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18章 禽兽一样的男人

第318章 禽兽一样的男人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7040更新时间:2015-07-12 09:34:11

  

  苏洛颜回到方家的时候,老爷子已经提前回来了,跟往常不同的是,老爷子并没有将自己关在书房里,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苏洛颜有些诧异,但是还是礼貌的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

  作为方家的儿媳妇,她并不想与老爷子有过多的交集。于是打完招呼就朝楼上走去。今天一天她实在是太累了,此时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呆一呆。但是老爷子这个时候,却将正准备离开的苏洛颜叫住了,显然他是有话要说。

  “洛颜啊,你现在不忙吧,爸爸有几句话要问问你,你到这里坐一会儿吧。”老爷子一发话,苏洛颜此时倒是不好意思离开了。她心里是向往一个家庭的温暖的。之前与老爷子老太太的短暂相处中,她对方家的家庭氛围是十分满意的。

  但是很多事情与她所想的截然不同,老太太那么早就突然离世了,方家陷入到凌乱之中,老爷子的威严她也能够看得出来。但是比较好的是,老爷子不是那种古板的人,相处起来也算是合适。平日里接触不多,苏洛颜对老爷子也向来都是毕恭毕敬的。

  今天老爷子发话,苏洛颜心里自然有些忐忑不安。在这个家庭里,她作为晚辈大多时候都只有听话的份儿。她从心里害怕与老爷子交谈,担心他说出一些让自己不知道如何应答的事情。尤其是现在毛毛被方逸尘不知道带到哪里去了,这件事情老爷子还不清楚,她很害怕老爷子问起这件事情来。

  但是她还是脸上挂着笑容,并没有将诧异都表现出来。这样的笑容会让人觉得满意的。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如何让老人家放心一点。果然,她刚依言坐下来,老爷子就开始发话了。苏洛颜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洛颜啊,这段时间真是让你太辛苦了,逸尘那边怎么样?我听张妈说你这段时间都在医院里陪逸尘,他最近还好吧?”老爷子说完,探究的目光落在苏洛颜的脸上。他是过来人,早就看出来苏洛颜与方逸尘之间存在裂痕,何况之前还从沈玉卿那里知道了苏洛颜过去的事情。心里存在芥蒂,这并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他鲜少去医院,企业那些事情已经够他折腾了,方逸尘那边他多半是从张妈口中得知最近的情况。是的,苏洛颜最近总是呆在医院里,这让老爷子感到颇为意外。但是看到儿子跟苏洛颜的关系能够得到改善,他从心理面还是觉得很高兴。

  老人家多半是希翼家和万事兴,现在方家处于混乱时期,苏洛颜能够大度的放下之前的事情跟方逸尘改善关系,那么这将是让他最为欣慰的事情了。他已经年老了,很多事情都是力不从心,现在唯一能够希望的就是自己的儿子能够过得幸福一点。他是怒其不争,但是方逸尘永远都无法改变是他儿子的身份。

  “他还好吧,现在也能够接受现状了,只要他配合治疗,过段时间就能够进入第二个治疗期了。爸爸工作已经很辛苦了,这些事情您就不要操心了。”苏洛颜回答的彬彬有礼,对于方逸尘的现状,她也只是挑一些老人家喜欢听的话来说,果然,老爷子听苏洛颜这么一说,脸上就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洛颜啊,逸尘脾气是坏了点,但是心眼不坏。他前段时间也是因为心里不舒服,所以才大发雷霆,你多担待一些。我现在只有这一个儿子了,老婆子把我丢在这里,说不定我明天就要去老婆子。但是逸尘现在这个样子,我还是不放心的。”

  老爷子说道这里,将目光落在苏洛颜的身上。他承认方逸尘着实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苏洛颜是一个好媳妇的人选。但是这个女人恐怕并没有将心思全部花在方家,不然的话,她一定能够帮助方家度过难关。可是作为长辈,他又不好这样去说苏洛颜,毕竟儿子是自己的,儿媳妇却是别人家养出来的。

  “你跟逸尘是夫妻,两个人到时候都是要白头偕老的,爸爸希翼你们两个人能够相扶相持共度难关。你们现在已经有了毛毛,一家人也算是团圆了,就要珍惜现在的生活。其他的事情爸爸会尽力给你们处理好。洛颜啊,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大家方家就不会亏待你的。”

  老爷子意味深长的说出这番话,苏洛颜不是没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只是感情的事情,在很多时候都是无法勉强的。她很努力的去适应现在的生活,就算是不爱,也要做到问心无愧,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形,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怎样?

  “爸爸您说的对,我记住了。逸尘那边我会照顾好他的,企业的事情真是让你操心了。时间也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多注意身体。”苏洛颜说的极为的真诚,这也是她的好儿媳的一种典范,老爷子颇为赞赏,频频的点头。

  就在苏洛颜快要起身离开的时候,老爷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把苏洛颜给叫住了。“洛颜啊,最近毛毛怎么样啊?你总是在医院陪逸尘,我让张妈明天将毛毛接回来吧,保姆那边你就不用操心了,这些事情张妈会处理好的,你就安心在医院里陪护逸尘吧。“

  老爷子这番话,着实让苏洛颜的心凉透了,她该如何说明,才能够让老爷子不做出这样的决定。毛毛已经不在医院了,这件事情已经发生好几天了。如果明天张妈去了医院,岂不是要穿帮吗?

  “爸爸,不用了,这些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林曦很喜欢毛毛,这两天把毛毛接到她那里去了。有她替我照顾毛毛,您就放心吧,您工作那么辛苦,这些事情您就不要操心了。”苏洛颜尽力将表情说的极为的自然,心里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老爷子沉吟了一会儿,倒是做出了答复。“好吧,既然这样,那过几ri你将毛毛带回来,我好些日子没有见到他了,也怪想念这个小家伙的。”老爷子这话一说出来,苏洛颜就更为着急了。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明天见到方逸尘的时候,一定要让他尽快将毛毛还回来。

  这一晚,苏洛颜辗转反侧一直都难以入睡,毛毛那张小脸一直都在她的眼前晃动,那双黑亮亮的眼睛,似乎有很多话要跟她说一样。等她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的枕巾都已经湿透了。

  她还是晚起了一会儿,待老爷子离开之后,她才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外面的天气真好,艳阳高照,只是空气还是有些湿冷。她裹紧羽绒服便拦了车朝医院而去。这是她最讨厌的地方,但是又是她最向往的地方。她多么希翼自己一早打开那扇门的时候,能够看到那个可爱的小家伙就出现在这个让她纠结的地方。

  然而,房间门打开,方逸尘如往日一样靠在床头,也许是因为苏洛颜今天晚到了一点点,也许是因为她昨天说的那些话让他还沉浸在伤痛之中,总之这个男人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他阴沉着一张脸,仿佛整个世界的人都欠了他不少东西一样。桌上的早餐还是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他一口都没有吃,苏洛颜也没有搭理他,只是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他要如同小孩子一样任性,那么她只能是由着他如此折腾。将屋子里稍微整理一番之后,苏洛颜便在窗口的位置坐了下来。此时方逸尘已经开始吃早餐了。他绷着一张脸,没有跟苏洛颜继续说话的意思,但是今天的苏洛颜,却是有话要跟他说。

  “爸爸昨晚问起毛毛的事情了,他想要见毛毛,本来要让张妈今天去医院接毛毛回家的,我说暂时放在林曦那里了。这件事情早晚是包不住的,我希翼你还是不要这样任性了,毛毛还是个孩子,如果你顾及到大家的感受的话,请将毛毛换回来好吧?”

  苏洛颜带着请求说道,现在有了老爷子这张王牌在手上,她想就算是方逸尘不顾及她的感受,也要考虑一下老爷子的心情吧。老爷子这把岁数了还在外面奔波,图的不就是一家老小的团圆吗?如果这个男人连这一点都无法领悟到,那么苏洛颜只能说保持最后的无语状态了。她希翼方逸尘能够做出回答,但是这个男人是中国都是沉默着。

  屋子里于是充斥着沉默,所有的东西都陷入到沉默之中。苏洛颜不知道方逸尘到底是在想什么,心里窝藏的愤怒都快要爆发了一样。然而这个男人就是一言不发。

  “如果你还是这个态度的话,那么我只能实话告诉爸爸了,这件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她算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既然方逸尘不愿意从台阶上下来,那么她就只能是让他继续呆在台阶上了。方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已经经不住这样持续的折腾了。

  “怎么说?告诉我爸爸毛毛其实是你跟另外一个男人的儿子?苏洛颜,你别拿这些事情来要挟我,既然你不爱我,那么我也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我还是那句话,乖乖的做我要你做的事情,否则,你知道的,我现在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阴沉着一张脸的方逸尘终于开口了,但是他说的话竟然冒着一股寒意,让人听了不由得打冷战。他竟然说他会做出极端的事情来,那么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会伤害毛毛呢?苏洛颜的心不由得就紧张了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方逸尘,你现在告诉我,你是不是对毛毛做了什么?”苏洛颜的心彻底的警觉了起来,已经过去了四天了,到现在还是没有毛毛的消息,她一味的委曲求全,原本就是希翼方逸尘能够履行约定。但是这个禽兽一样的男人,现在却是耀武扬威的继续拿毛毛的事情来要挟她。

  她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希翼一切能够如自己想的那样出现转机,但是事实并不是这个样子,方逸尘其实就是一个BT。她没有那么多心思耗费在这个男人身上了,她只是想要知道自己儿子的消息,她渴盼着那个小家伙回到自己的身边。

  “呵呵,你现在知道担心了?苏洛颜,你怎么不担心担心我呢?你要是担心担心我的话,我想大家一家三口早就团圆了。让你爱我一点点你都做不到,可是你要把所有的爱都给你跟冷云浩生的那个野种身上,你把我方逸尘当什么呢?”

  方逸尘勃然大怒,一把将身边的床桌掀翻,稀粥洒落在地上,光洁的地板再次变成一片狼藉。苏洛颜不为所动,两个人心里面都淤积了太多的烦闷,苏洛颜妥协了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方逸尘觉得自己付出了太多,得到的太少。

  斤斤计较的两个人,只很难相处下去的。她累了,终于无力的叹了口气,一个人靠在窗口,整个人处于快要崩溃的状态,她还能说什么,还能怎样做,才能够让自己的儿子回到自己的身边。她自认从来没有刻意去伤害任何人,为什么却要经历那么多的波折?

  “我现在只要见到毛毛就行,如果你不让我见到毛毛,方逸尘,我一定会做出让你悔恨一辈子的事情来。”她倒吸一口气,将这句话咬牙切齿的说了出来,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早上能够看到的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最终躲到了乌云里面去了。

  当年那个嚣张的苏洛颜,随着时光一直都在隐匿,但是只要时机成熟,她还是会回归过来的。忍让并不能解决问题,退一步也不是就海阔天空了。当有人开始得寸进尺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这些伤害自己的事情,全部都从自己的世界里排挤出去。她的眼里消失了柔弱,唤起的是久违的刚强。

  这样刚强的苏洛颜,会让方逸尘有那么一丝丝恐慌的感觉,他习惯了柔弱倔强的女人,以为她不过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然而,他恐怕并不了解这个女人,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他茫然的看着苏洛颜,甚至为她说出的这句话迷惑不解。

  “是吗?我倒是要看看,你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不愿意去相信,以为苏洛颜说出来不过是玩玩而已。但是苏洛颜眼里的坚定,让他为自己刚才说出的那句话悔恨了。他不该去挑战这个女人的极限的,他甚至有一点点想要妥协。

  苏洛颜只是冷笑了一声,便抓起一旁的包包走了出去。她并不想与这个男人继续纠缠下去,明知道没有结果,何必还要浪费时间。她只是心里凌乱到了极致。她是说了她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但是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呢?如果方逸尘的手里没有毛毛,她想就是让她现在杀了方逸尘,她也会义无反顾。

  但是,她的儿子还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她就算是为了毛毛,也不能冲动的逞能。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苏洛颜了。她要考虑很多事情,要保护那个她最爱的人。从病房里走出来,苏洛颜只觉得鼻子酸涩,强烈的酸涩感,驱使她将自己藏进洗手间里。

  她躲在卫生间里,将泪水悉数的倾泻出来。只有这样一种方式,才能够让她心里觉得好受一点。镜子里的那个女人还是保持着优雅的妆容,可是那双眸子却因为泪水的来袭变得红彤彤的。她很伤心,很无助,很需要一个坚强的臂膀可以依靠。

  可是在她需要依靠的地方,竟然没有一个人出现。她只能这样无力的对着空荡荡的镜子哭泣。毛毛,我的宝宝,你现在在哪里?你到底好不好?妈咪很想你,如果可以,妈咪真的很想代替你去承受这样的伤害。

  越是想念,心里就越觉得疼痛。但是苏洛颜是不需要泪水的,因为再多的泪水都无法让她心想事成。她还是不得不去面对方逸尘,还是不得不去期待这件事情能够迅速的解决。就因为毛毛是她与冷云浩的儿子,这样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她从来都不敢对任何人讲起。

  方家现在处于最低谷的状况下,她如果将这个秘密公布出来,她相信冷云浩一定会将方家打的落花流水。她不希翼出现这样的结局。因为她而引起两个家族的纷争,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至少在她看来,方老爷子是无辜的,死去的老太太也是无辜的。她不能让那对善良的老人再受到丝毫的伤害。就算是方逸尘死有余辜,但是这样的人早晚都会受到报应的。她是要学会隐忍,但是也终究会在隐忍中爆发,

  方逸尘,如果觉得这样的伤害方式是你报复我的最佳模式,那么有本事你就继续吧,你要知道,再善良的人也会有阴暗的一面,我现在可以对你屈服,可以什么都听你的,但只要毛毛回到我的身边,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此时的苏洛颜,脑子变得异常的沉着,她知道自己这样只是等待已经不是什么可能了。方逸尘现在行动不便,那么将毛毛藏起来,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有人帮着他做的。那么她现在要做的不再是像之前一样唯唯诺诺,她要积极主动的将毛毛找出来。

  她已经猜到了,方逸尘是希翼一直将毛毛当做一个砝码一样卡在手里,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将苏洛颜留在身边,他这样幼稚的想法,苏洛颜一早就猜到了。知道他的小心思之后,苏洛颜决定沉着下来,想出合适的对策。

  镜子里的那个女人擦干了泪水,又恢复到很久之前的精炼状态,她发现当自己面对巨大的问题时,其实比柔弱更管用的还是坚强。现在,她要经历一场战役,虽然这场战役里只有她一个战士,但是她一定要将自己最疼爱的人营救出来。

  方逸尘,你以为这就是束缚我的最好方式,那么这一次,我倒是要让你看看,这个世界上除了爱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是能够束缚住苏洛颜的。她已经获得重生了,就必定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唯唯诺诺的。西伯利亚的蝴蝶,一点重生,就将要绽放出最美丽的光晕,这一点,恐怕你永远都是无法理解的。

  从洗手间里出来的苏洛颜,哭过的痕迹已经很好的被掩盖住了,这个时候的她,身上让人看不到之前的柔弱,多的便是一份刚硬。为了保护她最心爱的人,她决定铤而走险,要做出最坚强的决定。

  等她回到方逸尘的病房里,方逸尘的眼里全是诧异,因为这个时候的苏洛颜,让他觉得有些陌生。那个柔柔弱弱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女人,怎么一点都看不到属于她的踪迹了,他仿佛看到了一个身穿铠甲的女人,全身刚硬的仿佛是要奔赴一场战役。

  这个样子的苏洛颜,让方逸尘觉得有些害怕。他刚才的逆气已经消失了,甚至在这个时候,他刻意躲避着苏洛颜,不愿意与她有任何的交集。他一个人心神不宁的看着报纸,而后保持落在地上,居然欠身想要自己拾捡起来。

  如果这样的事情放在往日,他一定是大呼小叫的要苏洛颜弯腰给他拾捡起来,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好意思了。他只是愣愣的弯腰,够着手指头想要拾捡起来。苏洛颜很自然拾捡起来递给他的时候,居然听到他说出一声谢谢。

  她心里忍不住嘲笑了一番,看来她心里是一定要充满恨的,从前那个充满恨的女人回归了,那种女王一样的霸气也就回来了。她可以让任何人都感到畏惧。包括这个在他面前嚣张跋扈的方逸尘。她没有做声,继续做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两个人之间保持着沉默,但是与之前的沉默截然相反,方逸尘不时的将目光飘到这里,看到苏洛颜只是静静的翻看着手里的书本。她跟之前已经判若两人,他心里狐疑,也为自己那番话觉得理亏,因此一直都没有开口询问。

  午饭是张妈送过来的,她热情的跟苏洛颜攀谈着,苏洛颜倒是一改往日的贤淑,表现出冷冷的表情。她很自然的盛饭然后就餐,全然将另外一个男人当做了空气。当方逸尘的目光扫到这边的时候,苏洛颜眼里的笃定和冷漠,彻底将这个男人击败了。

  原来不只是语言可以伤害一个人,她苏洛颜只需要愿意,一个眼神就能够伤害到许多人。她用善良面对别人的时候,只是希翼别人能够理解到她的心思,但是现在,她发现,善良在很多时候都可以是多余的。对于某些人来说,必须要使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否则,就不能解决问题。

  方逸尘吃完午饭通常是要休息一会儿的,但是今天,他躺在那里怎么都无法安睡。他不知道苏洛颜出去的那半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苏洛颜说的那番话,到底会酿成什么后果来。他只是在心里揣摩着,不敢从心底说出来。

  但是苏洛颜却在这个过程中默默的观察着,她心里知道,想要找到毛毛的下落,唯一的线索可能就在方逸尘的手机里。他出行不便,很多事情都是通过手机与旁人联络的。她现在是打定了主意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将毛毛救出来,那么就会使出之前没有使出的伎俩。

  这一天,苏洛颜从医院走的很晚,一直呆到晚上十点多,直到管家替代老爷子打电话过来询问,她这才起身朝外面走去。在这一天的观察中,她发现方逸尘的手机一般每隔两个小时会有短信提醒。他笃定这件事情一定跟毛毛有关,但是为了不要打草惊蛇,她还是按兵不动。

  既然定准了目标,此时的苏洛颜便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方逸尘的疑心总是很重的。她不想与方逸尘撕开脸皮闹,那样也没有意思。她还是要顾忌到方老爷子的颜面,毕竟这么大一把岁数了,不能让老爷子还要为他们的小日子操心。

  何况她现在是方家儿媳妇的身份,老爷子虽然嘴上一直都是责怪方逸尘,但是毕竟是他的骨肉,他心底对方逸尘还是充满吝惜的。苏洛颜对于目前这个形势,了解的还是十分的清楚的。她不会惹怒任何人,只会悄然的完成自己的计划。

  她已经想清楚了,只要毛毛回到她的身边,那么她就要带着这个孩子离开这个地方。她不需要方逸尘给她任何补偿,也做好了准备不告诉冷云浩。她只是想要离开,想要开始属于自己的新生活了。

  PS:本章节7000+字,今日更新已全部上传,欢迎亲们积极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呢喃非常感谢各位亲们的支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