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29章 血的代价

第229章 血的代价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10更新时间:2015-07-12 09:32:27

  

  “还没有,现在才九点过一点,消息还没有传到他们那边去,不过待会肯定会来闹腾的。 ”助理跟着方逸尘的脚步进了电梯。方逸尘的办公室在十五楼,随着电梯的上升,他的心也跟着更加的沉重。

  男人不过是耍了一点小手段,就能够让方氏集团陷入到危机之中,他是有些害怕的。若是那个男人继续使用别的手段,他根本就无力招架。

  “董事会的人来了,就说我不在。”方逸尘头也不回的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现在谁也不想里,给男人打过去的电话,没有人接听。那么,他只能够等待男人的回应。

  这件事情,总需要一个说法的。就算是合作,这一次,他希翼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那种,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就如同企业现在面临的境况一样。

  属于他的办公室大门轻掩着,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属于他的专属位置上,苏真颜坐在那里,闲适的翻弄着桌面上的文件。见到方逸尘进来,她只是微微的抬头看了一眼这个男人,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却是意味深长的笑容。

  “方总,早啊,我刚给泡了一杯咖啡,味道不错,你要不要也来一杯?”她端起桌子上的咖啡杯,冲方逸尘示意一番,而后自己轻抿一口,做出一副十分享受的表情。

  他走近,脸上的怒气似乎快要燃烧一般,最不想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偏偏她还是闯入到他的生活中来。

  “你给我滚开。”他怒吼一声,苏真颜倒是浅浅的笑了笑,不愠不怒,缓缓的从方逸尘的老板椅上起身,端着咖啡杯站了起来。

  “方总,发这么大的火干嘛?不就是坐了一下你的专座吗?呵呵,还真是舒服。”苏真颜识趣的起身离开,只是她的笑确实不合时宜。

  方逸尘一屁股坐了下来,他仰靠在椅背上,觉得自己真是窝火到了极点。他在脑海中寻找解决的办法,此时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怎么?方总这么淡定,现在方氏集团马上就要垮掉了,难道方总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哎,我也是一大早才知道的,还以为方总会很紧张这件事情。看来,方总也不是那么在乎这个企业嘛。”苏真颜靠在一旁的沙发上,不紧不慢的冒出这样一段话。

  方逸尘心里本来就烦躁不安,此时一旁还有一只乌鸦不停的聒噪,这让他的怒火更加的旺盛。

  “你要是没什么事,现在马上从这里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方逸尘怒吼道。他调转老板椅,蹙着眉头闭上了眼睛。

  如此多的烦心事,一想到半个小时之后,那群老八股将拥堵上门,他现在就一筹莫展。他不想搭理苏真颜,若不是看她是一个女流之辈,他会亲自将这个女人从这里赶出去。

  “没什么事就不能呆在这里吗?方总忘了吧,我可是您的特聘私人秘书。现在方氏集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这个私人秘书不在这里,方总会心安吗?”苏真颜巧笑嫣然,摇晃着杯中的咖啡,脸上带着一抹得意的笑。

  方逸尘明白了,她不过是男人派来监视他行踪的歼细罢了。男人不接他的电话,不理睬他的任何反应,却让苏真颜在这里来看他的笑话。

  “现在就让你的老板出来,我有话要跟他说。”方逸尘逼视着苏真颜,他找不到的人,她是一定能够找到的。既然他们是一伙的,那么这件事情他一定要找男人说个清楚。

  “你找他做什么?有什么话跟我说也是一样的,我跟方总也不止是合作的关系,大家还是好朋友,不是吗?”苏真颜的话音落在好朋友上,别有深意的看着方逸尘。

  他的脸抽搐一番,这句好朋友,他宁愿自己没有听到。他是跟这个可恶的女人尚过床,可那又如何。跟他上床的女人多了去了,他还需要一个个贴上标签永远记在心间吗?

  “好,你转告他,别以为他可以用这些歼计就能够达到他那些可恶的目的,我不是他的提款机,不要想在我这里掠夺到什么东西。”方逸尘说的大义鼎然,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做出任何的让步,就算是方氏集团陷入到崩溃的地步,他也不要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

  一个亿对于方氏集团是很重要的,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储备资金,他不能随便拿这部分钱给这个陌生的男人去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无法让自己的良心找到安宁。

  苏真颜靠在沙发上,握着咖啡杯打量着方逸尘,就如同看一个笑话一样。许久,她才蠕动嘴唇开腔。

  “你这又何必呢?既然是合作,就一定会有得有失,一个亿而已,对于方氏集团,这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但是你要知道,有了这一个亿,冷云浩的企业就会完蛋,到时候在这里,你就是龙头老大,源源不断的钱都会朝你涌过来。”

  苏真颜说的头头是道。她是昨晚深夜得到男人的指令,方逸尘最近的表现实在让人太失望了,男人要苏真颜给他一些暗示和压力。两个人里应外合,一定能够迫使方逸尘做出进一步的合作。

  “够了,这些话我不要听。你们跟我说合作,到底是合作什么?从一开始到现在,你们不过是拿我的企业做诱饵,我不会再听你们的摆布了,你们要对付冷云浩,你们自己去对付,这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他愤愤的说完,怒气在胸中萦绕,如同要燃烧一般。

  被人摆布的感觉并不好,找不到自己的归属感,最重要的是处处都处于被动的地位,他的自由空间受到太多的挤压,这让他原本的生活失去了平衡。

  “你这么心急怎么行?冷云浩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了解吗?他那么狡猾,想要把他打败谈何容易。凡事都要慢慢来,一口吃成胖子,你还需要时间来消化呢。”苏真颜说完,轻轻的笑了笑。

  所有人都跟他说等待,可是等待就是一种煎熬。他越来越不喜欢这种煎熬的感觉,不能把控的生活,让他陷入到焦躁之中。

  “总而言之,我是不会再跟你们合作的。你们想要打败冷云浩,那就自己去做。这个游戏我不会陪你们玩了。”他一甩手,就如同跟这帮人撇开了关系一样。

  “方总,耍小孩子脾气是要付出代价的,你应该也知道,能够让方氏集团陷入瘫痪的人,背后必定是有强大的靠山。你跟他对抗,不过是胳膊跟大腿过不去而已。明知道打败冷云浩对你没有一点坏处,你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苏真颜换了一个位置,在沙发上坐定,翘起二郎腿,露出雪白的大腿。她伸手撩拨了一下栗色的卷发,嘴角扯动,露出不屑的表情。

  “方总就算是不为企业着想,也总该为自己的家人着想吧?就算是你娶了苏洛颜,那又能怎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心里只有冷云浩,你难道还希翼她移情别恋,瞬间爱上你?我比你要了解这个妹妹,她认准的事情,一定不会发生变化的。”

  苏真颜这句话,让方逸尘心里更加的窝火,他不就是因为苏洛颜爱的人不是他而纠结的吗?他不就是因为这个,才决定对冷云浩下手的吗?

  “还有啊,你父母可都在美国,他们最近好想过的还不错,我听说,你妈妈最喜欢牵着哈利到公园散步……”苏真颜翻动的嘴唇,爆出这样惊人的消息。

  听闻苏真颜讲出父母在美国的动态,他的心不禁一紧,整个人立马从座椅上弹了起来,而后直奔苏真颜。那双大手钳住苏真颜的肩膀,目光如同匕首一样锐利。

  “说,你们是不是对我父母怎么样呢?”他紧张兮兮的盯着苏真颜,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到答案。

  “方总,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苏真颜想要挣脱方逸尘的大手,但是他手上加大的力道,让她痛的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我警告你们,要是敢动我的家人一根毫毛,我绝对会杀了你们。我说的出来,就一定能够做的出来。”他眼中升腾的杀气,就如同雾霭一样弥漫开来。但是因为紧张,手指忍不住些微的战栗。

  “大家当然知道方总做得出来,所以大家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合作的事情,这对你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大家本来都是朋友嘛,何必要把关系闹到这么紧张呢?”苏真颜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不要再跟我提合作的事情,从现在开始,你们统统的都从我的生活中滚出去。我跟你们不是朋友,如果这件事情不想闹大的话,就给我本分一点,否则,警方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方逸尘盯着苏真颜,一字一顿的说道。

  苏真颜甩开方逸尘的大手,愤愤的盯着这个男人。她揉了揉疼痛的臂膀,起身抓起沙发上的小包,而后蹬着高跟鞋,迅速的离开了方逸尘的办公室。

  听到苏真颜离开的脚步声,那串足音仿佛落入到方逸尘的脑海中一样,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心开始有些紧张了。现实是这样的残酷,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化解危机,如同苏真颜说的那样,一个能够让方氏集团陷入混乱的人,背后必然是有强大的背景。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大的潜能没有发挥,只是现在,他陷入到矛盾和纠结之中,这一场看不到前景的合作,让他觉得疲惫。他想要迅速的结束,或者要看到自己付出的。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就如同那个男人许下了一个愿景,然后他就傻傻的去相信。

  “方总,董事会那边已经打电话过来询问了,我跟他们说你不在……”助理敲了敲门,见方逸尘没有反应,还是大着胆子推门而入。他进来的时候,看到方逸尘仰靠在椅背上,一脸的落寞。

  这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刚刚坐下一把手的位置不久,却遭遇到如此多的事情。所有人都能够感知到他的无力,可是在这个紧要关头,大家也都等待着他能够像上次一样,轻松就化解这一次的危机。

  “哦,你先出去吧,我一个人静一会儿,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我爸,我先想想办法。”方逸尘冲助理说道,而后又再次闭上了眼眸,脑子里的乱,让他开始有些逃避现在的环境。

  助理一声不吭的就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方逸尘一个人,他很想给远在美国的父母打个电话,问一声安好。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怕自己掩饰的不够好,会让老爷子更加的生气,最后想了想,这个电话还是不要打好了。

  方逸尘很难得的在办公室里呆了一整天,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靠在椅背上,陷入一种迷茫和空无之中,在他背后,隔着一道厚重的落地玻璃窗,他能够一览整个城市的全景。可是,这样美好的景色,不能带给他任何荣耀和自豪。

  一直到下班的时间,他才从那张老板椅上起身,带着一丝沉重和落寞走出去。办公区仍旧是一片混乱的样子,但是因为他的存在,所有人都如同上了发条的闹钟一般,在自己的岗位上有条不紊的奋斗着。

  宾利车驶向专属于他的别墅,管家早已经在门口恭候,他难得这样早回到这里。许是因为心里有了别样的东西,便更加的渴盼能够寻一处属于自己的静谧。

  “少爷,这里有一个包裹,说是从美国寄过来的,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寄来的,您先看看吧。”管家说完,就立马将那个包裹拿到方逸尘的面前。

  他端详了一下地址,并没有详细写清楚,好在并未介意。老爷子鲜少主动跟他联系,打听他的消息也是从管家跟助理那里得知他的信息,而这两个人也都受了他的指示,报喜不报忧,因此那边倒是并不知方逸尘的所作所为。

  “打开它吧!”方逸尘只是冲管家说了一句话,他径直朝屋里走去,在玄关处换掉鞋子,还没有来得及朝客厅的沙发走去,就听见管家一声尖叫。

  “怎么呢?”他转身蹙着眉头望去,管家手中的盒子已经落在地上,他疾步走近,这才看见,盒子里躺着的竟然是哈利的尸体。

  哈利是方逸尘的母亲身边的小狗,活泼可爱,甚是通人性。这是他去年去美国的时候,送给母亲作为生日礼物的。想不到,哈利的尸体竟然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少爷,要不要报警?”管家看到这幅场景,吓得浑身开始哆嗦,他浅薄的人生阅历,还不曾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旁站着的方逸尘,面上却是一片清冷。

  十指蜷缩,掌心已经落下殷红的印记。哈利的尸体已经僵硬,脖颈处带着血迹,触目惊心。他不敢去想象已经发生了什么,只是眼下的一切,完全都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

  “暂时不要去报警,把这些清理一下,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他稳住了自己的情绪,也算是安稳了管家的心。他步履沉重的朝客厅的沙发走去,坐在那里,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他并不知道美国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已经知道,男人开始发飙了。他很难想象,如果自己不按照男人说的那么去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记得苏真颜说的那些话,他就算是不为企业着想,也要为自己的家人着想。

  “少夫人呢?”他坐在那里良久,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大声的冲管家问了一句。他不止有自己的父母,他现在还有了自己的妻子。一整天没有见到苏洛颜,此时想起,心中甚为担忧。

  “少夫人一直都在楼上,少爷要见少夫人吗?”管家赶紧过来询问。方逸尘却是沉默着,最终摆了摆手。

  他坐在那里,屋外暮色已经开始降临,疲惫袭来,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他开始有些悔恨,如果一开始就拒绝加入男人的合作,那么他现在是不是就不会陷入到如此被动的局面?

  人总是为了自己的贪欲,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不过是希翼自己能够守住已经得到的一切,却不想这个过程是如此的痛苦。

  有时候,生活一直都在教授大家一个道理。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强求来的终究无法安宁。这段他奢求来的感情,让他背负了太多沉重的东西。

  他将自己一个人锁在书房里,不出来见任何人,甚至就连晚饭都不愿意出来吃。苏洛颜自然不知道方逸尘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楼下传来的那一声惨叫,她是听到了,之后下面就一直保持着平静。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今天的更新已经完毕了喔!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