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61章 双腿无力

第261章 双腿无力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11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10

  

  当听到这个宣判结果的时候,苏真颜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完全感受不到来自两条腿的支撑力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都怀着一丝侥幸,那就是法律会网开一面,不会那么严厉。但是法不容情,她终究是计划落空了。

  看着那个曾经嚣张跋扈的女人落到如此地步,林曦简直觉得大快人心。想着苏真颜一直以来以欺负苏洛颜为快乐,她就恨不得上去恭喜一番。

  “呵呵,苏真颜,恭喜啊,听说监狱里的生活也蛮不错的。我觉得你呆在那里应该会很爽哦。”林曦出现在苏真颜面前,满脸都是笑容。她毫不避讳自己的幸灾乐祸,对于这样一个邪恶的女人,早就该受到一点惩罚了。

  “滚,你给我滚开,我不要见到你。”苏真颜厉声尖叫。她现在受不了这些嘲讽的话,她只不过是错了一步而已,她并没有错太远,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能原谅她?这些人有什么资格来嘲讽她?

  “好的,我马上就会滚开的,不过我出去就能够看到阳光,就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只是你这一辈子都只能在回忆里去想了。”林曦笑靥如花,虽然这个行为着实有点落井下石,但是她还是乐在其中。

  苏真颜咬牙切齿的离开,她心底充满了仇恨,所有人都看不得她好,所有人都希翼她能够永远都呆在监狱里。

  宣判会过后,苏若琳与马郎去了曹梦露的陵园,他们在那里停留了很久,墓碑前有一束新鲜的桔花。他们不知道,就在半个小时之前,苏洛颜曾经出现在这里。

  苏洛颜并没有想过还要打扰到曹梦露,她觉得自己跟这个女人的交集已经隔了一层天地,再也无法交融到一起。但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对于曹梦露也应该颇具意义。

  她在这里站立了片刻,一言不发。曾经因为杜月娥的离开,她对曹梦露充满了怨恨,她恨这个女人的凶残,恨这个女人的无情。但当她快要成为一个母亲的时候,她倒是在某种程度上理解了曹梦露。

  她今天来,是替杜月娥来的。她想这两个女人到了下面,应该彼此释怀才行。因为上一代人的恩怨,牵涉到下一代的幸福。这才酿成了今天的悲剧。

  她没有想要替杜月娥说一声对不起,她也没有想要跟曹梦露说一声恭喜。世间的事情,既然已经注定是这个样子,那么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释怀。

  现在苏真颜绳之以法了,也要接受法律的审判。苏洛颜只是希翼,底下冤屈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息。大家能够放下以往的恩怨,经营好属于自己的人生。

  苏若琳站在那里,泣不成声。她原本以为自己会轻松一些,可是听到那个宣判结果的时候,她突然伤心不已。

  她没有办法做到怨恨苏真颜,她是自己的妹妹,流着跟自己一样的血液。她不过是没有安全感,她不过是希翼能够生活的更好。她只是采取了一种极端的方式。

  但是,这样一种方式,使得另外一个鲜活的生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曹梦露长眠于此,应该会感到安宁了吧?她那么害怕伤害,在这个地方,能够看到美丽的风景,再也没有人会打扰到她吧?

  “妈妈,您可以安息了。真颜已经受到了惩罚,她也一定会反省自己的行为。妈妈,我还是很想您,您咋那边好吗?”苏若琳站在那里,轻轻的跟曹梦露说这话。这些话她从未对曹梦露说出口,可是现在,她多么希翼自己说了,那个人就能够听见。

  “妈妈,您不要怪真颜了,其实她也很不容易,这些年大家都只想着自己要幸福,真的忽视了太多的东西。妈妈,我还要告诉您,这件事情是马郎的功劳,他并不像您说的那样很没有用,他其实有很多闪光的地方。”

  苏若琳拉着马郎的手,在那里细细的说道。好长时间了,她没有跟曹梦露说过话了。她以为自己已经慢慢的习惯了曹梦露离开之后的生活,可是当她站在这里的时候,心里剩下的只有思念。

  “妈妈,其实爸爸也很爱你。自从您走后,爸爸比以前更沉默了。但是我经常看到他坐在你常坐的位置,他搂着乐乐一坐就是一下午。妈妈,您以后不要再责怪爸爸了,他真的很不容易。”

  苏若琳继续说着,就好像那个女人并不没有躺在地下,而是坐在她的面前,带着慈祥的微笑静静的看着她。她觉得这副场景很温馨,也很温暖。

  “妈妈,马郎开始接手企业的事情了,不知道这样您会不会满意,但是您要相信,他一定会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爸爸夸奖他说,他有很敏锐的判断力,也有很强的商业头脑。妈妈,大家不会让您失望的。”

  苏若琳说道这里的时候,抬头看了马郎一眼,马郎一脸忧伤的看着墓碑上凝注的照片。他只是紧紧的握着苏若琳的手。

  “妈妈,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若琳的,我一定能给她最幸福的生活。妈妈,虽然您不是我的亲妈妈,但是我还是很爱您。您现在走了,大家都很想念您。”马郎说着,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他是个真性情的感人,说道动情处,便不能够抑制住。看到马郎脸上伤痛的表情,苏若琳回身给了马郎一个温暖的怀抱。他们就那样站着,彼此依偎着对方,给予温暖和支撑。

  苏中尚捧着一大束桔花朝这边走来,看到远处这一幕的时候,他停住了自己的脚步。他没有去听苏真颜的宣判会,他害怕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样的结局。他不是不爱这三个女儿,而是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自己的爱。

  他知道今天这个日子,对于曹梦露来说十分的重要,他想要告诉她,她可以安息了。这么多年的生活,他从未跟她有过主动的交流,嫌弃她啰嗦,嫌弃她无理取闹,但是却从未从内心深处来理解她。

  这一天的天气十分的好,和煦的阳光铺撒开来,每一寸肌肤都能够感受到阳光的温暖。但是这个日子,对于苏中尚却又是那么的刻骨民心。因为他三个女儿中,有一个孩子即将失去享受阳光的资格了。

  这对于苏真颜而言,是一种损失,对于他来说,则是一种伤害。他想自己若是从一开始就注意对自己的教育,注意到家庭维护的重要性,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他长久的站立在那里,怀里的桔花金黄灿烂,可惜这样美好的东西,只能够用来凭吊死者。人纵使因为伤痛,才能够缓慢的成长成熟。这么多年以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是以一个孩子的姿态,不停的向身边的人索取爱。

  他没有等到苏若琳离开之后才走,而是将那束桔花放在一旁,便转身离开了。他想曹梦露一定能够明白他的心意,只要他心中还想着她曾经的好,那么就足够了。

  “若琳,大家走吧,回去看看爸爸。”马郎其实一早就看到了苏中尚离开的背影,他能够理解这个老男人的做法。男人都是如此吧,表达感情的方式那么的含蓄。

  他搂着苏若琳的肩膀离开,普照着充满幸福味道的阳光,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每个人都要继续自己的生活。伤害也好,伤痛也罢,都要随着时间的洪流放下。

  ............

  苏真颜宣判的消息,方逸尘在酒吧里听闻的,那些人津津乐道的谈论着这件事情,还把苏真颜杀害曹梦露的事情说的极为残忍。这让方逸尘十分的反感。

  他不喜欢苏真颜,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身上浓重的戾气,让他产生强烈的厌恶情绪。但是让他颇为意外的事情,却是男人对这件事情的冷淡态度。

  他没有想到苏真颜会真的进入到监狱中,因为她是男人得力的助手,只要那个男人愿意帮忙,那么苏真颜肯定不会受到这么大的惩罚。

  他没有去问苏洛颜,这一天他终于从酒吧里出来回到别墅的时候,苏洛颜仍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仰靠在躺椅里。见到他回来,也只是抬眼看了他一眼,而后又闭上了眼睛。

  他原本想要问问苏洛颜,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但是她冷淡的态度,让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勇气了。他想是有些诧异而已。

  但是内心里,他是有点庆幸的,至少身边没有这个人骚扰了,那么他就能够安然享受属于自己的自由了。只是这样一种惬意的心情立马就被另外一个念头占据了。

  他现在很担心,如果苏真颜为了减轻刑罚,会不会将他们一起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抖出来,到时候他可是要承受商业欺诈罪的惩罚啊,他开始为这件事情焦虑。因为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他是安全的。

  0`0`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