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57章 你是想继承家业,所以害死了我妈?

第257章 你是想继承家业,所以害死了我妈?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4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06

  

  “老婆,当心。 ”他贴心的在苏若琳的耳旁提醒到,眼里充满了溺爱,生怕苏若琳因为这样受到一点伤害,她仰靠在马郎温暖的怀抱里,幸福无比。

  “真颜,你不要这样说马郎,他现在虽然一无所有,但是他是我的老公,也是苏家的一份子。妈妈离开的这件事情,大家都很伤心,我希翼你不要因为这个就怪罪马郎。”苏若琳毫不知情,还以为是苏真颜为曹梦露的离开打抱不平怪罪马郎。

  “哼,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苏真颜说完,一把推开苏若琳,几乎是慌不择路的朝外面跑去。苏若琳看她这副样子,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也许是因为失去,就更加的懂得珍惜,看到苏真颜离开的背影,苏若琳很想挽留住那个女孩子。当她不在曹梦露的身边时,是苏真颜陪伴曹梦露度过的。因为对曹梦露的歉疚,她便想要将这份爱转化到苏真颜的身上。

  “若琳,还是不要追了。”马郎一把抓住苏若琳,看到她如此善良的去对待一个坏人,他觉得自己有责任要跟苏若琳谈一谈这件事情。

  “马郎,真颜是我的妹妹……”苏若琳说道这里的时候,眼泪又开始在眼里聚集。她很害怕,越来越没有安全感,若是身边的人都这样离开,那么她该一个人去哪里?

  “那你先沉着下来好吗?这里是我刚才跟真颜的谈话录音,你先听一下。”马郎说着,从兜里掏出录音笔,当他按下播放键的时候,苏若琳听到了一段震惊的谈话。

  “没有,我没有杀死她,是她自己找死的。这跟我没关系。”

  这是苏真颜带着一丝慌乱冒出的话,苏若琳听到这一句的时候,一脸惊恐的看着马郎。她从未想过,曹梦露的死竟然还有意外,而这个意外居然与苏真颜有着不可开脱的关系。

  “若琳,你要接受这个事实,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当天我提出剖解的要求,大家都不能理解。但是如果那么做了的话,妈妈在天之灵就能够得到安息,大家都不希翼妈妈的离开是一个意外。”马郎将苏若琳搂进怀里,轻轻的说道。

  但是苏若琳已经哭成了泪人,她如何也料不到苏真颜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虽然对人凶悍了一点,但是心眼也没有真的那么坏,不然她是绝对不会接纳苏真颜与苏洛颜的存在的。可是,一向与曹梦露关系要好的苏真颜,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她不能够理解这样的事情,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她只能够让伤心的泪水去冲洗疼痛的心灵。一方是她十分信赖一起长大的姐妹,一边是自己深爱的母亲。但是这两个人因为没有血缘关系,却进行了残杀的行为。

  “若琳,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妈妈一个说法的。我绝对不会让妈妈就这样死不瞑目的。”马郎轻轻拍打着苏若琳的后背,怀里的女人哭的那么伤痛。他的心都跟着碎了一地。

  可是在这个时候,伤心根本就无法解决问题,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还原事实的真相。他现在已经能够确认苏真颜杀死曹梦露的事实,但是他需要苏真颜进一步的证据。高跟鞋里的包装袋,不足以证明整件事情的发生。

  “马郎,妈妈死的好可怜,我连跟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她在马郎的怀里哭的十分的伤心,可是泪水根本及无法改变事实。一切已经尘埃落定,若不是马郎的锲而不舍,没有人能够知道事情的真相。

  “这件事情,大家暂时不要告诉爸爸,他现在可能还无法接受。若琳,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足够的证据,让法律来制裁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马郎说的掷地有声,可能还是一个警察的正义感,让他能够找到想要的幸福。

  “嗯,但是我还是想要跟她谈一谈,我想要亲自去问问她,她为什么要这样去做?我一定要知道原因。”苏若琳抽抽搭搭的说道。

  “若琳,现在不要了,她很危险,你不要去搭理她,我很害怕她对你不测。”马郎露出一脸的担心。这件事情他不希翼苏若琳插手,只要她能够保护好自己,那么他就能够给苏若琳一个想要的结局。

  从苏家离开的苏真颜,此时心里就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她不知道马郎说的是不是真的,那封遗书真的就存在吗?那么曹梦露是事先就预见了可能会有这一天出现吗?她不知道此时自己该怎么办?整个人陷入到极度的慌乱之中。

  她是在监狱中呆过的人,绝对无法再去容忍监狱里的生活。她还要做苏家大小姐,还要继承苏家的财产,她怎么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进入到监狱中呢?

  慌不择路的苏真颜,此时唯一的救命草就是男人,只有男人才能够给她希翼,让她摆脱这样一副为难的境地。

  “你也太自作聪明了?这件事情为什么不提前跟我商量一下?”当听闻苏真颜的讲述时,男人勃然大怒,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是苏真颜所为,而且还是在现在情况十分危急的状况下发生。

  “我也不过是一时冲动而已,我当时只是想杀死苏若琳,只要她死了,那么我就能够掌控苏氏集团,到时候大家想打败冷云浩,岂不是一举两得吗?”这个时候的苏真颜,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她还在极力的为自己开脱。

  男人冷飕飕的眼神盯着苏真颜,这已经不是苏真颜第一次冒犯他了。冷云浩这段时间对方氏集团的反-攻进行的如火如荼,他一直指望苏真颜能够操纵方氏集团,想不到竟然闹出这样的事情。这些事情的出现,扰乱了他的进度,使得他想要进行的事情受到了干扰。

  “我不管,既然你这么有主见,那你自己去想解决的办法,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男人勃然大怒,现在做出一副置之不理的态度。这让苏真颜最后一丝希翼破产了。

  “求求你了,救救我好不好?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被发现的话,那么我就要去坐牢了。我不想再去坐牢,求求你看在之前我帮你的份儿上,再帮我一次好不好?”苏真颜慌张了,她跪在男人的面前,乞求着男人给予她最后一次帮助。

  但是现在的男人,除了气愤之外,再也没有丝毫的怜悯。“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一再跟你强调,做任何事情之前,一定要跟我商量一下,你倒好,既然那么有主见,那就自己去解决这件事情吧。”他仍旧是不愿意搭理的态度。

  苏真颜现在不知所措,她已经走投无路。如果男人都不愿意帮助她,那么她真是要回到监狱了。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无故杀人而判死刑,但是她知道如果是坐牢,那一定是很多年。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这一次一定要帮我。我答应你,只要我继承了苏家的财产,我一定把整个企业都交给你。只要你肯帮我这一次。“苏真颜不放弃的在那里继续恳求,但是男人的脸色并没有任何的缓和。

  “你走吧,我帮不了你。这是你自己犯下的罪,没有人能够帮得了你。我要的是一个具有利用价值的合作伙伴,但是你现在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男人一脸严峻的说道,他没有任何表情,话语依旧是往日的冷冰斌。

  这是抛弃的声音,苏真颜听到这个宣判的时候,整个人坐在了地上。男人是唯一的救援,但是这个救援现在放弃她了。只因为她没有丝毫的利用价值,只因为她现在成了一个负担。

  “你这样对我不公平,我帮你做了那么的事情,我知道你那么多秘密。”苏真颜垂死挣扎,她坐在地上,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水,一副鱼死网破的表情。但是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过,自己面前坐着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是吗?你这是在威胁我?苏真颜,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一下后果?”男人俯身逼近,这是苏真颜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男人的眼睛。阴鹫般的眼望不到尽头,就如同是一个黑暗的深渊,让你心惊胆战。

  “求求你,帮我最后一次好不好?”她继续恳求道,希翼事情还能够出现最后一次转机。但是这一切,已经不再是她所期待的那样了。

  男人坐直身子,目光已经从苏真颜的身上挪动开来。他严肃的脸上,始终都弥漫着阴沉的雾气,没有人能够透过他那双深邃的眼眸,知道他心中此时正在想什么?

  发生这样的事情,暂且无人能够接受,苏若琳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当着苏真颜的面质问她为何这样做的原因。如果是因为过去的恩怨,那么也不至于非要处心积虑的索人性命吧?若真是如此,又何必要与曹梦露套近乎到如此地步?

  在苏若琳的世界里,是无法理解这样的举动,她坚信人性本善,可是这样一个特例让她看到的却不是善。她很迷茫也很纠结,辗转反侧都无法安睡。

  为了不让苏中尚伤心,她和马郎都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苏中尚。但是苏若琳想要见到苏真颜的欲望却是那么强烈,她知道,自己就算是要去见苏真颜,一定要避开马郎。马郎是那么在乎她的人,他一定舍不得看到她受到一丁点伤害。

  这一天,马郎陪苏中尚去了企业,苏若琳一个人呆在家里,临走的时候,马郎一再的强调,要她在家好好呆着,千万不要到处跑。他是做警察出身的,总是会想到一系列连锁的反应。他很害怕苏真颜将毒手伸向苏若琳。

  可他不知道,苏若琳骨子里也有倔强的一面,她坚定了的事情,会想着法子去实践。因此,在马郎走后半个小时,苏若琳成功的避开了管家,从苏家走了出来。

  她并不知道苏真颜的住所,只知道苏真颜大部分时间跟方逸尘在一起,她是不会出现在方氏集团的,那不是她该出现的场合。

  “真颜,你在哪里?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苏若琳拨通了苏真颜的电话,这是唯一能够见到苏真颜的机会。

  苏真颜这几日沉浸在惶恐之中,男人对她置之不理。那一日,她准备鱼死网破,可是男人却抓住了她的死穴。

  “苏真颜,你要是敢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你就等着在监狱里生不如死吧。”当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时,苏真颜是坚定不移了。他有那个本事让她生不如死,这正是她所畏惧的。

  她躲在公寓里,一个人不敢出去,不敢跟任何人联系,害怕听到那些让自己担心的消息,害怕听到警笛的声音。可是,内心里又期盼着,那不过是马郎跟她开的一个玩笑而已。

  接到苏若琳的电话时,她胆战心惊,以为苏若琳是要对她进行质问的。她是想要除掉苏若琳的,却不想害死了曹梦露,导致现在陷入到如此被动的局面。

  “有事吗?”苏真颜警惕的问道。她宁愿一个人呆在这个地方忍受孤独和惶恐,也不要出去面对牢狱之灾。

  “真颜,爸爸昨晚找大家谈话,说是希翼大家三姐妹能够共同继承企业。我还没有给洛颜打电话,你有时间的话,大家三个人先商量一下吧。”苏若琳找了个借口,她开始变得聪明了,不再是开门见山的摆出自己的目的。

  苏真颜是有些意外的,但是她相信苏若琳是个没有心机的女人,她说出的话是具备可信度的。听闻这席话,她心中的小九九又开始骚动了。

  “好吧,你定好位置,我一会儿就到。”挂断电话之后,苏真颜顿时觉得眼前的阴霾都散去了。看来苏中尚真是想通了,不过也是,他就三个女儿,现在不将企业分出去,等到他老态龙钟那一刻,恐怕就没有机会了吧。

  她现在不敢奢望一个人占据企业了,相对于牢狱之灾而言,只要能够享受到企业的股份,那么她就是躺在那里,银行户头上的数字也会随着时间滴滴答答的上涨。

  这么一想,她就觉得前途瞬间光明了。连日来受到的威胁和恐惧,也都不算什么了。苏真颜梳妆打扮一番,按找苏若琳给的地址,欣喜的前往。

  咖啡厅里,苏若琳在角落的位置坐下,隔着宽大的落地窗,她看着苏真颜蹬着高跟鞋由远而近,那个女人脸上挂着蛮横还有自负,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就是惨死在苏真颜的手上,苏若琳心不由得一紧。

  “洛颜呢?她怎么没来?”苏真颜在门口张望了一下,一眼就看到角落里的苏若琳,苏若琳容颜憔悴,并无幸福的光彩。想必这段时间,没有人能够过得舒坦吧。如果没有出意外,苏真颜想,她与苏若琳恐怕唯一的交集就是每年的清明节吧。

  “洛颜不来了,大家两个人聊一聊就可以了。”苏若琳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她盯着苏真颜那张精致的脸,想要看到这张脸背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驱使苏真颜下的毒手?

  “哦?大家两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放弃了企业的继承权吗?”苏真颜冷笑一声,她并不想看到苏洛颜,那个女人识趣没有出现在这里,这是最好不过了。就凭苏若琳这样一个猪脑子的女人,想要跟她争抢苏家的财产,这岂不是用鸡蛋撞石头吗?

  “真颜,你真的很想继承家业吗?”苏若琳望着苏真颜,认真的问道。曹梦露活着的时候,一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企业。为的就是避免到时候这三个人争夺家产。苏氏集团是曹梦露的父亲一手创建的,后来苏中尚做了曹家的女婿,便开始打理企业。曹梦露的心愿是想让苏若琳能够继续掌管苏氏集团。

  当然,这一点对于苏真颜与苏洛颜来说,却是极为不公平的。她们作为苏中尚的女儿,也是渴望能够拥有一部分的继承权。如果苏真颜就是为了争夺继承权,所以才将曹梦露杀害了,那么这也太离谱了吧?

  “难道你不想吗?若琳姐,大家就不要装了吧,大家都是苏家的人,苏家没有儿子,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大妈活着的时候,一心排除我跟苏洛颜,为的就是希翼你能够继承家业。现在大妈走了,理所当然的是大家三个人继承,既然苏洛颜放弃了,那更好不过了。”

  苏真颜说的极为轻巧,仿佛这一切就是理所当然一样。苏若琳坐在那里,听到自己的亲姐妹说出这样的话,顿时觉得心寒。

  “你是因为想要继承家业,所以就害死了我妈妈,是吗?真颜,你为什么要那样做?”苏若琳眼底的泪水已经滑落下来。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