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48章 剧烈的跳动

第348章 剧烈的跳动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49更新时间:2015-07-12 09:34:52

  

  管家沉默了片刻,对于方逸尘这个样子,他是无奈的。看到方家一天天步入低谷,让他真的很伤心。但是他确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的事态已经发展到没有人能控制的地步了,如果这样继续下去,那么只会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少夫人这几天都没有回家,少爷,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方家真的要完了。”他说的语重心长,希翼这个年轻人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可是,方逸尘听到这个话的时候,心就如同跌入到低谷一样。

  苏洛颜这几天都没有回家,那么这个女人到底是去了哪里?她是跟冷云浩走到一起去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还是他的合法妻子,他们在婚姻上还有约定的,为什么这个女人竟然做出这样恬不知耻的事情来。他勃然大怒,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蒙上了心头。

  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三个人已经聚集成了一家人吗?那么他到底算是什么,难怪冷云浩这样大胆的对他动手,这件事情一定跟苏洛颜有关。

  “我不管,我一定要见到这个女人,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这么不要脸。”方逸尘破口大骂,但是此时无论说什么,都无法压抑住他内心的火焰。如果可以,他恨不得苏洛颜此时就能够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定要当面问清楚,这个女人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

  他就算是对她不够好,他就算是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她。他只是希翼这个女人能够留在他的身边而已。他能够接受这个女人跟别的男人生下孩子,那么他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但是此时的心情,是任何事情都无法平伏的,那个女人离开了,毫无征兆的离开。而冷云浩却已经发起了攻击,方家陷入到这样的境地,而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感到一种空前的绝望。一个人不被需要,这才是最痛苦的事情,一个人渴望被需要,而自己已经没有利用价值,这才是最无奈的事情。

  “少爷,你还是沉着一下吧,老爷成了这个样子,你如果还像之前那样任性的话,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你啊,不看僧面看佛面,老爷就只有你一个儿子,这把岁数了还如此辛苦,做子女的,也要为父母着想一下。”

  他这番话是带着有些教训的意味,他是跟方家有感情的,知道方逸尘与苏洛颜之间一直存在隔阂,但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问题。当初方逸尘要娶苏洛颜回家的时候,他也是感到有些诧异。但这都是年轻人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闲言碎语。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教训,你只用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方家现在是日薄西山了,但是毕竟还是方家。你要是嫌弃方家穷,另攀高枝吧。”方逸尘没有听懂管家话里的意思,以为管家说这话只是为了奚落他,他理解不到别人的好,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了。

  “哎,那你自己沉着一下,其他的话我不多说了。老爷那边需要人照顾,我先走了。”管家摇了摇脑袋,在这个时候,他除了选择离开之外,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呢?他不知道方逸尘这到底是怎么了,一个好端端的人,竟然变的如此蛮横无理。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归宿,哪怕就是一捧黄土,那也是许多人梦寐以求最佳的归处。可人活着的时候,只会想到如何享受人生,如何去挥霍生命,也只有到年老的时候,才想到自己该去往何处。

  方逸尘的归处应该是哪里,他应该从来没有想过会是高墙林立的监狱吧,他是那么热爱自由的男人,也曾怀揣的着梦想,恨不得将全世界都跑遍,最好还能够经历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只有这个样子,人生才算的上是完美的吧。

  可是,因为苏洛颜的出现,他突然想要停留下来了解这一出风景,他对这道风景是那么的着迷,因为这个女人,颠覆了之前他对所有女人的定义。他自认自己对女人是了解的,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无论是穿着衣服还是脱掉衣服,他觉得自己能够很快的看懂一个女人。

  但是在苏洛颜面前,他找不到那种掌控感,那个女人就如同幽灵一样,一直都游离在他的世界以外。他想要听到她的声音,可是那张小嘴里吐出的字句,他需要花费好大的功夫才能够弄懂。他只是觉得,在看到苏洛颜的那个时候,他的眼前是有亮光的。他想要读懂这个女人,却没有想到,有时候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就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的痛苦。

  女人如书,有的女人就是一本故事会,你翻开之后,读着读着就能够找到其中的意味,这样的书本,是不需要你花费多少心思,但是里面也不会缺乏情趣。有的女人,就如同教科书一样,看着有些华丽,但是让你翻开,立马就没有了兴趣。有的女人就如同字典一样,看着高深莫测,读着的时候也觉得尖酸晦涩。

  如果要用书来形容苏洛颜,方逸尘是找不到合适的字眼的,这个女人就如同一本散文诗一样,看着花美,读着唯美,可是你就是很难读懂其中的意味。他总是高估自己的阅读理解能力,以为只要自己肯下功夫,那么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这本书拿下。

  可是他不知道,女人虽然如书,但却又不是书,不是只要你愿意却读,那本书就会敞开在你的面前等待着你的摘取。他想苏洛颜就是那个样子吧,她很少将自己完全的打开,至少在他的面前,她鲜少打开自己。

  而他只是透过那一丝光亮,透过那一丝缝隙,看到了里面世界的瑰丽,就想要走进这个世界来看一看。但人的耐心终究是有限的,不会一直延续下去。所以,当你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遇到各种困难,难免会变得心浮气躁。

  他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脾气,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整个人都变得浮躁了起来,甚至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自己的一生,只是他一直都没有意识到变化的存在,还觉得这不过就是一种开始而已。这是开始,却不只是结束。

  当方逸尘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在埋怨苏洛颜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原本属于他的惩罚,还是在不期而遇之中来到。他要为自己的罪行买单了,但是他一点都不情愿,他恨不得那只是这个世界跟他开的一个玩笑而已。

  就在这件事情发生的第二天早上,方逸尘顶着黑眼圈,他一夜都没有睡着,这个时候刚好有一点倦意,可是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两个穿着制服的男人走了进来,看到他的时候面无表情,将手中的那张逮捕令拿了出来。

  方逸尘整个人都吓傻了,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这个世界的事情,他不过是参与了恶意打压天祥集团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不是他心甘情愿发生的。然而面无表情的警察,将那封逮捕令念完之后,就要请方逸尘回去协助调查。

  “你们不可以这样的,我没有犯罪,我是清白的。你们肯定是弄错了,我现在是病人,我还需要治疗,你们不可以这样对待我。”他大声的咆哮着,希翼能够让这些人从他的眼前消失,但是很多东西,一旦开始,就无法轻易的结束。

  “方逸尘先生,请您沉着一点,这件事情大家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现在您必须跟大家走。”那个男人面无表情的把这样冷冰冰的话抛了出来,方逸尘这个时候简直就是吓傻了。他现在是病人,还需要接受治疗,他不应该接受审讯的。

  可是法不容情,在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那两个人还是让医生将方逸尘搬上了轮椅,他只是双腿现在还没有恢复好,他抗拒着,可是却丝毫都没有用处。心里的空白一直都在蔓延,然后就渗透到脑海里去了。

  似乎是没有选择,他就这样被迫离开他厌倦了的地方,但是对于那个新地方,他没有一点点的好奇,只剩下无尽的恐惧。这个时候,他多么希翼有一个人能够出现,这样就能够带他离开那个黑洞。他不要陷下去,不然这辈子就完蛋了。

  他第一次突然意识到这辈子的事情,以为只要曾经拥有,那么就是天长地久,然而世事弄人,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想象中的样子。幸福会离开,就如同痛苦会淡化一样。他被那种无尽的恐惧包裹着,窒息的找不到出口。

  冷云浩,你真的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吗?我是对你做错了很多事情,但是那些都是无心的,大家曾经是好兄弟,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我没有真的想过要害你,真的没有。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他一遍一遍的在心里问自己,也恨不得能够问问那个男人,可是,没有人回答他,一直都只有他粗重的喘息夹杂着害怕在空气中流淌。接下来他需要面对的,究竟是怎样一种生活,他不敢去想象。

  他被带到警察局,那么多不利于他的证据都摆放在他的面前,有一个人的声音一直都在他的耳旁回响着,可是他根本就听不进去。他听不进去任何声音了,他的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国稀粥,他只是需要有人能够安慰他,能够让他在这个时候找到一点安全感。

  他没有安全感了,看不到希翼,看不到曙光,一个人跌入到深渊里,这样的痛苦,是没有人能够代替他去承受的。在这个时间里,他无比的想念自己的母亲,如果她知道他现在要承受这些,一定会心疼的泪眼汪汪。

  他没有去想方老爷子,那个老头子一直对他都是充满着失望,那么现在,他该满意了吧,因为他不用再去面对这个让他如此失望的儿子。他应该不知道吧,在他的儿子的心目中,是多么的渴望能够得到这个父亲的认可啊。

  苏洛颜,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竟然消失了,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让我失望的事情。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大家在一起一年多的时间,难道你忘了我是如何对你的吗?就算在毛毛这件事情上,我对你是有些过分了,但是我也只是希翼你能够留在我身边而已,我没有真的想去伤害你的。

  “方先生,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当对面的警官再次敲击桌面,提醒方逸尘头他所处的境地的时候,方逸尘整个人还是懵懵的状态,他不知道刚才这个人对自己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只是觉得心里痛苦、委屈、恐惧……

  “我要见冷云浩,我要见他。”他喃喃自语,希翼在这个时候能够见到冷云浩。那个人可以将他毁灭,也是唯一能够拯救他的人。他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对不起冷云浩的事情,都怪自己太自负,才会沦落到今天这样一败涂地。

  听说方逸尘要见自己的事情,冷云浩也只是面无表情的长舒了口气,在这个时候,他谁也不想见。苏洛颜还没有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已经是第三天了,他还在等待中,一颗心一直都悬在嗓子眼里,他无法想象如果这个女人发生一点意外,那么他该怎么办。

  他与方逸尘的见面,最终只是一个电话来解决,他不想离开苏洛颜,如果那个女人醒了,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那么这件事情是他最不忍心看到的事情。所以,他最后只是同意跟方逸尘电话沟通一下。

  接通了冷云浩的电话,方逸尘就如同抓住了救命草一样,他现在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够离开这个地方,只要能够恢复之前的生活,那么他觉得这都是值得的事情。所以,他对着那个话筒,心里充满了惊喜。

  “云浩,云浩,救我出去。我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都怪我不该那么自负,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这样惩罚我好不好?”他不停的在电话这头求饶,声音里带着惶恐,一个人不停的念叨着这几句话。

  那头的冷云浩,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蹙紧了眉头,他不是没有给方逸尘台阶下,他拿整个天翔与他交换,只是希翼方逸尘能够放过苏洛颜。可是在那个时候,方逸尘是高傲的,他无视那些东西存在的价值。那么既然他选择了自负,就要为自己的自负付出惨重的代价。

  “你要跟我通话,就是为了说这些吗?我现在很忙,没有多少时间听你说这些废话,你还是好好想想自己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吧。”冷云浩的声音很冷,就如同三九天的寒风一般。电话那头的方逸尘,只觉得一颗心已经跌入到了谷底。

  他低三下四的向冷云浩求饶,只是希翼能够换的自由,他不要自己的余生要在监狱里度过,那对他来说,真是一种生不如死的考验。冷云浩不是说过吗,他要让方逸尘生不如死,这就是他说的那种方式吗?

  他恐惧,他害怕,他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人生?他才三十岁而已,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难道就要在这个地方结束吗?对于方逸尘来说,他是不甘心的。他从来没有做出过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但是他也不希翼自己如同尘埃一样,就这样消失在空气里。那么多美好的生活,他曾经厌倦过,可是却始终都不会放弃的。

  “云浩,你不要挂电话,求求你不要挂电话,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要这辈子就呆在监狱里,我不要呆在这个地方。大家是好兄弟对不对?你一定不会这样对我的对不对?”方逸尘还在苦苦的恳求着,可是电话那头,突然被人掐断了。

  他坐在那里,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了,他现在该如何是好,冷云浩已经亮出了自己的态度,看来这一次是真的没有人愿意帮他了,那么他是不是就如同一开始想的那样,要在这个地方呆上一辈子呢?

  他才三十岁,如果这样算下去,等到他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他都会是个老头子了。他做了很多的坏事,现在方家已经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来补偿,他接下来的人生,一定会惨不忍睹。他害怕那样的生活,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为什么连人生都是凌乱不堪的?

  他只是木然的坐在那里,全新的环境里,只有他一个人在,那种孤零零的恐惧,他这一生从来都没有体验过。他可是名声鹊起的方家大少,他可是满城女人竞相追逐的俊男,可是他现在沦落到如此的地步,说出去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他突然为自己的人生感到悲剧,别人能够享受到的阳光还有雨露,对于他来说那都是一张豪侈。他之前一直以为,得不到苏洛颜的爱才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所以他一直都很努力,尽管那些方式有些不合情理,可是他都想要去尝试,只要那个女人能够对他好一点,那么一切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后来,他无法得到那个女人的心,他就想,如果自己的腿没有废掉,那么他至少还可以走出这个世界,还能够像从前一样,在此处得不到,必定能够在那个地方找到安慰。苏洛颜不能给他的东西,很多女人都会争先恐后的给予他。

  可是,在没有了双腿的时候,在失去了自由的时刻,他竟然无法平静自己的心情,他开始怀念以前的生活,开始悔恨自己的坚持,他心里窝藏着太多的怨气,需要找到一个出口进行发泄。他知道自己不该那样对待苏洛颜,可是他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他为了那个女人几乎是耗费了自己生命中最重的东西,但是却没有听到那个女人说一声谢谢。

  她哪怕是带着一点感激的心情,他也会觉得欣慰。然而躺在病床上的那些日子,他一直都觉得天是暗的,看不到希翼,什么都看不到,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他只能够一直躺在那里,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伤口处传来的疼痛长长折磨着他,没有人安慰他,也没有谁来这里陪伴着他,他似乎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成了一个被忽视的角色。他们都那么放心吗?认为他可以坚强的承受这么多的东西吗?就连他自己的父亲也也是如此吗?他每次来到医院里,没有一次是安慰他或者鼓励,似乎他身上到处都是错误,就连存在都是一个不应该。

  现在,他进了这个地方,他更加的惶恐,他宁愿自己还是躺在医院的那张床上,就算是苏洛颜不来探望他,就算是他的父亲从心里已经将他放弃,那么至少他还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世界,能够感知到鸟语花香。

  现在,除了冰冷的墙壁,他什么都看不到,他无望的盯着天花板,觉得自己的人生到了这个点就已经快要结束了。可是,他连结束的勇气都没有。他想要生活,想要更好的生活,可是自己却是无能为力。他只能是等待,等待着有人将他救赎。

  可是,他原本以为冷云浩会对他还有一点恩情,但是那个冷淡的男人挂断了他的电话,那么他就被这个世界宣判了死刑了。他没有勇气去死,死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他还没有活过,这个世界的温暖他还没有感知到位,他不想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

  天开始在他眼前变得昏暗,但是没有人看到他世界里的昏暗。他只能是无奈的睁着眼睛,一个人看着自己的世界,慢慢变黑,这样无力的感觉,总是让人觉得累到虚脱。可又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冷云浩挂断电话的那一刻,护士在苏洛颜的病房里正帮她换药,突然大叫一声“她醒了”,他的心就在那刻开始剧烈的跳动,仿佛是幸福的声音传来了一样,他几乎是飞奔着跑了过去,一把推开病房的门,苏洛颜正睁开眼睛,惊奇的看着出现在她眼前的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英俊高大,轮廓分明,是个一等一的帅哥,只是脸上的络腮胡子又冒了出来,他竟然没有记得要去剃干净。他脸上写着疲惫,眼里却是包含着惊喜。她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男人,仿佛不认识一样。

  “洛颜,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冷云浩没有办法平伏自己的心情,他见到苏洛颜醒过来,就觉得整个世界的灯都亮了。接下来,他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女人,不要让她再受到一丁点伤害,他一定要与这个女人享受到最幸福的时光。

  他搂住苏洛颜,怀里的女人甚至挣扎了好几下,可是他不愿意松开自己的怀抱,就仿佛那个女人随时会离开自己一样。有泪水顺着他的眼角开始滑落,被幸福撞击的感觉,真是让人觉得太奇妙了。

  “哎呀,你弄痛了我了。”怀里的女人似乎十分的不满,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将抱住自己的那个男人推开。她刚从昏迷中醒来,仿佛是沉睡了千年一样,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世界,周遭都是仪器滴滴答答的响着,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而他眼前竟然站着如此高大英俊帅气的男人。

  “洛颜,对不起,对不起,你哪里痛?我现在就去叫医生好不好?”冷云浩松开自己的怀抱,炙热的目光炯炯的盯着苏洛颜,怀里的那个女人娇羞可爱,虽然小脸上仍然是一片惨白,但是他从苏洛颜的眼里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你……到底是谁啊?你刚才叫我什么?我叫什么名字啊?我现在在哪里啊?”苏洛颜一脸认真的问道。她盯着这个好看的男人,想要从他口中获得一些信息。她只是茫然的看着周遭的一切,觉得特别的新奇。

  “洛颜,你怎么了?你难道不记得了吗?”冷云浩被苏洛颜的话弄的有些懵了,他不知道苏洛颜是在跟他开玩笑,还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的苏洛颜,露出的是一脸茫然的表情。她只是如同花痴一样定定的看着冷云浩。

  “怎么了?你要跟我说什么啊?”苏洛颜还是呆呆的回了他一句话。“哦,我好饿啊,有没有吃的,麻烦你帮我弄点吃的好不好,我的肚子一直叫个不停。”苏洛颜捂住肚子,一脸歉意的笑道。

  这个样子的苏洛颜,明显看上去就是不正常。可是能够听到她如此说话,冷云浩心里还是高兴地。“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去给你买吃的。”他起身朝外面走去,可是脸在这一刻却变得有些阴沉。

  半个小时之后,在苏洛颜的病房里,就出现了很复杂的一面。喷香的饭菜已经摆上在桌面上,苏洛颜嚷嚷着去吃,还不住的叫冷云浩哥哥。

  “哥哥,求求你了,给我吃好不好,我先吃完了再做检查可以吗?我都快饿死了。”她如同小孩子一样噘着嘴撒娇,而冷淡的冷云浩站在一旁却是一脸的焦急,他不知道苏洛颜到底是怎么回事,医生已经全部都叫进来了,可是苏洛颜却拒绝检查。

  “你先做完检查再吃,不然就一直饿着。”听到她叫自己哥哥,他是有些惊喜又觉得有些心酸,难道这个女人忘了自己到底是谁吗?他们曾经那样热烈的爱过,为什么她都不记得了?是故意的吧?不希翼被他看穿自己的心事?

  检查结果是在苏洛颜大快朵颐的时候出来的,她在车祸中撞击了头部,可能会暂时性失忆,有些东西已经被她屏蔽掉了,如果要找回这些记忆,就需要很长的时间。冷云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十分的心痛。

  她宁愿苏洛颜忘记那些痛苦,可是唯一不希翼苏洛颜将自己也忘记了。她怎么可以忘记自己?他们相爱过的啊,但是这个女人,在这个时候,将他彻底忘的一干二净。

  “哥哥,给我倒水,我要喝水。”她躺在床上对他颐指气使的命令道,然后露出花痴得意的笑。这是冷云浩从来没有见过的苏洛颜,她竟然保持着如此天真纯澈的一面。看到她这个样子,他内心是有些欣慰的。

  不记得了也好,至少可以不用那么痛苦,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个没了记忆的女人现在犯了花痴病,对他可是言听计从。只是,听到她叫自己哥哥,他心里就有些不爽了。为什么在她口中会变成哥哥的角色。

  “不要叫我哥哥,叫我云浩。”他再次三令五申的强调,但是倔强的女人就是要坚持自己的立场。根本就不顾及他的感受,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他去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可是,却不能给与他一点安全感。

  “你本来就是我的哥哥啊,不要以为我丢失了记忆,你就要欺骗我,我可没那么傻。”苏洛颜吃着薯片,看了冷云浩一眼,不以为然的说道。这么说来,这个女人其实对他还是哟记忆的,只是她忘了他们相爱的历程,只是记得他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

  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何必还要强求她呢,就当是上天重新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能够以这样的方式看到如此纯澈的苏洛颜。他相信自己还可以有机会让这个女人再次爱上自己,从今往后,他都要守候在她的身边。

  苏洛颜醒来了,这是冷云浩一直期待的事情,但是这个女人现在的情形却让他很意外,他当然没有想到自己会面对一个对自己完全没有记忆的女人。他对苏洛颜还有那么浓烈的爱存在。可是这个女人现在一直都叫着自己的哥哥,他渐渐的不知道,苏洛颜对自己到底是亲情还是爱情了。

  他到底应该用什么方式,才能够让苏洛颜以爱情的眼光看待自己。原来在爱情里都是如此,只有你确定另外一个人也爱着你,你才能够胸有成竹的去面对爱情,可是现在,他真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叫他哥哥,叫的那么认真,而每一次他都不忍心不答应。他知道这个样子的苏洛颜,才能够感知到世间的快乐。原来她快乐的时候就如同一个孩子一样那么简单,这些都是他不曾看到的一面,现在他看到了,这是多么荣幸的事情。

  “洛颜,你真的不记得以前发生的事情了吗?”很多时候,他都会无意间来问问苏洛颜,希翼能够勾起她很多的记忆,至少那段记忆里一定要有自己。他总是不甘心,以为这个女人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将自己忘记了。

  “好像又记得一点一样,反正我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特别的熟悉,好像你就是我的哥哥一样,你就是我的哥哥对不对?不然你才不会对我这么好吧?”她狡黠的反问一句,倒是让冷云浩哑口无言了。

  他对她的好,怎么能够是哥哥的情怀呢?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种感情,他只愿意用爱情来定义彼此之间的感情,除了之外,他不要亲情也不要友情,那些都不足以说明他们之间的心意。每次她这么说的时候,他都会轻轻的伸手,在她的小脸上拍拍。而她每次都无比嫌弃的将他的咸猪手打掉。

  他很想告诉苏洛颜,其实他们相爱过,而且爱的很深,彼此都受过很多伤,可是当苏洛颜对自己之前的事情好奇的时候,他只能够用一些其他的事情来敷衍她。他不忍心告诉她,这个女人经历的一切。那么多痛苦的东西,能够忘记其实是一种幸福。他庆幸现在忘记痛苦的那个人是苏洛颜,那么他可以守在她的身边,给她一段全新的记忆。

  “哥哥,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啊?没有女朋友吗?”偶尔的时候,苏洛颜也会十分的八卦,她对冷云浩的事情总是充满着好奇,觉得这个英俊的男人简直就是全天下最完美的男子,甚至在冷云浩有次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竟然在门口听到苏洛颜与一个小护士八卦。

  “嗯,我哥哥可帅了,你看到了的吧,我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帅的人,你要是喜欢我哥哥的话,跟我说声,我帮你撮合撮合……”这是苏洛颜在那里自鸣得意的声音,当冷云浩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简直是又气又好笑。

  她竟然想要给他当红娘,难道她不知道吗?他唯一想要娶的那个女人就是她,她那么蠢那么傻,竟然一点都感知不到。好在那个小护士也只是花痴了一把,不然他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残局。

  所以,当苏洛颜好奇的问道他是不是有女朋友的时候,他只能够骗他说自己已经有了,而且很快就会结婚了。他想要从苏洛颜的眼里看到一丝醋意,但是这个女人对这个问题只是更加的好奇,想要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子。

  他真是失望透顶了,他的女朋友不就是那个傻女人吗?她以为自己丧失了那部分记忆就可以随便的忘记吗?她竟然觉得他可以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为什么如此不相信他。于是冷云浩就不再去说明,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

  “哥哥,你就告诉我嘛,把她的照片给我看看,我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苏洛颜的好奇心还真是不小,只要是缠住了冷云浩,就不会选择放手了。这个时候的他,是拿苏洛颜没有办法的。

  女人的八卦,他真是不能够明白,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魔力,促使她对他的事情如此的好奇。但是他就是不说,似乎这样,这个女人就会对他一直都保持着好奇心。他这样存着私心,苏洛颜,你会懂的吗?

  放下所有的事情,只是为了陪伴这个女人,他觉得这就是自己最幸福的事情,仿佛这个世界上只剩下这个女人了,他的世界完全被这个女人带来的气息包裹着。他享受着这种感觉,也乐意去呵护与这个女人共同营造的氛围。

  只是,他心里还是期待着,能够让苏洛颜感受到他的好,这样总有一天他就能够重新俘获她的心。但是这一天什么时候能够到来,他却只能是一种期待。

  时间缓慢的度过,苏洛颜在医院里呆了差不多快一周了,头部的伤势已经好了差不多,这似乎记忆暂时还无法恢复。医生说这是病人心理上存在抗拒,所以只能是靠某个瞬间爆发了。冷云浩表现的很是平静,他与苏洛颜现在的关系很融洽,这个女人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异常的依恋他。

  “洛颜,过几天我带你回家好不好?”一想到毛毛那个小家伙还在家里,冷云浩的心里就充满了温暖,他不知道苏洛颜现在能不能接受那个孩子的出现,很多记忆她都忘记了,那么毛毛呢?她有没有忘记毛毛的存在?她曾经花费那么多的精力,想要将那个孩子留在自己的身边,现在她知不知道,她可爱的宝贝已经回到她的身边呢?

  “回家?回哪个家?”苏洛颜漫不经心的答道,她似乎对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关心,前几天她还饶有兴趣的缠着冷云浩给她讲述失忆前发生的事情,她现在多少还是有些意识了。只是她坚决不相信自己与冷云浩之间有过感情纠缠。

  “当然是回大家的家啊,到时候我还会让你见一个很重要的人,我想你一定会很喜欢他的。”冷云浩摸了摸苏洛颜的脑袋,有时候真是觉得这个女人可爱至极,看到她天真烂漫的样子,他也会觉得一整天都很轻松。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