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58章 真相大白

第258章 真相大白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42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07

  

  “你是因为想要继承家业,所以就害死了我妈妈,是吗?真颜,你为什么要那样做?”苏若琳眼底的泪水已经滑落下来。 这么多天,她努力想要让自己坚强一点,想要把泪水都以藏起来。可是,当听闻曹梦露是死于非命的时候,她的委屈就更加的强烈了。

  苏真颜的脸色凝固了一般,她没有想到苏若琳会问出这样的话。“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已经说过了,大妈的死跟我没有关系。我没有想过害她。”苏真颜愤怒的狡辩。

  她现在明白了苏若琳的意图,她就是想要从她那里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吧?这些人都想要将她送进监狱吧?

  “真颜,我只是想要知道,你为什么要害死我妈妈,就算你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可是妈妈一向待你不薄,这一点我想你是能感觉到的吧?妈妈就算是有错,但是也不该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吧?”

  苏若琳已经泣不成声了,她努力想要平伏自己的情绪,但是却无法遏制住泪水的滑落。如果可以,她多么希翼那个离开的人是自己,而不是自己最爱的母亲。

  “我没有想过害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就算她逼死了我妈,就算她在我小时候一直对我不好,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让她去死。”苏真颜说出的都是心里话,但是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了,那个女人长眠于地下,偶尔还要走近到她的梦里,让她沉浸在惶恐之中。

  “那你告诉我,你这么做的原因是是什么可以吗?我答应你,只要你告诉我原因,我绝对不会去怪你。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我不会让你去坐牢。”苏若琳满脸都是泪水,她只是想要知道原因而已。

  苏真颜在这一刹那是有些动摇的,因为苏若琳所说的,更是她期待的。她害怕进入到监狱之中,害怕那种失去自由暗无天日的生活。但是她不能再掉以轻心了。

  “我没有这么做,也就没有原因。苏若琳,你长长脑子行不行?”苏真颜起身就要朝外走,这个地方是危险的,这个女人是可恶的。她不要与苏若琳再有任何的谈话。

  “真颜,求求你了,你告诉我原因好吗?我只是想要知道原因。”苏若琳立马离座追了出来,今天见到苏真颜,她就是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的。

  “你放开手啊,我都说了,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你不要再缠着我了。”苏真颜想要甩开苏若琳,她紧紧的抓着苏真颜的衣袖,如果小孩子一样,不愿意看到这个女人离开。

  “真颜,我求你了好吗?妈妈死不瞑目啊,你也不会安神对不对?”苏若琳满脸都是泪水,她只是想要知道这个原因而已。可是苏真颜怎么可能将这件事情发生的始末告诉她呢?

  苏真颜是多么的想要告诉她啊,苏若琳,其实最应该死的那个人是你才对,如果我告诉你,我想要的只是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会不会满意?你知不知道,你活着对我是多么大的障碍,因为你的存在,我做不了苏家大小姐,因为你的存在,我从小到大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你的存在,我如同木偶一般任人摆布?

  可是这些话,苏真颜始终都没有开口,她知道自己一旦说出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她猛地将苏若琳一把掀开,大踏步就朝前走去,如同逃窜一样。

  “真颜,你不要走。”苏若琳想要从地上起身,但是崴住的脚踝痛的让她站立不稳。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除了泪水,她什么也给不了。

  “若琳,你这是怎么了?”她还坐在地上伤心的哭泣,身后突然到来的怀抱,给了她莫大的安慰和温暖。她蜷缩进马郎的怀里,哭泣的如同伤心的孩子一般。

  她多么想为曹梦露做一点事情,但是却什么也做不了。那个杀害曹梦露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而她竟然无用的只能够坐在这里哭泣。

  “马郎,我好没用啊,她走了,她一直不肯告诉我原因。”苏若琳哭的更加的伤心,她不过是想要知道原因而已,难道这样也过分吗?

  “没事了,没事了,若琳,你相信我,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好吗?我一定会给妈妈一个公道的,我绝对不会允许这个人逍遥法外的。”马郎说的那么坚定,他答应苏若琳的事情,就一定会实现自己的诺言办到。

  苏若琳现在什么事情也坐不了了,只能够呆在苏家养伤,看到马郎每天忙里忙外,她知道,自己只需要继续等待就可以了。这一天来的有些早,甚至有些意外。

  “若琳,这件事情,我想要跟爸爸谈一谈,你觉得怎么样?”马郎收集了不少证据,他是做警察出身的,对于收集证据这一点比其他人更加擅长。

  苏若琳有些犹豫,苏中尚现在好不容易慢慢的从伤痛中走出来了,难道又要揭开他的伤疤,在他的伤口上撒把盐吗?

  “晚一点可以吗?我怕爸爸承受不了。”苏若琳担忧的说道。苏中尚只有她们三个女儿,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表露出对哪个女儿更加的疼爱,但是能够看得出来,他在努力端平这碗水。只是长久的压抑和沉默,使得他愈加不知道该如何表露自己的情感。

  “若琳,这件事情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我想大家该给妈妈一个公道了。”马郎目光坚定,看到苏真颜一直都逍遥法外,他心里特别的伤心。

  “嗯,那好吧,我陪你一起去。”在这个时候,苏若琳站出来支撑马郎了。她很感激马郎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让她感到了温暖和支撑。

  苏中尚依旧沉浸在书房里,那是属于他的王国,是他可以将自己埋藏起来的城堡。在那个城堡里,他不需要跟任何人对话,他只用对着照片上凝固的笑容,默默的说着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思念。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现在都凝固在照片上了。她们都曾经真实的爱过他,可是他一直不懂得该如何爱她们。直到她们都一一的离开他之后,他才感知到最深刻的怀念。他愧对这两个女人,没有给她们想要的幸福,而是一个人逃避着应该担当的责任。

  “爸爸,您现在忙吗?”书房的门被推开了,苏若琳站在门口,看着头发花白的苏中尚。她与这个父亲并不亲昵,仿佛一只都有道屏障横亘在彼此之间。

  苏中尚从老花镜里抬起头,他看着苏若琳,微微的叹了口气。有刹那的错觉,仿佛在苏若琳的身上看到了曹梦露年轻时的样子。

  “不忙,有事吗?”他将老花镜从鼻梁上取下来,伸手揉了揉眼睛。他已经很疲惫了,想要入睡,可是脑子却无法停止下来。到了这个年纪,他还要以这样疯狂工作的方式麻痹自己的情感。

  “爸爸,大家想要跟您聊一聊可以吗?”苏若琳依旧是站在门口,并没有朝他走近,就如同小时候一样,她战战兢兢的看着他,带着陌生和恐惧。

  “嗯,好的,我一会儿就出来。”苏中尚说来,将桌子上平摊着的照片,小心翼翼的放进抽屉里,而后才慢悠悠的起身朝外面走去。

  客厅里,苏若琳与马郎已经坐在那里了,两个人似乎都有些局促不安。第一次与苏中尚如此正式的谈话,而且还是要告诉他一个惊人的消息,他到底能不能接受呢?

  苏中尚朝客厅走去,苏若琳与马郎起身,直到苏中尚坐下之后,两个人才坐下来。彼此相看了一眼,还是马郎先开了口。

  “爸爸,大家今天想要跟您谈的,是跟妈妈的死因有关。这里是我收集的一些证据,您先看看。”马郎说着,将一个牛皮纸袋子递给了苏中尚。

  那里面全是他这段时间收集到的证据,现在只需要苏中尚同意,他就可以将这些证据递交给警局,那么苏真颜犯罪的行为就有了证据。

  苏中尚接过牛皮袋子,眼神落在白纸黑字上,那张历经沧桑的脸,变得愈加的凝重。而一旁坐着的苏若琳,心里也忐忑不安。

  她并不知道苏中尚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他的私生女害死了他的正牌老婆,这件事情他该如何面对?果然,待苏中尚看完这些东西之后,他长久的沉默着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屋子里的空气变得异常的凝重,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只是聆听着时间滴滴答答的走过。苏中尚此时的心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一直都认为曹梦露是死于心源性猝死。她的脾气那么火爆,心胸也不是很宽阔,这个死因是具有说服力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的死竟然是有原因的。当然,他现在也无法接受,这个死因是他的女儿苏真颜所为。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