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59章 无处可逃

第259章 无处可逃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52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08

  

  他愣愣的坐在那里,如同僵化了一般。 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没人知道,他的内心掀起了狂澜。

  “爸爸,只要您点头,我就把这些东西交给警局。妈妈死的太可怜了,我和若琳都觉得,应该还妈妈一个公道。”马郎在一旁期待着苏中尚的反应。

  他不能理解中国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苏真颜杀了人,杀人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在中国还要受到人情的束缚?

  “她是怎么说的?”许久之后,苏中尚冒出这样一句话。他当然知道,如果把这些东西交到警局之后,苏真颜会有什么后果。

  他只有三个女儿,苏真颜与苏洛颜从小吃了不少苦,但是这两个孩子都进过监狱,这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愧疚。从一个父亲的心情上来说,他很不愿意看到苏真颜再次进入监狱,那样会毁了她的一生。

  “她一直都在否认,我之前找过她,前几天若琳也找过她,但是现在,恐怕没人能够找到她了吧。”马郎说的极为平静。这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样子,苏中尚没有拿出鲜明的立场,这让他有些着急。

  看到马郎一脸的严肃,苏若琳紧紧的握住了丈夫的手,她给了马郎一个鼓励和安慰的眼神,他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这才使得自己的心情平伏了下来。

  苏中尚的心开始凌乱了,他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女儿,使得苏真颜一次次的犯错,以至于现在闹出人命。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置自己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到了该抉择的时候,他也迷茫了。

  “爸爸,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话是不应该的,真颜是我的妹妹,是苏家的一份子。但是撇开这些不论,您也知道,这些年妈妈是怎么对真颜的。如果她只是犯了一点小错,那么大家可以原谅她,但是她现在是故意杀了人。”苏若琳盯着苏中尚,她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爸爸,妈妈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她的一生都给了这个家。可是现在,妈妈去死的这么不明不白的。您愿意看到妈妈不安息吗?”苏若琳说道这里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

  没有什么比失去亲人要更加的痛苦,如果可以,她宁愿那个人是自己,而不是曹梦露。这些事情发生在苏家,让每个人都觉得很难受。

  苏中尚微闭着眼眸靠在沙发上,他在做这个艰难的抉择。一个是正义,一个是亲情,他总要选择一个放弃一个。他怎么也无法明白,苏真颜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去做。

  “爸爸,您做出决定吧,这件事情大家交给法律来处理好不好?”苏若琳几乎是祈求的语气,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祈求过苏中尚什么事情。

  “好吧,这件事情你们去办吧。”苏中尚似乎是费了很大的气力,才做出了这个决定。他知道自己这句话一说出口,马郎就会把他手中的证据交给警局,那么逍遥法外的苏真颜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这一次,是他毁了苏真颜的前程吗?他突然陷入到迷茫之中。苏中尚起身,在马郎与苏若琳的注视中重新返回到书房。当门关上的刹那,他突然泪眼汪汪。

  他觉得自己这一生真是失败到了极点,他毁掉了两个女人的幸福,而且还将这个悲剧延伸到下一代了。他原本想好好教育这三个女儿的,可是却没有努力去做。看着苏真颜与苏洛颜越走越远,他心里怎么会不痛?看到苏若琳选择离婚,他怎么不伤心?

  但是身为一个父亲,他没有为女儿的幸福作出任何努力。苏真颜的一生就要这样结束了吗?他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到底是什么驱使这个女儿作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他长久的坐在那里沉默着,想要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答案,可是他想不通,什么都想不通。他翻出杜月娥与曹梦露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都笑的那么灿烂,一脸幸福的看着他。

  他多么希翼跟她们说说话,他很想跟她们说一声对不起。她们将自己的一生都交付给了他,但是他却没有好好的承接。他辜负了这两个女人的信赖。

  伤痛的泪水滑落,却无法泯灭伤痛。夜静的出奇,他感到一丝恐惧。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会不会有一天他变的老无所依?他一生都在执迷不悟的追寻物质,不过是因为内心自卑作崇。

  当他现在有房有车,出入高档场所时,他并没有感受到名利带给他的荣耀,相反,他愈加的感受到肩膀上那副枷锁的沉重。他是一个被欲望驱使的人,最终也被欲望束缚了。他不知道,他当初的一个错误选择,竟然要用一生来偿还。

  没有地方可以躲避的时候,唯一能够安身的方式就是逃窜,只有不断的逃离,才能够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苏真颜并不想离开这座熟悉的城市,这里有太多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她梦寐以求的苏家大小姐的位置,对她还具有强大的you惑力,她期盼着能够成为苏氏集团新任总裁的梦想,还没有成为现实。

  但是,现在她必须要离开这个地方。当她所做的事情,一点点被揭穿暴露在阳光下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她不想回到监狱中去,每日的梦魇都是那副锃亮的手铐,醒来的时候,她只能够尽力的搂抱住自己,摸一摸光洁的手腕,这才能够长舒一口气。但是提心吊胆的生活,让她已经坐立不安。蜷缩在屋子里就能够换的一世的安宁吗?她还没有想到这个层次。

  她唯一想要做的就是逃离,无论逃到哪里去,都可以,只要她还能够在阳光下走动,只要她还能够肆意的享受到清新的空气。

  她要离开的消息,马郎第一时间得知了,他动用了自己手里的资源,得知苏真颜已经买了去瑞士的飞机票。那个女人想要逃走了,这一点让他异常的愤怒。

  牛皮袋子里的证据,已经递交给了警局,等待苏真颜的,将是法律的制裁。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警笛响起,所有人都期待着能够将她绳之以法。

  苏真颜的行李并不多,她戴着一顶宽檐帽子,想要遮住自己的脸。她焦急万分的在候机厅等待着属于自己的那一趟航班,却不想在检票口看到了等待她的警察。

  她是想要逃离的,这是人本能的反应,只是她刚一转身,就装入到了马郎的怀里。他一把抓住她纤细的胳膊,将那副锃亮的手铐套在了她的手腕上。

  “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苏真颜惊慌失措的大声叫嚣,她想要躲避这样的抓捕,她还没来得及离开这片土地,就已经被逮捕了。

  “苏真颜小姐,大家现在有证据可以证明你就是谋害曹梦露女士的凶手,现在请你跟大家回去协助调查。”当一张逮捕令出现在苏真颜眼前的时候,她瞬间放弃了反抗。

  事情已经到了她无法挽回的地步,这是她一直害怕的,可不得不去面对的。那副手铐实实在在的套在她的手腕上,她能够感受到属于它的冰凉和刺骨。

  待苏真颜沉着下来,她才看到,就在她的背后,还站在苏若琳与苏中尚。她的老父亲一脸失望的看着她,可是眼里却是异常的伤痛。

  “爸爸,爸爸,救我,救我。”苏真颜突然歇斯底里的叫着,她想要在苏中尚那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安慰,但是苏中尚眼底的失望,让她再次落空了。

  苏中尚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她走近,却是一言不发,他只是看着这个流淌着自己血脉的女儿,突然举起沉重的手掌,给了苏真颜一个重重的耳光。

  他无法接受苏真颜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一次次的犯错,却又一次次不知悔改,他失望到极致,如果现在苏真颜说出的是“爸爸,我错了”也许,他还会感到一丝心痛。但是现在,他只有满满的愤怒。

  苏真颜自然没有想到苏中尚会给她一个耳光,火辣辣的脸上落下五个清晰的指印,她缓缓的抬起头,眼底充满仇恨。

  “你根本就不是我爸爸,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她大声的吼道,而后眼泪就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你们都想我死是不是?你们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人。”她的目光从苏中尚的脸上挪动开来,继而停留在苏若琳的身上。

  苏真颜被带走了,苏中尚长久的站在那里,一脸的沉默。爱是那么的沉重,他没有做到去深爱身边的每一个人。他是愧疚的,可又是无奈的。

  “爸爸,大家回去吧,现在就等着法律审判吧。”苏若琳扶住苏中尚,她想要唏嘘,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因为欲望而起,那么是不是就不会是这样残酷的结局?

  (PS:本章节更新3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