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42章 就要管

第342章 就要管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1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4:43

  

  方逸尘心里是有些忐忑的,毕竟他是知道冷云浩的为人,他说出去的话,没有一句是不会实现的。现在两个人之间拉开了战役,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他多少会有一些胆怯。可是男人天生的不服输心理,促使他就算是有那么一点恐惧,也坚决不会表露出来。

  冷云浩没有在病房里呆多久,他现在倒是觉得,自己之前真是将方逸尘想的太好了,以为他还残存着一点人性,现在看来,这个人是在医院里呆久了,恐怕脑子都已经坏掉了。既然这个男人已经无效可治,那么索性彻底的对他放逐。

  苏洛颜是在第二天的时候才知道冷云浩去找过方逸尘,她一直以为那天晚上两个人不欢而散之后,冷云浩就直接回家了。可是,那个高傲的男人竟然找了方逸尘,是希翼这个男人能够听从他的话,将毛毛放出来吗?

  当苏洛颜出现在医院的时候,她是希翼能够质问方逸尘,能够从这个男人口中得知一些关于毛毛的事情。她毫无头绪的寻找,只会是无头苍蝇,根本就不会找到毛毛的下落,可是,她也清楚方逸尘的脾气,他定然不会满足她的心愿。

  打开那扇门,看到方逸尘一脸怒气的坐在那里,特护小心翼翼的在屋子里收拾着,看到苏洛颜过来,眼里有一种找到救星的感觉。苏洛颜也没有做声,径直朝窗口的位置走去,她不是要来照顾这个男人的。

  “怎么?你到这里来是想看我笑话吗?这个时间,不是应该跟你的旧情人缠绵吗?”方逸尘那张嘴此时根本就没了修养,见到了苏洛颜,心里面立即就被之前冷云浩那番话勾起了各种不好的记忆。

  冷云浩来到医院里,不就是为了替苏洛颜说话吗?他既然知道毛毛失踪的事情,肯定是苏洛颜告知的。他曾经说过,这件事情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不希翼苏洛颜告知给其他人,可是,就在这几天,方老爷子来医院训斥了他一段,冷云浩昨晚也跑过来要挟了他一阵。

  他心里是不好受,那么他为什么要压抑自己,这些事情都是眼前这个女人造成的,他难道还要继续宽容她吗?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这个女人的心思已经不在他的身上了。而他从现在开始,也不想继续为了别人为难自己。他只是想要过自己的生活,只是想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苏洛颜的脸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方逸尘想要说什么样的难听的话,都不会对她产生任何影响了。她只是冷冷的看着方逸尘,这个男人开始不淡定了,那么她就能够找到破绽。她只为自己的儿子而来,不会在意任何人的想法。

  “我只想知道毛毛到底在哪里,其余的事情跟我都没有关系,你要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想怎么说都可以,我洗耳恭听。”她坐在那里,语气沉着的说道。这个样子的苏洛颜,总是让方逸尘忍不住抓狂。

  大抵不爱一个人都是这个样子吧,他说的任何话你都不会去搭理了,就算是他暴跳如雷,就算是他任性的在你面前说赌气的话,你都不在意他的感受。他现在心里有些冰凉,甚至可以说有些嫉妒了。她对冷云浩也会说这样的话吗?是不是她只会对冷云浩说温情的话?

  “哼,我就知道你是为毛毛来的,你放心吧,我把毛毛藏的很好,你不是到处去宣扬了吗?这次你满意了,我一定不会让你找到他的。”方逸尘得意的说道,不是所有人都要他把毛毛交出来吗?那么他就不交出来,他就要看看,这些人会做出点什么事情来。

  “我没有告诉其他人,你知道要把这个消息瞒住是不简单的。就算是冷云浩知道了,也不是我告知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也不知道你觉得这么做的意义何在,我还是希翼你能够沉着下来,毛毛是个孩子,没必要经历大家两个人的折磨。”

  苏洛颜很沉着的说道,如果两个人的谈判能够解决问题,那么就没哟必要大动干戈。她觉得方逸尘只不过是因为眼下遭受到了太多的事情,无法适应自己残缺身体这种情况,所以就变得有些患得患失。他满世界的表达不满,只是希翼更多的人来同情他。

  “怎么可能?如果不是你告诉别人,我爸爸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冷云浩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苏洛颜,我真是小瞧你了,你竟然学会了撒谎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我要重新来认识你了。”

  方逸尘依旧是冷嘲热讽的语气,他笃定了这一次是苏洛颜告诉了旁人的。苏洛颜从他说话的语气中已经听出来冷云浩来找过他。知道这一点,她心里颇为不好受。方逸尘得意忘形的样子,肯定是将冷云浩奚落了一番。

  那个高傲的男人,竟然为了帮助她对方逸尘低三下四,她心里是有些难受的。可更为眼前这个嚣张的男人感到愤怒。她能够忍受别人对她的嘲讽,但是却不能接受这些人对她所爱的人的嘲讽。这是她的极限,任何人都不可以去挑战。

  “既然你不愿意相信,那么我没有必要跟你说明。毛毛的事情我是不会罢休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苏洛颜说完,已经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欲望了,这个男人固执到这个地步,那么她何必要浪费自己的口舌呢?

  看着苏洛颜离开的背影,方逸尘的心情就更加的低落了,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是他全部是错吗?这些人除了不停的要他让步之外,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有点耐心的过来安慰一下他,关注一下他的感受?

  可是他忘了,他做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引起旁人的共鸣,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都是一个错误,他陷入到错误的怪圈里不肯出来,沿着这条道路一直不停的走。现在是没有人能够带他走上正轨了,他只是一直朝前走,走到自己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了。

  苏洛颜从医院里出来,心里十分的难受,这件事情是她造成的,如果她当初不做出这个错误的选择,那么就不会给冷云浩造成这么多的麻烦,现在要他为了自己的错误操这么多的心,她心里过意不去。

  现在她不希翼看到那个男人为了自己受委屈,就算是他是真的为自己好,那么她也需要,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她希翼自己的事情都能够自己解决,而不是要依靠冷云浩的努力。她在路边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径直朝天翔集团驶去。

  这个时候的冷云浩,坐在办公室里愁眉苦脸,昨天一晚,他都在想着应该如何拯救毛毛,他手上有的是资源,可是现在要在人群中寻找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却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他已经快有半个月没有见到毛毛了,都说小孩子一天一个样,他真的很害怕,自己再次面对那个孩子的时候,会有些认不住来。

  已经让杰森发动资源去寻找那个孩子了,他在办公室里坐着,就是等待着第一个消息的到达,可是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他打出去了近十个电话,都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他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到底是在哪里了。

  苏洛颜径直的朝他的办公室走来,杰森在外面看到了,也没有上来阻拦,这个地方苏洛颜是熟悉的,她推开了那扇门,出现在冷云浩的面前,他蹙着眉头的脑袋就抬了起来,错愕的看着苏洛颜,有些难以相信。

  “洛颜,你来了?”冷云浩从座位上站起来,两只眼睛却始终都没有离开苏洛颜。今天的苏洛颜穿着一件中长的驼色大衣,化着淡妆,整个人看上去很有气质,长发随便的拢成一个发髻扔在脑后。这个样子的苏洛颜,多了一点知性美。

  “你昨天去找方逸尘了是吗?”苏洛颜没有坐下,待身后的门自动关闭之后,她就开门见山的问道。她已经告诉冷云浩了,这件事情她不希翼冷云浩插手。毛毛是她的儿子,就算是身上流淌着冷云浩的血液,她也希翼自己能够单独的处理。

  “是的,我是去找过他了,他现在是不是又为难你了?洛颜,离开他好吗?他现在完全就是一个BT,你跟他呆在一起很危险。听我的话,离开他好不好?”冷云浩上前几步,伸手揽住苏洛颜的肩膀。

  她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让冷云浩感到欣慰。他就是那个勇士,一定要带给苏洛颜保护,让这个女人能够在他的世界里享受到最温暖的生活。他看着苏洛颜的容颜,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揽入到自己的怀抱里。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我希翼自己能够处理。你不要插手好不好?就算我求你了。毛毛是我的儿子,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把精力放在你不该放的地方,这样只会添乱。”

  她说出这样口是心非的话,就是为了让冷云浩能够死心。看到他深陷的眼眶,就知道这个男人昨晚肯定是一夜未睡。他操心这么多,不就是为了带给她幸福吗?但是现在,她真的只是希翼,他能够好好的照顾自己,不然,她只会更加的愧疚,没有勇气再去面对他炽热的眼神。

  冷云浩的心情有些复杂,他不想听到这样的话,苏洛颜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见到这个女人,是他今天感到最欣慰的事情。哪怕苏洛颜只是问一句毛毛的情况,那么他也会感到开心。

  虽然没有消息,但是有人问起,对于他来说就是莫大的鼓励,然而,苏洛颜却一次次的要求他放手,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不是只有他退出到她的世界之外,她才会感到满意?可是若真是这样,那么他们两个人的交集在哪里,他还能够往哪里去?

  心里的委屈还有愤怒都开始萌生出来,他不过是要帮她而已,不忍心看到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奔波,这个样子的她,他永远都不要看到。难道他这样做,也是一个错误吗?如果这真的是一个错误,那么就让他用行动来践行吧。

  “这件事情是跟我没关系,但是洛颜,你不要忘了,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系,只要跟你有关系的每件事情,都跟我有莫大的关系。我不会撒手不管的,你就算是嫌弃我,就算是要阻止我,我也要插手这件事情。”

  他坚持着自己的立场,要继续这样做下去。而苏洛颜的心情就更加的复杂了。心里面是害怕他就这样轻易的选择了放弃,可是又不忍心看到他继续坚持,这样矛盾的心理,让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怎样的抉择。

  “好,既然你要一意孤行,那么请你想想毛毛的境况,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你明明知道方逸尘心里介意的是什么,可是你还是要这么做,我只是想要问一句,这就是你爱我的表现吗?你若真的爱我,就麻烦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你知道毛毛有多危险吗?只要方逸尘一个电话,毛毛就可能没命了。”苏洛颜说道这里的时候,泪水已经在眼眶里开始打转,她怎么能够就那样失去自己的孩子呢?

  “他不能就那么没命了啊,他出生不到两个月,还没有吃上几口我的奶,我都好害怕自己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不认识他了,可是你非要搅和到这件事情里。方逸尘是个疯子,你为什么一定要跟一个疯子对着干?”

  情绪失控的苏洛颜,将心里的话一股脑都抛了出来,她现在心里真的很是纠结,让毛毛承受那么多的痛苦,她不忍心。她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那样强大的压力,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支撑多久。

  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哭出了眼泪,冷云浩有些无助,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将苏洛颜揽入怀里,还是应该伸手替她拭去泪水。她保持着防备的状态,并不想让冷云浩靠近。以前的她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现在,她已经将自己的防备系统打开了。

  他心疼不已,伸手想要将苏洛颜揽入到自己的怀里,可是苏洛颜拒绝了他的靠近。她背靠着房门,不愿意接受这个男人给予的温暖,眼泪是不该让他看到的,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掩藏好,她历练了这么多年,在这个男人面前,竟然没有一点效力。

  “洛颜,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想要帮你,我不希翼每天看到你都是那么孤独无助。对不起,是我不够好,不然毛毛就不会丢了,对不起,是我让你陷入到现在这样的境况。”他不停的道歉,可是这些事情,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已经和努力的想要给苏洛颜带来幸福了,然而所付出的努力都是没有效用的。他很恨自己这么无用,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还谈什么幸福。

  “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我自己能够处理好的。今天我来找你,只是想要告诉你,请不要再掺和到这件事情里来,毛毛还是一个孩子,我希翼他能够平平安安的。”苏洛颜沉着下来,自己擦去脸上的泪水。

  冷云浩的表情很凝重,在这种情况下,他若是放手,那么就是要丢下苏洛颜一个人,然后自己在一旁什么都不去做。什么都不去做,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让这个女人一个人孤苦无依的生活下去吗?

  “我只能答应你,我不会再去搭理方逸尘,我不会让他再去伤害你,但是要我放手,我做不到。从现在开始,只要你不愿意我出现在你的视线里,我就会努力做到,但是毛毛,我一定要将他找回来,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对我自己的承诺。”

  他说的极为的认真,现在靠苏洛颜一个人去找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可能。就因为考虑到毛毛是一个婴儿,所以要将时间缩短到最短。这样才能够尽快的把毛毛找回来。他希翼自己会是那个勇气,将苏洛颜期待的消息带回来。

  “我已经说过了,不需要,你为什么变得这样固执?到底要我怎样,你才能够放手?”说了这么半天,苏洛颜已经将自己要表达的想法全部都说出来了,可是在方逸尘那里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她有些无奈,甚至有些生气。

  “我固执?你要说我固执,那么我就这么固执。这一次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会固执到底。”冷云浩的声音也提高了好几个分贝,他就是要坚持自己的选择,难道这样不行吗?他已经做出了让步,到底要怎样,这个傻女人才会满意。

  “不可理喻,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毛毛跟你半毛线的关系都没有,你到底操什么瞎心?”苏洛颜气急败坏,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些什么话才能够让这个男人选择放手。显然,这样的话,对于冷云浩也是具有免疫力的。

  “是的,我就是不可理喻,那么请你不要管我现在在做什么,我乐意我就要这么做。我把毛毛当我的儿子,我就责任要保护他。你要是不乐意,你要是愿意看到他在外面受苦,你现在就回去做你的方家少奶奶。”

  冷云浩的声音也更加的高昂了,他做的这些事情,不都是为了苏洛颜吗?可是她还不领情,竟然说出这样难听的话,这让冷云浩颇为失望。他这么做没有错,理智一直都在提醒着他,就算不是为了苏洛颜,他也会选择这么去做。

  苏洛颜愤愤的转身离去,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意见不合大吵了一架,苏洛颜觉得有些委屈,她这样做不就是为了保护好毛毛吗?上次方逸尘将毛毛哭泣的音频发给她,她已经感到很伤心了,她真的很担心那个孩子受到半点委屈。

  看到女人离开的背影,冷云浩伸手用力的挠了挠脑袋,他到底是怎么了?刚才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脾气,不是说过了吗?永远都不会对这个女人大吼大叫的,可是刚才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他再次回到老板椅上,颓然的坐了下来,第十一次的拨打电话过去询问最新的进展,得知仍旧是没有消息,他的心情就遭到了极点。一整天都是如此,没有任何心情工作,也没有心情吃饭,干什么都是没有心情的样子。

  他很想给苏洛颜打个电话,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可是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了无数次,竟然没有勇气拨过去。那个女人显然很生气,也会很伤心,他现在要是过去打扰苏洛颜,定然会让她更加的反感自己。

  冷宅里是没有他想要的温暖的,吃饭的时候他依旧是心不在焉,沈玉卿已经看出了他的走神,好几次故意用筷子敲击盘子,希翼他能够在吃饭的时候专注一点。但是冷云浩陷入到自己的世界里,对于沈玉卿的提醒完全都没有发现。

  晚饭他吃的很少,一点胃口都没有。过去了一整天,竟然没有得到那个孩子的消息,看来方逸尘这次真是花了功夫将那个孩子藏起来了。他给了自己三天的时间,难道真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吗?他不忍心看到苏洛颜继续失望的样子,不想再看到她委曲求全。

  “怎么了?云浩,是不是企业发生什么事情呢?”沈玉卿不放心的问道,她很久没有过问企业的事情了,相信冷云浩自己能够处理,他有时候在企业里忙到很晚,有时候打电话过去都在开会的过程中。

  男人都是如此吧,为了事业,为了能够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生存环境里生活的更好一点,于是就不顾一切的争斗。可是他们却是乐此不疲,以为这就是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但是除了事业之外,其实还有跟多的东西值得呵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