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87章 抽搐般的疼痛

第287章 抽搐般的疼痛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2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36

  

  他愣在那里,许久没有流出的眼泪,肆无忌惮的滑落。 他委屈到了极点,就如同一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没有人过来安慰他,也没有人过来训斥他。他只是想要将自己蜷缩起来,想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怀抱。

  一连好几天,他都是萎靡不振,老爷子因为这件事情,更是不愿意看到方逸尘,他的心凉透了,这么大一把岁数还要遭受雪上加霜的事情。

  方逸尘并没有觉得老太太的离开是他的错,相反,他心里倒是有些责怪苏洛颜。如果不是这个女人,那么他的生活原本还是之前的样子,他不会被男人盯上,他不会做出对冷云浩不义的事情。

  都说女人是祸水,他现在真正的觉得苏洛颜就是拿十恶不赦的祸水。是这个女人让他失去了所有,让他变得如此的狼狈。他失去了天下,失去了最爱的人,现在连自己的身体最重要的部分也失去了。

  他如此狼狈,那都是她赠与的。他想要恨,用最绵长的恨来憎恶这个女人,但是他却找不到哪一种方式。

  苏洛颜在他眼前晃荡的时候,他心里还是想要跟她说几句话,但是却如同赌气的孩子一样,他不愿意搭理她。她给他盛满的饭,他故意一直都不动,她给他买来的东西,他也从来都不用。他们两个人之间,因为这件事情,变得更加的冷漠了。

  终于有一天,不满还是发泄了。苏洛颜帮他从家里找来换洗衣物的时候,他不知道哪里来的脾气,突然将所有的东西都掀翻在地。他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沉默,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就如同跌入到了谷底一样。

  无尽的沉默将他包裹住,他恐惧的想要抓住一点什么东西,到最后却是什么都抓不住。他想要驱赶这个女人,可内心又有那么一点舍不得。

  苏洛颜只是深深的看了方逸尘一眼,她弯下腰,从地上将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件件捡起来,而后又默不作声的放回原处。

  “洛颜,你是不是在嘲笑我?嘲笑我没用,嘲笑我变成这副狼狈的样子?”他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失去了双腿,他等于就是一个废人了。他从心底里泛起的自卑将他笼罩起来。

  如果苏洛颜现在要离开,他根本就拦不住,他还有什么能够给她的呢?她不愿意帮他一把,在他最为难的时候也选择袖手旁观,他就知道,她心里其实只有冷云浩一个人。他明明知道就是那个结果,为什么还是不死心?

  “我没有。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没有嘲笑过你。相反,你自己应该如何看待你自己,这倒是你需要想清楚的问题。”苏洛颜淡淡的说道。

  这么多天来,方逸尘在她面前有些刁难的意思,她怎么可能不清楚他心中是怎么想的。如果那天她答应他去找冷云浩求情,他应该就不会去酒吧喝酒吧,那么就不会出现后来的车祸,一连串的事情也都不会发生了。

  “哼,是吗?你不就是想要看我笑话吗?现在好了,你看到了吧?方氏就要倒闭了,方家也要完蛋了。我现在连腿都没有了。你满意了吧?”他带着犀利的眼神盯着苏洛颜,半是嘲讽的语气里,却是不满和委屈。

  苏洛颜当然知道他的心情,他说这些话,她并不在意,如果说能够让他心里舒坦一点,那么他就算是对她说的更加过分一些,那她也宁愿承受。

  她也曾想过,如果那晚,她没有那么干脆的拒绝他,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他不算是一个多么好的男人,但是好歹给了她庇佑。她最心疼不过的就是老太太,她走的那么匆忙,撇下了老爷子跟方逸尘两个男人。

  “如果这样说,你心里会好受一点,那么你想怎么说都可以。只是,你想想你妈妈吧,她那么爱你,听到你出车祸的消息就昏了过去,我不会跟你计较什么,但你也别老是跟自己过不去。”

  苏洛颜说的很慢,一字一句都落在方逸尘的心里。他没有想跟谁过不去,但是他心里就是觉得痛,觉得委屈。他想要找个地方释放。

  但方逸尘是个倔强的男人,就算是此时苏洛颜给了他台阶让他下来,他却如同孩童一般任性起来。他不要下来,因为没人能够明白他心中的忧伤。他失去了这双支撑他二十多年的腿,他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母亲。

  他现在是一无所有了,难道他还要别人的同情和怜悯吗?

  方逸尘没有抬头看苏洛颜一眼,可眼泪却莫名的在眼眶里转着圈圈。就算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他也有脆弱到极致的一面。

  “我妈妈的事情,不要你来提。”他最终抛出一句话,幽红的眼眸盯着苏洛颜。微微蜷起的手指颤抖着。这个时刻,他就如同一头倔强的驴一般,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却内心又渴望着有人能够走近。

  苏洛颜一眼就看穿了方逸尘的心思,她想,她此时若是能够敞开怀抱,给他一个拥抱,他定然是能够释怀一点的吧。但是,她做不到。她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没有走近,也没有目光交汇。

  “那你先沉着一下,我回去了。毛毛还在医院里。”苏洛颜说完,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便挪动着脚步朝外面走去。她没有回头看身后的男人一眼,清瘦的背影,成了方逸尘心头又一道沉重的伤。

  她怎么会看不透他想要的是什么?他眼巴巴的渴望着她能够走近,她怎么可以这样绝情的走开?还是不爱吧,一直都没有爱过吧。要是冷云浩那个家伙现在躺在病床上,她一定会鞍前马后的伺候吧?

  一想到冷云浩那张脸,他的心更加的疼痛了。如果没有那个男人的存在,他怎么可能活的如此狼狈,如果没有那个男人的存在,他不用这样疼痛的躺在这里。他的双腿,他的至亲,他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都因为这个男人,变成了过去。

  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方逸尘嗡嗡的抱头哭了起来,这么多天以来,他压抑着的心伤和屈辱,一时间全部都爆发出来了。他躺在病房里昏迷了这么多天,一个人在生死线上来回挣扎。

  他多么渴望能有一双手抓住他,给他一点力量,让他看到一点希翼。可是,没有了。他最在乎的人从来都不在乎他,最在乎他的人已经离他而去了。

  从医院里出来,苏洛颜便去看毛毛了,那是她最牵挂的人。毛毛吃饱了躺在专属于他的小床上睡的正酣,他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洛颜蹲在毛毛一旁,看着婴儿床上的孩子,轻轻抚摸着毛毛粉嘟嘟的小脸蛋,心里却忍不住酸涩。

  冷云浩,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属于你的生命已经存在着呢!他有着跟你相似的眉眼,是不是也终将长大成为你?她在心底默默的对着毛毛说这话,她多么希翼告诉这个孩子,她有多么的爱他的父亲。

  苏洛颜思考了许久,最终还是拨通了冷云浩的电话,她是应该与那个男人划清界限的,至少在方逸尘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远离冷云浩。但是,作为方家的媳妇,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方家从此一败涂地。

  “云浩,我有事找你。”她的声音极轻,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丝迟疑。冷云浩拧紧的眼眸,轻微的疏散了一点,却又无端的紧蹙了起来。

  他还在办公室里加班,手机就扔在一旁,听到嗡鸣声,一眼却看到久违熟悉的名字。他的心莫名的一紧,手里的中性笔落在桌面上,兀自的滚落到脚下。

  “嗯,什么事?洛颜,你怎么了?”他在电话这头,心突突的跳个不停。恨不得在苏洛颜话音未落之时就能够出现在她的面前。方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一个人是如何度过的?好几次,他想着要去医院看看她,车子停靠在医院的大门口,人却只是坐在车里呆了一下去。

  “如果你方便的话,我想跟你见个面。”苏洛颜迟疑了一下,将自己想要说的话吐了出来。她没有告知方逸尘这件事情,想着说了也是无益。她心中已经明了,就算是对冷云浩爱的百转千回,也无法再做到像从前一样心无芥蒂。

  她在心底默默告诫自己,她现在是方逸尘的妻子,她是代表方家去见他的。她没有任何私心,她也一定不会告诉他有关毛毛的身世。

  聪明如冷云浩,他即可便明白了她想要说的话,她找他,多半是为了方逸尘吧。明明知道她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他还是执迷不悟的要去见苏洛颜。

  “好的,你等我十五分钟,我来医院接你。”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从座上起身,文件夹落在地上,纸张散落开来。他来不及回头望一眼,一把掀开门大步朝外面走去。

  风呼呼的吹着,夹杂着一丝寒意。他心头却因为立马就要见到苏洛颜变得暖融融的。一头钻进宝马车里,那种萦绕在心头的兴奋和惊喜,竟然同第一次约会有点类似。这样怦然心动的感觉,到底远离他有多久了?

  他只是觉得,那颗沉寂了的心再次活过来了,而能够点燃他生命的火焰的女人,始终都只是苏洛颜。时过境迁,她的魅力丝毫不减。

  车子停靠在医院门口的时候,苏洛颜已经在大厅前等候了。一身驼色毛呢过膝外套,衬托的她更是清瘦婀娜。净白的小脸上,只剩下那双大大的眼睛无神的望向这边,目光交汇,她忍不住躲闪,而他分明已经捕捉到几分惊喜,却又是刹那间错失。

  他将车子停靠在她的身边,她自然的拉开车门一头钻进了车里,却不似从前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那个专属于她的位置,她竟然放弃不要了。

  冷云浩的心有丝丝的失落,但随即也只是苦涩的笑了笑,引擎启动,朝着另一处驶去。她主动找他,这是他心中所想,至少说明,他还能够让她想起。

  雨果咖啡厅,依旧环境清雅,轻柔的音乐在空气中漂浮,适合久别重逢的友人叙叙旧。两个人坐在那里,面前各放着一杯咖啡,冷云浩炽热的眼眸,盯着眼前的女人,几次想要开口,却又是忍不住深深的凝望。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细细的打量她了,只是觉得她比先前任何时候都要瘦削,苍白的脸色看不到一丝红润。那双低垂的眼眸,将心门紧紧的掩藏,他欲透过那扇门,看到她心上的纹路,却也只是徒然。

  “云浩,可不可以放他一把?”过了许久,苏洛颜缓缓的抬头,目光落在冷云浩的脸上,这句话她在心底演练了好几遍,一直都无法开口吐露。

  她怎么可以来祈求冷云浩放手呢?之前是方逸尘心怀不轨,就算是他现在遇到了挫折,那么他也只是自取其辱。她应该如先前一样保持沉着,不去搭理这些男人世界里的事情。

  可是,她就算是无情,也还心存善念,就算方逸尘做了天地不容的事情,方家其他人都是无辜的。只要冷云浩选择放手,那么方家就能够存着一丝希翼。

  她可以看着方逸尘颓废,可以看着他将自己推入到深渊,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方老爷子花白的头发越来越稀疏,不能够看着方家的幸福一点点远离。老太太已经仓促的离去了,这个原本平静而幸福的家庭,不能就这样彻底的散了。

  “是他让你来的吗?”冷云浩的心此时冷了一下,她开口找他,果然是为了方逸尘。难道她不知道,那个混蛋差一点就毁了他吗?他若是待苏洛颜不错,那么此时冷云浩大可不计前嫌,就此作罢。

  但是那个混蛋对苏洛颜冷淡,让他最心爱的女人伤心,他为什么要这样轻易的原谅方逸尘?就算他断了腿,就算他方家不幸,那也都是他自找的。

  他不明白苏洛颜为什么要开口说出这句话?是不是在一起久了,就算是不爱,也会产生别的感情?她是对方逸尘有了感情了吗?想到这一点,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心里发酸。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云浩,我知道他之前对你做了太多不应该的事情,这些都是因我而起,现在我恳请你放手好吗?”苏洛颜盯着冷云浩,一脸认真。她只能够用请求的语气跟冷云浩说话,因为她实在找不到哪一个借口让冷云浩选择放手。

  心再次刺痛了一下,她竟然用到了恳请两个字,她不知道吧,只要她苏洛颜肯开口,他是一定会鼎力相助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帮着他?洛颜,如果不是他趁人之危,结婚的人是大家,如果不是他从中捣乱,天翔不会遭遇那么大的重创。”冷云浩蹙着眉头,他心中有太多的委屈,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他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

  苏洛颜低垂下眉眼,只是默不作声。冷云浩所说的话,她何尝不曾想过。只是,人生没有回头路,既然都过去了,那就过去吧。

  “因为,因为我是方家的媳妇儿,我不能看着方家就这样垮掉了。云浩,我今天是代表方家,请你放他一马。”苏洛颜轻轻的说道,她没有勇气抬头看冷云浩。

  只是,头顶那抹凛利的眸光却始终落在那处,带着心痛还有哀伤。这话是对冷云浩最大的打击。他盯着苏洛颜,半响说不出话来。

  方家的媳妇儿?她是在跟他表明身份吗?明知道他心意从不曾改变,只要她伸伸手指头,他都会鞍前马后的出现在她的身边,可是,可是,她竟然拿方家媳妇这顶帽子让他难堪。

  冷云浩一句话都没有说,先前喝的咖啡苦涩到极点,从口中一直泛滥进心里。他起身,眼底的失望和伤痛弥漫开来。他渴望的重逢,他渴望他们还能够像朋友一样叙叙旧,最终却是无疾而终。

  他离去,落寞的背影一点点远离,他没有给苏洛颜任何答复,只是脚步快乐几分,一头钻进车里,长长舒了一口气,仍旧不能减少心底的压抑。

  ............

  躺在病床上的方逸尘,此时脸色愈加的凝重。他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还躺在病床上一个人苦苦的支撑着的时候,苏洛颜会急不可耐的见冷云浩。

  苏洛颜,你就这么着急吗?着急着要去见那个男人,看到我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你是要弃暗投明了吗?还是说,你一直以来就是帮着冷云浩将我摧毁?方逸尘一想到苏洛颜私自去会见冷云浩,心中的火焰就开始熊熊燃烧。

  “方少,少夫人坐上冷总的车,两个人现在就在雨果咖啡厅。”当这个电话落入到方逸尘的耳旁时,他只觉得心开始抽搐一般的疼痛。他方逸尘到底哪一点比不过冷云浩,苏洛颜竟然死心塌地的爱着那个男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