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30章 不合作就去死

第230章 不合作就去死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10更新时间:2015-07-12 09:32:28

  

  他将自己锁在书房里,并不出来见任何人,连晚饭都不愿意出来吃。 苏洛颜自然不知道方逸尘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楼下传来的那一声惨叫,她是听到了,之后下面就一直保持着平静。

  晚餐的桌上,难得不见方逸尘的身影,没有人提及,她也没有问。这样一种奇怪的相处模式,不知道还要延续多久。她不曾多想,吃罢饭继续回到自己的房间,哪里就如同是她一个人的城堡。

  方逸尘陷入到痛苦的抉择之中,黑夜给他带来恐惧,让他无法把控自己的去向。人为刀徂,我为鱼肉,这样的境况,让他失去主导权,沦为一个被动挨打的局面。

  浅薄的经历,使得他此时想不出任何办法来摆脱困窘。他已经战战兢兢的度过了今日,如果明天企业还不能摆脱危机,那么他是不是要从高高在上的方总,变成一文不值的那个陌生人?

  有些东西,原本是不在乎的,但是拥有变成一种习惯,习惯让你改变内心。就如同方逸尘一样,他万般无奈座上总裁的位置,不喜欢朝九晚五,不喜欢严肃的会议,可是要他现在从那个位置上走下来,他却不情愿了。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许多东西,最开始接手方氏集团的时候,冷云浩给了他很多帮助,这使得他做任何事情都弄得得心应手。他自不量力想要打败那个男人,现在却无法抢占到先机,这算是对他的惩罚吗?狂妄之后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从书房里走出来,屋子里静的好像还是他一个人一样,他不饿也不想吃饭,懒得动,更不想泡在酒吧里打发寂寞的时光。

  “少夫人有下来吃饭吗?”他走到客厅里,然后冲管家问了一句,一整天没有看到苏洛颜了,她是这栋楼里唯一与他共存的人。

  “刚下来吃了一点,现在又上去了。”管家垂手站在一边,毕恭毕敬的答道。方逸尘只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一望无际的黑暗,一句话都没有说。

  过了一会儿,他转身迈开步朝楼上走去,他很想跟苏洛颜说说话,他有一种倾诉的欲望,想要告知她内心的苦闷。然而沉重的脚步落在楼梯上,发出寂寥的声音,他停留在她关闭的门口,就如同他从不能靠近她的内心一样。

  他没有伸手推开那扇门,只是插手站在那里,似乎是等待着门自动开启。但是那扇门没有丝毫感应到他的内心,静默的保持着它一贯的姿势。

  他在楼梯口坐下,背靠着墙壁,一个人静静的发呆。身后的门是否开启,此时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他只是想要享受此时静谧的时光。

  屋子里的苏洛颜,听到外面传来方逸尘的脚步声,他的脚步声停在门口,她扭头朝门口望去,门并没有反锁。可内心却有一丝担忧。

  自从发现他的秘密之后,苏洛颜对方逸尘的芥蒂就更加的深了。所有的愧疚还有感激,都瞬间被欺骗蒙蔽。只是无法改变的现状,让她学会了更加的冷漠。

  她不想见到那个男人,不想听到他任何的话语。好在那扇门阻挡了他们的视线,他没有推门而入,没有打破属于她的宁静,她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这扇门,看到那个男人带着一丝伤感站在门口。

  她终于收回了视线,他便排除在她的世界之外了。膝盖上的书页翻了一整天,始终都停留在同一个位置。苏洛颜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凌乱过了,原来人都是这样,从一个围城里走到另一个围城里,始终无法找到真正的自由。

  夜幕降临的时候,方逸尘终于起身离开,木质楼梯上响起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他已经想清楚了,无论怎样,他都没有选择了。明天他要去见那个男人,他不想再做懦弱的自己,就算是输得一无所有,他也不要这样狼狈的躲藏。

  沉重的叹息,消融在无尽的静默之中。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孤独,以为某个人会是自己的慰藉,却不想那都是自以为。你仍旧是你,从始至终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窗外,一轮圆月挂上枝头,皎洁的月光普照着大地,清冷的光辉从窗棂倾斜开来,没有温暖的抚慰,悄无声息,只换来内心的沉寂。夜色笼罩,听不到叹息,也听不到哭泣,所有都掩盖在黑暗之中,就连灯火,也渐次模糊暗淡,无精打采的选择退出这场戏。

  方逸尘一时间无法入睡,睁着眼盯着天花板,时间就在眼前挪动着脚步到了黎明。新的一天,是否就意味着新的开始?

  ............

  清晨的曙光刚刚探出脑袋的时候,方逸尘的眼睑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光的刺激,若是在往日,他会拉下被子,将自己蒙在枕头底下继续呼呼大睡。无忧无虑的生活过惯了,他还不习惯被太阳叫醒的生活。

  他眯缝着眼睛,从困顿中醒来,这一夜似乎比往日都要漫长许多,他折腾到许久才渐渐入睡,可是不过是睡了不到一会儿而已,便从睡梦中醒来了。

  镜子里的那个男人,满脸都是憔悴,黑黑的眼圈,一眼就能看出昨晚他睡的不好。他只是看了一眼一直调为静音的手机,上面都是助理打来的电话。

  “喂,企业现在怎么样?”方逸尘将这个电话回拨过去,他伸手抓了一下头发,心头的烦闷再次袭来。只有睡眠的那一会,他能够忘记这一切束缚自己的痛苦。

  “董事会的股东们已经到企业里来了,说是要见你。如果您今天不来企业的话,他们恐怕要给您父亲打电话了。”助理在那边将企业现在的情况一一的汇报给方逸尘,他听着眉头已经蹙成了一团。

  “你跟他们说,我现在正在想办法解决危机,让他们再等一天。我这里知道该怎么办。”方逸尘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伸手将手机扔到了床上。

  他对着镜子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生活还在继续,危机还在持续,他还需要去想办法如何解决。这是他的无奈,也是没有办法需要面对的现实。

  好在他比昨天要淡定了一些,洗漱完毕,下楼吃了早饭,碰到苏洛颜正在餐桌上。她没有抬头,肚子比先前更大了一些。

  他在她的对面坐下,早餐很是丰盛,苏洛颜吃的很慢,却是一种漫不经心。他伸手给她倒了一杯牛奶,都说怀孕的女人会胖一些,可是苏洛颜除了有一个突出的大肚子之外,身形跟之前并无两样。

  “洛颜,你要多吃一些,注意营养。”他说完,将牛奶递给苏洛颜。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却无法触碰到她的视线。

  “谢谢。”她礼貌的接过牛奶,却只是放在一边并没有喝。匆匆的将手中的面包吃完,那一杯牛奶,她犹豫了片刻,端起杯子,大口的喝掉,而后抓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起身就朝一旁走去。

  方逸尘原本很想跟苏洛颜说说话的,之前他们在早餐的时候,偶尔还可以交流一下,不知道是他敏感了一些,还是怎么的,他觉得今天的苏洛颜似乎对他有些刻意的疏远。看到他来吃早餐,她便急着要离开一样。

  他目送着苏洛颜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不明白这个女人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难道就不闷吗?他还有事情需要做,匆匆吃完就离开了别墅。

  方氏集团,比昨日更加的繁忙,危机持续一日,那么损失也就盛于一日,他出现在企业大门口的时候,等候多时的股东们一股脑的就涌了上来。

  “方总啊,这件事情你总的给大家一个说法吧?”立马就有人毫不客气的开腔了,方逸尘蹙了蹙眉头,目光寻找着助理的身影。他最怕的就是面对这群老古董,知道他们除了瞎嚷嚷之外,跟他其实没两样。

  “各位股东都静一静,方总现在正在寻找办法,大家先去会议室等候几分钟,方总稍后就来给大家做一个说明。”

  就在方逸尘不知所措的时候,助理救了他一把,他及时出现,开辟出一条路,将方逸尘引入到他的专属电梯里,方逸尘这才脱身。

  “现在情况怎么样?”他还是有些不安的问道,电梯合上的时候,方逸尘脸上的汗珠已经滚落下来,他接过助理递来的纸巾,将额头的汗珠拭去。

  “大家已经请了专家正在修复,估计难度有些大,还需要花上几天才能够完成吧。这个黑客实在是太利害了,他仿佛事先就知道大家的建构一样,不然不会破坏的这样彻底。”助理慎重其事的向方逸尘做着汇报。

  方逸尘丝毫不怀疑助理的论断,在这方面,他比方逸尘懂得要多。如果按照这个说法,企业还需要好几天才能够恢复运作的话,那么他就不必要那么担心了。

  “先撑着吧,过了这几天再说。”方逸尘松了一口气,这算是他做出的唯一答复。既然那个男人想要拖死他,那么他倒是要试试看。

  “可是,方总,企业现在损失惨重,如果再拖几日,恐怕这些股东都要撤资啊,您没有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议论这件事情了,所以,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吧。”助理的担忧,立马让方逸尘的那点侥幸变成了虚无。

  他走近属于自己的办公室,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内心充满了恐惧。昨天,见到哈利的那些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他很害怕,今天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次收到同样的包裹。

  他掏出手机,拨通了苏真颜的电话,男人不接电话,不过是再等他的态度而已,但是这件事情,需要他跟男人当面交谈。

  “怎么?方总这是想我了吗?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我刚刚睡醒。”苏真颜带着魅惑的声音充斥耳膜,方逸尘握紧电话的手,随即紧了紧。

  “我要见他,你帮我安排。”方逸尘言简意赅,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他联系不上男人,但是知道,唯一能够找到那个男人的只有苏真颜。

  “你要见他,自己找他就是啦,干嘛要我来帮这个忙,有什么好处吗?”苏真颜立马就顺着杆子往上爬了。现在方逸尘主动求她办事,她的姿态当然要摆的足够高了。

  方逸尘的眉头蹙了蹙,“大家是合作伙伴,不是吗?你们不就是希翼我跟你们合作吗?如果不见面,这件事情怎么谈?”他冷笑一声,对于利益之徒,是不需要说太多客气的话。

  “这么说,方总是想通了哦,好吧,那我现在就帮你联系,不过你可不能忘记我的恩德,这次我帮了你,你要记在心上的。”苏真颜在那头讪讪的笑着,方逸尘舒了一口气,便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之后,约见的时间跟地点就发到了方逸尘的手机上。他转身抓起一旁的外套,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

  “方总,董事们还在会议室等着您呢。”助理立马跟出来提醒方逸尘,刚才他帮方逸尘将那些股东们赶进了会议室,那群老古董此时还在会议室翘首期盼方逸尘给他们一个答复。

  “让他们等着吧,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进了电梯。助理站在那里,无奈的晃动着手里的文件夹,却最终只能蓦然转身。

  见面的地点,这次定在一个咖啡吧里。当方逸尘出现在那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他这个人向来都是神出鬼没,他只好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下。

  两分钟之后,有侍者送来咖啡,还有一张纸条放在他的桌前,他打开,便看到男人的字迹,而后转身就朝咖啡店对面的商店走去。

  他不明白男人为什么要弄这么复杂,大白天难道见个面还需要弄的跟特务碰头一样吗?看来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总还是有些心虚吧。

  “说吧,找我什么事?”见到男人的时候,他依旧是以前那副装束,只是与之前微微不同的是,他戴着一顶黑色毡帽。

  “昨天那个包裹是不是你派人送来的?”见到男人,方逸尘心头的怒火再次萌生,想到可爱的哈利竟然落到如此的下场,他就疼痛不已。

  “怎么?一只狗而已,你不会连一只狗都舍不得吧?”男人脸上挂着看不清的表情,但是语气里明显是一种司空见惯的样子。

  一只狗难道就不是生命了吗?一只狗难道就没有活下去的资格了吗?

  “你到底想要怎样?”方逸尘有些微的激动,他内心是恐惧的,这个男人他始终都无法看懂,这些卑鄙的手段,他还可以一次次的上演。

  “我不想怎样,只不过是想要让你知道失去是什么感觉。你放心,事情还没有结束。”男人的视线并没有落在方逸尘的脸上,但是这话,却让人听了胆战心惊。

  事情还没有结束,那么是不是今天方逸尘不答应合作,晚上他将要收到的就是人的尸体?

  “你这么可恶,如果你敢伤害我的家人,我立马就去报警。”方逸尘声音颤抖着说道,他不是被人威胁了,而是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危险了。

  “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去报警吗?”男人逼近,话里带着阴冷,方逸尘已经感觉到腰际被什么东西顶住了,等他低头看的时候,男人一直插在风衣口袋的手里,正握着一把手枪。

  “你想要干什么?”方逸尘害怕的想要退缩,但是男人的一只手已经钳住了他的胳膊,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他现在终于明白,男人为什么选择在这个商店了。

  这个商店并没有安装监控设备,里面流动人员复杂,就算是他在这里出了事情,也无人能够知晓。

  “我就想跟你合作,难道你不想自己飞黄腾达吗?你要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是什么样的,我愿意跟你谈这件事情,是你的荣幸,你要是把我惹怒了,方逸尘,你以为你还能作为一个活人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男人咄咄逼人的话冒出来,方逸尘已经吓了一身冷汗,他知道男人绝对不是开玩笑,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开动扳机,那么他就会在这里停止呼吸。

  但是他还不能死,他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完成,他怎么能够就这样死在这里?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这种恐惧,让他失去了自制。

  “你先把枪放下,不然我没办法跟你谈这件事情。”过了许久,方逸尘口中才说出这句话,额头的冷汗,哗啦啦的滚落下来。

  男人一把推开方逸尘,却依然是不改之前的冷漠。他这副模样,让方逸尘心中七上八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今天的更新已经完毕了喔!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