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85章 他成了残疾

第285章 他成了残疾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26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33

  

  她知道他为什么去喝酒,想必是因为她拒绝了他吧?苏洛颜想,如果那时候她只是委婉的说点别的,或者答应了他,却并不那么做,是不是就不会这样?当一个鲜活的生命开始岌岌可危的时候,她倒是开始惆怅起来。

  她想,他是那么顽强的人,应该不会这样撒手离开吧。虽然警察一次次的跟她讲明,今晚的车祸甚是严重,而主要责任都在于方逸尘酒后驾驶。她没有听进去多少,她唯一奢望的,只是这个人不要死去。

  她不爱他,从来都不曾掩饰过这个事实,但是,还有很多爱着他的人。她今天刚刚见到了他的父母,来自家庭的温暖,让她觉得温馨。她觉得方逸尘的父母是对很有涵养的夫妻。方夫人笑的时候,很温暖,和和蔼,让她忍不住愿意亲近。

  就算是他们一辈子都不会相爱,但是她一定会爱他的家人吧。可是现在,他是不是要用这样一种方式告诉她,这个摊子他不管了,他累了,剩下的都交给她来打理呢?

  有人感叹维拉斯的残缺之美,这是不是一种自我的心理安慰。残缺已是身不由己,那么就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可是,每个残缺的身体,内心里恐怕多少都有那么一点遗憾,如果能是健全,该有多好!

  当医生告知苏洛颜,方逸尘的双腿必须截肢的时候,她突然愣在了那里。这个事情她做不了主,那双腿是他的,她就算不爱他,不爱他的腿,也没有资格选择放弃。

  原本想等一切都落定下来之后再通知方老爷子跟老太太,此时苏洛颜遇到最为难的事情,必定是要先通知一下方逸尘的父母。等待老太太来的那会儿,苏洛颜心中黯然一片。她不知道,方逸尘是否能够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老爷子和老太太一个小时之后出现在医院里,走廊那头传来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苏洛颜抬头朝走廊尽头望去,就看到老太太搀扶着老爷子朝这边走来。

  “洛颜,逸尘现在到底怎么样呢?好端端的怎么就出了车祸?”老太太脚步刚落定,话还没说完,眼泪就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

  想必每个母亲都是一样的心情吧,都是心头上掉下来的肉,平日里跌跤摔打都觉得心疼,此时出了车祸,更是心如绞痛。

  “医生说命是保住了,但是得截肢。”苏洛颜放低声音,她将老爷子跟老太太这个时候叫过来,就是要征询他们的意见。方逸尘伤得很严重,整辆车挤压到大卡车的下面,能够保住命,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这怎么可以?我可怜的儿啊,你这要是没了双腿,以后怎么走路啊?”老太太一听说要截肢,立马就哭了起来,可刚哭了几句就背过气去了。

  这么大一个男人,是她看着长大的。擦点皮都会觉得心疼,现在没了双腿,怎么舍得呢?老爷子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他是个男人,此时所有人能够倒下,唯独他不可以。

  苏洛颜将老太太搂紧自己的怀里,见着她哭了几声就背过气,立马招呼护士扶着她去了一旁的病房。走廊里萦绕着一种悲哀而沉重的气焰。

  她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她只听从方家人的安排。老爷子沉默了许久,蹙紧的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他杵着拐杖,佝偻着背,阴沉着的整张脸,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既然这是命,那就这样吧。截肢——”他说的笃定,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勇气。一旁的苏洛颜沉默了片刻,眼神晃动,心里某处“咯噔”了一下。

  英俊潇洒的方逸尘,此时昏迷不醒,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的生命将在轮椅上延续。他那么向往自由的人,却被自己活生生的束缚住了。那双带领到周游世界的双腿,因为老爷子一句笃定的话语,从此便离开了他的身体。

  他没有发出惨叫,因为他连知觉都没有了。对于此时的他而言,不是保留完整才是最重要的,有时候部分的舍弃,才能够让整体趋于平衡。

  老夫人还在昏迷中,她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疙瘩,现在方逸尘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她的心就如同找不到皈依了一般。她当然不知道方逸尘完整的身躯已经缺少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苏洛颜只是静默着,作为方家的儿媳妇,她并没有太大的悲伤。老爷子那句话还在她的耳旁回响,人各有命。是不是这一切都已经在生死簿上篆刻了下来?

  方逸尘是一个小时之后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他全身被白色的纱布包裹着,就如同一个木乃伊一般,英俊的脸庞,除了两只眼睛之外,看不到任何完整的肌肤。这个样子的他,比平日少了点嚣张和戾气。

  老爷子看到这个样子的方逸尘,也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好在保住了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他还活着,那么这就是极好的。

  苏洛颜跟着医生一起朝前走去,推车进了重症监护室,方逸尘此时还没有脱离险境。各类仪器伴随着他,氧气管、输液瓶围绕着他。只是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仿佛疲倦了太久,此时需要一点时间来安睡。

  老夫人是在方逸尘进入重症监护室不久醒过来的,她慌慌张张的跑到手术室门口,想要看看方逸尘现在的样子。苏洛颜看到这幅模样的方妈妈,心里忍不住疼痛。

  她搀扶着老夫人,想要多说几句安慰的话,可是老太太脸上不由自主滚落的泪滴,让她只剩下无言的沉默。

  “逸尘,逸尘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嘛?他明明好端端的。”老太太拉着苏洛颜的手,隔着厚重的玻璃,只能够远远的看到方逸尘模糊的身影。

  “没事的,逸尘不会有事的。”苏洛颜轻轻的拍打着老太太的后背,想要多给她一点宽慰,但老太太的泪水去流淌的更旺盛了。

  老爷子朵拉着手站在一旁,身上的傲气全然消失,他比之前看上去更加的苍老。那双浑浊的眼里,压抑的泪水在不停的翻滚。但是在这两个女人面前,他没有显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那个决定是他做出的,现在老太太还不知道方逸尘已经失去了双腿,他内心比任何人都要纠结疼痛。杵着拐杖立在一旁,佝偻着背,眼神无助的落在别处。

  “病人刚截肢,伤口可能会发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家属要有个心理准备。”医生小声的跟老爷子说着什么,一旁哭着的老夫人突然听到截肢两个字眼,立马就瞪大了眼睛。

  “医生,你说什么?谁截肢了?”老夫人瞪大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穿着白大褂带着金丝框边眼镜的医生。她不敢相信的睁大了嘴巴,一会儿将目光落在苏洛颜的脸上,一会儿将目光挪到老爷子的身上。

  “洛颜,你告诉妈,逸尘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刚才说截肢,是不是逸尘现在没有腿啦?”老太太最终将目光定格在苏洛颜的身上,她不敢相信,似乎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这句话。

  苏洛颜只是默然的低下了头,她不忍心在老太太的伤口上撒下这把盐。世界上最疼爱孩子的永远都是母亲,因为她感受到了这个新生命在身体里颤动的每一个瞬间。可是,这个生命终于长大到让她觉得欣慰的时候,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没事的,逸尘现在没事了。”苏洛颜看到了老爷子脸上的落寞,她将老太太搂的更紧了一点。但是却不想,老太太突然伸手一把推开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是谁夺走逸尘的腿的?他那么英俊的一个孩子,没有腿怎么办?他还这么年轻,他才刚刚当爸爸。”老太太老泪纵横,声音说着已经忍不住发抖。她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无法亲眼目睹残缺的方逸尘。

  苏洛颜的泪水也跟着流淌了起来,她一直都没有落泪,就算是知道方逸尘生命垂危,就算是知道方逸尘要面临截肢,她都表现出异常的沉着。但是此时,老太太一声疾呼,她的泪水就被唤了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她明明不爱这个男人,为什么却为他滑落了泪水?她想是因为她当了妈妈的缘故吧,不然怎么心变得如此脆弱。

  “是我让截肢的,逸尘不能就这样没了。”沉默了许久的老爷子,突然抬眼望着老太太说道。他的话音刚落,老太太重重的巴掌就落在了他的肩头。

  “逸尘是我的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骨肉,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总是指责他,逼着他。他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老太太不能落俗,跟所有的女人一样,遇到这样的事情时,都不能保持绝对的平静。

  (PS:本章节更新3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