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52章 低谷的情绪

第252章 低谷的情绪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09更新时间:2015-07-12 09:32:58

  

  似乎是一种习惯,她哭了会来找他,他会如同哥哥一样给她安慰,他们对彼此都会有些依赖,知道对方的缺点,也知道对方的优点。 他曾经觉得,林曦太真实了,也太倔强了,根本就不适合做女友。可是,当林曦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是那么的慌张。

  就好像自己最亲密的玩偶走丢了一样,就好像生活中最重要的那部分失去了一样。当他意识到自己想要抓住这一部分的时候,却不想遭到了林曦的拒绝。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在尝试着重新回到林曦的身边,但是林曦却在努力去适应不再依赖他的感觉。有时候她突然打来电话,向往常一样告诉他自己的心情,可是话说道一半,却停顿了下来。

  两个人都变得如此小心翼翼,不敢往前迈一步,也舍不得后退到原来的位置。但是今天,魏俊却十分的开心,因为子啊林曦受到委屈的时候,她想起的那个人是他。她愿意在他的怀里哭泣,愿意听他的安慰。这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安慰。

  “林曦,怎么了?能跟我说说吗?”他坐在林曦的身旁,目光专注的盯着林曦。林曦出去旅行了一个月,对于她的动态,他只能够从林爸爸那里知道一些细枝末节。担心不是没有,但是更多的却是祝福。希翼她能够好好的,希翼她能够从中获得她想要的东西。

  林曦的心情还是很低落,她还沉浸在之前的场景之中,她实在是想不通,方逸尘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爱情的保鲜期就是那么的短暂。她也一直在想,苏洛颜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当一个男人背叛你的时候,你改如何去面对这样的局面。

  她的脑子里乱乱的,心情也低落到低谷。她很害怕,如果有一天自己也面临这样的情况了,她会不会像苏洛颜那样的沉着。她觉得她一定会疯了的,她一定不能接受这样的背叛。她是那么纯粹的一个人,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怎么可以委屈自己的情感。

  “魏俊,你说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纯粹的爱情?”她将目光投向窗外,一个人蜷缩在沙发里,如果小猫一样,看上去特别的没有安全感。

  爱情这个话题,很多人都想要弄明白,但是却没有几个人能够清楚。魏俊的心里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林曦拒绝他已经很久了,他担心她是不是遇到了心仪的男子。一想到这一点,他觉得自己的心突然无法平静下来了。

  他该怎么说呢?告诉他爱情是一个很神圣的问题,只有遇到合适的人,那么爱情才能够永恒?可是,他怕自己一说出口,她却告诉自己,她遇到的那个男人带给她的除了幸福还有伤害。

  “林曦,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他心中忐忑不安,可又不敢开门见山的问,好不容易林曦现在愿意相信他了,他担心自己随便的一句话,会让她选择逃离。

  林曦沉默了。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人一定要谈恋爱,为什么谈了恋爱的人就不能天长地久?

  “林曦,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情,我都希翼你能够告诉我。我还是可以帮你分担,还是可以与你一起分享。你不要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那样你一个人会很沉重。说出来,我愿意与你一起分担的。”他诚恳的眼神,算是打动了林曦。

  在这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面前,他多么希翼自己能够给她一个坚实的胸膛,能够让她感知到专属于他的温暖。但是此时,这样的念头,只是一种奢想。

  “方逸尘是个混蛋。”林曦只是冒出这样一句话,她无法用太多的词语描述这样一个让她失望和震惊的男人。

  “他怎么了?”魏俊一脸不解,最近他也听说了,方逸尘公然对冷云浩开战,这件事情他没有插手,甚至也没有过问。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不过是因为一个女人。

  “他对洛颜动粗,还在外面玩女人。”林曦气愤的说道,对于方逸尘的行径,她嗤之以鼻,若不是这个男人是苏洛颜的老公,她定然是不会多看一眼了。

  林曦说的话,让魏俊颇为震惊,自从方逸尘与苏洛颜结婚之后,他便很少与方逸尘还有冷云浩来往,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他无论与哪一个人走的太近,这都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所以,当他听到方逸尘有这样的行为时,如林曦一样颇为不解。

  “洛颜现在好吗?”魏俊惊讶之余,立马就想到了苏洛颜。那个善良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嫁给方逸尘,他知道苏洛颜爱的人是冷云浩,但是她却选择了方逸尘。

  “洛颜肯定很受伤,我去看她的时候,她还在为方逸尘掩饰,那个畜生简直就不是人,他不只是跟苏真颜有一腿,还跟酒吧里的那些女人乱来。”林曦并不愿意多说方逸尘,但是此时,她只是觉得愤怒。

  这个男人所做的事情,没有一点对得起苏洛颜,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

  魏俊沉默了,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种地步,他不知道方逸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就算是花心,现在已经是有家的男人了,也该有所收敛。而且,所有人都知道,苏真颜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偏偏他还是要与苏真颜来往。

  “魏俊,帮帮洛颜好不好,她马上就要当妈咪了,就算她与方逸尘的结合是一个错误,但是孩子是无辜的。”林曦将求助的眼神投向魏俊,她知道现在能够劝说方逸尘的人只有魏俊。看到苏洛颜那个样子,想到无辜的孩子,她并不希翼苏洛颜立马就结束这段婚姻。

  “林曦,你放心,我一定会去找逸尘说说的,你别太担心。婚姻是自己的生活,也许大家看到的都只是表面的东西。没事的,他们一定会没事的,洛颜是那么好的女孩子,她一定会得到珍惜的。”魏俊安慰着林曦,也算是安慰着自己。

  因为苏洛颜的事情,两个人的心情都十分的低落,林曦急于帮助苏洛颜,魏俊最终答应,立马就去找方逸尘聊一聊。

  爱情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自从林曦问出口之后,魏俊的脑海中就忍不住要去思考。他不知道自己与林曦之间会不会有爱情,但是他会一直这样对她好,哪怕这一生,在她的眼中,他永远都只是哥哥的角色。

  他只是有些不解,为什么婚姻会变成这个样子,不是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他陷入到困惑之中,之前他一直觉得,方逸尘一定会很爱苏洛颜,即便苏洛颜不能够给他想要的回应。但是现在,他突然想明白了,可能爱真的是需要相互的吧。

  他以前一直认为,只要自己爱林曦就对了,她是否接受他的心意,那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现在,他又想明白了,若是林曦对他没有爱的感觉,他宁愿放手给她自由。他害怕自己如同方逸尘一样,等了太久,得不到爱的回应,最终走火入魔。

  他不敢高估自己,因为那个他是未知的。在去找方逸尘的路上,他的心绪一直都很凌乱。许多大众看好的事情,最后都走向了相反面。所有大家祝福的事情,到最后只剩下华丽的外表。

  只是当他见到方逸尘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惊讶,喧嚣的音乐在耳旁回响,那个在声色犬马中沉溺的男人,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他只是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方逸尘。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尽情的迎合着方逸尘,想着法子来讨他的欢心。

  也许在这一刻,他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他就如同一个国王一样,拥有众多的妃嫔,在这里没有心机,没有争持,他不需要浪费任何心思,就能够得到这些女人的爱慕。可是,这样的场景,怎么能够与日常生活相比?

  他冷冷的看着方逸尘,他尽情的笑着,闹着,就仿佛他很开心一样,可是,他是否真的很开心,却从来没有人知晓。他只是冷眼的看着这个昔日的好兄弟,不知道他为什么在现实中迷失了自己。

  当方逸尘的目光落在魏俊的身上时,他只是停留了片刻,便挪动眼神离开了。魏俊只是轻轻的摁下开关,屋子里的灯光立马就亮了起来。所有的女人带着诧异的眼神盯着门口的男子,他气度不凡,同样的英俊潇洒,只是眼里的冷漠,让人不寒而栗。

  “你干什么?快把灯关掉。去啊,把灯关掉。”方逸尘缩紧眉头,一脸的不耐烦,他不需要灯光,只需要黑夜的喧嚣掩藏他的心痛。

  身旁的女人被推着去关灯,那个女人带着迟疑走到魏俊的身旁,却被魏俊一个眼神杀了回去。没有人能够触碰那个开关,他站在那里,看着半醉半醒的方逸尘。

  “没用的东西,给我滚。”方逸尘抓起桌子上的酒瓶就朝女子扔了过去,幸亏她躲闪的快,酒瓶落在地毯上,并没有碎裂。其他的女子见方逸尘动粗,倒是识趣的立马起身逃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魏俊与方逸尘了,他走了过去,将音乐停了下来,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目光却不再落向方逸尘。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是她叫你来的吗?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喜欢多管闲事,我现在过的很好,不需要你们操心。”他呐呐自语,抓起桌上的酒瓶,继续大口大口的吞着酒液。

  “逸尘,我只是想要问一句,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旁人不知道,但是我还是清楚的,你很爱洛颜,对不对?不然当初你绝对不会从云浩身边将她抢过来。”魏俊一脸平静的说道。

  这是发生在他们三个男人之间的事情,好在他醒悟的早,才能够全身而退,可是另外两个男人却深陷于泥淖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够保住周全。

  “我没有对她怎样,我对她不好吗?”方逸尘盯着魏俊,想要在他的脸上找到答案,他自问一直对苏洛颜很好,尽到了一个男人的责任,可是他心中淤积的那么多伤痛,却从来都没有人知晓。

  “你娶了她,难道不应该对她好吗?”魏俊反问,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不是吗?既然他从一开始就决定要跟苏洛颜在一起,那么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心里已经有了对策,为什么一直到现在,他还不清楚?

  “可是,她不爱我。你知道吗?她一直爱的都是冷云浩,她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方逸尘如同孩子受了委屈一样,突然大吼一声,而后却哭了起来。不被爱最卑微,他用尽心里去爱着的女人,从来都只是把他当做过客。他到底哪一点比不上冷云浩,为什么一直都走不进她的心里。

  “这一点,你从一开始就知道的。你是接受她心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不然你绝对不会强求要跟她在一起,不是吗?”魏俊一脸的严肃,他虽然不知道方逸尘与苏洛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些东西,他还是能够想象出来的。

  他了解苏洛颜,她是一个看上去冷冷的女人,但是她的内心却是火热的,只有冷云浩才能够点燃她。她不是随便能够将就的人,但是她选择方逸尘这件事情,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可是,她就不能爱我一点点吗?爱我一点真的很过分吗?”方逸尘不解的问道。给予一点爱,也会期待一点爱的降临,但是那个人,并不是这样的去体悟自己。

  魏俊沉默了,他没有想要偏向哪个人,无论是方逸尘还是苏洛颜,现在都是他的朋友,他只是希翼他的朋友能够过的幸福一点,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是不是说的就是这个样子?

  “不是很过分,但是强求就很过分。逸尘,我现在问你,你为什么要那么对云浩?云浩是大家的兄弟,你知道吗?你抢走了洛颜,为什么还要跟云浩对战?”魏俊目光灼灼的问道。

  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的心结,当媒体报道出方氏集团与天翔集团开战的时候,他一脸的不解,他没有求证任何一方,也没有将自己卷入这场争斗。作为昔日的好兄弟,他只是冷眼旁观着。

  他知道方逸尘心中不平衡,可是现实就是这个样子。他已经得到了苏洛颜,就应该满意了,何必还要做出过分的举动。苏洛颜与冷云浩分开,是因为现实的无奈。可是,他连这个无奈都不能容忍,那么怎么可能获得自己想要的幸福?

  “你也来指责我是不是?你也觉得我这样做很过分对不对?你们都看不起我,你们都觉得我做的不对。那你们就不要理我好了。”方逸尘突然大发雷霆。

  他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不理解他。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怎么可能会选择向冷云浩开战,他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他被逼到了绝境,难道这个样子的他,还是那么可恶吗?

  “我没有指责你,我只是不希翼你一直这样错下去。逸尘,你还记得大家之前的时光吗?那时候大家三个人在一起,什么烦恼都没有。谁遇到麻烦了,云浩都会站出来帮谁。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魏俊低垂着眉眼问道。昔日美好的时光,渐渐变成一段回不去的过去,每个人都只能在脑海中去回想,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单纯,只是傻傻的开心,傻傻的笑,仿佛没有一点烦恼。

  谁也不知道,方逸尘有多么的怀念那个时候的自己,他可以随意去泡妞,还可以与这两个兄弟在一起寻找刺激,那个时候的他们,从来都不分彼此。可是,现在,烦恼多了,愁苦多了,却只剩下孤单的自己。

  “回不去了,我也不想回去了。”他长叹一口气,仿佛用尽了很大的力气。就算是发生了很美好的事情,那都只是过去了。他知道冷云浩是绝对不可能原谅他的,他也从来都不祈求冷云浩的原谅。

  “逸尘,罢手吧,这样对你,对洛颜,还有云浩,都是一件好事情。你何必要这样为难自己呢?”魏俊希翼自己能够劝慰方逸尘,但是他靠在沙发上,却是一言不发。

  罢手,这样简单的事情,他却无能为力。他名义上还是方氏集团的老总,可是实际上,他手中的权利已经被剥夺了,他不过是一个傀儡,还想要祈求什么开心与不开心呢?

  “不可能了,我已经走了这么远了,回不去了。”他终于做出了放弃。他已经耗费了那么多精力来对付冷云浩,要他现在选择停下来,他怎么做得到。何况,现在这个局势,也不是他能够把控的。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