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22章 毛毛究竟去哪儿了?

第322章 毛毛究竟去哪儿了?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0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4:17

  

  可是现实与她的想象始终都是脱离的,方逸尘要隔二十四小时才去换一次药,而一天也要经过了黑夜才能够转向黎明。她的期待正在无止尽的滋长,但是却只能是在心理面疯长。她喜欢下午的那一会儿,虽然只是半个小时,对于她来说,却是一整天的期待。

  虽然每次收获的都是失望,但是因为失望累计之后就会变成希翼,她心里又觉得美滋滋的。失望在降临,那么希翼也快要来临,一切都正如她所期待的,正向她靠近。

  小本上已经划去了好几道横线,她刚刚试了一次,并没有如愿。这一次,心里总觉得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有时候的心灵感应真的是灵验的,就如同苏洛颜期待的那样,这一次的尝试,她竟然成功了。

  她有些激动,甚至双手在这个时候都有些颤抖,她迅速的打开信息箱,里面躺着好几条短信,她仔细的翻阅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方逸尘是个谨慎的人,他将有用的短信每次阅读完毕之后都删除了。现在苏洛颜拿着手机,看到的也都是已经阅读完毕的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她承认自己心里是有些失望的,毕竟一直都在期待,以为自己只要打开手机就能够如愿以偿。可是,当她终于实现自己的梦想时,才发现这不过是自己的幻想而已。手机里找不到她想要的东西,但她还是将方逸尘最近联系人里的号码一个个都抄写下来了。

  听到外面传来车轮滚动的声音,她必须在方逸尘回来之前,将这些行为都掩藏起来。手机退出程序而后塞到原位,床单被罩,她继续像往常一样,一件一件的退下来,而后装模作样的开始铺床。这个样子的苏洛颜,是让方逸尘颇为满意的。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苏洛颜的脑子就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她需要平伏自己的心情,然后在心底揣摩着,继续明天的行动,今天的时间太短了,她浪费了太多的机会。她想,只要明天的这个时候来临,她就有可能开启自己想要的东西。

  虽然等待的过程缓慢了一点,但是至少等待还是有了结果。第二天同一时刻降临的时候,苏洛颜比任何人都要感到激动。待方逸尘的推车离开之后,她立马掏出他的手机,像昨天一样打开滑动密码,然后打开信息箱。

  这一次,信息箱里躺着一条未读的短信,这条短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方逸尘刚才出去比平时早了十分钟,显然忘记读取这条短信了。这算是给苏洛颜留下了一个很大的线索,她可以顺着这条线索继续的前行。

  那个时候的苏洛颜是有些担心的,如果这条短信非常的关键,她要是代替方逸尘读取了,那么自然就会穿帮。她不希翼自己还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的时候,就已经败露出自己的行踪了。最后狠了狠心,她还是打开了那条短信。

  “小家伙很乖,并无异常。”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苏洛颜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心情异常的激动,她握住手机的手开始颤抖。已经过去了快十天的时间了,她终于知道了毛毛的消息。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听到他还好,她的心里是喜悦的。可是不能够亲眼看到那个小家伙,她的心里也是酸涩的。

  这个时候的苏洛颜,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她只是仅仅得到毛毛一切安好,可是并不知道毛毛的位置。她现在不能贸然的给那个人打电话,只要那个人听到这边不是方逸尘的声音,那么她就将自己暴露出来了。

  只能通过短信,她知道这是唯一能够与那边的人联系起来的方式。她试着以方逸尘的口吻给那边发短信,想要套出那边的位置,最后一想,这样恐怕也会有麻烦,不如就找个借口,约那边的人见个面,这样自己说不定还能够将毛毛带回来。

  “下午三点带着毛毛到南湖广场,务必准时。”

  这是苏洛颜发过去的短信,她握着手机,等待着那边给予一个答复,害怕这个电话突然响起,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回答到底是否恰当,因为看不到方逸尘平日里与那边的通信,因为她无法揣测那边的动态。她只能是摸索着,然后心里面无尽的忐忑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往前走,苏洛颜的心里紧张极了,如果方逸尘这个时候回来,她该如何是好,那边到现在还没有做出答复,若是方逸尘看到这条答复,一定会生疑的。她一定要见到毛毛,一定要将那个小家伙带到自己的身边。

  外面走廊里已经传来推车的声音,苏洛颜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这该如何是好,她的事情还没有完成,但是方逸尘已经要回来了。心开始剧烈的跳动,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她只是继续等待着,希翼那个男人的推车稍微慢一点。

  就当方逸尘快要到达房间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那条回复短信出现在屏幕上,苏洛颜的心这才着了地。刚才那番纠结的等待,总算是有了一个结果。

  “收到!”

  而后她悄无声息的将刚才所有的短信都删掉了,就连先前那个人发给方逸尘的短信也一并删除了。她不能考虑那么多,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此时是下午一点半,她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了。无论如何,她今天都是要将毛毛带走的。

  在方逸尘推门而入的时候,苏洛颜已经将手机放到了原位,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还有她的坐立不安,她只能够无奈的将床桌上的谁被打翻,于是液体浸湿了床单,方逸尘看到的,就是苏洛颜正在收拾已经湿漉漉的床单。

  “刚才换床单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杯子,现在得重新换一下了。”苏洛颜淡淡的说道,额头上细细密密的冒出许多汗滴。这个样子的苏洛颜,让方逸尘觉得眼前一亮。他并没有多想,特护立马开始找来新的床褥换上,苏洛颜站在那里,有一点点局促不安的样子。

  待方逸尘重新躺回属于自己的位置,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去超市买点纸巾回来。”她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来,为的就是让这个男人放松警惕。方逸尘有无后小睡的习惯,苏洛颜这么一说,他倒是乖乖的在特护的安排下,平摊在床上享受属于他的午觉。

  她心里一直想着要将毛毛从那帮人的手里救出来,约定的地方是在南湖广场,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哪里,倒是在医院里拿了一个口罩,遮住了自己的大半个脸,这样一副样子,旁人应该不会轻易将她认出来吧。

  她在人群中急切的搜寻,希翼能够尽快的看到那个孩子的身影,但是广场上的人很多,时间快到三点的时候,她一直都没有看到毛毛的身影。他还是一个不到两个月的孩子,不会走路,还是一个肉虫子一样,需要别人的照顾。

  她的眼睛盯着路过的婴儿车,恨不得自己蹲下来仔细检查一番,但是这样的举动一定会引起旁人的怀疑,她不能这样轻易的就暴露出自己的行踪。她只是在寻找,在人群中找寻属于她的孩子。那种大海捞针的感觉,让苏洛颜更觉得着急。

  她不知道方逸尘到底是将毛毛交在什么样的人手里,那些人是不是会真心的对毛毛好,她很害怕,那个孩子会受到一丁点的委屈。但是她心里更加的忐忑,她与毛毛已经分开了十天了,那个孩子还记得她吗?还会不会认识她的怀抱?

  焦急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她觉得自己之前发短信的时候说的太模糊了一点,如果能够说在哪个具体的位置等待,现在可能还会容易一点。那个号码她已经记下来了,可是现在贸然的给那个人打电话,这样是会唐突一些的。

  她只能是静静的等待,将帽子压的更低一点,这样就没有人能够认出她来。可是那双眼睛,是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的,她只是想要看到毛毛,看到她的儿子在某个角落里静静的等候着她的出现。

  这样的心情,是让人无法平静的。她只是知道自己站在哪里,却不知道自己要找到的那个人究竟在哪里。茫茫人海里,她找不到方向一样。那个孩子的出生,带给了她全新的感觉,让她开始相信生命的存在,让她觉得自己应该有点责任的面对生活。

  可是,她刚刚明白这些事情的时候,就要承受失去。毛毛,你现在在哪里,如果你能够感受到妈咪想念你的心情,麻烦你哭泣一声好吗?就算是妈咪请求你。妈咪要带你走,你也想念妈咪的对不对?妈咪带你离开这个地方,大家一起开始新生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