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287章 看在他残腿的份上

第287章 看在他残腿的份上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06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37

  

  “方少,少夫人坐上冷总的车,两个人现在就在雨果咖啡厅。 ”当这个电话落入到方逸尘的耳旁时,他只觉得心开始抽搐一般的疼痛。他方逸尘到底哪一点比不过冷云浩,苏洛颜竟然死心塌地的爱着那个男人。

  “方少,现在该怎么办?是跟进去还是?”电话那头的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就算是没有站在方逸尘的面前,也能够感受到怒火从话筒的一端传递过来。

  “回去。”方逸尘冷冷的说了两个字就挂断了电话,握着手机的手指,指节分外苍白。截取双腿的切面,此时正隐隐作痛。这不是他要看到的场景,就算是,就算是他今天对苏洛颜的语气坏了一点,她也不用这么快就去投靠冷云浩。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是被淘汰出局了吗?还是说这场游戏就要以他的惨败结束?他从来都是一个尴尬的角色,他那么深爱苏洛颜,可是他得到了什么?他愿意为她付出一切,而她心里到底始终都只有冷云浩。

  脑海中浮现冷云浩这三个字,心里就一片揪心的疼痛。他到底要怎样,才能够摆脱冷云浩的阴霾?他顶着那么大的一顶绿帽子,难道不够委屈吗?他从无怨言,不过是希翼苏洛颜能够分一点点爱给他。

  他竟呼卑微如乞丐一样,却苦苦得不到属于自己的爱。他要失去那个女人了,当他失去了江山之后,连美人都要离开他了。内心的惶恐幻化做愤怒,让他躺在那里焦虑不安。如果他有双腿,他现在是不是还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但是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他还有什么不能输的?他还有什么不能输的?眼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开来,终于幻化做最大的愤怒。

  手能够伸到的地方,便将所有的物什都散落在地,屋子里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任何人都不敢靠近。他除了双腿不能动,眼神却是“嗖嗖”的凉到了极点。

  苏洛颜在咖啡厅坐了一阵,她不知道冷云浩那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一声不吭的离开,没有说帮或者不帮。面前的咖啡已经凉透了,她没有再去续一杯。她不是傻子,一开始就看到了冷云浩眼里的欢呼雀跃。

  他定是期盼着能够与她多一些相处吧,不然不会开心到眉眼里都是笑意。但是,他想要的,她都给不起。而她想要的,不一定是他愿意给的。

  只要你要,我就愿意给。这曾经是一句多么美的誓言,现在,却变成一个让人不敢触及的东西。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若不是特护打来电话,苏洛颜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地方出神到什么时候。

  “苏小姐,方少爷不知道怎么的,一个人在病房里大发雷霆,屋子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现在连医生都不能靠近,你快过来看看吧。”特护的电话打过来,那头还能够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

  苏洛颜的眉头紧了紧,心中立马就明白了三分。他耍性子是常有的事情,已经算不得什么具有要挟性的行为了。

  “先不要理他,我半个小时之后过来。”苏洛颜挂断电话,重重的叹了口气,而后拎起随身包包便朝外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城市的灯火加入到喧嚣的队伍中,曾几何时,她是那么喜欢看着一盏又一盏的灯火在心头亮起。

  她也曾为某人点亮一盏灯火,也曾期盼那将是人生中最炫美的风景,然一切都只是过往,不管当初多么心甘情愿一心笃定,经过了时间还有空间的洗礼,一切也只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回忆就是回忆,还有什么需要缅怀的?苏洛颜将毛呢大衣收拢了一些,裹住娇小的身躯,面色清冷的朝路边走去,拦了一辆车便驶向方逸尘所在的医院。

  病房门轻掩着,里面此时平伏了下来,他触手能及的东西就只有那么多,心中的气再大,也无法赋予他足够的力量将屋里所有的一切会毁掉。他不能毁掉的东西太多,便只能够伤害自己。

  输液瓶碎落在地上,手腕上还有渗透出的血丝,床头原本摆放整齐的仪器,也七七八八的落在地上。被子也被掀翻了,一眼就能够看到空荡荡的没了腿的残肢。那么的触目惊心。

  苏洛颜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屋子里的男人正如一个孩童一般生着闷气,他知道苏洛颜定然会出现在这里的。之前是有些期盼的,他想要验证的,也不过是她是否还有那么一点担心。但是,他在她平静的脸上,没有看到一丝一毫他想要的表情。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个人半躺在床上生气,一个人双手插在衣兜里看着生气的男人。特护小心翼翼的进来,想尽快将地上的残骸收拾干净,苏洛颜给了她一个眼神,她识趣的弓着腰就出去了。

  门再次被掩住,屋子里只剩下苏洛颜与方逸尘。她觉得他们之间是需要好好聊一聊,但是话到了嗓子眼里,似乎是习惯了沉寂一样,竟然没有一点想要吐露出来的欲望。

  “你这么做,是为了证明你童心未眠吗?”许久,苏洛颜平静了一下心情,她注视着方逸尘,这个英俊的男人,脸上落下了疤痕,脾气暴躁到如同一个落寞的君主一般。他并不知道,这个样子的他,一点都不好看,反而就像一个不懂道理的孩童一样。

  “苏洛颜,你没有资格跟我这么说话,我想要怎么样,你管得着吗?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他说完,带有挑衅一般的眼神盯着苏洛颜。

  这句话的重点是落在后面一句,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苏洛颜在心里酝酿一番。法律意义上,她是他的妻子,她有照顾这个丈夫的义务和责任。但是情感上,他们应该算是认识吧,此时连朋友这样的字眼,是不是也觉得有些多余呢?

  “我没有管你,你这么大的人了,也不需要我来管。只是你在这里耍性子,你有没有考虑过其他人呢?我知道你方少有的是钱,不却这一两个,但是方少应该很清楚吧,今日不同往昔了。”苏洛颜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害怕自己再往下说,就会让方逸尘更加的难堪。今日不同往昔,他何曾不知道?方氏眼看着一日日落寞下去,他心中定然比旁人要焦急几分吧?

  “你这是来嘲笑我是吗?是冷云浩教你这样做的吧?苏洛颜,你现在有出息了,你现在是要跟那个男人走的吧?”他斜睨着眼,盯着苏洛颜质问。当他知道苏洛颜与冷云浩私会的时候,心里某处隐隐的开始滴血。

  原来你是在计较这个啊?苏洛颜心中恍然大悟,但是顷刻她便想到,方逸尘一定是派人跟踪了吧?这个小心眼的男人,竟然如此的不信任她。随即,她又想通,她与他之间,一直都不曾有过信任,不是吗?

  “如果这样想,能让你心里舒服一点,那么这跟我就没有关系了。”她依旧是淡淡的语气,站在离他三米开外的距离。甚至此时的目光,都已经没有落在他的身上。

  随便?他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她还与前男友约会,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难道不会多想吗?为什么到他这里了,连个说明都没有,竟然需要用随便来敷衍?方逸尘心中的怒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

  “随便?你们也太随便了一点吧?苏洛颜你给我记住,我现在只是残废了,但是我没有死。只要我还活着,你跟他就不可能。”他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这句话说的底气十足。但是他并没有换来他想要的结果。

  苏洛颜也只是冷冷的望了他几眼,什么话都没有说。她朝门口走去,冲守在外面的特护招了招手,中年特护战战兢兢的就走了进来。

  “张妈,麻烦了。”苏洛颜低眉顺眼的说道,微微的笑了笑,竟然有些倾国倾城。她愿意对一个陌生人微笑,却从来都不曾给过他一个舒心的笑脸。方逸尘的心再次紧缩了一阵。

  被唤作张妈的特护,小心翼翼的看着一眼方逸尘,确定他手边再无可扔的东西了,这才弯腰开始收拾一地残骸。苏洛颜立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她的心情低落到极点。

  她没有告诉方逸尘,她是去请求那个男人放方氏一马,她是希翼方氏不能重振雄伟的前提下还能够保持一点活力。她不知道自己那么做,到底是否正确。既然已经做了,也就不求任何人的理解。她心中始终担心的是,冷云浩是否会答应。

  他那么桀骜不驯的人,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让他在这个时候放手,一定会很艰难吧?身后只听到收拾东西的声音,方逸尘微微靠在那里,板着一张脸,也是一声不吭。

  他想要的,不过是一个说明而已。可是这个女人,竟然用随便来敷衍他?当他是什么呢?他不是小孩子,他是她的丈夫,他有权知道她为什么要私自去见冷云浩?可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哪一点将他放在眼里?

  那一天的冷云浩,心情复杂的就如同天气一般。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他是不是应该马上答应苏洛颜,毕竟她并不是那么随便愿意开口的人。方氏的事情,他心中一清二楚,现在也只不过剩下一句残骸苟延残喘。

  只要他使出一点劲,那个残骸就会轰然倒塌,只要他松一松手,方氏还能够生存一段时间。他能够明白苏洛颜的心情。若不是考虑到她,他想他一定会使出最残忍的方式,让方逸尘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一点,他自然没有告诉苏洛颜。他的案头上摆放着厚厚的文件,白纸黑字能够充分的证明方逸尘商业欺诈的行径。他只要将这些东西送出去,就算方逸尘现在躺在病床上,等待他的也是法律的制裁。

  他没有那么做,心中是存在私念的。当她还不愿意回到他的身边时,他只能够采用这样一种方式,默默的守护她,给她暂时的安稳。可是,看到她坐在自己的面前,却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求情,他的心却无法保持平静。

  高大的落地窗前,英俊的男人站在那里,夜色笼罩下的城市灯火通明,他俯瞰着整座城市,却无法看到那一盏点亮在心头的灯火。

  他该怎么办?他多么希翼有人能够给他一个答案。他若是这次放过了方逸尘,会不会变成一件永远悔恨的事情?那个男人,是罪有应得,这算是老天给了他一点惩罚而已。

  他在心头不停的默念着苏洛颜的名字。洛颜,洛颜,如果那个人换做是我,你是不是也会像现在一样奔波?

  因为苏洛颜的出现,冷云浩手头的工作暂时都放了下来。原本都是收尾的事情,无非就是清算方氏集团的事情。案头上堆放的文件越来越多,关于方氏的境况也越来越清楚。他不曾想到,有一天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冷总,这些文件需要递交给公安部门吗?”杰森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冷云浩陷入到沉思之中,直到杰森再次唤了他一声,他这才从遐想中清醒过来。

  “先放着吧,都收拾到柜子里去。”他叹了口气,仿佛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应该跟方氏算一笔好帐的。也定然会有很多看稀奇的人,等着看这出好戏吧?

  “冷总……”杰森的话欲言又止,为了收集这些东西,整个秘书处的人通宵达旦的忙碌了快一个星期了。原本这一仗一定会打的异常漂亮,却不想现在冷云浩的态度并不是那么明亮。

  “先收起来吧,晚一点再说。”冷云浩起身便朝窗前走去,他最近总是这样,有些心神不宁,全然不似前几日心意笃定的样子。

  已经三天了,他还是没有给出答复。他想苏洛颜一定是在等着他的答复吧,可她知道吗?这个答复对于他来说,是如此的艰难。

  晚间下班的时候,他让杰森先走了,整栋办公楼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端着一杯咖啡,在高大的落地窗前伫立了很久。他不得不承认,自从苏洛颜出现之后,他整个世界的宁静都被打破了。

  去医院的事情,是临时决定的。他并非要去奚落方逸尘,他只是要这个男人知道,他冷云浩放手,并不是可怜他,也不是念及多年的兄弟情义,他只是看在苏洛颜的面子上。

  他是欠了一点考虑的,当脚步在走廊里延伸的时候,耳旁就响起装束与方逸尘的嗓音。他的心紧了紧,脚步暂时停了下来。

  “我不要,都给我滚出去。”病房里的声音响彻楼宇,VIP套房就在走廊的不远处。冷云浩立在那里,一直都没有吭声。

  房间里,方逸尘再次将饭菜掀翻在地,特护在一旁一脸为难的样子。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床上这位先生是跟她有气吗?今天已经是她第三次进来送餐了,每一次都被方逸尘推倒。她知道生了病的人心情不好,何况这位先生年纪轻轻就断了双腿。

  “苏小姐,您还是过来看看吧,方先生又发脾气了。”特护站在门口小声的给苏洛颜打电话,这一切都落入到冷云浩的眼里。

  他朝这边走来,特护像是遇到了救星一般,先是礼貌的笑了笑,而后就让冷云浩进去了。屋里的男人还是一张臭脾气的脸,他最近的脾气是日益渐长,动辄就将屋里的东西摔烂。

  “滚,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他咆哮着,却不想一眼看到门口站着的冷云浩。高大英俊的男人,轮廓分明,眼眸里笃定的光芒,曾经是他信赖的东西。可是此时,他为什么一定要看到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他是来看他的笑话吗?

  冷云浩,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你知不知道,看到你我有多么的不愿意?带血的眼眸,盯着冷云浩,仿佛是要滴出血一样。

  冷云浩一言不发,径直朝里面走近,靠窗的位置有一把椅子,他走近,拉过来一屁股坐下,清冷的眉眼,就如同苏洛颜一样,让人看了只觉得心里寒意簇生。

  “怎么?方少的脾气渐长了?”冷云浩坐定,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他的目光落在地上摔碎的东西上。好在苏洛颜不在这里,不然又得跟着受点委屈。

  “要你管?这里不欢迎你,麻烦你现在就滚出去。”方逸尘的脸色却是暗淡了几分。他最狼狈的样子,要跟冷云浩最光鲜的形象作对比吗?就算是没有旁人看见,他强烈的自尊也不容许这样的画面出现。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今日更新完毕!呢喃十分感谢一直以来各位亲们的支撑和鼓励,在此祝各位新年快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