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23章 死灰复燃

第223章 死灰复燃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48更新时间:2015-07-12 09:32:18

  

  苏洛颜没有做声,转身就离开了这里,对于她与冷云浩的事情,她不想多做说明。 今天来这里,她是为了参加苏若琳与马郎的婚礼,而不是与其他的男人发生纠葛的。

  “冷云浩,请你最好离我老婆远一点。”方逸尘逼近,带着怒色。他是跟那个人交谈完毕之后,到处找苏洛颜,却不想在这里竟然碰到苏洛颜与冷云浩站在一块。他没有听到两个人在交谈什么,只是听到冷云浩求着苏洛颜要继续说点什么。

  一对曾经恩爱的男女相遇,想要说的不过是相思之苦罢了,他才不要听这些话。他不能容忍的就是冷云浩还要来干涉属于他的幸福,苏洛颜现在是他的奶酪,任何人都不能觊觎。尤其是冷云浩。

  “我要是不那么做呢?”冷云浩敛住眉,虎视眈眈的盯着方逸尘,知道方逸尘在背后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之后,他已经从内心里将这个昔日的兄弟从自己的世界里清除掉了。他可以接受苏洛颜离开他的事实,但是永远不能接受自己不爱苏洛颜这样一个事实。

  “那你试试看,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方逸尘显然没有料到冷云浩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还没有结婚就给人带了绿帽子,这样的事情,要是说出来,算是男人的奇耻大辱了。现在这个给他带了绿帽子的男人,竟然还想勾搭他的老婆,他是怎么也不会容许的。

  “是吗?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来。”冷云浩丝毫不让步。既然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是朋友了,那么便是自己的敌人,对于敌人,他向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方逸尘怒火燃烧,上前一步,伸手就拧住了冷云浩的衣领,而冷云浩也毫不示弱,一把拽住方逸尘的西装,两个愤怒的男人,眼看着就要拉开一场战争了。

  “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呢?今天可是若琳的婚礼,你们要在这里闹场子可不好吧。给人家一点面子吧。”就在两个人差点打起来的时候,魏俊出现了,他立马跑上前去,将两个人拉开。

  听他这么一说,准备动手的两个男人,理性立马就战胜了感性,倒是没有继续想要打斗下去的想法了。

  “哼。”方逸尘鼻翼里冷哼一声,而后转身就大步的离开了。留下魏俊与冷云浩两个身影在那里。

  “云浩,你沉着一点,今天好歹是若琳的婚礼,你既然来了,就不要在这里出乱子,否则若琳怎么想啊?”魏俊伸手揽住冷云浩的胳膊,试图将他拉开。

  “魏俊,你觉得我是来闹事的人吗?”冷云浩并没有迈开步,只是一本正经的盯着魏俊问道。他并没有想要闹事,苏若琳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他真的很开心。他觉得自己亏欠了这个女人,现在既然有人能够使得她微笑,那么这便是需要祝福的事情。

  他唯一觉得气愤的事情,就是方逸尘的所为。他不知道方逸尘到底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将矛头指向他。他是什么都不怕的人,唯独担心留在方逸尘身边的苏洛颜。他害怕苏洛颜受到半点委屈。

  “算了,云浩,大家出去见几个朋友,大家好久没见了,正好趁这个场合聚聚。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说是不是?”魏俊嘻嘻哈哈的并没有回答,而是拉住冷云浩便朝外面走。

  他觉得自己刚才来的真是及时,要是再晚来一步,今天苏若琳的婚礼,肯定会变得一团糟,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很难去想象了。

  他知道冷云浩与方逸尘之间的纠结就是苏洛颜,但是他刚才并没有看到苏洛颜,也不知道冷云浩与方逸尘为什么动手。既然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化解,那么也就算了吧。

  只是冷云浩的心情却是颇为的不爽,之前一直想着要告诉苏洛颜这个消息,让她多一点提防,却不想自己这么做真是多余。不但苏洛颜没有理解,而且还让方逸尘更加的得意。

  方逸尘并没有在婚礼上继续逗留,而是早早的就离开了。他的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糟糕,接到苏若琳结婚的请柬时,他以为不会在婚礼上碰到冷云浩,怎么说,冷云浩都算是苏若琳的前夫,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是不合适的。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他在那里出现的时候,就看到苏洛颜与冷云浩相聚的场面,他不知道冷云浩与苏洛颜到底说了什么,他只是觉得心里更加的难受了一些。

  他对苏洛颜已经算是够好了,一直渴望着自己对她的好,能够感动她,使得她有朝一日看到自己的付出,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切似乎一直都是多余。

  她肯定还是爱着他的,他们两个人还是互相喜欢对方的,那么他这算是什么?被人戴了绿帽子也就算了,难道还要替别人养儿子吗?

  作为一个男人,他心里不是没有委屈的,以前支撑自己继续努力的,不过是因为他一直爱着苏洛颜,但是现在,他那么深重的爱,全然得不到苏洛颜的回应,他开始觉得有些累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能够娶苏洛颜回家,当他把那个女人娶回家的时候,他才发现,他还想要这个女人的心在属于他们的家里。

  他有时候甚至想,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错了,如果在那个时候他没有出现,那么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如果他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朝婚姻逼近,是不是他就会永远的失去苏洛颜。

  他是不可以失去这个女人的,她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但是从婚礼现场回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去找苏洛颜。那个时候的方逸尘,还沉浸在愤怒之中,他为冷云浩气愤,而且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委屈。

  这个委屈,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苏洛颜给他的。他觉得自己卑微到极点,爱一个女人爱到这样的地步,却什么也得不到。可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想过分手。

  他喝了很多酒,一个人在酒吧里不停的喝酒。不要任何人靠近,不要任何人陪,他只是觉得心里十分的难过。原来别人眼中的幸福,都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冷暖自知,这话是正确的,只是他一直欺骗自己不要去懂。

  苦涩的酒液落入喉中,让他更加的伤心。这种憋屈是需要发泄的,但是他只能够靠酒精来麻痹自己。酒吧的老板将他送回别墅的时候,方逸尘已经喝的大醉。

  苏洛颜在婚礼上并没有看到方逸尘,想着他一定是走了。知道他看到那一幕会十分的生气,她已经刻意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但是还是没有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而自始至终,她都是问心无愧。

  就算是她与冷云浩再次重逢了,但是他们之间并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来。她记得自己已婚的身份,知道自己不能再有之前那样的想法了。但是看到方逸尘那种怒气冲冲的脸时,她心里多少还是明白了几分。

  她只是没有想到,方逸尘会丢下她一个人离开,但是并没有责怪,婚礼结束之后,她自己打车,回到了别墅。屋子里并不见方逸尘的身影,她觉得自己有些累,就回房休息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的时候,听到屋外传来车子的声音,不一会就听见管家扶着喝醉的方逸尘进来了。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下去面对这个男人。

  既然问心无愧,那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当她出现在方逸尘面前的时候,他正仰靠在沙发上,领带已经扯开,挂在脖子上,衬衫的扣子也掉了一颗,一双红彤彤的眼睛里,冒出怒火。

  听到苏洛颜从楼上下来的声音,方逸尘扭动着身子,想要坐正。他看着苏洛颜一步步的朝这边走来,那张脸上还是往日的清冷。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就不能冲他笑一笑,难道冲他笑一笑就很难吗?他对她那么好,给了她婚姻,给了她自由,他什么都给她了,她为什么还要折磨吝啬的对他?

  “洛颜,你到底爱不爱我?你告诉我,你有没有爱过我?”方逸尘从沙发上跌坐下来,一把拉住苏洛颜的胳膊,不停的问着这句话,他就如同一个受了伤的孩子一样,需要得到一个人的爱抚。

  苏洛颜只是站在那里,用手护住肚子,从一开始,他应该就知道,他们两个人的结合,与爱情没有关系。她是知道他心中有她,但是他也应该知道,她从来都是将他拒之千里之外的。

  他现在是需要得到她的一个承诺吗?可是她连这样一个口头承诺都给不起。她无法欺骗自己,也做不到去欺骗别人。她很感激方逸尘为她做的所有事情,只是她做不到去爱。他想要的那种爱情,她给不起。

  “逸尘,你醉了,回房早点休息吧。”她轻声说道,而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唯一能对他说的,不过是这么一句吧。

  “洛颜,我到底哪一点不如他,你为什么就不能爱我一点点,你试着爱我一点点还不行吗?”他瘫坐在地上,拽着她的胳膊并不松开,这个任性的孩子,若不是到了受伤的地步,怎么可能将自己如此脆弱的一面,表现的这么淋漓尽致。

  苏洛颜没有办法做出回答,人与人之间,很多时候都是没有办法进行对比的,她现在说不清楚冷云浩到底是哪一点好,只是自从离开了那个男人之后,她的心彻底的封闭了,她再也不会爱了。

  方逸尘很好,她不得不这样承认,他对她的宽容,对她的关心,她不是木头人,不是没有感知到。只是,她已经再也做不到像以前那样疯狂的去爱了。

  也许,人的一生,只有那么一次,为了爱情,忘乎所以的飞蛾扑火。这一次,她已经毫无保留的付出了,那么这一生,就此截然而至。

  她站在那里,目光清冷,只是不再言语。她只能将自己对方逸尘的愧疚深埋在心里。她是对不起他,这一生都是如此。

  “洛颜,洛颜,你告诉我,我到底是哪一点不好?”没有得到苏洛颜的回答,方逸尘却是一点都不罢休,他盯着苏洛颜,渴望在她的脸上找到一个答案。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还爱着他?你们今天在一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方逸尘抓住苏洛颜的双手,歇斯底里的问道。他已经受不了这样无望的沉默了,苏洛颜从来都不愿意给他一个正面的回答。

  他的力道是那么的大,苏洛颜微蹙着眉头,想要挣脱他的大手,却是使了很大的劲儿都不能。最后,她只好作罢,既然他要这样,那么她只能随着他去了。

  “你说,你是不是准备离开我了?你是不是还想跟他复合?”方逸尘怒目圆瞪,盯着苏洛颜不停的问道。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内心却还是忍不住一片恐慌。他知道苏洛颜的心思,知道她心中对冷云浩余情未了,可是他就是害怕,害怕死灰复燃,最终毁灭的那个人是他。

  “你放手啊。”苏洛颜想要挣脱方逸尘的大手,但是男人的手劲儿越来越大,她痛的蹙紧了眉头。方逸尘是喝醉酒的人,她跟他说不清楚。

  “洛颜,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很爱你,要是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了。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他突然可怜兮兮的一把搂住苏洛颜,苏洛颜捂住肚子,想要推开男人。

  “不要碰我的肚子。”苏洛颜感觉到男人的挤压,想要护住腹中的胎儿,这是她的本能,但是这句话,似乎让方逸尘颇为的震惊。

  “你还是爱他的对不对,你还要给他生孩子,是不是?”他突然一把松开苏洛颜,伸手抓起茶几上的一个花瓶,猛的摔在地上。花瓶碎在地上,一地的碎片落入苏洛颜的眼中。

  她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方逸尘,心里早就是害怕几分。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有什么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只是此时此刻,她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逃离。

  她是带着一丝害怕逃离开的,扶着楼梯,脚步一丝凌乱的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屋里,好在方逸尘并没有跟上来,他喝多了酒,摔碎那个花瓶的时候,自己也跌倒在沙发里了。

  她躲进属于自己的那间房里,一颗心因为害怕,此时跳个不停。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她已经努力拉开自己与冷云浩的距离了,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对于方逸尘吃醋的事情,苏洛颜觉得很伤心,同时她心里也很害怕。她肚中的孩子比较是冷云浩的骨肉,这件事情虽然只有她与方逸尘知道,但是这个孩子的存在,只会让他愈加的不安。

  她想她是没有办法给方逸尘安全感的,就算是她现在交付自己的一片真心,孩子的存在已经是一个事实,是她无法改变的了。她当初那么傻,还相信世界上真有一个男人会不计较这些。当方逸尘把这样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天真和可爱。

  只是此时,她脑子里一片混乱,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是要跟方逸尘离婚吗?他一定不会同意离婚的。但是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受到歧视和虐待。她现在脑海中挥之不散的是方逸尘那张愤怒扭曲的脸,她从未见过那个样子的他,心中已觉害怕。

  屋子里最终还是安静了下来,方逸尘没有闹腾多久,只是苏洛颜却无法平静下来,她失眠了。这样一个选择,现在让她感到后怕,她想起冷云浩说的那些话,他让她小心方逸尘,当时她只是觉得冷云浩是因为吃醋才说这样的话,现在想着,一定还有深意。

  她想要细细体味,却是无从领会。但是也只能是自己一个人在心里揣摩,他到底想要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终究是不明白。

  这一晚苏洛颜的思绪纷飞,她并没有怎么睡着,一直到黎明破晓的时候,才勉强合上眼躺了一会儿。或许是出于对方逸尘的介意,她没有起床出去吃早餐。索然没有胃口,在床上躺了一阵子,直到后来听到房外传来敲门声。

  “洛颜,起床了吗?”是方逸尘的声音,他已经醒来,就站在门外,声音也完全不似昨晚那般的生硬,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在脑海中提醒苏洛颜。她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很难去信任一个人,而他轻易就打破了那层薄弱的信任。

  “洛颜,对不起,昨天我喝多了,我是不是对你说了很多过分的话?洛颜,我那都是无心的,你可不可以不要计较。麻烦你开一下门,好吗?”

  (PS:本章更新5000+字,更新已经完毕,各位亲们明日再见吧!还有,呢喃向各位亲们求月票求道具,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