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07章 心开始抽搐

第307章 心开始抽搐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36更新时间:2015-07-12 09:33:56

  

  一直走到很远,苏洛颜觉得自己再也卖不动腿的时候,才伸手拦下一辆的士往前走。 方家,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了家的代名词,她总算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这是该感到欣慰的地方,但是那个地方,一点都没有家的温暖。或许天下都是一样的,你渴望的东西,不一定你得到的就是你想要的。

  方老爷子不知道是睡了还是并没有回来,别墅都是漆黑一片,苏洛颜没有惊扰谁,她有钥匙,连管家都不愿意叨扰,自己开门进去,客厅的灯也没有打开,径直就去了自己的卧室。回到那个房间,将门反锁住,这个空间就只剩下她自己了。

  静谧的时光包围着她,让她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她没有马上去洗漱,而是仰躺在床上,任凭时光静静的流淌。这个时候,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想念冷云浩,但是她已经说了,希翼他们再也不要见面。可是为什么话说出口之后,内心里竟然还会有所希冀,希翼那个人永远都不要离开自己。她不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是不是过于自私了,她怎么可以这样去想。

  然而,每个人的心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无私,你爱着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希翼她也能够爱着你,如果她没有对你表现出青睐的样子,你变会觉得失落。就算是脸上还管着笑容,就算是心底还存在感激,但是那种失落,是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什么也阻挡不住的。大家都不是什么圣人,不是说放下就能够放下的。

  待苏洛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房间门外传来一声敲门声,她警觉的睁开了眼睛,黑暗中那双眼睛盯着门口。但是那一声只是响了一下就停止了。她扑通跳着的心此时难以平复。好在她进屋的时候就将门反锁住了,倒是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只是这会子怎么也睡不着了,她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遐想,人的眼睛是能够习惯黑暗的,刚才她还觉得有些不能适应,此时眼前倒是能够看得清楚些了。黑暗中的东西,都只能够露出模糊的轮廓,这个样子,倒是觉得很不错了。

  她一直看着窗口,似乎是在等待着天明,可又害怕着天亮。黑暗中的感觉真好,世界都安静下来了。除了思绪之外,所有的东西都排斥在脑外。她将床头灯打开,翻阅着床头的散文。这个时候读一点文字,感觉还是不错的。

  然而没有读几行,她就再次陷入到梦境中了,清早醒来的时候,那盏灯还亮着,而手里的书也还保持着摊开的样子。等她梳洗完毕下楼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坐在餐桌前开始吃早餐了。他的身前摆放着一份报纸,一边吃着早餐,一便看着资讯。

  苏洛颜在那里落座的时候,老爷子的目光从报纸后面扫射过来,她没有马上抬头,只是礼貌的问了一声早安。方家现在变成了这样一个局势,两代人都只有一个代表出现在这里。老爷子吃了一会儿,就将手里的报纸放了下来。

  “洛颜啊,你这样辛苦,这几天还是不要去医院了。逸尘那边有特护照顾着,你不用宠着他的脾气。他现在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你不用理睬他。过短时间就好了。你现在两头跑,毛毛还小,需要你多陪伴一些。”老爷子喝了一口牛奶,慢条斯理的说道。

  显然昨天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知晓了一些。苏洛颜的脸有些微微的发红。这样的事情她并不希翼闹到老爷子那里去,就算方逸尘耍小孩子脾气,那都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一旦插入了第三者,很多事情都会变得负责一些。

  “毛毛那边我的意见还是要请两个保姆,你一个人照顾他实在是太辛苦了。你躲在家里休息,等着一些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就好了。洛颜,这段时间真是对不住了,方家让你受累了。”老爷子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的话,让苏洛颜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并没有为方家做些什么,只是利索能力的想要帮助他们。老爷子做出了这样的安排,苏洛颜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明白,老爷子其实是在为昨天的事情道歉,但是这样的道歉,她真的承受不起。

  “爸爸您多虑了,我没事的。只是这几天有点累而已,毛毛我还是希翼自己带,他现在那么小,我也需要练习一下才好。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苏洛颜微微抬起头说道毛毛是她的儿子,毕竟跟方家的关系不大,她从内心里还是希翼这个孩子一直都跟着她长大。

  老爷子没有再发表什么意见,他只是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苏洛颜要坚持,他便不再说什么。吃完了早饭,老爷子去了企业,苏洛颜愣在那里,想着今天不如将毛毛接回来的好。至少这样,她也不用两头跑了。

  收拾了东西便朝医院走去,然而到了婴儿房的时候,她并没有看到熟睡中的孩子。那个小不点的床位空空的,就如同她的心一样,顷刻间就变得空洞了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底翻腾着。

  “护士,三十三号床位的孩子呢?”苏洛颜愣在那里,突然一把拉住从身旁经过的护士,一脸紧张兮兮的问道。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毛毛才出生一个多月,他还是那么小,还需要很多的保护,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

  她内心是存在侥幸心理的,也许毛毛现在被抱去洗澡了,但是洗澡应该是两个小时之前的事情啊?或许毛毛身体有些不舒服,被抱去会诊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主动跟她联系呢?她的脑子里有两个小人,此时正在剧烈的争斗着。

  “早上的时候有人过来办了出院手续,苏小姐,前几天您跟医院说要办理出院手续,今天早上您的家人就过来把毛毛抱走了。”护士一脸平静的说道,苏洛颜的心理立即就开始慌乱的跳动。

  她并没有授权任何人讲毛毛带走,但是此时,这个孩子已经从她的身边消失了。她冷冷的站在那里,看着空荡荡的床位,整个人处于一种懵掉了的状态。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子早上还在说这几天让毛毛出院,但是绝不会是这么快的速度啊。

  护士很快就离开了,只剩下苏洛颜一个人站在那里,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就这样停止了下来。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被人拿走了,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是疼痛无法形容的,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不会走路了,不会思考了,整个人的心都被掏空了。

  这个时候的苏洛颜,处于完全茫然的状态,但是她很快就意识到,这件事情一定跟方逸尘有关。他说的那些话,此时如此清晰的在她的脑海中浮现,难道是他把孩子接走的吗?护士说是她的家人,她的家人除了方家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人?

  她现在脑子里只能够想起方逸尘,可是一想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她心里更是苦涩不堪。她不知道方逸尘为什么要做出这样冲动的事情来。就算是他对自己不满,也不需要将怒气发泄在毛毛身上啊,他还只是一个刚刚满月的孩子。

  “苏小姐,您的包——”护士跟出来的时候,苏洛颜已经慌乱的跑出去了。此时,她只想尽快的尽到方逸尘,她要亲口问问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做出这样惊讶的事情来。他怎么可以将魔抓伸向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

  车子在道路上奔驰着,她的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着急,想要哭泣,但是眼泪都已经挤不出来了。她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堵的慌,比任何时候都要凌乱。她不敢去想象,方逸尘会怎样对待这个弱小的生命。那还是一个孩子啊,他什么都还没哟经历。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来的时候,苏洛颜丢下一张百元大钞,立马拉开车门就往外跑,司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倒是见怪不怪的关上车门就离开了。这一天,很多人都看到一个失魂落魄的女人在医院里疾奔。她穿着高跟鞋,有着披肩长发,瘦削的身材,脸上只有让人心疼的着急。

  方逸尘的房间很安静,一把推开那扇门的时候,男人与往日颇为不同。他靠在床头,似乎心情十分的好,床桌上摊开的报纸,他的目光就落在报纸上,并没有任何不良的情绪。

  门被突然推开,苏洛颜站在那里,凌乱的头发,慌乱的眼神,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的苏洛颜。心在某处开始抽搐,但最终只是留下一个冷漠的眼神。他盯着眼前的女人,期待着她说出几句话来。

  “毛毛是不是你带走了?”苏洛颜直直的眼神盯着方逸尘,她只是想要得到他的亲口回答。其余的东西,她都可以不要。这个男人要带走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吗?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够证明一个人真的存在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