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221章 呕吐

221章 呕吐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05更新时间:2015-07-12 09:32:16

  

  就算是醉酒了,他心里还是那么的清楚,他很想念苏洛颜,所以当那些人想将他送到酒店去的时候,他坐在汽车的后排喊着要回家。那些人知道他的脾气,便开车将他送了回去。

  苏洛颜的房间已经关了灯,他站在院子里只能够看到一个黑乎乎的窗口。他多么希翼,自己每次回到这里的时候,这扇窗口前能够站着苏洛颜的身影。她哪怕是不愿意理睬他,只给他一个远远的眼神也好啊。

  他摇摇晃晃的进了屋里,一个人仰靠在沙发上,觉得无聊到了极致,酒喝多了一点,就特别的想要找个人说话,他扶着楼梯一步步的朝苏洛颜的房间走近。

  苏洛颜并没有睡着,她只是习惯了在黑暗中沉思而已,听到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知道方逸尘已经回来了,而后楼下传来的声音,那个男人是喝多了酒吧。

  她没有下楼去看望,虽然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合法丈夫,但是他们的相处模式没有发生一点改变。他们保持着各自的生活空间,他从来也不会去侵犯她的人身安全。

  但是听到沉重的脚步逼近,苏洛颜心里还是紧张一片,喝了酒的男人是不安全的,这一点她心里比谁都清楚。方逸尘已经有过一次先例了,她不希翼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方逸尘到达苏洛颜门前的时候,用力的扭动把手,这才发现房门是从里面反锁住的。发生了上次那样的事情之后,苏洛颜长了一个心眼,每晚睡觉前,将房门从里面反锁住。她并不知道方逸尘是否有卧室的钥匙,如果他想要进来,她的努力是没有用的。

  “洛颜,开开门,好不好,我想跟你说说话。”方逸尘一边敲着门,一边冲苏洛颜说着。他有些站立不稳,整个身子的重量全部都依靠在房门上。这扇门对他是禁闭的,就像是苏洛颜的内心一样,他想要找到一把钥匙,却不知道钥匙到底是放在哪里。他进步了她的内心,连这扇门都是如此。

  “洛颜,求求你开开门,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他瘫坐在门前,仍旧不放弃的拍打着房门,苏洛颜攥住被子坐在床头,她犹豫着要不要打开房门,让方逸尘进来。但是她很害怕,怕这个男人会做出让她为难的事情来。

  “很晚了,我已经躺下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苏洛颜冲门口说道。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而且方逸尘喝了那么多的酒,她不像与一个喝了酒的男人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洛颜,你就开开门好不好,我跟你说完话我就走。”他靠在门口,手掌仍旧是不紧不慢的敲打着房门,那一声声落入到苏洛颜的心里,她的心也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他是她的老公,如果按照常理,他晚归她是应该出去迎接的,但是此时,她却是害怕他的到来。这样的心理,让苏洛颜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我困了,有什么话,你现在赶紧说吧。”苏洛颜知道方逸尘是不会罢休的,但是她也不希翼这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屋子里还有佣人住着。

  “洛颜,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开心,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啊,洛颜,能够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洛颜,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方逸尘靠在门口,不停的跟苏洛颜袒露心声。

  她靠在床头,静静的听着他说话,却是一句都不回应,就算他不说出口,她心里也是清楚的。他对她很好,给了她一个安身之处,虽然要挂上婚姻的名义,但是她不用担惊受怕,他宠溺着她的情绪,从来不干涉她的生活。

  她对他一直都是不冷不淡,但是他却丝毫都不介意。他在用他宽广的胸怀,给她一个安慰的怀抱。只是,苏洛颜知道,这些只能够换来感动,而不能够让她真心的将自己交付出去。

  “洛颜,我不能失去你,我害怕我会失去你啊。洛颜,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我。我求求你了,一定不要离开我……”他在那里继续呢喃,而她的心也揪到了一处。这样的真情告白,若是当着她的面,她想自己一定会无助到极点。

  她不是一块石头,不是没有感受到他的好,只是她无法做出回应,这颗心已经不能违背理性了。她做不到的事情,也不愿意去勉强。

  “洛颜,你要爱我,好不好?我等你来爱我,我会一直等你的……”方逸尘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终究是平静了下来。外面此时一点声音都没有了,苏洛颜知道,他一定是困了,靠在门口睡着了。

  在外面闹腾的那个男人现在睡着了,但是苏洛颜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她陷入到了迷茫之中,不知道自己跟方逸尘的婚姻生活该朝哪个方向去走。她知道自己一直冷冰冰的对他是不好的。

  毕竟这样对他不公平,她已经做了他的妻子,就应该进一个妻子的情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纠结什么。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她也曾一遍遍的问自己,是因为深爱冷云浩,所有才不能接受另外一个男人了吗?

  她抚摸着隆起的小腹,肚中的胎儿已经快五个月了,再过几个月就要出生了,她是要当妈咪的人。她觉得自己心门已经关闭了,就算是现在让她重新回到冷云浩的身边,她也无法做到再像以前那样勇敢的去爱了。

  也许,时间是个好东西,终究会让她接受现在的生活,说不定有一天,她便愿意对方逸尘捧出一颗真心。但是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

  后来的时候,她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从里面轻轻的将房门打开,方逸尘就靠在房门上,他睡的正熟,脸上表情十分的恬淡。她想要挪动一下他的身躯,睡在地板上终究是不好,后来倒是作罢,捡了一条毯子给他搭在身上。

  爱情总是那么的奇妙,你爱着他的时候,他不一定爱着你,当你苦恼的时候,你却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因为得不到你的爱而苦恼。这个时候的苏洛颜,是多么的希翼有上帝的存在,那么她就可以亲口问问上帝,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安排。

  如果方逸尘遇到的不是她,那么他应该有幸福的人生,他是个简单的男人,跟他在一起的女孩子应该会很快乐的。苏洛颜知道自己有很多的不好,她是那么绝情的人,轻易不愿意交付自己的真心。

  跟他在一起的时光,让她心里涌出不少内疚来。以至于到了今天,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不知道两个人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相处。

  后半夜的时光,苏洛颜并没有睡意,她只是靠在床头,目光盯着门口的方向,那里有一个男人正靠在门上睡着了。她的心里是温暖的,就如同窗口倾斜进来的月光一样。

  她一直都是向外太阳的,如果拿冷云浩与方逸尘比较,她觉得冷云浩更像是议论太阳,带着热情,带着希翼,能够感染她,能够让她感受到最炽热的激情。而此时的方逸尘,则如同月光一样,轻柔的让你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也只有偶尔的时候,只有心彻底放空的时候,你才能够发现,他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从来都没有远离。

  苏若琳想要跟马郎在一起,遭到了曹梦露的强烈反对,这件事情现在成了苏家的头等大事,苏中尚说不上话,终究是什么忙都帮不了。

  “你想要去哪里?从今天开始,你要是敢走出苏家半步,我就跟你断绝母女关系。”为了阻止苏若琳与马郎两个人在一起,曹梦露终于使出了杀手锏。

  “妈——,您这又是何必呢?我跟马郎是两情相悦,您不是说一直都希翼我能够幸福吗?我现在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很幸福。”苏若琳一脸的不高兴。她已经跟马郎约好了,下午两个人还要去喝咖啡。

  “我说不行就不行,要钱没钱,还是个洋人,妈不同意你嫁给这样一个穷鬼。想要骗大家苏家的财产,没门儿。”曹梦露意志坚定,从知道苏若琳与马郎的事情开始,她便下定决心要阻止这两个人的结合。

  苏若琳怒气冲冲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现在曹梦露对她实行禁足,这就是豪门大小姐的悲剧。她渴望自己如同一个自由的小鸟一样,展开双翅,在属于自己的天空飞翔。

  她只能够在电话里告知马郎,这边遇到了情况,让他先不要急着过来拜访她的父母。这对情人在电话里,都是有些黯然神伤。但是马郎为了哄苏若琳开心,不住的转移话题。

  “若琳,你别担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如果你的妈妈还是不同意大家在一起,我会一直等你的。”马郎在那边不住的安慰苏若琳,他此时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但是听到自己的恋人如此信誓旦旦的为自己开怀,苏若琳心中却是满满的感动。也许是因为两个人不能立即见面,就更加的珍惜彼此交流的时间。

  挂断电话之后,马郎万分的着急,他不懂得中国中国的这些礼节,也不知道苏若琳的母亲为什么那么坚定的要反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但是他心里是渴望要跟苏若琳走到一起的,只能够寻求办法。

  “洛颜,我是马郎。”马郎在苏若琳那里找到苏洛颜的电话,他觉得在这个时候,除了苏洛颜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了。

  “马郎,真的是你吗?你现在在哪里?”接到马郎的电话,苏洛颜十分的激动。婚礼上听闻马郎的到来,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那个时候,她心里是满满的担忧。知道马郎对苏若琳的心思,她很想知道他们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却是一直都没有得到消息。

  “我就是F市,洛颜,帮帮我好不好,我现在快要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够让若琳交给我。”马郎的声音里充满了忧愁,他很幸运的认识了苏若琳,可是两个人的爱情却是那么的辛苦。

  他为苏若琳放弃了一切来到了中国,原本想着这样自己就能够做成苏家的女婿,却不想自己却不能被这个中国的丈母娘接受。

  “怎么了?马郎,你跟若琳现在怎么样呢?”苏洛颜的心里一紧,听到马郎这么一说,她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如果是马郎遭到了苏若琳的拒绝,那么这件事情就难办了。

  “洛颜,若琳的妈妈反对我跟若琳在一起,现在把她关起来了,不让大家见面了。洛颜,我该怎么办?帮帮我好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让她的妈妈接受我。”马郎这才把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这一点,原本也是苏洛颜担心的,曹梦露是个势力的人,她看的到的只有金钱作为表皮的东西,马郎出生卑微,这一点自然是不符合她的要求。她反对苏若琳与马郎在一起,说白了,就是嫌弃马郎没有钱。

  现在想要让马郎腰缠万贯,这样的事情比打动曹梦露还要难。苏洛颜知道曹梦露是个难缠的角色。让她现在给马郎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她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团。

  “洛颜,是不是真的没有办法呢?我现在真的很着急。如果若琳的妈妈将她嫁给了别人,我该怎么办啊?”

  苏洛颜这边的沉默,让马郎立马激动的如同热锅里的蚂蚁一样,他第一次坠入爱河,遇到苏若琳就觉得是上天的恩赐。但是这份恩赐的爱情,却得不到父母的同意,如果是不能改变的缘由,那么他也还可以接受。但是人为的原因,让他怎么也想不开。

  “马郎,你别太着急,这件事情让我想想,你先去苏家拜访一下,拿出你的诚意,我想只要若琳的心跟你在一起,应该就没有多大的问题的。”苏洛颜试着将心中的想法告知马郎,但是立马就遭到了马郎的吐槽。

  “洛颜,这个做法不行,我已经去过三次了,每次刚到大门口,就被若琳家的管家赶出来了。她根本就不让我进去,洛颜,我进不去,见不到若琳,我真的好担心啊,我害怕失去若琳了。”马郎苦恼的在那边伤怀。

  苏洛颜听到这一句话,心中颇为感动。一个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得到一份最真挚的爱。只有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入侵的。

  “马郎,现在你听着,我不知道这个方法可不可以,因为它真的很极端。你多考虑一下,再看看需不需要这样做。”苏洛颜顿了顿,将心中的想法告知了马郎。

  就在这天下午,马郎打电话告知苏若琳,然后两个人都有些兴奋和忐忑。苏洛颜出的主意,尽管极端了一点,却不失为当下最有利的方法。

  这天晚上,苏若琳照旧是陪着曹梦露看电视,现在她没有曹梦露的恩准,就不能走出苏家的大门,无聊的时光,只能陪着曹梦露去打发。

  突然,苏若琳捂着嘴,慌乱的脚步直奔洗手间而去,曹梦露侧目,冲佣人使了个眼色,待佣人都到洗手间的门口时,听到苏若琳抱着马桶一阵呕吐。

  佣人立马小跑着回来告诉曹梦露,曹梦露的脸阴沉了几分,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当苏若琳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神在苏若琳的身上来回的扫射,恨不得穿透她的身体,洞察事情的真相。

  一个小时之后,苏若琳再次冲进洗手间,等她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曹梦露的眼底已经多了一些东西。

  “若琳,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曹梦露脸上带着愠色,她打量着苏若琳,觉得她最近似乎是微胖了一点,脸色也有些苍白。

  “不知道,就是突然觉得有些恶心,想要呕吐。”苏若琳扶着额头,微蹙着眉头漫不经心的说道。

  她的话,立马让曹梦露紧张了起来。“若琳,你上次例假是什么时候来的?”曹梦露挪动了下身子,神经兮兮的望着苏若琳。

  “上次……我忘了。”苏若琳想了想,随即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她这副神情,让曹梦露的疑心更大了。

  “若琳,你现在老实告诉妈,你是不是跟那个美国佬那个呢?”曹梦露立马靠近苏若琳,威严的问道。她脸上各种表情聚集到一起,失望、伤心、沮丧……让她觉得自己之前的努力都消失殆尽了。

  苏若琳的头更低了,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其实她与马郎交往到现在,两个人除了偶尔牵牵手,并没有任何逾越境界的事情发生。

  (PS:本章更新3000+字,更新已经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吧!还有,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