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33章 有种试试看

第233章 有种试试看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3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2:32

  

  吃罢饭,苏洛颜仍旧是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他听到楼上那扇门关闭的声音,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也是困倦交加,便早早就回房休息了。

  但是苏洛颜却无法安睡,她没有见到哈利的尸体,但是脑海中却开始不停的勾勒那副残忍的画面。她内心里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可是方逸尘说了一点却又不再说下去,她的好奇心被吊起,想要平息是那么的难。

  她很想问方逸尘一句,这件事情是不是与冷云浩有关,可是,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她的脑海中闪现,并没有开口。她知道,方逸尘希翼听到的是她对他的关心,而不是对冷云浩的关心,所以,她如果不给他想要的东西,那不如保持沉默吧。

  但是这件事情,苏洛颜决定还是要弄个水落石出,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像现在这个样子一样,总是逃避现实。还有两个月,这个孩子就要出生了,可是这个消息,孩子的亲生父亲并不知道。

  她在床上辗转反侧,也许是下午睡的太多了,黑夜来临的时候,一点困意都没有。脑海中总是充满各种纷争,以至于后来的梦境,都是凌乱不堪。

  睡梦中,她再次梦见了冷云浩,他站在她的面前,不停的质问着,她为什么要离开他,为什么没有等他回来,他全身都湿透了,站在那里充满了委屈和哀痛。

  她想要说话,可是嗓子却发不出声音,她想要朝冷云浩走近,可是脚步却迈不开,她在内心怒吼着,想要告诉他,她是迫不得已,但是他听不到。他带着失望的背影朝远处走去。

  而后,她看到方逸尘带着一脸得意的笑走到她的身旁,他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她想要挣脱,而他的力道却更加的紧了。待他的脸凑近,苏洛颜看到他另外一只手里,竟然拎着一只血粼粼的小狗。

  她吓的从睡梦中惊醒,脑海中仍旧是那只小狗的影子,挥之不去。这个梦境是如此的清晰,每个人的容颜都是那么的真实。她拢了拢被子,门从里面反锁住了,没有人能够进入到这里。

  她再也无法入睡,被刚才的梦境牵引着,额头上已经细细密密的冒出许多汗滴,这两个男人,到底哪一个才是所谓的凶手?

  还有,苏洛颜忍不住怀疑,方逸尘说的是真的吗?他为什么要对她说那些话?从昨天到现在,没有人跟她说起那只小狗的事情,她只是在昨晚听到楼下的惨叫声,可是事后管家并没有说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方逸尘又是在隐瞒这什么?这就如同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底一样,他们越不愿意提及,苏洛颜就越想知晓。

  方逸尘一觉睡到大天亮,本不想去企业的,后来接到助理的电话,说是海外几个客户的业务计划需要他签字,他倒是百无聊赖的出现在企业里。却不想,为了这些琐事,一直了两个多小时。

  他从企业里离开,开着蓝色的宾利车,沿着柏油马路闲逛。生活仿佛恢复到之前的平静状况,大起大落之后,都是这样的场景。

  只是,当他刚刚在酒吧门口将车停靠下来的时候,苏真颜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贴了过来,看到那个女人走近的身影,方逸尘的脸阴沉了下来。

  他不想看到苏真颜,这个女人就如同瘟疫一样,让他时刻感受到危机。她既然是那个男人的代言人,那么他还是离她远一点才好。

  “方总,您这是要去哪里啊?我刚好有空,大家一起去啊。”苏真颜立马就蹬着高跟鞋朝方逸尘走近,显然她是在这里守株待兔的。

  方逸尘的眉头已经蹙成了一团,好不容易来的好心情,顷刻间就被苏真颜的出现打破了。“我去厕所,你也跟去吗?”他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恨不得立马将这个女人从眼前清除掉。

  “当然愿意啊,我跟方总什么事情没有做过,方总在我面前还需要害羞吗?”苏真颜说这,轻巧的就伸手在方逸尘的胸前抹了一把。

  他显然被这个动作气愤了,大白天的在街道上,被这样一个轻浮的女人调戏,这让他情何以堪。他身子往后挪动一番,带着嫌弃的眼神望着苏真颜。

  “怎么了吗?人家昨天还帮你说了好话的,你这么快就忘了?走嘛,大家出去玩好不好?”苏真颜嘟着嘴,学着小女孩在方逸尘的面前撒娇,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这副样子着实让人见了就觉得恶心至极。

  方逸尘是想着要摆脱这个女人的束缚,他想上一次男人威胁他的事情,一定跟苏真颜脱不了干系,这个女人是那么的可怕,迟早有一天会将他拖下水的。

  “放开,你想去哪里,滚远一点就好,不要冒犯我,否则,我绝对会对你不客气。”方逸尘冷冷的说道,他是不打女人,但是没有人说,他是不打那种不把自己当人的女人。

  这不是方逸尘第一次对苏真颜用滚这个字眼了,一个男人即便是再讨厌一个女人,也不至于要用滚这个字眼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吧。所以,苏真颜的积极性受到了重创。

  “方逸尘,你得意什么啊?还真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方总啊,我叫你方总是给你面子,你别一天到晚在老娘面前装,老娘才不把你当回事。”苏真颜发飙,开始怒斥方逸尘。

  她叉着腰站在那里,眼里带着恶狠狠的怒气。平日里为了所谓的合作,她已经低三下四了,但是大小姐的脾气可不会因为她现在是合作人的身份就要受到一点点遮掩。

  在她的交往圈子里,人人都知道她是苏家二小姐,多少会给她几分薄面,但是这个方逸尘,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难道他忘了自己是怎么被男人欺负了吗?

  “那就滚的远远的,不要让我看见你。否则,我只会更加的讨厌你。”方逸尘逼近,一字一顿的说道。他不想再与这个女人有太多的言语冲突,跟这样一个没有素质的女人说话,是浪费他的时间跟精力。

  “好,那你别悔恨,不要以为一个哈利就算是了事了,我告诉你,说不定明天躺在那里的就是你儿子的性命。”苏真颜一气之下,将这句话冒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话,会让方逸尘勃然大怒。

  他伸手一把拧住苏真颜的胳膊,俯身低声说道,“你试试看,只要你有这个种,你就试试看,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受过威胁的男人,便再也不能接受被人威胁这样的事情。都说狗急了也会跳墙,那么人急了,也会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当方逸尘笃定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开玩笑,若他真要对苏真颜怎么的,那么一定是说道就会做到。

  两个人的眼神交汇,最终苏真颜败下阵来,她挪开眼神,他才松开胳膊,带着一股余下的劲儿,将女人朝一旁撇开。

  “离我远一点,否则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方逸尘丢下这样一句话,头也不回的朝酒吧里走去,愣在那里的苏真颜,伸手揉着刚才被方逸尘拧住的胳膊,眉头蹙着,脸上的怒气也氤氲不开。

  就在不远处,坐在车里的冷云浩与杰森目睹了这一幕,他们没有听到方逸尘与苏真颜的对话,但是却看到了两个人不愉快的画面。

  冷云浩正准备出去谈业务,与杰森坐在车里,红灯亮起的时候,杰森提醒冷云浩,就在马路的对面,站着的那个男人就是方逸尘。

  冷云浩顺着杰森的目光,看到衣冠楚楚的方逸尘勃然大怒,正对着苏真颜发飙。对于这两个人之间正在发生的事情,他并没有任何兴趣来了解,只是看了一眼,就将目光收回了。

  方逸尘已经太让他失望了,竟然做出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来,兄弟情分,从此就消失了。若是在以前,他一定会提醒方逸尘要远离苏真颜,但是现在,他想,或许这两个人才是臭味相投吧。

  “冷总,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苏真颜现在是方逸尘的私人秘书,我觉得企业泄露的很多东西,有可能跟苏小姐有关。”杰森小声的跟冷云浩说道。

  他是知道苏真颜曾经在天翔集团工作过一段时间的事情,但是冷云浩心里清楚,就算是苏真颜在天翔呆过一段时间,但是那也只是一个摆设而已,她并没有从天翔学到任何东西。

  “何以见得?”冷云浩微闭着嘴唇,车子已经发动,朝他们的目的地驶去。对于这些事情,他没有太大的兴趣。

  “如果不是苏小姐所为,您想想看,方总本来不是个擅长经营的商人,怎么可能懂得那么多的东西,现在他给咱们企业施压,明显看出他是受了什么人的点拨。”杰森做出自己的判断,冷云浩自是微微的扯动嘴唇,并没有说对或者错。

  “还有,我总觉得这个苏真颜有点不简单,可是又说不清楚。”杰森皱着眉头,也没有管冷云浩的态度,继续说道。

  苏真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冷云浩一点都不清楚,但是这个女人身上的邪气太重,他在苏家的时候,刻意的与这个女人保持距离,但是却不想,这个女人竟然将目光触及到他的身上。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个女人对苏洛颜的伤害,有好长一段时间,他没有见到苏洛颜了,不知道她是否安好,看到同样容颜的另外一个女人,他的心还是会牵动。

  “那就去调查一下这个女人,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线索。”冷云浩淡淡的说道,既然觉得可疑,那就去调查,这是他的逻辑。

  杰森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冷总,这样会不会不好?”他迟疑着试探冷云浩的口气,想着苏真颜的身份,这样暗地里做事,万一被人知晓了,该如何说明才好?

  “这有什么不好的?”冷云浩反问,目光并没有落在杰森的脸上,最近有太多棘手的事情需要他来处理,他已经无暇去考虑太多东西了。

  “苏真颜是苏家的二小姐,要是这件事情被苏家知道了,会不会对您有影响?”杰森很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冷云浩终于明白了他想要说的是什么了。

  是的,苏真颜是苏家二小姐,他去调查与苏家有关的人,一旦被人知道,就会落下不清不白的名号。他现在是与苏家脱离干系了,与苏若琳离婚,与苏洛颜分手,总不能再与苏家最后一个女儿扯上关系吧。

  “那就算了吧。”他沉默的叹了口气。想到自己与苏家再也没有关系,他竟然有一点失落。

  杰森没有再继续说话,能够看到冷云浩重新找回工作的激情,他已经很欣慰了。天翔集团的境况并不怎么理想,有一股黑暗的力量,处处都在与天翔做着较量。今天,冷云浩带着杰森出去,就是要见一个重要的人,希翼能够从夹缝中找到生存的机会。

  受了委屈的苏真颜,内心窝火的人。她堂堂一个苏家二小姐的身份,竟然被人一次次的羞辱,这让她颜面何存?她觉得自己已经对方逸尘够好了,偏偏这个男人就是不知好歹,若不是为了打败冷云浩,她一定会说服男人先把这个方逸尘打击一番。

  当然,她还是在心里将方逸尘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既然方逸尘不喜欢她呆在他的身边,那么她就会暂时的消失。好在男人给了她足够的钱,这一段时间,她还可以潇洒走一回。

  方逸尘进了酒吧,仍旧是一个人在角落里喝酒,他再也不能接受任何人的威胁,再也不愿意做任何人的傀儡。就算是他现在身不由己,那么总有一天,他会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喝着闷酒,这样的时光,他本应该去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情,但是他只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排挤内心的愁闷。没有朋友陪伴的时候,他开始觉得孤单。

  他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朋友,没有兄弟,连自己的爱好似乎都丢失了。生活在他心中,失去了最初的光彩,他找不到快乐的感觉,也无法感知到自己想要的快乐。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他一边大口的喝酒,一边不停的问自己。

  但是这一切,他现在还不能理解,就算是失去,那也只是一种形式而已。他想,或许人都是这样,在患得患失中迷茫,而后在某一天突然豁然开朗,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够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方向。

  在疗养院呆了很长时间的沈玉卿,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看到冷云浩将自己埋藏在工作之中,作为母亲,她是分外心疼的。

  “云浩,最近企业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当沈玉卿心怀疑窦的问道的时候,冷云浩总是风淡云轻的给予了否定。

  “妈,您就安心的在这里休养吧,企业的事情由我来处理,没事的,您不要为这些操心了,一切都好好的。”他这样轻描淡写的将天翔所遇到的窘况讲述给沈玉卿听。

  沈玉卿是了解冷云浩的,就算是他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告诉她,但是作为母亲,她能够知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否则冷云浩不会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凝重。

  天翔集团,凝聚了沈玉卿半世的心血,在冷天翔离开人世的时候,她答应冷云浩的父亲,一定会让企业坚持下去的。可是现在,她在疗养院里呆了两年多的事情,对于企业现在的进展,她一点都不知晓。

  冷云浩忙完事情来到疗养院看望沈玉卿的时候,却没有见到她的身影,房间里空荡荡的,原本属于沈玉卿的东西,都还在那里。

  他心中有些忐忑,似乎成了一种习惯,这几个月来,他每天忙完自己的事情,来到这里的时候,都能够看到沈玉卿坐在那里,翻阅着书本,或者只是看着电视。

  “沈夫人说是要回家一趟,她嘱咐大家不要告诉你。”冷云浩感觉不妙的时候,护士出现在门口,告知冷云浩这件事情。

  他现在有些自责,从沈玉卿醒来之后,他并没有给沈玉卿配备手机,想要给她打个电话,问一下她在哪里,竟然没有办法知晓。

  冷云浩匆匆的赶回到冷宅的时候,那盏熄灭了许久的灯火终于点燃了,远远的望去,带着家的温暖和温馨。很多天前,他将车停靠在这里,看着黑乎乎的房子,心里一片阴冷。他是想过要将苏洛颜迎娶到这里的,却不想,那个美好的梦想,最终搁浅了。

  “妈,您回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冷云浩推门而入,沈玉卿围着围裙正在下厨,桌子上已经摆了好几个菜。看到这一幕,他鼻子有些微的发酸。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今天的更新已经完毕了喔!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