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56章 她才是真正的凶手!

第256章 她才是真正的凶手!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09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05

  

  苏若琳还是沉浸在伤痛之中不能自拔,曹梦露的离开,成为她永恒的遗憾,那一晚她还不懂事一样跟自己的母亲生气,却不想转眼间就是永别。

  “老公,你说妈妈会不会恨我?我那天还跟她生气,还觉得她说话过分。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的不懂事?”苏若琳躺在马郎的怀里,面无表情的说着话,可是泪水却顺着眼角开始滑落。

  “若琳,妈妈怎么会怪你呢?她很爱你,也知道你很爱她。大家都希翼她好好的。”马郎想要给予苏若琳最真切的安慰,但是却是如此的无力。他未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与曹梦露也谈不上感情。

  苏家的阴影已经蒙蔽上了,整栋房子因为曹梦露的离开,变得阴沉诡异,苏中尚还是会去企业,只是每天回来的时候,拖着疲惫的身体。他在玄关处换鞋子,目光却盯着客厅的沙发。那里以前一直都是曹梦露的坐处。

  现在再也没有人坐在那里唠叨了,也没有人对于他的晚归给脸色。他回来了,也不用一个人躲到书房里去。有时候他在客厅的沙发那里坐一坐,一个人佝偻着背,十分的落寞。

  苏洛颜没有回到苏家,曹梦露的离开,给她带来了颇大的震撼,她觉得这就如同是一部影片一样,每个人都不可能在舞台上一直演下去。曲终人散的时候,那种痛苦,是没有人能够领略的。

  可能是要临近生产了,她越来越觉得困顿,整个人都陷入到一种颓废的样子。方逸尘不愿意回到别墅,那么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人的气息。她时常捂着肚子,在躺椅上一呆就是一整天。

  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莫名的开始想念杜月娥,想念她的怀抱,想要穿越时空,看看杜月娥捂着肚子的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都无法割舍自己对母亲的思念。她想,这段时间应该是苏若琳最痛苦的时候吧,她应该送去一点安慰,可是却又那么的无力。

  她曾经是那么的怨恨曹梦露,她刻薄尖酸,从来都不肯给予任何人一点温暖,这个自私自我的女人,枪杀了自己的幸福,也要夺取别人的幸福。但是上帝是公平的,从来不会给你一点特权,也不会让你一直得意。

  也许是因为这件事情,她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要一直这样委曲求全,这样跟一个自己根本就不爱的人耗尽一生?她现在越来越不明白这样的意义所在了。

  但是,让她与冷云浩重新走到一起,她想那已经是枉然了吧,没有人还能够停下来之后选择继续。所有人都只能够勇往无前。

  苏洛颜觉得,她现在变得越来越悲观了,不敢去面对,不敢去挑战,只原因仍凭时光,一个人傻傻的虚度年华。这样到底是不是一种逃避呢?她自己也想不清楚。

  时光一直都在朝前走,从来都不停留。她多么希翼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够跟那个相爱的男人续一段缘。腹中的孩子他并不知道,她想若是他知道,一定会奋不顾身的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伤害已经存在,而举起那把刀的人是她自己,所以,她只能够在时光中唏嘘,在回忆中嗟叹,却无法改变已存的现实。

  ............

  苏真颜是在一周之后才回到苏家的。苏中尚没有问她这段时间的行踪,苏若琳也不曾关心她这段时间的去向。她只要小心翼翼的表现自己,那么就不会有人将质疑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但是她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马郎。她还不知道马郎之前是一名出色的警探,就算是离开了美国那片沃土,他一样保持着先前的敏锐。

  当她回到苏家拿了一点衣物准备离开的时候,马郎找了个借口就跟了出来。他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真颜,你现在有事吗?我想跟你聊一聊。”马郎大步往前走着,拦住了苏真颜的去向。这个女人下了毒手,现在还想要在外面逍遥法外,这样的事情让他十分的愤怒。

  “姐夫不回去陪若琳姐吗?我现在有急事要出去,要不改天我请若琳姐跟姐夫吃饭,咱们再好好聊聊,行吧?”苏真颜心中忐忑,便想着寻一个借口,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她可不希翼与马郎有任何的交谈,人一紧张的时候,就无法把控住自己的情绪。

  “我就跟你说几句话,你也知道,最近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若琳跟爸爸都很伤心。所以,我想跟你聊一聊,不耽误你很长时间。咱们去后花园吧。”马郎说着,已经十分坚定的拉住苏真颜的胳膊朝后花园走去。

  “哎呀,姐夫,到底有什么事情吗?我真的有事情要去忙,改天再聊不行吗?”苏真颜一脸的苦恼,想要从马郎的手中挣脱。

  “不行啊,这件事情很着急。现在若琳跟爸爸都很伤心,而且我发现妈妈离开的时候留下一封遗嘱,跟你有关,难道你不想知道吗?”马郎眨巴着蓝色的眼睛,站在那里说的极其神秘。

  对于遗嘱,苏真颜倒是很有兴趣。她现在颇为惊讶,曹梦露竟然将遗嘱都已经写好了,难道她知道自己有一天会死于非命吗?当然,她对这个不关心,她关心的却是曹梦露遗嘱里的内容。

  要知道,苏中尚虽然现在是苏氏集团的老总,但是真正的掌门人应该算是曹梦露。如果她留下什么遗嘱,涉及到企业的去向,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可能有份儿呢?再说了,曹梦露一直以来对马郎十分的不满意,而她现在跟曹梦路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十分融洽的。

  所以听闻马郎这样一说,苏真颜的心已经有些怒放了。“姐夫,大妈到底在遗嘱里说了什么啊?”苏真颜迫不及待的问道。她急于想要知道,曹梦露想要把苏氏集团多大的份额给她。

  “真颜,你跟妈妈之间是不是之前发生了什么误会啊?”马郎站在那里,一脸神秘的问道。他这话一说出口,苏真颜脑子就开始懵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妈到底在遗嘱里说了什么啊?”苏真颜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一脸疑惑的看着马郎。

  “大妈说,如果她死了,就一定跟你有关。”马郎顿了顿,神秘的冒出这样一句话。苏真颜的脸瞬间一片惨白。她无法把控住自己的情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内心的震撼是任何人都无法把控的。

  “真颜,你跟妈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她怎么会留下这样的遗嘱?”马郎已经发现了苏真颜的失态,他故意把氛围弄的更加的神秘,不停的追问着苏真颜。

  “我跟大妈的关系很好,没有什么误会,你想多了,再说了,大妈说出这样的话,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苏真颜深呼吸一口,想要平伏自己的心,却不想自己更慢慢的陷入到马郎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

  “那就奇了怪了,妈妈为什么会在遗嘱里提到老鼠药,说她要是发生意外,一定跟你和老鼠药有关?我真是不明白了,妈妈跟你关系那么好,怎么会说道这些?”马郎蹙紧眉头,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

  苏真颜开始心惊胆战,马郎的话,让她陷入到恐慌之中。她是通过老鼠药误杀了曹梦露,但是曹梦露为什么就预见了这件事情的发生?她的额头上开始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自己完全沉浸到了惊慌之中。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苏真颜强力想要否认这些事情,她不相信如此巧合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她没有想要杀死曹梦露,她想要苏若琳消失,那只是一个失误而已。

  再说了这件事情发生了快十天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提及,应该不会有她想象的那么危险吧?她是一直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以为一切都风平浪静了,所以才敢冒死回到苏家。却不想,马郎刚才的话,让她内心十分的恐惧。

  “我也觉得不可能,医生都说了妈妈是死于心源性猝死,只是大家都觉得她这封遗嘱说的有些莫名其妙。所以,我就想要问问你。”马郎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态度,问着苏真颜的时候,两只眼睛始终不曾离开苏真颜的脸。

  他已经从苏真颜脸上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只是他想不通,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什么要使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她可以恨曹梦露,她可以觊觎苏家的财产,她怎么能够下毒手将一个无辜的生命杀死?

  “跟我没有关系,我不知道。”苏真颜喃喃自语,她现在觉得自己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落下了什么马脚,曹梦露肯定是看到了她藏着的老鼠药,所以才提前写下了遗嘱。这样恐怖而恰合的事情就发生在她的身上,这让苏真颜感到颇为意外。

  “妈妈不只是说了这些,还有很多东西。珍惜,你知道的,妈妈也很不喜欢我,就连爸爸想让我去企业这件事情都要反对。所以我跟你现在的心情是一样的。”马郎听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为了让苏真颜放松对他的警惕,他决定让苏真颜在他身上找到接近性,这样苏真颜才愿意跟他继续交流下去。果然,他这么一说之后,苏真颜心里的恐惧就稍微少了一点。她当然知道曹梦露有多么的讨厌马郎。

  他是个一穷二白的人,连个正当的工作都没有,现在主要是吃软饭,在曹梦露看来,马郎的出现,就是为了苏家的财产。所以她一直阻止马郎进入到企业,也从来不给马郎好脸色看。相比而言,这个男人比她的处境还要惨。

  “哼,我跟你不一样,我至少是苏家二小姐,你算是什么?不过是个吃软饭的倒插门女婿。”苏真颜脸上浮现出一丝嘲笑的表情,语言也变得犀利起来。

  这样的话,马郎又不是第一次听到,倒是十分的坦然。只是从苏真颜的口中说出来,这让他多少觉得有些意外。

  “可是,你不是也想成为苏家大小姐,继承苏家财产吗?”马郎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盯着苏真颜,自从他知道苏真颜可能是谋害曹梦露的凶手之手,他就断定这个女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苏家的财产。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没有这么想。”被人说中心思之后的苏真颜情绪颇为激动,她站在那里,双手不自然的蜷缩成拳头,一副想要保护自己的样子。

  “不然你干嘛要对妈妈下毒啊?你就是用老鼠药害死妈妈的对不对?”马郎直视着苏真颜,她知道苏真颜的内心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强大了。她被自己的恐惧吓坏了。那么,只要继续问下去,她就一定会土崩瓦解的。

  “胡说,你们都在胡说,我没有想要害死她,我没有。”苏真颜的情绪激动起来,她慌乱的眼神,想要逃离,可是又是一副无处可逃的样子。

  “可是你那么做了,不是吗?曹梦露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的。你这么多天不敢回来,就是害怕大家发现你的罪行,对不对?”马郎没有搭理苏真颜的情绪,他只是步步紧逼的追问,苏真颜已经毫无退路可言。

  “没有,我没有杀死她,是她自己找死的。这跟我没关系。”苏真颜急于想要撇清这件事情,却又是那么的无助。她的话一说出口,马郎就完全读懂了她的心意。

  “真颜,你不要欺骗自己了,你杀死了曹梦露,你现在就是个罪人,你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马郎一脸的失望,他起初只是猜想,凭借着一点职业敏感,他猜想这件事情可能会跟苏真颜有关系。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正如他猜想的那样,苏真颜真的就是杀死曹梦露的凶手。他一脸淡定的望着苏真颜,如果现在的他穿着警服,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将锃亮的手铐套在苏真颜的手腕上。

  这个时候的苏真颜才回过神来,原来一直以来,都是马郎再个她下套。她因为内心的恐惧,毫不设防的将自己的恐惧表现出来,这才使得她慌了神。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你现在故意诱导我,其实是你杀死大妈的,一定是你干的,大妈那么不喜欢你,你肯定是怀恨在心。”反应过来的苏真颜,则力图将这盆脏水泼到马郎的身上。

  但是马郎只是笑了笑,他是个训练有素的警务人员,绝对不会被苏真颜的情绪牵扯住。“真颜,虽然大妈不怎么喜欢我,但是我一直都当她是我的妈妈来看待。我不会害她,相反我会如同若琳一样深爱她,保护她,对她好。”

  马郎这么说的时候,极为的认真。他只是真的不明白,苏真颜为什么就这么的不知足,曹梦露对她已经够好了,她现在都是苏家二小姐了,锦衣玉食一样的生活,难道这个样子,她还不满足吗?

  欲望永远都是没有边际的,一个人被欲望驱使,也终将被欲望覆灭。只可惜并没有那么多人能够读懂这个道理。

  ............

  苏若琳是无意间听到后花园里传来的争持声,她十分的惊讶,看到马郎与苏真颜站在那里,苏真颜一脸激动的样子。她原本没有想要过来探个究竟的,毕竟这也没有什么特别。

  但是隐隐约约的,她听到马郎与苏真颜才说一些与曹梦露相关的事情,她还是不由自主的朝这边走来了。她站在后花园的入口处,刚好听到马郎的声音。

  “虽然大妈不怎么喜欢我,但是我一直都当她是我的妈妈来看待。我不会害她,相反我会如同若琳一样深爱她,保护她,对她好。”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苏若琳感动万分,她这才想起来,自从曹梦露离开之后,真正支撑起这个家的人是马郎。他始终不离的守候在她的身边,她哭了,躲进他的怀抱寻求安慰,他总是无私的将最好的东西都给以她。

  但是,她为他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她很想站出来,告诉苏真颜,就算曹梦露现在离世了,马郎依旧是她最亲最爱的男人。她不会像所有人那样去怀疑这个异国的男子。

  “我不跟你说了,你们都不是好人。”苏真颜再也没有勇气继续留在这里,她迅速的转身想要逃离现场,不想与苏若琳撞了个满怀。就在苏若琳快要倒地的刹那,马郎一个箭步飞奔过去,将苏若琳搂入怀里。

  “老婆,当心。”他贴心的在苏若琳的耳旁提醒到,双眼里充满了溺爱,生怕苏若琳因为这样受到一点伤害,她仰靠在马郎温暖的怀抱里,幸福无比。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稍后还将有更新奉上!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