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55章 每个人都有作案动机!

第255章 每个人都有作案动机!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20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03

  

  原来,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久了,对方就会潜移默化的深入到你的生活中,她改变着你所有的习性,你讨厌她,你不喜欢她,甚至你有时候很想离开她。 可是,一旦这个人从你的生活走出去,你却又是那么的怀念她的存在。

  苏若琳扑在马郎的怀里哭的死去活来,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生死告别的事情,不能够接受曹梦露就这样离开的事实。但是这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了。所有人都沉浸在伤痛中,唯有马郎,看出了一些细枝末节。

  只是这样一个场合,他不能说出任何事情,死者安息,生者也需要节哀。曹梦露的丧礼,是在两天之后,苏洛颜听闻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颇为震惊。

  她一身黑衣出现在丧礼上,那个嚣张跋扈的女人,只剩下一张黑白照片了。曾几何时,她是如此的憎恶这个女人,如果不是曹梦露的存在,那么杜月娥应该不会那么早就死去吧。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百般刁难,那么她也不用吃那么多的苦吧。

  曹梦露改变了她的一生,影响了她对整个世界的感知,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早出现在这里。两个人竟要以这样一种方式相遇。

  所有的恨,都会随着时间慢慢的消失,也许是即将做母亲的心情,让苏洛颜仿佛明白了曹梦露的用心良苦。她在怎么嚣张,再怎么无理,都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她不过是希翼苏若琳能够得到最多的爱,害怕其他人与苏若琳分享而已。

  这样的爱是自私了一点,但是并没有错,不是吗?可是,结局已经提前上演了,她只能以这样一种方式来看所有发生的事情,再也无法嘲讽、谩骂了。

  苏洛颜站在那里,倒是觉得释然了,她觉得自己应该感谢曹梦露才是,若不是她一直的不认可,那么她也不会如此坚强的活着。感谢一个人的伤害,这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但是苏若琳,捧着曹梦露的照片,却许久都无法平静下来。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没有任何人可以跟她分享曹梦露对她的爱。她以前一直都不能理解曹梦露,绝对她自私庸俗,但是那并不影响一个母亲对女儿的呵护。

  如果可以,她很想很想跟曹梦露说一句,妈我懂你了。可是,这一句到底是晚了一步,原本从未想过失去,但是失去却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若琳,节哀!”苏洛颜站在苏若琳的面前,她很想给这个善良的女孩子一个暖暖的拥抱,最终只是微微牵动嘴唇笑了笑。

  她想曹梦露肯定是不希翼她出现在这里的,她活着的时候,就不喜欢看到苏洛颜。现在长眠在这里,更是不希翼苏洛颜能够来打扰。

  “洛颜,谢谢你能够来。”苏若琳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对苏洛颜感激的说道。想到曹梦露生前对苏洛颜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她心里很过意不去。

  “我来看望大妈是应该的,只是大妈一直不怎么喜欢我,我还是不要在这里呆太长时间了。我先走了。记得替我跟大妈说一声对不起,我以前太不懂事了。”苏洛颜淡淡的说道,眼圈却有些微微的泛红。

  这一幕,让她想起杜月娥离世的画面,杜月娥死的是那么的凄凉,没有这样热闹的丧礼,也没有这么多人为她送行。

  苏中尚立在一旁,花白的头发在风中摇曳着,仿佛是一夜之间,苏洛颜觉得自己父亲老了许多。他断然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竟然是如此之早。杜月娥的离开,让他徒留下遗憾,只能够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人怀念,

  但是现在曹梦露的离开,对他却是致命的打击。没有人能够陪另外一个人一辈子,可是,有些人,你从来都没有想到他会离开,他却真的离开了。

  他立在那里,只是看着黑白照片上的曹梦露,一个人久久的沉默。他没有落泪,也没有哭泣。他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回到苏家的时候,再也看不到沙发上坐着的那个女人了,只有乐乐一个人睁着惊恐的眼睛,将目光落在门口。他再也听不到那个女人絮絮叨叨的说着生活的琐事,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如意。

  那么现在,她应该是满意了吧,她回到了大地的怀抱,她应该能够找到皈依了。在那个世界里,没有人会跟她争,也没有人会跟她抢。

  苏中尚这才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亏欠了曹梦露那么的多。这个家,若不是她一味的妥协,那么就不会维持今天的完整。如果当初她知道苏中尚与杜月娥的事情,就选择了离婚,那么他将要失去的不只是一个家,而是一个成功男人的基石。

  他从未感谢过曹梦露,他当初娶她的时候动机不纯,就是因为他看中了曹家的产业。他是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这么多年都是如此。他在婚姻中不忠,让她一个人担惊受怕。

  也许是年纪大了,坐在书房里的苏中尚,总是容易想起许多年轻时候的事情,那个时候的曹梦露,也是天真无邪的。她对婚姻充满了憧憬,也希翼这个男人能够带给她最美好的生活。但是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付出真心。

  当杜月娥从他的生活中离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整个天都榻了,他承认,这么多年以来,他是从心底里责怪曹梦露的。如果不是这个残忍的女人,他不会丢失自己的爱情。但是他们都没有选择抛弃对方。

  他是舍不得放弃现在的事业,他想,她一定是爱他的吧,不然她可以离开他,或许有更好的选择。但是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他们还是生活在一起,度过了二十多年的时光。

  这么多年以来,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这个家庭,他什么都不上心。她喜欢唠叨,就让她去唠叨吧,她喜欢折腾,就让她去折腾吧。他至少保持沉默,缩在自己的套子里,

  现在他的抽屉里,已经有两张照片了,那两个女人,一个年老,一个年轻,但是都已经定格成一幅画面,画面中的女人都笑的那么灿烂,可是却没有多余的表情了。

  他在长时间的怀想杜月娥中,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情,他是爱杜月娥的,他是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对曹梦露充满的是深深的感激,如果可以,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想自己至少不会以冷漠和沉默来对待这个无辜的女人。

  “爸爸,您早点休息吧。”苏若琳出现在门口,眼里还包含着泪花,从丧礼现场回来之后,两个人都沉默着。屋子里还有曹梦露的气息,但是这个人却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们的生活。

  苏中尚抬头看了苏若琳一眼,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记得以前,若是太晚了他还没有睡觉,曹梦露就会屣着拖鞋,重重的敲着他的书房门,然后扯着嗓门咆哮。他突然在这一刻,觉得那一幕是如此的温馨。

  一切都已经回不到那个过去了,他的生活中,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那些爱过他的女人,都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他。苏中尚觉得,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但是这样的心情,是没有人能够理解的,他这样一把岁数了,难道将说给苏若琳听吗?他只是叹了一口气,将曹梦露的照片与杜月娥的照片放在一起。她恨了那个女人那么多年,现在两个人走到一起了,会不会还像以前那样呢?他希翼在那个世界里,她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苏洛颜受了颇多的感触,她没有在那里呆到丧礼结束。曹梦露这样一个飞横跋扈的女人,以这样一种惨烈的方式离开了。她突然觉得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不管谁,都无法逃脱命运的使然。

  在回去的路上,她长久的沉默,摸着自己的肚皮,想要对那个即将出生的生命说一说话。她想要告诉那个孩子,妈咪很爱你,妈咪一定会用生命来保护你。只希翼你能够平安,你能够幸福,这是妈咪最大的心愿。

  ............

  看到心爱的女人如此伤心,这对于马郎来说是一种莫大的痛苦。他从心底里对曹梦露有几分畏惧,这个中国丈母娘一直以来对他都没有好感,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以至于就得不到曹梦露的认可。

  但是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突然从你的生活中离开了,他还是会觉得很诧异。那一晚,如果他留在苏家,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之后的事情?但是这个世间是没有如果的,所有人都在为曹梦露的突然离开唏嘘的时候,他却觉得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在他看来,曹梦露身强力壮,而且生性顽强,绝对不会这么快就突发什么疾病离去。另外,苏家的饮食卫生一直以来都特别注意,更不会出现什么食物中毒。但是曹梦露确实是在苏家发生意外的。

  他记得他到医院的时候,曹梦露已经被推到太平间去了,苏中尚和苏若琳伤心欲绝,没有人关注过这个人是怎么去世的,大家都沉浸在离去的痛苦之中。现在尘埃落定,他便想要得知这个真相。

  当然,这件事情不能当着苏若琳来做,她已经够伤心了。从曹梦露离开到现在,她每天都是以泪洗面。只要与曹梦露有关的东西,都能够勾起她许多美好的回忆。

  但是所有人都忽略了苏真颜,曹梦露死去的那天,她就在医院里。很多人哭的时候,她也跟着落了几滴泪。但是这几滴泪水,却包含了一种庆幸的意味。

  她很庆幸所有人只看到结果,没有去追究原因,现在曹梦露死了,这件事情已经成了事实,她便没有什么可以惋惜的地方了。她唯一觉得遗憾的地方,就是该死的那个人没有死。不过,看到苏若琳伤心欲绝的样子,她心里多少找到了一点安慰。

  这么多年以来,她过的也不算幸福,之前一直要跟苏洛颜斗,现在还要打败苏若琳,整个过程也是充满了艰辛,好在现在幸福也即将快要来临。

  马郎并没有按照苏中尚之前所说,现在就去苏氏集团上班,尽管他觉得自己现在如果到企业去的话,还能够帮助苏中尚解决一些问题。但是出于职业习惯,他想要探究曹梦露去世的原因。

  医院那边的消息有些模糊,马郎要求尸检的想法,立马就遭到了苏若琳与苏中尚的反对,按照中国的传统,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痛苦之后离去,现在还要对这个人的尸首进行剖解,这种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

  马郎不能理解这样的心情,他觉得任何事情,只有弄清楚前因后果,这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死的不明不白,那么这个人的灵魂即便是到了极乐世界,也不可能享受到幸福和快乐。

  中西方的学问差异,在这个时候开始凸显,以至于到后来,他不得不选择妥协。可是想要探究事情缘由的这种念头,始终都没有破灭。

  当苏若琳陪着苏中尚度过最难受的那几天时,他也整天都呆在苏家。曹梦露的人缘并不好,自从苏若琳离婚之后,她鲜少走出苏家,大部分时间就是呆在电视前,抱着乐乐一个人打发无聊的时光。

  苏家的每个人其实都有作案动机,马郎并没有怀疑苏若琳,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没有人会伤害自己的亲生母亲。但是马郎不得不想到苏中尚,他听闻苏若琳说起过曹梦露与苏中尚的矛盾。

  这个女人计较了一辈子的幸福得失,自己无法感知到想要的幸福,而苏中尚也不曾从她这里得到家的温暖。他们两个人彼此索取,彼此厌恶,这样终其一生。但是马郎又觉得,苏中尚应该不具备谋害曹梦露的动机。毕竟这个女人是跟他生活了一辈子的人。

  他的脑子有些乱,苏家特殊的关系,让他不得不更加的细致。苏家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两个佣人。曹梦露平时对人苛刻,对待佣人也是如此,长久下来,积攒下不少怨气,这也是常有的事情。他只是现在无法理清楚自己的头绪,这件事情看上去是这么的扑朔迷离。

  他跟着苏若琳去曹梦露的卧室看过,那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卧室,里面布置雍容华贵,但是不乏温馨。这个地方一尘不染,看上去井井有条,曹梦露不是一个邋遢的人,就算是上了年纪,也保持了优雅的传统。

  卧室里没有留下与她相关的痕迹,事发当天呕吐弄脏的地毯跟床单,都已经重新清洗过了。所以他找不到丝毫的痕迹。也无法想象那一天这个女人一个人躺在这里经历最痛苦的时光。作为儿子,他能够感知到苏若琳心中的难受。

  医院里给予的答复是曹梦露是突发心肌梗塞去世的,因为她到了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可是马郎从苏若琳的描述中,却觉得这件事情着实蹊跷。

  苏真颜这段时间没有呆在苏家,她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忐忑,好在她经常神出鬼没,没有人对她的离开产生任何的怀疑。但是这一点,马郎却感知到了。

  他觉得在苏家,最应该怀疑的那个人是苏真颜,只是,他一直都无法想通。苏真颜与曹梦露的关系算是比较好的了,他在苏家呆着的时候,在某些时候,他甚至觉得曹梦露与苏真颜的关系比与苏若琳还要亲昵。

  但是,任何事情不能从主观判断去揣测,他是一个相信事实和证据的人。他是在苏真颜的房间里,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

  苏真颜可能不知道,那个老鼠药的包装袋她忘记扔掉了,塞在床底下的高跟鞋里面,马郎锐利的眼睛,在那里搜索了一番,就发现了这个东西。他想,苏真颜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肯定是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将最后的物证带出苏家,可惜她慢了一点,甚至可以说,她被自己的侥幸心理给蒙蔽了。

  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马郎心里已经有些难受了。他觉得如果没有那么快火葬的话,那么现在只要通过法医鉴定,就能够得出曹梦露真正的死因。

  这件事情还只是他的臆断,但是他相信这件事情一定与苏真颜有关,想要那个女人说出真话,这是需要一点技巧的。他没有将自己心中所想告诉苏若琳,这个商量的女孩子刚刚失去了母亲,他不忍心在苏若琳的心口上插上一刀。

  他把物证收拾好,装作没事一样。心里却开始筹划,如何还能够使苏真颜开口说出真相。他有这个能力,却担心最终的结果让更多的人伤心。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稍后还将有更新奉上!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