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47章 蜷缩在沙发上的男人

第347章 蜷缩在沙发上的男人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32更新时间:2015-07-12 09:34:50

  

  “你们放心就是了,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我不希翼打扰到你们的生活,给你们添那么多麻烦真是对不住了。我还有事情,先去医院了,你们在这里安心的呆着吧,等找到了华子,这件事情处理完了,我会派人送你们回去的。这段时间的损失,我也会一并补偿的。”

  这样的答复在冷云浩看来,应该是无懈可击了。他不知道这对夫妇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但是他明白,在某些时候,钱这个东西并不是什么坏东西。他只是现在觉得累了,不想再多说什么,因此说完这番话之后他就起身朝外走去了。

  “云浩,这么晚了,还是不要去医院了吧,你这么累,先上楼休息一会儿。”沈玉卿在冷云浩出来的时候开口了,看到自己的儿子这样疲惫的样子,她心疼不已。可是又知道自己说的话,是不会得到他的认可的。

  到底这是多么浓重的爱,才能够让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折腾到现在这个样子,如果爱是一件让人疲惫的事情,那么宁愿永远都不要遇到。冷云浩是她的儿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不忍心看到他这副样子。

  “有吃的东西吗?我现在有点饿了。”冷云浩伸手摸了一把脸,胡须忘了刮,已经冒了出来。他的样子应该恨狼狈吧,因为苏洛颜的事情,他到现在为止,已经一天两夜没有睡觉了,而且也没有好好的吃一口饭。

  “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煮点东西。”沈玉卿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一个人被需要的时候,是最幸福的时候,但也是最心酸的时候。如果这个男人不用承受这么多的东西,那么就会过的轻松一些。

  冷云浩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他是疲惫到了极致,觉得两只眼睛已经支撑不住了,手机已经攥在手里,生怕苏洛颜醒来的消息他不能第一时间得知。沈玉卿亲自下了厨房,开始给他煮面条。只希翼能够让他多吃一点。

  可是,当她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冷云浩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前后的时间不过五分钟而已,他已经困倦到这种地步。沈玉卿没有将冷云浩叫醒,她只是站在那里分外的心疼。如果不是因为爱情,那么他应该是意气风发的。

  捡了一条薄毯子轻轻的搭在冷云浩的身上,手里的面条暂时放回原处,小米粥在慢火炖着,等他醒来的时候便能够吃到最可口的早餐。他是太累了,需要休息的。沈玉卿心疼的起身将客厅的大灯关掉,自己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客厅里坐了下来。

  看来她是真的不懂自己的儿子,不知道他对待感情竟然是如此的固执。但是她只是心疼,看到他就算是睡觉,手里还是攥着手机,这样认真的对待一个人,如果不受伤,如果能够得到相应的回应,那么也算是没有白白浪费一腔热情。

  ............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冷云浩从睡梦中醒来,他有些错愕,自己竟然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他记得自己之前是打算要回到医院的,他不能将苏洛颜一个人孤独的丢在那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一个人在这里睡了一个晚上。

  空气里弥漫着小米粥的味道,他实在是太饿了,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吃饭,现在一闻到吃的东西的香气,肚子里的蛔虫就开始咕咕的叫个不停。他起身,就看到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的沈玉卿。

  他记得沈玉卿说过,小米粥是需要文火炖的,因此是最浪费时间和精力了。他心里有些歉疚,对于自己的母亲,他真是疏忽了太多。可是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如何向沈玉卿表达自己的歉意,有些东西,可能真的是无法对自己最熟悉的人表露出来。

  “你醒了?快去洗漱一下,换身衣服。我炖了你最爱喝的小米粥,洗漱完毕就下来喝点。”沈玉卿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她已经想通了,既然这是冷云浩的选择,既然他那么辛苦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决定,作为母亲,她还是不要为难他了。

  不忍心看到他更加的痛苦,就让他按照自己的轨迹一直往前走,只要他觉得幸福,那么这才是她心中最大的幸福。冷云浩听话的按照沈玉卿所说,径直上了楼去洗澡换洗衣服。手机上没有未接来电,看来医院里一点消息都没有。

  “云浩啊,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如果你真心爱洛颜的话,就应该让她看到你最好的状态,妈不希翼你这样折磨自己。这几天你看看自己,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你这个样子,不只是妈担心,就是洛颜醒过来了,看到你为她成了这个样子,也会心疼的。”沈玉卿这番话一说出口,冷云浩的心就觉得酸酸的了。

  他是个认真地人,很多时候一旦专注的做某件事情,就会忘了其他的事情,当然最多的还是忘记了自己。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埋头喝粥。这样一副情景,倒是让沈玉卿想起了他小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冷云浩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身上有一种早熟的气质。

  就在冷云浩喝粥的时候,手机在桌子上开始嗡鸣起来,沈玉卿的眉头蹙了一下,她知道现在冷云浩的心思已经不在餐桌上了。果然,冷云浩放下手里的碗,几乎是奔跑着过去接通那个电话。电话是杰森打过来的,他的心里有那么点点失望。

  “冷总,华子找到了,我现在带他过来找您。”杰森的电话,让冷云浩的心情又变得有几分欣喜,他对杰森的办事能力很是赞赏,昨晚他吩咐过去的事情,只是过了一夜而已,这个男人就已经办理妥当了。

  “好,你带他去我的办公室吧,我半个小时之后去企业。”冷云浩挂断了电话,碗里的粥已经喝不下去了,他急于要去企业处理他认为重要的事情。华子,华子,他在心里不住的念叨着这个男人的名字。现在是不是真相就要揭晓了?

  “云浩,喝完粥再出去吧。”沈玉卿担忧的说道,看到冷云浩这样风风火火的样子,她实在是不能放下心来。但是她说的话,现在对于冷云浩来说,竟然是没有一点效用了。

  “企业那边有点事情,我现在必须去企业。晚点我再回来。”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就朝外面走了。沈玉卿只能够看着他的背影,有一点叹息,又有一点心疼,到最后只能够是看着他走出这扇大门。

  他开着奔驰,在拥堵的马路上穿梭,对于那个叫华子的男人,他心里没有多少期待,他只是觉得离真相又近了一步,他总是希翼能够早一点处理完所有的事情,最好是在苏洛颜苏醒前将这些事情都处理完毕。这样就能够让那个女人无忧无虑的跟他在一起。

  到达企业的时候,他一路朝里面走,脚步匆忙,面色严肃而冷漠,有来往的员工跟他打招呼,他都一概自动屏蔽了。他现在只是惦记着事情的真相,脑子里也开始有一些胡乱的想法。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华子的私生子,那么他应该去哪里寻找那个孩子呢?

  他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杰森已经迎了上来。“冷总,那个人现在已经在办公室了,看上去他已经知道大家在找他,昨晚大家出现的时候,他很慌张。”杰森将自己观察到的信息告诉冷云浩,冷云浩的立马就收紧了几分。

  “嗯,很好,这件事情你办的很好,现在回去休息一会儿吧,我这里有事情再给你打电话。”冷云浩看了杰森一眼,这个年轻的男人双目微红,看来也是一宿没有睡觉。为了他的事情,很多人都在默默的忙碌着,现在想来,冷云浩倒是有些愧疚了。

  他进了办公室,就看到那个低头蜷缩在沙发上的男人,带着鸭舌帽,帽檐有些低,冷云浩没有一眼就看出男人的容颜出来,只是大门打开的时候,随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男人还是战战兢兢的抬头了。

  “原来是你?”冷云浩的口中发出这样一句话来,他简直都没有想到,自己要找的这个人,竟然是自己认识的。这个男人之前在方逸尘的酒吧里当班,他有过几次照面,并不算是很熟悉,后来这个人在酒吧里跟人起了争执将那人打伤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冷云浩就不知道了。

  “冷总您还记得我?”华子倒是一脸的惊讶,他只是在方逸尘的酒吧里干了不到一年,也经常看到方逸尘跟冷云浩出现在酒吧里,但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跟冷云浩有任何的接触,因此他并不断定冷云浩好记得自己。

  “幸亏还记得,说吧,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冷云浩在自己的老板椅上坐下,目光锐利的盯着华子,他想要透过这个男人,立马就能够了解事情的整个经过。他费尽那么大的心思寻找这个孩子,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冷总,您还是不要问了吧,那个孩子真的是我的。”华子再次低下脑袋,仿佛是做错了事情一样,在冷云浩面前,他没有足够的自信与之抗衡。但是在冷云浩进来之前,冷云浩已经胸有成竹了。

  “是吗?那要不要把孩子的妈妈也照过来对质一下呢?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技术是多么的发达吧,既然你说那个孩子是你的,现在就去验证一下怎么样?”冷云浩半似开玩笑的口吻,让华子立即就无话可说了。

  “还是别啊,冷总,孩子还那么小,做这样的事情不好。”华子狡辩着,不愿意在冷云浩面前承认所有发生的事情,他越是这样,就让冷云浩越加的肯定这个孩子的身份了。他只是等待着,等待着这个男人自动交代所有事情发生的经过。

  “好,既然孩子是你的,那你为什么要逃?”这算是一针见血,冷云浩将话说出来之后,华子就语塞了,方逸尘是要他将那个孩子找回来的,可是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多么的有限,要跟冷云浩抗衡,他根本就不是冷云浩的对手。

  他总是需要活路的,也知道方逸尘已经不如从前了,那么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就只能够选择逃跑这样一种方式。可是他也没有想到,就算是他选择逃跑,也会被人抓出来。昨晚他只是出去买点吃的,回来的路上就被几个人拦住了。

  “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吧,你要知道,我比方逸尘更加的腹黑,你现在还能不能从这里走出去,这都是一个让人不能回答的疑问。”冷云浩带着威胁的口吻,华子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他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没有想到会卷入到这场纷争里去。要是为了别人的事情,丢了自己的命,那么这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冷总,这件事情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方总,哦不,是方逸尘要我这么做的。你也知道,我就是一个小罗罗,我哪敢惹您啊。”华子终于缴械投降,他不能在冷云浩面前抗争,那么就只能够交代出所有的事实。

  “说吧,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都说出来吧,要是有半句假话,我就让你从这窗口跳下去。”冷云浩威严的脸,让人看得出来,他说这话一点都不是开玩笑。华子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与其被方逸尘威胁,还不如在冷云浩这里摆脱算了。

  “我之前不是犯事了吗?那次差点闹出人命了,是方逸尘帮我解决的,所以我是对他有些报恩,这些年他要是有些不好出面解决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做的。所以,我现在也没有在酒吧里露过面了,平时跟他也很少联系。”

  华子开始一五一十的将他与方逸尘的过往交代出来,包括这一次将这个孩子藏起来的事情。他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怀抱着一颗报恩的心,在方逸尘要他去完成一件事情的时候,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这一次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让我去医院将这个孩子抱回来,说是找个安全的地方,我没有带过孩子,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后来就找到我舅妈了,说这是我的孩子,我舅妈人好,倒是没有说什么。方逸尘会给我点钱,但是不多,差不多够孩子的开销了。”华子继续说道,冷云浩这算是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大致脉络。

  “冷总,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我也是没有办法,我这条命是他帮忙救的,他让我去半点事情,我要是不去做,这也太不够义气了。”华子带着苦求的语气跟冷云浩说道,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他是没有办法挽回了。

  方逸尘那边定然是不会原谅他的,而冷云浩这边,现在是他唯一能够期待的。他只是希翼冷云浩能够放过他,不要跟他继续计较了。他只不过是替人办事而已,他只是一个工具罢了。可是,他还是很担心,因为冷云浩的脸,越来越阴沉,就仿佛有暴风雨快要降临一样。

  冷云浩没有说话,从始至终都一直保持着沉默,想到方逸尘竟然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他心里的怒火就更加的大了,他恨不得自己出现在方逸尘的面前,将重重的拳头落在那个男人的脸上,他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冷总,求求你放过我吧,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跟您有关,我也是被迫无奈,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还是不要跟大家这种人计较了吧。”华子恳求着冷云浩,希翼能够得到他的赦免。

  他是有些愤怒的,这件事情发生到现在这个样子,让他除了愤怒之外,不知道还应该有什么心情。仿佛一开始到现在,他都是在妥协的。希翼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平静的处理下去,但是却从来都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继续。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计较这件事情,但是你要记住,今天你在这里说的每句话,如果你再去做坏事的话,那么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冷云浩说的那么的笃定,他是可以做出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来的。

  “谢谢冷总,谢谢您,我一定不会去做坏事了,您这边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您跟我说一声就行。我记得您今天的恩情的。”华子抹了一把鼻子,算是如释重负,他没有想到一向以心狠手辣著称的冷云浩,竟然会这样轻易的放过自己。

  “走吧,以后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不希翼听到你犯事的消息。”冷云浩冷冷的说了一句,华子自知继续逗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于是起身马不停蹄的离开。办公室里重新只剩下冷云浩一个人了。

  手机没有响,医院里也没有苏洛颜的消息,他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医生,说是苏洛颜的情况一切都很正常,只是暂时不能苏醒。那边给出的最大期限是三天,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只能够将所有的希翼放在明天了。

  接下来,他想他应该将矛头指向方氏集团了,这段时间他是太温和了一些,才让这个原本就该结束的事情一直拖延了下去。他在脑海中想着,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杰森进来了,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之前他已经跟杰森说了,让他回家休息,可是这个男人并没有离开,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有一个人在他的身边陪着他作战。冷云浩心里是有几分感激的,他很幸运,遇到了这样的好同事,好帮手,让他在最困难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孤苦伶仃。

  “你没有回去休息?”他还是问了一句,接过咖啡,抿了一口。企业的事情很多,桌上已经堆放了好多需要他签名的文件,只是他没有心思一一的看,现在苏洛颜那边没有稳妥下来,她是没有其他的心思的。

  “不是很困,您这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先把这些事情处理完了再休息吧。冷总,之前您说的关于方氏集团的资料我已经全部都整理完毕了,公安机关那边也联系妥当,要不要现在就递交过去?”杰森还是询问了一下冷云浩的意见,虽然这件事情冷云浩已经交代他去办理了,但这件事情非同寻常,需要慎重对待。

  “现在递交过去,会带来什么后果?”冷云浩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翻弄着手头的文件,一旦投入到工作之中,他就变得异常的认真和笃定。他对方逸尘现在除了恨之外,竟然没有一点其他的感情了。

  “我已经跟那边联系好了,如果现在递交过去的话,那边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出现在方氏集团,彻底的对他们的账目还有业务进行盘查,三天之内就能够让方氏集团破产。”这些都是杰森已经做好的工作,他将冷云浩想要知道的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对此,冷云浩是颇为满意的。

  “嗯,好,就按照你说的去办,越快越好吧,大家等了太久了,这一天本来就该早一点到来。”冷云浩目光炯炯的说道,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自己的选择,有些人是需要受到惩罚的,宽容不是唯一的办法。

  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达尔文是位先知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那么这个世界既然从一开始就设定了原则,那他就应该按照这个原则来开展自己的游戏。这是方逸尘应该承受的下场,他不是一早就要玩这个游戏吗?那么他会陪着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玩到最后。

  杰森离开了,冷云浩靠在老板椅上,此时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沉着,有一些疲惫,但是这是最自然的反应。自从苏洛颜离开之后,他总是会被疲惫的情绪笼罩住。但是他现在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希翼,只要那个女人回到他的身边,那么过去承受的一切,都不过是浮云罢了。

  方氏集团是在一个小时之后打破平静的,尽管方老爷子这段时间一直都极力挽回残局,但是夕阳西下,很多事情既然已经注定了结局,都改变不了什么了。当一群人还聚集在会议室里讨论着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大门推开,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就涌了进来。

  说明来意的那个时候,所有人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就被击破了,看来天翔集团是要发起总攻了,那么这一次,每个人都不能幸免。方老爷子坐在总裁的位置上,一时间都已经无法从座位上站起来了。

  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希翼能够改变残局,但是他竟然是无能为力。他一直以为,冷云浩会顾及到父辈的情意,会让方氏集团才残留着一丝希翼,但是现在看来,这些都是自己最简单的想法了。他竟然会有这样幼稚的想法,现在想起,是多么的可笑。

  企业里开始陷入慌乱的境地,所有人都开始慌乱起来。方老爷子并不知道方逸尘之前到底做了什么,企业的账目他已经查过了,凌乱不堪的样子,让他一点头绪都没有,现在公安机关介入,那么必然是掌握了十足的证据的。

  他坐在办公室里,看着那些人一本正经的查证所有的东西,内心的荒凉是没有人能够理解的。他的世界就要完了,方家所有的一切都要完了。这几天没有看到苏洛颜,打了电话也没有人接听,他心里似乎已经预感到这一切的发生了。

  他此时是有责备方逸尘的,如果不是这个逆子,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如果自己不是一再的纵容他胡作非为,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可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而且还是这样的突然,他除了接受之外,竟然找不到其他的方式来承受。

  “老爷,您这是怎么呢?”他没有继续在办公室里呆下去,知道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居,也没有什么可以挽回的了。倒不如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等待最后的结果宣判吧,他已经做出了努力了,那么这就是宿命吧。

  坐在车里的方老爷子,有一刹那的眩晕,只是觉得整个世界都开始昏暗了,在自己的眼前只剩下模糊的印记,竟然努力睁开眼睛都看不到前方发生了什么。他苦心经营了大半辈子的东西,竟然全部都毁在自己儿子的手里。

  “老张,你说我是不是自作自受?”方老爷子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靠在椅背上,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要跟管家一起说说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只是看到他一下子变得如此沧桑,老张的心情也变得低落了下来。

  “老爷,这不是您的错,可能这就是命吧,少爷也是希翼能够过得好一些,输赢都有定数,既然已经成了这样了,那就不要再为这个伤心了。您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上天是看得到的。您啊,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这些事情就不要多想了。”管家极力的想要安慰老爷子,但是他的话,对于老爷子来说,已经缺乏厚度了。

  “我只是觉得累了,倒不如下去陪陪他妈。”老爷子算是说的负气的话,他到了这把岁数,已经没有多少可以奢求的吧,之前想要的安稳,到最后都成了奢望。但是现在,他唯一想的就是能够平静,可是他却做不到。

  “老爷,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您还有少爷呢,您还有孙子啊,您多想想生活中的美好,总还是能够过去的。谁一生没有几个坎儿,您要坚强一些,都会没事的。”老张安慰着老爷子,两个人岁数差不多,这个时候说话,倒是没有主仆之外。

  可是,老爷子却觉得自己异常的困倦,他靠在座椅上,只觉得有双手拉着自己朝黑暗的地方不停的坠落下去。现在他就要落到低谷了。

  “老爷,老爷,您怎么了?”管家大声的叫喊着,但是已经没有任何用了,老爷子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他实在是太累了,这段时间以来,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遭受这个打击,对于他来说,已经到了不能挽回的地步。

  “快,快去医院,老爷昏过去了。”管家不停的吩咐司机开车快点,老爷子陷入到昏迷之中,他守在老爷子的身边,除了心痛之外,真的没有什么语言还能够表达他的心声。时间一直在静悄悄的流淌,对于方家来说,是一场暴风骤雨。

  如果暂时的逃避能够让他们免于这场痛苦的洗礼,那么就让这位老人以这样的方式沉睡吧。可是不管是梦还是什么,到了某个时刻,只要意识恢复,你就要选择苏醒。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

  方氏集团的事情没有耗费多长时间就弄得一清二楚,冷云浩收集的那些资料很快就起了大作用,这就是商界运行的规律,没有人能够阻挡。就算是老爷子多么希翼这个企业还能够残存下去,但是已经没有可能了。

  一切都成了定数,不由得人来选择。方氏集团彻底的倒闭了,而最后选择收购的那个人竟然也是冷云浩。老爷子是没有选择的,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能做出让步了。看着自己的心血突然的耗费,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好,可是已经发生了。

  “完了,这次什么都没有了。”他躺在病床上,一个人喃喃自语,身边除了管家之外,竟然没有其他人守候在他的身边,他已经这么一大把岁数了,应该是颐养天年,可是,到了这把岁数,还要遭受这么多的磨难。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最大的痛苦。

  企业已经倒闭了,这是必须要接受的事实,可是连他住了一辈子的方家别墅,现在也要被没收了。什么都没有了,他连自己住的地方都没有守住,一切就在眼前消失,开始变成别人的东西,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在沟壑纵横的脸上蔓延开来。

  “老爷,事情已经这样了,您可要放宽了心,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早晚有一天这些东西都会回来的。”管家一直都守候在方老爷子的身边,看着这个老头子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他好几次都想找方逸尘谈谈,可是方老爷子身边不能没有人伺候,他终究是没有脱开身。

  “老张,你走吧,我现在是一无所有了,恐怕也支付不起你的工钱了。”方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哽咽,他现在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东西,可是,就算是他失去了自己奋斗的一切,他还活着,他宁愿自己没有活着,那么就不用看到这一切的发生。

  “老爷,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就算是您不给我工钱,我也还要伺候您的。大家都这把岁数了,有些事情还是放宽心的好,既然都已经发生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您放心就是,您这些年给我的工钱,我都还存着。我有钱花的。”管家说的极为的真诚,方老爷子伸出手,两个老人的手就交握在一起。

  有泪水在彼此的眼眶里闪动,可是这些沉重的东西,方逸尘是没有机会看到的,他也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正像洪水一样朝他席卷而来。他应该没有想到,事情的后果远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吧。

  冷云浩一直都保持着沉着的头脑,只是一天而已,他就毁掉了一个方氏集团,他坐在办公室里,像个冷淡的王者一样,他要亲眼的看着这些事情的发生,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苏洛颜所承受的痛苦得到了补偿。

  那个善良的女人,不就是因为这些东西,才不停的委屈着自己吗?他在心里责怪自己,是他太懦弱,才让苏洛颜受了那么多的苦。时间只是过去了一年多,可是两个人的心境却已经完全不痛了。

  他不关心方家发生的一切,不关心那些无辜的人承受的痛苦,他只是希翼那个始作俑者能够得到惩罚。方逸尘,你不是说你什么都不怕吗?那么这一次,我就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买单,我一直把你当兄弟,可是你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他很想亲眼看到方逸尘见证这一切发生的境况,但是他不想面对那个男人,他知道,事情到了最危急的时候,方逸尘一定会给他打电话的。当然,他也料定,那个男人不会做到像自己说的那么淡定。

  果然,方逸尘听到老爷子住院的消息时已经十分的震惊了,他是从管家的口中知道企业出了事情,能够让老爷子气到这副德行,那么必然是冷云浩发起总攻了。他愣在那里,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没有想到暴风骤雨来的这么的突然,虽然冷云浩说过要跟他清算,但是他一直在内心里笃定这不过是一句气话而已,苏洛颜还没有跟他离婚,冷云浩还不知道毛毛就是他的儿子,他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找他算账的。可是,可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判断力。

  “我爸爸现在到底怎么样呢?”他急于想要了解事情的始末,可是自己除了半躺在那里之外,竟然动弹不得,就如现在,他想要去探望一下方老爷子,那个威严的父亲,甚至说要与他断绝父子关系的男人,但是,他竟然连去探望都成了豪侈。

  “少爷,您还是不要去的好,老爷现在在气头上,你还是让他沉着一下吧。这一次方家是完了,企业已经没了,别墅也被人清查了。”管家一脸的沮丧,在方家呆了将近五十年,他已经将这个地方当做了自己的家,可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一天的到来。

  方逸尘愣在那里,只是愣在那里,有点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冷云浩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怎么可能真的让方家就这样毁掉了?难道所有人都只是跟他演一出戏罢了吗?只是为了使他更加的清醒吗?

  “不可能,绝度不可能,方家不会就这样完蛋的,张叔,你跟我开玩笑是不是?我爸爸呢?我爸爸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他开始咆哮,不愿意去接受这个事实,他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管家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他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刺激到方逸尘,但是总的告诉他。如果真如他说的,这只是一个玩笑该有多好,生活还能够沿着以前的步伐继续前行,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让人找不到感觉了。

  “少爷,您还是沉着一下吧,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老爷已经气病了,你自己也要多保重。方家现在不如以前了,您要慢慢接受这个现实。”管家说的极为的沉重,他其实是想要指责方逸尘几句的。可是,这个男人并不是他的儿子,也一直都是他的主子,他就算是有话要说,也只能是藏在心里。

  “我不信,我不相信你说的话,你们都是骗我的,这绝对不可能,冷云浩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我要见苏洛颜,我要见苏洛颜,她去了哪里?”这个时候的方逸尘才想起苏洛颜的存在,他已经两天没有看到那个女人了,以为那个女人只是不愿意见他而已。

  管家沉默了片刻,对于方逸尘这个样子,他是无奈的。看到方家一天天步入低谷,让他真的很伤心。但是他确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的事态已经发展到没有人能控制的地步了,如果这样继续下去,那么只会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