知道冷云浩已经与苏若琳结婚,而且现在已经走上了离婚的分界点,她并不知道苏洛颜会与冷云浩有那么大的关联。她只是咋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身影,除了自己的儿子。

  三天后,沈玉卿恢复的已经很好了,她能够说话,但是鲜少说出来,只是那双眼眸,不停的关注着周遭的一切。在这里呆着的两年,她不再拥有这两年的记忆。她没有去询问冷云浩,如果她愿意,她已经能够问出来。

  但是沈玉卿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他若是愿意说,一定会主动的告诉你,但是他不愿开口的事情,你即便是问他多遍,他也只会保持沉默。

  她没有看到苏若琳的身影,也没有从冷云浩的口中听闻到苏若琳的任何消息,她并不知道冷云浩与苏若琳之间发生了什么。她已经苏醒了三天了,按照常理,苏家的人早就听闻消息,现在应该出现在她面前才是。

  但是她看到的,与她所想的,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起初的惊喜之后,她看到冷云浩长时间的陷入到落寞之中,很多时间,他坐在那里,却一不留神就开小差。

  这个儿子,已经与她记忆中的那个冷云浩完全不同,他脸上多了沧桑,眼里多了忧伤,他没有之前的自信跟活力了,他身上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傲气,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云浩,妈妈想要跟你聊一聊。”到了晚上的时候,沈玉卿突然对冷云浩说道,五分钟前,他已经将晚餐送了过来,口味都很可口,只是坐在那里的男人,身上并没有多么的开心。

  自己的骨肉,喜怒哀乐,都能够得到感知。她本不想插手冷云浩的事情,但是今天,她无意中听闻医护人员在议论冷云浩,至于内容,当然并不是什么正面的资讯。

  冷云浩抬头,笑一笑,脸上的落寞一扫而光,在沈玉卿面前,他再也无法做到像儿时那样,将真实的情绪都表露出来了。

  “妈,您有什么话就说吧,您刚醒来,要多休息。”轮廓分明的脸上,是他惯有的疏离。他不该有这样的表情的,只是习惯成了他欺骗自己的借口。

  “你跟若琳,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沈玉卿顿了顿,靠在床头,将这句话问了出来。苏若琳的消失,已经让她心中狐疑,而旁人的议论,更是让她忍不住猜测。

  她并不想揭冷云浩心中的伤疤,但是在她的意识中,苏若琳绝对是一个适合做儿媳妇的人,否则她不会在苏家落难的时候出手相救,她不会让冷云浩考虑苏若琳的。

  “没什么。妈,您还是不要问了。”冷云浩长舒一口气,这件事情,他再也不想提及,离婚的事宜,他全权交给了陈律师,至于苏洛颜那边准备如何处理,他都能够接受。他只是希翼能够尽快的解除这一段婚姻关系。

  (PS:本章更新6000+字,更新已经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吧!还有,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