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28章这次不可以

第228章这次不可以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09更新时间:2015-07-12 09:32:25

  

  “我给若琳发邮件,问问她在美国近况怎样。 ”苏洛颜微微深呼吸一口,掩饰住自己的紧张和慌乱,鼠标落在邮箱的界面上,幸亏她刚才手疾眼快,将那个邮箱的画面关掉了。

  “我就是回来拿一点东西,你别在电脑面前玩太久,这个辐射大,对你不好。”方逸尘走到苏洛颜的身后,伸手拢了拢苏洛颜的肩膀。

  她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便起身将位置让给他。“我只是发封邮件,现在邮件发完了,我也就离开了。”说完,她也没有理睬方逸尘,便挪动身子朝外面走去。

  方逸尘目光还是在电脑屏幕上扫视了一眼,并没有发现异样,他迅速的将盘退出来装进了兜里。还好这一切没有被苏洛颜发现,不然的话,他真是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洛颜,我晚上会晚一点回来,你好好吃饭,然后早点休息。”方逸尘临走的时候,苏洛颜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对着电视鼓捣。

  “嗯。”她应了一声,视线却没有从电视上挪开,直到男人的脚步迅速的消失在门口,听到车子引擎发动离开的声音,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电视画面上到底播放的是什么,苏洛颜一点印象都没有。她还沉浸在刚才的情景之中,一想到方逸尘一直都在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就觉得心惊胆战。

  他现在出去,是又去筹划伤害冷云浩的事情吗?刚才那封新发来的邮件,她还没有来得及看。是不是那个男人又想出什么花招来了?

  她心里就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一样,七上八下的。想到自己的婚姻,不过是一个骗局而已,她开始在内心嘲讽自己。原来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人其实就是自己。

  她还以为方逸尘对她只是简单的爱情,以为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却不想,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不过是利用她的善良,将她的善良当做有利的武器。他是一早就准备要攻击冷云浩的吧,所以趁人之危,将苏洛颜抓在手里当做了砝码。

  原来,她不过是一枚砝码而已。只要她一直在方逸尘的手上,冷云浩做任何事情都不会痛下决心。他利用苏洛颜扰乱了冷云浩的心绪,他有利用苏洛颜激化了冷云浩愤怒。他这些努力,不过就是希翼冷云浩乱了方寸。

  一想到冷云浩现在面临重重危机,苏洛颜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很想给予冷云浩一点帮助,她不希翼看到那个男人孤立无援一个人去面对这场战役。但是,她又不知道自己能够做点什么。

  刚才方逸尘回来的太匆忙了,以至于她连那个发信人是谁都没有记住。她觉得气愤,方逸尘怎么能够做出这样下三滥的事情来。

  苏洛颜起身,在屋子里不停的踱步,她从来没有这样慌乱过,就像是世界末日快要来临了一样。她在心里不住的问着自己该怎么办,问的越多,反而越加的迷茫。

  后来,她终于想通了,不管这件事情如何发展,她都会帮助冷云浩的,即便是他们现在不能够在一起了,即便是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阴谋。她最不希翼的,就是看到那个高傲的男人倒下。

  她不能够给他幸福,至少要让他有尊严的活着,这是她唯一能够替冷云浩做的。她抚摸着肚皮,站在窗口看着远方。刚才还纷乱的心,此时开始一点点平静下来。

  “云浩,你一定要坚持住,你是那么坚强的人,没有什么可以将你打倒的。原谅我不能在身边给你支撑,但是我一定会给予你帮助,我不会看着任何人将你推入悬崖。”她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又低头看了看隆起的肚皮。

  这里面有属于她跟冷云浩的骨肉,这里还有属于他的血脉,只是此时,她不能将这个惊天的消息告诉任何人。她想总有那么一天,当她再次见到冷云浩的时候,能够微笑着告诉他,在她心中,他还是原来的样子,而他们,还有一份牵挂,留在这个世界上。

  得到男人的召唤,方逸尘心中颇为不情愿,他并不知道自己跟男人合作之后将会得到什么收益,男人给予他的承诺,到目前为止,一直没有兑现。而现在他身边那个苏真颜,只会让他日日的赶到烦恼。

  当他开着宝蓝色的宾利驶往男人约定的地点时,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放弃的念头。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生意人,不懂得生意场上的那些套路。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他有些内疚了。自从决定跟男人合作那一天开始,他的生活貌似比以前更加的顺畅,但是内心却难以找到自己想要的安宁了。

  宾利车停靠在酒吧门口,这是方逸尘常来的地方,男人选在这里,任何人都不会对方逸尘的行踪有丝毫的怀疑。方逸尘不知道男人为何对他的行踪把握的如此精确,他是不是一直都在某一处暗暗的监视着他。

  被人监视的感觉不好,尤其是知道被人监视,还不能发现监视所在。

  方逸尘穿过大厅,沿着通道一直往楼上走。酒吧里的当班经理点头哈腰了一番,他冷漠着一张脸,视而不见。

  在二楼拐角处的那个包间里,坐着一身黑服的男人,无论是在哪里,他都始终带着那副宽大的墨镜,以此挡住他那双鹰鹫般的眼睛。

  方逸尘从未看到过那双眼睛,他会在某个时刻,想要知道那双眼睛到底藏着什么。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用屏障挡住了这扇窗户,那一定是不希翼被人窥视吧。

  他推开那扇门,屋里的管线昏暗,与外面的喧嚣形成鲜明的对比,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屋里仅有的一扇窗,也被厚重的窗帘遮掩住了。

  方逸尘进来,在最近的沙发上坐定,他的目光只是在男人的身上瞟了一眼。这个男人今天是一个人过来,并没有保镖跟着,这倒使他少了一点压力。

  “这次找我,有什么事吗?”方逸尘抓起桌子上的啤酒,拉开拉环,喝了一大口,而后仰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问道。

  他是自由惯了的人,就算是被男人要挟着去合作。他也希翼自己还能够保持一点属于自己的特性。只是,他清楚的知道,内心某一处仍旧是惶恐不安。

  “我听真颜说,你最近已经很长时间不去企业了?”男人保持着先前的坐姿,目光并没有落在方逸尘的身上,严肃的脸上笼罩着凝重的表情,让人看了就觉得压抑。

  方逸尘只看到肥厚的嘴唇蠕动了一番,然后干巴巴不带丝毫感情色彩的话语就吐露了出来。他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去企业了,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适应朝九晚五的生活。

  “是啊,怎么了?”方逸尘不以为然的说道。听到苏真颜的名字,他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心里已经觉得有几分不爽。只要不用见到那个女人,他自然是不愿意呆在企业里消磨时光。

  “那你知道最近冷云浩都在做什么吗?”男人的声音多了几分厉色,最近冷云浩一直在进行顽强的抵抗,这让他在美国市场上感到了颇大的压力。他原本希翼能够速战速决,却不想战线拉的越长,自己反而越被动。

  方逸尘瞥了一眼男人,没有做声,只是捏着易拉罐,一口一口的喝着啤酒。他可没有什么心思去关注冷云浩。那个男人做什么与他没有半毛线的关系。

  “我希翼你还记得大家之间的合作,否则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对你来说很严重。”男人带着一丝威胁,再次将这话说了出来。他开始不满方逸尘的态度,对他这么长时间的表现也有一些失望。

  这个合作,没有给方逸尘带来意外的收获。现在男人表达了不满,他更没有耐心继续听下去了。

  “你要是不满意,去找别人算了。我就是这个样子,你还想要怎样?”他伸手将喝完的易拉罐扔在桌子上,冷冷的目光盯着男人。但终究是有些底气不足。

  “是吗?那我现在还真不想去找别人。方逸尘,你别忘了,大家现在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想不合作还真不行。”男人的脸抽搐了一番,满腔的怒火被他深深的压抑着。

  这话彻底让方逸尘无语,他本就是觉得自己变得窝囊了,偏偏这个男人还抓住了他的软肋,让他骑虎难下。

  “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这里的气氛,多了一些压抑。方逸尘觉得空气都开始变得混沌不堪了。他要出去透透气,顺便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

  “这么快就想走,今天的事情还没有说完了。我希翼你把心思多花一点在工作上,想要打败冷云浩,你现在这个样子,是绝对不可能的。”男人看着方逸尘,带着笃定,仿佛还有嘲讽的意味,将这番论断抛了出来。

  方逸尘靠在沙发上,双手插在牛仔裤兜里,男人怎么说,他都不再发表意见。这是他的生活,他不喜欢被人指手画脚。

  “现在海外市场需要资金,基于大家共同的合作,你现在需要拿出一个亿用来构建海外市场。”男人说完这话,目光落在方逸尘的脸上。

  “一个亿?”方逸尘勃然大怒,这算是什么合作?拿他的企业作为要挟,现在又开始明目张胆的找他要钱,若是一百万,他还可以考虑一下,但是一个亿的资产,这可是一个不小的书目。

  “怎么?我调查过方氏集团的财务,这一个亿对于你来说,并不算什么大数目。想要做一番大事业,必定是要有所付出的。”男人双手撑在拐杖上,等待着方逸尘拿出自己的态度。

  这是一个亿,就如同要割去方逸尘一大块肉一样。他不在乎钱,但是现在要让他拿出这么多的钱去干一件他根本就不懂的事情。他做不到。

  “不可能,我不会给你一个亿。海外市场,我宁愿不要。”方逸尘起身,他冲着男人坚定的说道。

  这个危险的男人,他不过是见了两次面,第一次面说是要帮助他,却是将他拉入到一个战壕里,现在却是要他提供作战的物资。他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的傀儡一般。自己提供资金,提供场地,陪别人玩一场于己无关的游戏。

  “那你的意思是不提供资金支撑喽?”男人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亲自来找方逸尘,却遭到方逸尘断然的拒绝。这让他脸上十分的挂不住。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方逸尘说完,摔门离开。他有一种被人当做猴子耍了一番的感觉。这个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他完全不得而知,就如同一个黑色的谜底一样,让他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气呼呼的从酒吧里出来,而后拉开宾利的车门,扬长离去。他觉得自己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一个错误。好像这个男人再跟他开一个国际玩笑一般。

  一个亿!方逸尘不是银行,不可能平白无故的为别人提供任何的资金。他在车里,越想越觉得气愤。他原本有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这个男人要打破他生活的平静?

  他没有回到企业,因此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当黎明破晓,当他还沉浸在梦境中的时候,却接到助理打来的电话。

  “方总,不好了,企业系统被黑客侵袭,现在整个企业都瘫痪了,所有业务都没办法连接上。”助理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此时正是上午八点,他还躺在被窝里,那个梦境因为这个恼人的电话被终止。

  方逸尘立马就意识到不好,但是他根本就不懂这些东西。他在企业的主要职责就是列席重要的会议,代表企业出席某些活动,而后在重大的文件上签字就行。

  “找技术专家处理一下不就行了吗?”他有些不耐烦,企业发生了事情,第一时间就会把电话打到他这里来,这些问题,难道需要他去解决吗?

  “专家已经来过了,根本就无法修复。方总,现在大家该怎么办?”助理在那头,无助的等待着方逸尘的指令。企业里现在有一千多人坐在电脑前前面,等待着他的指示。

  “你问我,我去问谁?你现在先找人处理,我马上就到企业来。”方逸尘的脸色更加的暗淡了,眉头紧锁。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太多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是他心中清楚,一定是那个男人捣鬼干的事情。他不过是拒绝合作,而那个男人就可以利用这一卑鄙的方式使得他的生活陷入紊乱之中。

  他穿着宽大的睡袍,在自己的房间里踱来踱去。男人的电话始终无法拨通,他知道如果这个问题不能立即得到解决,那么董事会的那些老古董们就会积聚到他的办公室门前,紧接着,他远在美国的老父亲,就会把越洋电话打到他这里来。

  他双手插在头发里,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他想要发火,大清早的就这么大的火,可是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发泄的地方。

  他将睡袍脱下,换上正装。脸上升腾的怒气,却是无法消融。生活突然给了他这么多的压力,让他开始有些无所适从。他很害怕,原本以为自己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企业,但是当危机每次降临的时候,他还是会忌惮失去。

  苏洛颜听到楼下传来的声响,她已经醒来,穿着宽松的居家服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看到方逸尘怒气冲冲的朝外走。

  他这是要去哪里?又是要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吗?她的心跟着冷了一声,却是看着蓝色宾利扬长而去。

  屋子里因为这个男人的离去,苏洛颜感觉到一丝轻松。就算是两个人的生活没有太多的交集,但是空气中会弥漫属于另外一个人的气息,这依旧让人略感沉重。

  ............

  “方总,现在专家都无法化解,您说大家现在是不是要报警呢?”当方逸尘出现在企业大门口的时候,助理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见到方逸尘的车停靠在大楼门口,立马上前迎接。

  方逸尘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看到企业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他的身上,他瞬间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从大厅走向电梯的那段路,他觉得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

  “董事会那边有什么反应吗?”进了电梯,方逸尘忍不住问道。他最烦的不过是那些老八股们,待会会一股脑的跑过来质问他。

  作为一个晚辈,他是什么都不懂,他想要的也不过是能够维持企业的发展而已,可是偏偏现在闹出这些事情来,让他无所适从。

  (PS:本章更新5000+字,今天呢喃已经吐血更新了10000+喔!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