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21章 如同谜底般的他

第321章 如同谜底般的他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48更新时间:2015-07-12 09:34:15

  

  “你……有话要跟我说吗?”方逸尘似乎是犹豫了好久,吞吞吐吐的将这话说了出来。 发现了苏洛颜的变化,可是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他还是不了解这个女人,从始至终都是这个样子。

  她在他的面前,就如同一个谜底一样,他要耗费很大的精力去弄懂她,但是每一次也都是徒劳。她将自己埋藏的很深,他想要窥探,永远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可正是因为如此,他便愈加的想要弄清楚这个女人的真实模样。

  这到底算不算是一种爱,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了。他只是知道,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就是在乎这个女人。害怕失去她,害怕她对自己更加的隐瞒,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能用什么方式让这个女人露出开怀的笑容。

  苏洛颜将目光投射在方逸尘的身上,看到这个男人消失了逆气的模样,该有多少话才能将淤积在心底的话说出来?而此时,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想出了隐忍之外,对于两个人而言,一切都是多余。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苏洛颜说完,便起身将书本塞进包包里,而后面无表情的从方逸尘的身边离开。他目送着这个女人从自己身前走远,而后从那扇门前消失,他多么希翼说一句,你能不能再留下来陪我一会儿。可是,这话还没有说出口,那个女人就走出了他的世界。

  ............

  从那扇门里走出来,她重新恢复到正常的样子,脑海中一直想着的都是如何才能够破解那个手机密码,她试图通过观察方逸尘滑动手机屏幕的形状推测出密码,可是不能实际操作,她还是不能确认这个密码的正确性。

  因为脑子里在想事情,从医院里走出来之后,苏洛颜并没有拦下的士回家,老爷子担心苏洛颜一个人早出晚归辛苦,硬是要司机过来接送,倒是被她推卸的一干二净。司机来了好几次,一直都没有接到苏洛颜,老爷子倒是没有继续坚持。

  苏洛颜沿着街旁的道路漫无目的的朝前走,此时天色还没有黑下来,她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回到方家,有时候需要的只是一个安静的环境,一个人处理自己的心情。就像现在,看着街道两旁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起来,而自己夹杂在人群里,漫无目的的走着,这样一种状态,其实也不算是坏事情。

  她一直在脑海中想着毛毛,就如同放影片一样,那个可爱的小家伙,突然降临到她的世界里,让她的心里充满了温暖的感觉。只是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到底是在哪里,他现在怎么样呢,是吃的母乳还是吃的牛奶,有没有生病,会不会放声哭泣?

  她一直在想,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立马就抱着那个孩子离开这个城市,可以走的很远,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这样两个人就能够安闲的过上一阵子,她不祈求这个孩子能够有一番作为,只要他过的开心,喜欢自己的生活,那么就是极好的。

  是走的太匆忙了,还是因为想的太认真了,她的脚步在前行的过程中差一点被绊倒,就算是这样,她还是没有在意,只是继续朝前走。那个高大的男人身影,差一点将她撞到在地。可是苏洛颜却是丝毫都没有在意。

  “对不起……”那男人伸手想要扶住苏洛颜的肩膀,而她已经伸手拉住包包的袋子,一头往人群里走。明显整个人的大脑都不在这个时空里。她是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中了吗?高大英俊的马郎,看到这个样子的苏洛颜,眼底的心疼再次泛了起来。

  “洛颜……”他大声冲着那个孤清的背影叫了一声,苏洛颜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朝前走。这个样子,是不是只能用失魂落魄来形容。他不知道苏洛颜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天翻地覆的事情,以至于这个女人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

  若不是因为马郎拽住了苏洛颜的胳膊,她一定会义无反顾的继续朝前走去,直到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苏洛颜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走了出来。看到老朋友那张熟悉的脸,亲切的感觉便从心底萌生了出来。

  “马郎,不好意思,刚才我正在想事情,所以没有听到。”苏洛颜不好意思的说道,她刚才是完全沉浸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全然没有注意到周遭发生的一切。但是能够在这里碰到老朋友,她心里还是颇为开心的。

  “最近怎么样?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若琳一直跟我提及你,说是要去看望你一下。我最近到企业里帮爸爸做事情,所以有些忙。今晚刚好下班有些早,若琳说晚上想吃点混沌,我就朝这边走过来了,没想到竟然能够碰到你。”

  马郎的脸上显出惊喜的表情,他现在已经跟最初的那个他完全不一样了,男人有了事业之后,那份与生俱来的自信也就回归了。苏中尚是有意要让他继承家业,他也算是没有辜负苏中尚的一番心意,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很努力的工作,给苏中尚解决了不少的难题。

  苏洛颜基本上没有回过苏家了,最后一次见到苏中尚也还是曹梦露离世的时候,这样一算,也经历了三个多月了。她与这个父亲之间,终究还是淡了一些。心里忍不住唏嘘一番,可这些事情,也算是自己造成的。

  “我很好,若琳呢?她最近怎样?好久没有见到你们了,我也挺想念你们的。”苏洛颜的话不是很多,可是她心中的情意也是很真。在这个城市里,熟悉的人并不多,但是能够有那么几个让你想起就觉得温暖的,这是十分可贵的。

  “大家都很好,过段时间我来安排一下,大家一起聚聚吧。洛颜,你又瘦了,不要总是这样操劳。毛毛最近怎么样?”马郎的话题再次牵扯到毛毛的身上,这是苏洛颜最害怕别人提及的事情。她是乐意能够将毛毛带到公众的视野里,但是现在这个时刻,毛毛已经不在他们的世界里了。

  “都挺好的。”她也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可是眉眼之间的落寞却是无法掩饰住的。她多么希翼自己能够有足够的勇气,将心中的烦恼全部告诉这些熟悉的朋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些人的关心时,她还是不愿意倾吐自己的烦恼。

  她是一个害怕给别人添乱的人,宁愿自己带给别人的都是快乐和开心,于是所有的忧伤很烦闷都被她掩藏了起来。她就是这个样子,让人心疼到想要靠近,却只能够远远的旁观。她倔强的想要承担起一切,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她的心意。

  “洛颜,有什么困难可以跟大家说,大家都是你最好的朋友。不要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这样你会很辛苦的。”马郎对苏洛颜这样的坚强,每次都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一直觉得,苏洛颜是一个值得去爱的女人。若不是之前知道她心里有冷云浩,他想那个时候他一定会义无反顾的爱上她。

  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出现爱情,但是这份来之不易的友情,也让马郎感到特别的欣慰。他很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鲁莽的打破两个人之间的平静。否则他将错失苏洛颜的信任,两个人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能够站在街头聊聊天了。

  只是看到这个女人想要获得幸福,却一直都是在失去幸福,他的心里还是无法平息下来。他很心疼苏洛颜,可是也只能是朋友般的心疼。他希翼这个女人能够过的幸福一点,可是这样简单的想法,却又是那么的困难。

  看到她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知道她一定是遭遇到了什么事情,可是苏洛颜不开口,他便不能多问。知道她是一定要掩藏起来的,可是心里还是会为这个女人担心。方逸尘出了事情之后,他也只是从苏若琳的口中知晓,当时想着一定要来看望一下苏洛颜,最终这样的想法还是落空了。

  她这样一个看上去坚强的女人,一定是要承受比旁人更多的苦痛,是不是只有这样,命运才能够给她开一扇门,让她能够走进来,看到属于自己的那抹阳光。可是这个过程是那么的漫长,他担心有一天阳光走进来的时候,而这个女人已经没有承接阳光的力气了。他在中国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开始慢慢理解中国人的思维,也许这就是学问给你打上的烙印,你要试图去中和,试图去妥协。

  话到了嘴边,苏洛颜还是生生的咽了下去,这些事情原本就是她一个人造成的,她希翼还是自己去解决。她很感激这些朋友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站在她的身边,但是没有人能够替代她去经受命运的垂青。她还是要义无反顾的继续朝前走。

  “谢谢,我很好。你赶紧去给若琳买东西吧,现在已经不早了,大家改天再聚吧。”她似乎是催促着马郎离开。害怕时间继续下去,她就缺少了那么一点离开的动力了。她还是叹了口气,将自己抽离出来,就算是面对困难险阻,她还是宁愿用自己瘦弱的肩膀去承担。

  马郎快要转身的刹那,苏洛颜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这才发现,这个男人并没有做出离开的架势,他还站在那里,目送着她清瘦的背影从人群中消失。

  “对了,我想问一下,手机解锁困难吗?有没有什么依据?”问这话的时候,苏洛颜没有多大的底气,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她要偷看方逸尘的手机,而且还是一种偷偷摸摸的样子。她不能光明正大的拿着那个男人的手机查看里面的信息。

  马郎倒是愣住了,苏洛颜突然提出的这个问题,让他忍不住多想。可是他还是压抑住内心的不平静。对于苏洛颜的问题,他只能够做出如实的回到。

  “这就像是数学里的概率,是有一个规律可以行的,不过要多尝试几次才行。”他没有问苏洛颜为什么突然要问这个问题,她一定是信任他的,所以才向他请教,那么他只用把答案告诉这个女人就够了。

  苏洛颜沉思了一会儿,倒是觉得马郎言之有理,自己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嗯,好的,那我知道了,我还是先自己摸索一会儿。”她说完,冲马郎露出明媚的笑容,而后摇了摇手,再次融入到人群中。

  马郎在那里站了很久,他想苏洛颜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他不知道这件事情冷云浩是否知晓,可是心里那种不安就开始翻腾起来。他现在什么都不能为苏洛颜做,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无私的伸出援助之手。

  人潮人海,每个人都面无表情的从身旁走过,没有人会给你温暖,也没有人会主动的跟你搭讪,你只能是站在那里,或者融入到人群中,跟随着别人的脚步,向前或者向后,随着自己的节拍往前走。没有人能够给你提供什么帮助,也没有人能够给予你想要的安慰。

  苏洛颜终于可以放心的呼出这口气了,在人潮汹涌中,能够遇到真心对待自己的朋友,她觉得这就是自己最完美的财富。这条路或许注定了充满艰辛,但是只要心里有目标,心里坚定一切都会好起来,那么一切就会如自己想的那样,所有事情都能够迎刃而解。她这样想着,自己抬头看了看天空,而后舒心的笑了。

  为了获得手机密码,苏洛颜是耗费了很多的心思,心里想着要将毛毛救出来,她成天的心思都花在研究概率的问题上了。好在方逸尘每天下午的时候都要去医药间换药,因此她倒是有两次机会可以来尝试,那种忐忑不安,而又心急如焚的感觉,每天都充斥在她的心里。

  她觉得自己似乎快要转型成了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侦探了,但是为了能够达成自己的心愿,她也只能是义无反顾的这样做下去。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就只能是将结果暂时放置到一边,没有人能够帮助她,因为她现在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一连过去了三天了,她尝试了六次,可是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她很想再多尝试一次,却知道如果三次不能如愿,那么就会让方逸尘知道她的动机,她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暴露了自己的心迹,就只能够继续隐忍下去。可是这样的隐忍,对于苏洛颜来说,就是莫大的煎熬。每一次,都是离毛毛更近了一步,可是因为差那么一点点,最终只能是失之交臂。

  方逸尘那边并没有察觉到苏洛颜的状况,他还是跟之前一样,回来的时候有时候会主动的跟苏洛颜说说话,有时候只是一个人半躺在那里玩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苏洛颜的余光,却始终不移的盯着他的手指,

  只要手机短信提醒一响起,她比任何人都要紧张,那里面是不是传递着关于毛毛的动态呢?然而方逸尘鲜少将这些事情透露出来,苏洛颜也没有去问,她害怕自己一紧张就会露出破绽。

  毛毛,妈咪正在想办法,妈咪答应你,我一定会把你揪出来,以后妈咪再也不会让你跟我分离,我要带你离开这个地方。这是一直在她心间支撑着她继续前行的信念。也只有这个样子,她才能够继续往前走去。

  这一天方逸尘再次去换药间的时候,苏洛颜还是跟往常一样,保持着冷淡的样子,当方逸尘的推车越来越远的时候,她终于起身,然后将那个手机从枕头底下逃出来,尝试着滑动屏幕,第一次已经错误了。

  她是个有心的人,自从马郎说这是一个跟概率有关的事情之后,当她回到方家的时候,发现热心的马郎已经将所有的概率可能全部发送到她的邮箱了。那个男人就是这个样子,知道你需要帮助,他也懂得敬重你的心意,但是仍旧会无私的给予你帮助。苏洛颜是喜欢这个样子的马郎的,就像是一轮太阳一样,能够让你感受到他的光辉和温暖。

  也真是多亏了马郎的帮助,苏洛颜的数学一向不好,要是让她去算概率的事情,恐怕又要等到猴年马月,但是因为马郎的帮助,每天尝试两次之后,她就划掉一种可能性。在这么多的可能性里,总有一种是绝对可能的。

  她一直都在尝试,也一直都在努力,但是她知道,这个努力的过程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心里无论多么的着急,都是没有意义的。于是,对于苏洛颜来说,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全部都变成下午,那么她就有足够多的机会去尝试。

  PS:本章节更新5000+字,今日更新已全部上传,欢迎亲们积极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呢喃非常感谢各位亲们的支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