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54章 报复

第254章 报复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15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01

  

  “大家刚才在说什么嘛?我推门进来的时候,大家说的那么开心,怎么现在都沉默了?”苏真颜一脸的好奇,她很想知道,在她不再的时候,这些人都在交谈一些什么。

  “你爸爸想要让马郎去企业上班,我不同意。”曹梦露见到苏真颜,就如同见到了盟友一样,在这个家里,只有苏真颜的立场一直与她保持一致。她告诉苏真颜这个消息,不过是希翼苏真颜能够反对这件事情。

  苏真颜的表情是错愕的,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发生的是如此的突然,如果马郎现在进入到企业的话,那么她想要掌管苏氏集团的梦想就会破灭。

  “爸爸,这件事情还是再考虑一下吧,姐夫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商业,可以先让他去历练历练,这样到企业的时候,也能更好的帮助您了。”苏真颜委婉的劝说道。她期盼着苏中尚的立场。

  “我觉得现在挺好的,马郎是个很优秀的小伙子,我希翼将毕生所学都交给他。让他去别的地方历练,不如到我那里去锻炼,我能够给他最好的平台,这有什么不好的?”苏中尚难得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只是,他从来都没有想到,他想要让马郎去企业锻炼的事情,竟然会遭到曹梦露的反对。就算她对马郎不够满意,但是苏若琳可是她的亲生女儿。只是,这一次,他坚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再发生任何的改变。

  “反正这件事情我是不同意的。”曹梦露扔下碗筷去了沙发,她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一点说话的力度都没有了。现在苏中尚是越来越有主见了,她说的话就如同空气一样,得不到他的认可。

  “爸爸,感谢您有这样的决定,马郎确实是需要这样一个平台。我也觉得,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才,只是想要有人给他展现自己的机会。”苏若琳充满感激的看着苏中尚。

  在她看来,马郎去自己家里的企业上班,并没有什么不妥,马郎在国内找工作已经快一个月了,很多人都会嫌弃他没有工作经验,不愿意给他提供那个发展的平台。她从内心是渴望马郎能够进苏氏集团的。

  “嗯,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马郎,你可要好好表现。这两天你收正一下,就跟我去企业吧。男子汉,要以事业为重。我现在把若琳交给你了,是希翼你能够给她一个幸福的生活环境。”苏中尚意味深长的说道。

  苏真颜的念想再次落空了,她愤愤的看着巧笑嫣然的苏若琳,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可恶至极,是这个女人挡住了她座上苏家大小姐的位置,现在,这个女人又要抢走属于她的企业。她做不到看着这一切失去。

  ............

  这一晚苏若琳没有离开苏家,马郎因为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便在吃罢晚饭之后离开了。可是苏真颜的心情,却更加的凌乱了。她对苏若琳的怨恨,一点一滴的累计起来,现在是需要爆发了。

  她觉得自己如果不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那么她就会失去一切。如果苏若琳继续存在,那么苏家大小姐的位置,她是不可能坐上了,只要苏若琳还存在,那么马郎迟早都会进入到企业里,到时候她就一无所有了。

  吃完饭之后,苏真颜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了,她内心有些躁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想要除掉苏若琳,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后来,她终于是想到了一个方法,只是不知道这个方法实施起来,会是一个怎样的效果。她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是她做的,但是却需要苏若琳配合的死去。

  苏家有饭后吃水果的习惯,苏真颜潜入到厨房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身上,曹梦露在客厅里看电视,苏若琳去了自己的房间,苏中尚则守在书房里。只有她一个人无所事事。

  那包老鼠药,是她很久之前买来的,原本是想要用来对付苏洛颜,却一直都没有派上用场,想不到现在,她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切好的水果已经盛放在果盘里了,过一会就会制作好水果沙发,送到每个人的房间里。她一眼就认出了苏若琳的专用果盘,那是一朵荷花式样的盘子,苏若琳总是喜欢捧着那个果盘窝在床上看电视。

  她将所有的老鼠药都洒进了苏若琳那盘水果上,心里那份畅快,竟然是无言以表的。一想到这个女人立马就要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苏真颜就觉得有一种块感在心头萦绕。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很渴望这个一直压在她的头上的傻女人立马就死去。

  做好这一切的时候,她的心情大好,之前所有的阴霾就在这个瞬间消失了,她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好事情的发生。也许几个小时之后,那个讨厌的女人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到时候,她想要得到的东西,都会理所当然的成为她的东西。苏真颜的想象力满足了她所有的虚荣心。

  她甚至觉得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多余的,如果早一点采取这个办法,她就能够早一点成为苏家大小姐。不用费那么多的周折了。

  她是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自己的房间,电视里放着什么,她并没有看进去,只是觉得心情特别的好。当佣人将她的果盘送进来的时候,她只是示意将果盘放到床头柜上。她并没有吃,可是脑海中却想着苏若琳的模样。

  如果她会隐身该有多好,她一定要潜入到苏若琳的房间,看着这个女人将沾满老鼠药的果盘吃个精光,她一定要看着那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倒下来。可是,她没有透视眼,她只能够期待,这样的期待,让她觉得特别的新奇。

  苏家一直都是静悄悄的,苏若琳的房间就在她的隔壁。后来她有些不放心,便起身去了苏若琳的房间。

  “若琳姐,还没有睡呢?”苏真颜出现在苏若琳的面前,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果盘。她的目光在房间搜寻着,仍旧是没有见到那个身影。

  “没呢,看一会儿书再睡,你呢?怎么这么晚也还不睡?”苏若琳笑一笑,朝旁边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苏真颜在床边坐下来。

  “我也睡不着,那你先看书吧,我过去看电视。”苏真颜笑了笑,起身就朝外走,临走的时候,她的目光再次在苏若琳的房间扫视了一番,还是没有见到那个果盘的身影。

  她心中一阵狐疑,难道是佣人已经将苏若琳的果盘收走了吗?她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屏住呼吸,继续等待她想要听到的消息。

  她现在十分的担心,如果那个果盘被别人食用了会怎么办?她的目标是苏若琳,不是其他的任何一个人,她需要的是苏若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此时的苏真颜,完全不能够平静下来了,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电视一直开着,却无法停下来。她觉得自己之前想的太简单了一些,现在回想一下,似乎留下了太多的漏洞。她可不希翼没有让苏若琳死掉,却让自己出了差错。

  苏家进入睡眠的时候,已经到了十二点,苏真颜躺在床上,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她很想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那包老鼠药没有显现效果,是因为剂量不对吗?还是因为被人发现之后换掉了?

  她越想就越不能入睡,一个人辗转反侧,那份之前享受的欣喜,已经荡然无存,她现在只是希翼这件事情不要被任何人知道就好。但是一切并没有如她所愿。

  曹梦露是在半夜的时候,发出奇怪的叫喊声,那一声叫喊,从她的房间里传出来,让人听了觉得十分的吓人。

  她从床上一跃而起,立马就意识到事情不妙,果然,几分钟之后,走廊里的灯亮了起来,然后就有匆忙的脚步,再之后,就是苏中尚的声音。

  “梦露,你怎么了?”苏中尚焦急的声音大声的喊着,苏真颜的心彻底的凉了。难道是曹梦露食用了那份果盘吗?

  “若琳,真颜,快给医院打电话,你妈妈病倒了。”苏中尚焦急的大声喊着。这段时间因为与曹梦露的关系紧张,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书房里度过,以至于后来连睡觉也是呆在书房里。刚才听到曹梦露发出那一声叫声,他立马就从书房里跑了上来,却不想看到这幅场景。

  曹梦露已经从床上跌落到地上,口中吐着白沫,一张脸惨白的如同白纸一样,她在地上挣扎着,紧紧攥着苏中尚的手,十分痛苦的表情。

  苏若琳出现的时候,已经彻底慌了神,苏真颜站在一旁,浑身忍不住打哆嗦,她真是做错了事情,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做错事情呢?

  “快,快给医院打电话。”最后还是佣人去拨打的电话,苏真颜与苏若琳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两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完全不知所措。苏中尚将曹梦露努力从地上搀扶起来,苏若琳立马上前帮忙。

  苏中尚是背着曹梦露从二楼下来的,他从来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让他一下子有些慌乱。就算他对曹梦露没有丝毫的感情,但是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无法做到完全的冷漠。

  可是苏真颜却如同吓傻了一样,她不知道曹梦露会怎么样。虽然在她看来,曹梦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她并不希翼这个女人现在就死掉,因为,应该死掉的那个人是苏若琳啊。

  救护车出现的时候,苏真颜还在犹豫要不要跟着一起过去,苏若琳拽了她一把,她这才跟着救护车朝医院驶去。曹梦露不停的吐着白沫,表情十分的痛苦,看到她这副样子,苏真颜只觉得害怕。

  而苏若琳除了哭泣,竟然什么都不会了。曹梦露是她的母亲,她从心底里很爱自己的妈妈,虽然曹梦露不认可马郎,母女两个人会为了这些事情发生争执,但是绝对不会影响到两个人的感情。

  “妈,妈,您这是怎么了?您一定要挺住啊。”苏若琳跟着推着一路跑到手术室外面,她哭的就如同一个泪人一般,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苏若琳伤心成这个样子,苏真颜并不觉得开心,如果里面现在躺着的那个人是苏若琳该有多好,她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否会暴露。她的心里除了恐惧,才也没有任何东西。

  所有人都等在手术室门外,不知道里面那个女人会是什么结果。苏中尚靠着墙蹲在地上,他应该从未想过自己会经历这一幕,在他看来,曹梦露是一个生命力极为顽强的女人,她鲜少生病,经常发脾气,不通情达理,这样一个女人,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

  可是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习惯了,似乎唠叨和谩骂都会让你觉得习惯,突然这样一个人出了意外,心里就会觉得特别的伤心。三个人靠在外面,各自怀着心事,难过到了极致。

  看着医生进进出出,却没有告诉他们曹梦露到底是怎么了?医生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无法理解病者的伤痛。苏若琳只是一直哭,她觉得自己这段时间不该对曹梦露那么凶,她应该多体谅一下做母亲的心情。

  曹梦露对马郎不满意,只是对他们的幸福担忧而已,她既然想到这一点,就不该与曹梦露计较的。她很害怕发生任何的意外,这个世界上,她是最幸福的孩子,因为她有爸爸和妈妈存在。

  是不是一个人太幸福了,就会让老天嫉妒?她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难道上天就要夺走她的母爱吗?她以前一直觉得苏洛颜与苏真颜十分的可怜,因为她们没有妈妈了。可是现在,她也要失去妈妈了吗?

  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没有妈妈了,苏若琳就哭的更凶了。她没有苏洛颜与苏真颜那么坚强,她从小就是温室里的花朵,习惯了被呵护,被宠溺。

  “爸爸,妈妈这是怎么了?”苏若琳已经哭成了泪人,她眼泪吧嗒的望着苏中尚,希翼从他那里找到答案。曹梦露是那么强悍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没事的,你妈肯定没事的。”苏中尚这么说的时候,再次将目光投向手术室,也许都是这样的,人只有到了快要失去的时候,才会悔恨自己当初的不够珍惜。

  “去给马郎打个电话吧,给洛颜也打一个,万一你妈有个闪失的话,大家都还能见一面。”苏中尚哽咽着说道。作为家中的长辈,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这些了。

  苏若琳哭着拨通了马郎的电话,但是她没有将这个电话打给苏洛颜。曹梦露是讨厌苏洛颜的,在这样一个时刻,她不想让曹梦露看到苏洛颜的身影,另外,苏洛颜马上就要生产了,半夜到这里,也太辛苦了。

  但是,没有人能够阻止一个人离开的脚步。虽然此时门外的三个人,都那么的不希翼曹梦露出现任何的意外,但是她还是离开了。当手术室的房门打开,当那一盏代表着希翼的灯灭了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心就停了下来。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好不好?”苏若琳扑了过去,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就在这个晚上,她还与曹梦露因为意见不合斗嘴几句,可是,只是几个钟头而已,曹梦露与她已经阴阳两隔。

  这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吗?让她一辈子都活在愧疚之中?是不是只有这样一种方式,才能够让她明白,珍惜的意义?她是那么多深爱自己的妈妈,她是那么的不舍曹梦露,可是现在,这个女人已经从她的眼前消失了。

  苏真颜的心彻底的凉了,这家事情算是一个错误,她现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个错误。她只是因为一时冲动,想要杀死苏若琳,可是却将另外一个人送入了地狱。

  马郎出现在医院的时候,曹梦露已经被送进了太平间,医院的走廊里,洋溢着悲痛的气息。苏中尚呆呆的坐在那里,就如同一尊雕塑一般。他是彻底的失去了曹梦露,这个在他生命中絮絮叨叨,让他丧失尊严的女人就这样消失了。

  他应该觉得松了一口气才是,可是为什么,此时的他,却又一种被人剜去心头肉的感觉。原来,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久了,对方就会潜移默化的深入到你的生活中,她改变着你所有的习性,你讨厌她,你不喜欢她,甚至你有时候很想离开她。可是,一旦这个人从你的生活走出去,你却又是那么的怀念她的存在。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稍后还将有更新奉上!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