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78章 当年的故事

第278章 当年的故事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75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26

  

  那段短暂的婚姻,她失去了太多。 她那个时候多么恨自己,她要不是女儿身,一定能够有番作为。可是这个男人,除了无尽的掠夺之外,除了给她伤痛中之外,什么都给不了。

  当沈玉卿的父亲最终被气死之后,他彻底的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夜不归宿,甚至会带着别的女人回来。她除了哭泣,什么都不敢说。那段婚姻,让她失去了所有,连最起码的自尊。

  若不是冷天翔的出现,她想她肯定活不到今日,当她在桥边想要轻生的时候,是他拉住她,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并没有许下任何承诺,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但凡薛元坤欺负她的时候,冷天翔都会站出来保护她。

  离婚的前提是她让出沈家所有的产业,净身出户。那一刻,沈玉卿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狼子野心,什么叫鸠占鹊巢。她有多么的不甘心,自己父亲打拼下来的天地,立马就要改名换姓,而自己还得卷铺盖走人。

  是冷天翔给了她离开的动力,他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说,她想要的,她现在失去的,他都会一一的给她挣回来。也是,在她泪眼摩挲中,他坚定的牵着她的手,走出了悲伤,走出了雨季。

  “那又如何?要不是你爸爸是沈飞鸿,你以为我会看上你?除了那个死鬼之外,谁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但是我告诉你,沈玉卿,你敢给我戴绿帽子,我就会让你一生都不得好过。”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沈家的财产很快就被他挥霍一空,后来是冷天翔受够了沈氏集团,帮助沈玉卿重新将家业撑起来。为了纪念这段重新开始的岁月,沈氏集团从此更名为天祥集团。当然,这些事情,冷云浩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你还记得冷天翔是怎么死的吧?哼,我告诉你,我就是要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离开你,我要看到你痛不欲生。”男人冷淡的眼神盯着沈玉卿,似乎对这个女人充满了仇恨。

  沈玉卿听到这话的时候,内心的惊讶是无以言表的,她从来没有觉得冷天翔的死因是正常的,但是为了保护冷云浩,她拒绝了任何的猜忌。人死不能复生,她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这么多年来,她也感觉到那股黑暗力量的存在。

  但是不明朗的事情,她从来都不会去猜忌。日子还要过下去,她心底是有牵挂着。所以,她并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薛元坤这个混蛋所为。

  “天翔的死是你干的,对不对?”她咄咄逼人的眼神盯着男人,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但是男人只是得意的笑着,他并不理会沈玉卿的目光,看到这个女人伤心欲绝,他似乎找到了一种乐趣油生的感觉。

  “怎么?你现在想要怎样?”薛元坤盯着沈玉卿,一脸的不屑。这个女人在他眼中,似乎还是之前那个不堪一击的窝囊废。

  沈玉卿的怒火就这样被点燃了,压抑了这么多年的委屈顷刻间爆发了出来。她一直都在说服自己,冷天翔的死不是什么意外,人各有命,天妒英才,她应该努力去接受这个事实。她不该纠缠在过去,她至少还有冷云浩。

  但是此时,薛元坤的表情,让她无法遏制住自己的情绪。她如同发了疯的狮子一般,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夹,疯狂的扑向了薛元坤。

  冷云浩和马郎一直站在走廊的一角,听到屋子里传来的声响,两个人迅速的朝这边跑了过来。待冷云浩打开那扇门,就见到已经失态的沈玉卿。

  她举着手里的文件夹,发疯一般的朝薛元坤打过去,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似乎斜歪在地上的那个男人跟她有着深仇大恨。薛元坤想要躲闪,但是根本就无处可躲。他的脸上赤luo裸的遭受到来自沈玉卿的攻击。

  如果薛元坤即将面对的不是刑讯,那么冷云浩是绝对不会上前阻拦的,在他看来,让这个男人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只是,他担心沈玉卿。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到如此失态的她。她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保持着优雅的笑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妈,算了,他不值得大家动手。这样的人,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冷云浩疾步上前,一把拦腰抱住沈玉卿,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会有这样大的力气,他差一点被沈玉卿推到在地。

  “伯母,待会警察就要来了,有什么事情,您先沉着一下。”马郎上前,几乎是用身子护着薛元坤。他已经报了警,估计半个小时之后警察就会赶到这里来。就算这个男人做了太多的错失,但法律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它一定会让这个嚣张的男人受到惩罚。

  沈玉卿听到这话,整个人瘫软无力的陷入到冷云浩的怀抱里。她突然觉得自己好累,刚才用力过猛,使得她开始有些精疲力竭。

  “妈,我扶你到休息室歇一会儿吧。”冷云浩说着,扶着沈玉卿就朝里面的隔间走去。那里有一间休息室,是专供冷云浩休息用的。沈玉卿听凭冷云浩扶着,移动着沉重的脚步,整个人陷入到颓废之中。

  疑惑在冷云浩的脸上显现出来,他不知道沈玉卿与男人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起这么大的冲突。他很想从沈玉卿那里得知一点消息。但是此时的沈玉卿,一脸的落寞,仿佛是陷入到回忆之中了。

  他只得作罢,从里屋出来的时候,马郎耸了耸肩。两个男人静静的呆立在那里,一直到薛元坤被带走,沈玉卿都没有出来。

  “云浩,你不是说想去看看你爸爸吗?大家现在就去吧。”警报声越来越远的时候,沈玉卿坐在窗口,一脸的伤痛。她鲜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冷云浩站在一旁,隐隐的担心,却只能是一言不发。

  “好。”他心里已经察觉,沈玉卿一定有什么话想要对他说。但是他绝对不会勉强自己的母亲做一些不愿意的事情。他知道,他心中的疑惑马上就要揭开了。

  两个人去买了一大束金菊,沈玉卿蹲在花丛中,挑选的十分的认真。她其实会经常去看望冷天翔,这件事情冷云浩恐怕不知道吧。她面色凝重,冷云浩站在一旁,就如同小时候一样,跟在她的身后,随着她的脚步朝陵园走去。

  在那座墓碑前面,两个人蓦然的站定,沈玉卿亲自将那束金菊放下来,而后长久的伫立着。墓碑上是男人微笑的容颜,已经定格成了黑白的照片。他慈眉善目,但是目光炯炯,一看就是个睿智而豁达的男人。

  他的妻子和儿子都站在这里,这样平静的看着他。今天是个好日子,每个人都应该高兴的。可是,沈玉卿的心里,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悲伤。

  “云浩,你爸爸走了有多久了?”沈玉卿突然开口问道。她们两个人鲜少在冷天翔的坟前聊天,祭奠一个人原本就是一件庄严肃穆的事情,怎么能够容许还有多余的话语?

  “十三年了,再差两个月,刚好是祭日了。”冷云浩淡淡的答道,这样一说,倒是觉得时间过得真快,想不到这个人从他们的生活中消失了那么久。

  “天翔,我今天带着云浩来看你了。我答应过你,永远都不要告诉云浩这个秘密,但是现在,当着你的面,我想要说给他听听。云浩现在长大了,他对这些事情很想知道,我想他有这个承受能力了。天翔,大家都很爱他,他一定能够明白大家的苦心。”

  沈玉卿没有回头望冷云浩,她只是兀自的跟墓碑上定格的照片说话,仿佛冷云浩只不过是空气而已。但是这样个口吻,对于冷云浩来说,却是一个更大的疑惑。他盯着沈玉卿,期待着,又害怕着。

  “云浩,其实你不是我跟你爸爸的孩子。”过了许久,沈玉卿终于鼓足勇气,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冷云浩刹那间觉得时间都停止了下来。他扭转头,诧异的盯着沈玉卿,仿佛自己不认识这个女人一样。

  哪里有母亲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哪一点不像冷天翔了,他们都有着浓眉大眼,他们都有着坚毅的容颜,他们都是那么勇敢而沉稳的男人,他们哪一点不像是父子呢?

  “我知道,有些事情你已经猜到了,今天我索性都跟告诉你。这样你心里也好受一点。”沈玉卿顿了顿,并没有将目光锁定在冷云浩的脸上,说出这番话,是要费尽全身力气的。她觉得很累,但是却还是要强撑着自己。

  “我跟你爸爸结婚之前,是薛元坤的老婆。这就是他为什么一直要见我的原因。我是你外公唯一的女儿,薛元坤是沈氏集团的员工,当时他挖空心思追求我。你外公觉得他是个可靠的人,想要把企业给他。”沈玉卿的目光悠远,如同说一段传说一般。

  (PS:本章节更新3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