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33章 穿帮

第333章 穿帮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39更新时间:2015-07-12 09:34:33

  

  他有时候不停的问自己,难道爱真的是那么重要吗?会让自己身边的人都变成一副陌生的模样?

  他应该相信缘分的,说不定在某个拐角处,他还是可以找到自己的最爱,可是到底是为什么,他竟然不愿意去相信了,他只是将自己的心封锁起来,只想为这个女人打开,可是他知道,现在的苏洛颜,并不是那么情愿的走近他的心里。

  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不知道方逸尘是否会答应,尽管这个交换的筹码会让任何人都瞠目结舌,但是他还是没有足够的自信。如果方逸尘拒绝他该怎么办?这一点,他倒是不愿意多想,他唯一现在不能确定的就是,如果到最后,不愿意跟他走的那个人是苏洛颜,他到底应该如何说服这个女人放弃?

  那个女人会愿意跟他走吗?他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问自己,终究是找不到一个确定的答案。他笃定了想要带走那个女人,可害怕她不愿意跟随,如果她宁愿守着一段不幸福的婚姻,也不愿意遵从自己的内心,那么他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残局?他不敢多想,只是在心里期待着,自己此行能够如愿以偿。

  那扇门推开,他一眼就看到了斜靠在床榻上的方逸尘,他盯着手里的报纸,将自己的大半张脸都掩藏在报纸下来。听到开门声,方逸尘的目光从保持里挪动出来一点,以为是苏洛颜回来了,可是看到冷云浩那张英俊完美的脸时,他还是愣了一下。

  “今天是刮的什么风啊,冷总竟然有时间大驾光临这里,只不过这里庙小,恐怕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方逸尘的声音里明显带着一丝嘲讽,冷云浩听了倒是一点都没有生气,他径直朝里面走,没有坐下,却是在窗口的位置站定。

  “我知道你心里恨我,逸尘,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情,大家原本还是好兄弟的。可是现在,你看看,大家两个人,谁也没有得到幸福。”冷云浩这话说的极轻,但是床榻上的男人的脸色却阴沉了几分。

  冷云浩说的话,本来就是一个事实,可是,很多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哪里会想到这件事情会给自己带来好处或者坏处,大家只是本着一颗心继续往前走,也不管天黑风高,以为自己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却没有想到,到头来,都只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怎么?你过得不幸福吗?呵呵,那我这是要恭喜你的节奏吗?不过我想告诉你,虽然我现在是个废人了,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过的很幸福。你不用嫉妒我,我现在有老婆有孩子,我什么都不缺,我倒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难道是因为心里自卑吗?他竟然将这样的话也说了出来,知道冷云浩心里最在意的就是苏洛颜,他故意加重了老婆和孩子的分量,这些东西,原本就属于冷云浩的,可是意外的降临到了他的头上,就算是他幸福着别人的幸福,那又能怎样?冷云浩就算是嫉妒,也只能是眼巴巴的看着他过着自己的生活。

  “你是什么都不缺,但是你缺少良心。你明明知道洛颜跟着你不幸福,可是你非要将她绑定在你的人生上,你可以恨我,无论你用哪种方式来恨我,我都愿意接受,但是我希翼你能够放过洛颜。”冷云浩转身,目不转睛的盯着方逸尘。

  他是希翼这个男人残存的一点良知,能够将苏洛颜放手,而不是因为不甘心就将那个女人束缚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做,才可以让苏洛颜幸福起来。明显,现在苏洛颜抗拒任何人的走近,她那么痛苦,可是得不到旁人的谅解。

  “是吗?那你现在去死吧,只要你死了,我心里就好受了,还有,你要是死了,我答应你,我绝对会放过苏洛颜的。”方逸尘露出一脸的坏笑,他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也让冷云浩着实吃了一惊,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他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BT到了这种的地步。

  现在他能够明白刚才苏洛颜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的,随便换成谁,陪在这样一个BT的男人身边,恐怕无论如何都不会觉得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吧。他心里对苏洛颜更是多了几分心疼,觉得自己有义务将那个女人脱离苦海。

  “我今天找你来,不是要听你冷嘲热讽的,想必你也知道,现在方氏集团已经马上要瓦解了,你还能够呆在这里,是我看在洛颜的面子上,我可不希翼毛毛一出生就没有了爸爸。我跟你有个交易,只需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立马就实现你的梦想。”

  冷云浩说的笃定,他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够让苏洛颜跟在自己的身边,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做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什么交易?先说来听听?我对你说的这个交易倒是十分的有兴趣。”冷云浩脸上的得意更加的浓郁了,他就是要看看,冷云浩还能够拿出什么花样来。他不是一直都想得到苏洛颜吗?那么现在,他要为这个女人付出怎样的筹码?

  “我用天翔集团跟你交换,只要你放了洛颜,那么天翔集团从现在改名为方家的产业。这样你总可以满意了吧?”冷云浩说的极为的认真,这样的决定是要他失去一切的,可是他已经不在乎了,没有了天下,他还可以去打。

  但是美人迟暮,他不能让这个女人继续为了他而受苦受累了。他做不到看着苏洛颜一个人受苦,而自己只能是远远的旁观。他想要让她所期盼的幸福都是自己给予的。这才是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就算是倾家荡产,就算是一败涂地,只要那个女人还在自己的身边,他愿意付出所有的代价。

  方逸尘震惊了。他自然没有想到冷云浩会拿出这样打的筹码,他是要拿天翔集团来交换吗?他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也可以确定对面那个笃定的男人不是开玩笑,他只是一时间不能接受这样的笃定。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苏洛颜值得你这样去做吗?”他还是忍不住问了这样一句,任何一个人恐怕在这个you惑面前都无法抵抗,谁要是得到了天翔集团,那么这一辈子恐怕都是衣食无忧了,如果换成了旁人,恐怕此时恨不得立马与了冷云浩签下了协议。

  “为了她,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做,哪怕就是要为她粉身碎骨我都愿意。尽管她跟你结了婚,尽管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但是我一直都很爱她,我的心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点变化。”冷云浩说的那么的坚定,这从是轮到方逸尘感到茫然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到底应该做出哪种抉择,如果他得到了天祥集团,那么他就可以拥有太多的东西,他根本及不担心自己后半身的事情。可是那个筹码是苏洛颜,他现在还做不到要将那个女人让给冷云浩。

  就算是,他已经知道自己不爱苏洛颜了,可是他还是不希翼另外一个男人将这个女人从他的身边带走,就算是不爱,他也要苏洛颜一直都留在他的身边,他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失去了自己的一切,他怎么可以这么快就要放弃的。

  冷云浩不是深爱苏洛颜吗?那么他偏偏不要让这对有情人成为眷属,他就是要看着他们彼此都痛苦,如果当初不是这对人那么的矫情,那么他就不会跟着一起受伤。现在的方逸尘,将所有的问题都怪罪到了冷云浩与苏洛颜的身上。

  他现在已经是废人了,冷云浩说的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他不可能如之前那样风光无限了,他只是希翼自己年老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人陪着。仇恨是唯一能够支撑他继续走下去的力量。

  “呵呵,冷云浩,你以为我真的很在乎天翔集团吗?就算是你现在给我十分天祥集团,我都不会跟你来交易,你以为苏洛颜只是值一个天祥集团?哈哈,你也太低估了她的价值了吧。我劝你还是不要老是惦记着别人的老婆,苏洛颜生是大家方家的是,死也是大家方家的鬼,你还是死心的好。”

  他说的那么理直气壮,就是因为他不在乎这些东西吗?冷云浩的眉头蹙的更紧了,他之前是信心满怀的,以为只要自己做出让步,那么这个男人就可以如愿以偿。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真的是低估了方逸尘。

  既然不爱,为什么一定要纠缠,这样对自己对她人都是一种伤害,可是这个男人从来都不愿意这样去想,似乎他在享受这个过程一样。冷云浩是没有耐心继续陪着这个疯狂的不可理喻的男人继续耗下去的。

  “方逸尘,你这到底是为什么,你明明知道苏洛颜不爱你,你为什么还要这样纠缠不清?你以为这样你就能幸福吗?你以为你能给她幸福吗?”他厉声斥责,自己跑过来,就是希翼能够得到方逸尘的成全。

  可是,这个男人竟然拒绝了他的请求,他现在陷入到一种焦躁之中,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到底要怎样,才能够做到淡定。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此受伤,他那么彷徨,渴盼着能够与苏洛颜共同度过一段浪漫的时光。

  这种期盼,一直都是束缚他前行的力量,他一直在想,自己到底要做出怎样的让步,才能够将苏洛颜重新揽入到怀里。他可以放弃很多东西,哪怕是生命都可以。可是,为什么他放弃的都是不值得的。

  “那又怎样?就算是她不爱我,我也不希翼她爱的那个人是你。冷云浩,你也太自信了吧,我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我没别的要求,就是希翼这个女人一辈子都守护着我,怎么了?她现在是我的老婆,我这样想有什么不好?我能不能给她幸福,那是我的事情,与你没有半毛线的关系。”

  冷云浩最终压抑着心里的想法,他是没有权利干涉别人的婚姻生活,也没有能力去阻止另外一个男人伤害苏洛颜。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死心。就算是苏洛颜现在开始抗拒他,那么他也不会轻言放弃的。

  “好,你一定会为今天的选择悔恨的,方逸尘,你听着,我一定会让你悔恨的。”冷云浩说的那么笃定,既然用君子之道无法解决问题,那么面对小人的时候,可能还是小人的那些办法更加的适宜一些。

  他愤愤的从这个充满了消毒水的房间里离开,步伐那么坚定。接下来,他不可以这样心慈手软了,除了那个女人,这世间任何东西,他都可以轻易的放弃。他不会淡然的选择退出。就算是被世人诟骂,他也要一意孤行。

  林曦这一天回了林家,当然是没有好事,老爷子为了她的婚事已经急破了脑袋,可是面对魏俊的提亲,她就是咬紧牙关的不答应,似乎是与那个男人之间有什么约定一样,牟足了劲的拒绝。老爷子是喜欢魏俊这个年轻人的,觉得两家门当户对,两个孩子也算是两小无猜,那么这样的婚姻,自然是最完美不过了。

  林曦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老爷子没上来训斥,倒是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她原本是没有想着要出来打扰长辈们的谈话,但是看到方老爷子的身影,她还是在林爸爸的斥责的目光中出现了。

  “方伯伯,毛毛现在好不好?”林曦一心只记得毛毛的事情,因此见到方老爷子的时候,就口无遮拦的问了出来。苏洛颜一直告诉她说毛毛在方家由保姆带着,她天真的以为就是这个样子,所以看到方老爷子的时候,就想在方老爷子那里知道一些毛毛的情况。

  方老爷倒是愣了一下,苏洛颜告诉他毛毛现在放在林曦那里,因为这个丫头觉得毛毛可爱,希翼能够多陪他几天,他也提醒了苏洛颜好几次,说林曦不过是个没有结婚的孩子,将毛毛托付给这样的人,也算是不放心的事情,但是苏洛颜每次都说会马上将毛毛接回来,后来算是没有音讯了。

  “毛毛啊,毛毛不是在你这边吗?我正准备说哪天碰到你了,将毛毛接回家。”方老爷子话一说出口,林曦就觉得不对劲了。苏洛颜对他们两个人都撒了一个撒谎,现在这个谎言一下子就揭开了。

  “黄毛丫头跑出来干什么?不好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壁思过,跑过来瞎胡闹。”林老爷子看到自己的闺女说出这样的话,自己原本是与方老爷子有事情要谈,却不想林曦从房间里跑出来了。

  这个时候方老爷子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林家老爷子不知情,以为是林曦说错了话,知道平日里林曦与方家的儿媳妇来往甚密,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介意的。现在谁不知道方家正经历一场磨难,方老爷子登门拜访,看来也只是为了求救。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林曦这丫头我很是喜欢的,你不要责怪她。我只是跟她闹着玩呢。”方老爷子这个时候算是替林曦圆场,林家老爷子给林曦使了个眼色,她这才战战兢兢的起身上楼去了。

  可是心里的狐疑却更加的浓重了,刚才到底是方老爷子跟自己开玩笑呢,还是说苏洛颜从一开始就欺骗了她?林曦的脑海中就如同进了迷雾一样,此时怎么也看不清方向了。可是,她还是没有给苏洛颜打电话。

  那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情她可是记忆犹新,那个苏洛颜竟然帮着方逸尘那个混蛋,她可是苏洛颜最好的姐妹,这个女人也太不给面子了。她掏出手机原本要给苏洛颜打电话的,一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最终还是将手机收了起来。

  可是方老爷子整个人现在都是心不在焉了,他原本是为了求助过来的,林老爷子是明白他的心思,因此总是找别的话题来搪塞,他倒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只是心里一直对存在这个疑惑了,他觉得自己应该要问问苏洛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子豪啊,咱们都老了,这些事情都轮不到大家来操心了,你说大家要是没事就下个棋啊,出去钓鱼啊,那日子不也是很安闲的吗?”林老爷子算是与方老爷子打太极,方老爷是聪明人,知道林家没有想法帮助自己,倒是牟足了劲没有开口。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么还是保持一点自己的自尊吧。

  “嗯,你说的对啊,我也希翼能够跟你一样,早一点颐养天年啊,可是就怕一旦停了下来,这把老骨头就会散了架。”方老爷子说着别的,于是索性将此行当成了一番叙旧了。企业的事情,越来越棘手,他也是万般无奈,才拿出这张老脸过来求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