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49章 被戳痛了

第349章 被戳痛了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01更新时间:2015-07-12 09:34:54

  

  “当然是回大家的家啊,到时候我还会让你见一个很重要的人,我想你一定会很喜欢他的。”冷云浩摸了摸苏洛颜的脑袋,有时候真是觉得这个女人可爱至极,看到她天真烂漫的样子,他也会觉得一整天都很轻松。

  “什么人?是不是你女朋友啊?我才不要见她了,万一她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苏洛颜没好气的说道,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冷云浩是感到欣慰的,他应该理解成这个女人是在吃醋吗?如果她真的是在吃醋,那么就表明她心里其实是有他的。

  “你在吃醋对不对?洛颜,告诉我,你在为这个事情吃醋。”冷云浩俯下身子,眼神直直的盯着苏洛颜,他多么希翼能够听到这个女人说一句肯定的话语。就算是她无理取闹的吃醋,他也会感到高兴。

  “吃什么醋?你有女朋友关我什么事?真是的,你是我哥哥好不好,你女朋友早晚有一天都是我嫂子,我到时候还要找男朋友呢?你不会也吃我的醋吧?”苏洛颜白了冷云浩一眼,完全不把这个男人放在眼里。

  她说自己要找男朋友,冷云浩的心里是有些紧张的,现在两个人的相处之中,苏洛颜的生活中没有其他的男人,而且她一直都把他当做是自己的哥哥,现在麻烦可大了,万一出现一个比他更加英俊的男人,这个花痴一样的女人岂不是要贴上去吗?

  就在冷云浩与苏洛颜享受两个人的幸福时光时,方逸尘却实在是忍受不了那种煎熬一样的生活了。他的生活里不能没有阳光,也不能没有氧气,他试图想要博得冷云浩的同情,希翼这个男人能够给予他一点宽恕,这样的请求,最终以破产告终。

  没有人来探望他,没有人关心他,他不知道苏洛颜到底是去了哪里,根本就没有那个女人一丁点消息。而他的父亲,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期间管家来过一次,也只是苦皱着眉头,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已经对他失望了吧?那么这就算是一种放逐。

  他还应该相信谁呢?他应该对谁心存期待呢?他沦落到如此地步,只能够以结束的方式走完这一段孤独的旅程。这样的不甘心,这样的无可奈何,他除了接受之外,竟然找不到另外一种方式。

  冷云浩是通过电话的方式得知方逸尘自杀的消息的,他选择了自杀,以这样的方式告别这个世界,但是,就算是自杀,他也不能逃离自己应该肩负的一切。也许是不甘心离开,也许是命运使然,他自杀的行为刚刚发生就被人发现了,所以这次冒险的行动,并没有如他希望的那样成功。

  冷云浩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苏洛颜,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跟这个女人提及过方逸尘的存在。她已经因为那个男人承受了那么多的伤害,能够将这段记忆忘记,这也是一种幸福。他希翼苏洛颜从今往后的记忆,都是以他为中心,所有的快乐都由他来创造。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过两天我会去看一下。”冷云浩在电话里冷冷的说道,声音冰澈到零下一度,他不是要刻意去这样对待方逸尘,他只是为这个男人之前对苏洛颜的狠毒感到气愤,所以看到方逸尘现在承受这么多的苦痛,他没有丝毫的同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是他的思维逻辑。不需要有人来认同,也不需要有人来附和。他只是清楚的知道,方逸尘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应该承受起最惨重的代价。他会亲自去找方逸尘,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让这个男人做出选择。

  苏洛颜是那么的粘冷云浩,就连他出去都要如同管家婆一样亲自过问,恨不得自己能够钻进他的口袋里,被他带着出去溜达一遍这样才觉得舒服。冷云浩是明白她的心情,想必之前那样坚强,也只是装出一副模样给别人看的吧。

  “哥哥,你要去哪里嘛,带我出去走走好不好,我都快闷死了。天天呆在这里,一点意思都没有。你把你的朋友可以先容给我认识的嘛。”苏洛颜坐在床上开始撒娇,她在医院里呆的越来越不安分。

  虽然跟那几个小护士已经熟悉了,没事的时候也会聚在一起八卦八卦一下。她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因此对小护士说的事情都特别的感兴趣,眨巴着眼睛不停的问着怎么呢?然后呢?每一次,冷云浩都忍不住想要敲敲这个不停八卦的女人。

  “企业那边有点事情,我去去就回,你安心呆在医院里,脑袋的伤还没有好呢,你不能到处跑。”冷云浩将苏洛颜搂紧自己的怀里,这个女人就安稳的靠在他的胸前,享受着他宽阔的胸膛带来的安慰。

  “可是人家早就好了,人家不愿意一个人呆在医院里,这里一点意思都没有。你带我出去走走好不好,我是真的很想出去走走。”苏洛颜眨巴着眼睛盯着冷云浩,倒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便有些不忍心,想要带这个女人出去感受一下外面的气息,可是他还是担心,将苏洛颜带出去之后,这个女人先在这个德行,会不会闹出什么大篓子呢?

  “明天我一定带你出去,今天就不要了好不好?我待会要去医院看望一个朋友,你不是最讨厌医院了吗?何况那人还是个病人,你也想要去看吗?”冷云浩这样说的时候,苏洛颜的嘴就嘟囔的更加利害了。

  “我知道你就是不想带我去,你现在就是去约会的。哼,等我找到男朋友的时候,我才不会理你了,你现在别得意,等我伤势好了,我就出去找男朋友。”苏洛颜赌气的有些生气,开始逃离冷云浩的怀抱。

  她这是赤luoluo的吃醋,而他为她的吃醋而感到开心,能够让这个女人吃醋,就代表着她心里是在乎这个男人的。然而,她从来都不愿意亲口承认这个事实,他只能每一次在心里安慰自己,等到某一日,她一定会坦诚的主动告诉他,她自己有多么的在乎他的。

  “我怎么可能去约会呢?不是告诉你很多次了吗?我最爱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也不会有什么女朋友啊,你不要那样想,我知道你是在乎我,但是我现在是要去办要紧的事情,等我办完之后就带你出去玩。”冷云浩开始哄苏洛颜,好在这个女人也只是嘴上说说,到底不会像小孩子一样生气。

  “好了,你去吧,我也困了,要睡会了,你记得要在我睡醒之前回来就醒了。”她知道冷云浩是不会带她去的,自己便不再继续坚持。钻进被窝里,做出一副马上就要睡觉的样子来。冷云浩轻轻的抱了抱蜷缩在被子里的女人,一脸歉疚的离开了。

  他很感激苏洛颜给他台阶下,只是他真的不能告诉苏洛颜,他现在要去的那个地方还有待会就要见到的那个人,他是多么的不希翼她看到。他是在保护她,希翼他不要再次受到伤害,既然那些记忆已经丢失了,那么就让它彻底的消失吧。

  一路上冷云浩的心情都十分的沉重,这些天来,他跟苏洛颜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是因为自己被苏洛颜感染,一直觉得心情特别的放松,看到她笑的那么开心,他也会跟着没心没肺的笑,知道她有时候完全就是一个孩子,自己也会做出小孩子的举动。笑容时常出现在他的脸上,他在时间的流逝中,竟然发现这完全颠覆了他一贯的作风。

  他一直都是一个活的严谨的人,不拘言笑,总是一副认真的态度面对所有的事情。只有遇到苏洛颜的时候,他才觉得生活的缝隙里进入了一道阳光,这抹阳光让他畏惧可又让他贪恋。好在命运并没有辜负他的垂青,这个女人心里一直都有他,那么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跟这个女人幸福的继续生活下去。

  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他知道方逸尘想要的是什么,只要那个男人同意解除与苏洛颜的婚姻关系,那么他可以不追究方逸尘的过错。他想要的,只是能够给苏洛颜一个与世无争宁静幸福的生活而已。

  但是他心里并没有底,在一个连死亡都已经愿意靠近的人面前,自由和幸福到底还意味着什么?方逸尘会同意与苏洛颜离婚吗?他该如何跟苏洛颜说明,她的生命力竟然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存在?

  到达医院的时候,冷云浩径直朝五楼走去,这里远比就是方逸尘就医的地方,只是这一次却已经不是VIP套房了。他来之前已经跟这里打过招呼,所以到这样戒备森严的地方,他也算是畅通无阻。

  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见到方逸尘,至少不愿意看到他堕落到这种地步,他一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方逸尘,难道真的要用爱来形容一段感情吗?这个男人真的有哎过苏洛颜吗?如果有,为什么只能选择以伤害的方式?

  他不能够理解,也不能够接受,当自己最熟悉的人变得那样陌生的时候,他便只剩下唏嘘,如果当初方逸尘没有介入到他与苏洛颜之间,那么他与苏洛颜之间就不会错过那么多,方逸尘也会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可是世事弄人,很多事情,就是因为一时的贪恋,最终却是害了彼此。对于这件事情,他不能说些什么,他只是感到很无奈而已。有时候,放手不也是一种爱吗?三个人的秋千,这样荡来荡去,彼此都受到了伤害,现在应该是一个停止的时刻了。

  冷云浩推门而入,便看到躺在那里的方逸尘,他定然没有想到此时出现在这里的人竟然是冷云浩,目光朝门口的方向望去,便看到冷云浩那张英俊潇洒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不愿意被人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

  选择自杀,这样懦夫的行为他不想被任何人知道,可是这个时候,冷云浩竟然推门而入了,是要奚落他吗?还是要嘲笑他?他愤愤的看着冷云浩,别过头,不愿在继续看他一眼。上天为什么一直都这样的不公平,让冷云浩获得那么多的爱怜,而他却要经受如此多的痛苦?他在心里不停的扣问,却一直都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选择自杀是你自己的事情,与我没有关系。我来这里,不是嘲笑你,当然也不是来关心你。你有你自己的选择,我只能保持敬重。你不用猜想我来的目的,因为我会直接告诉你。”冷云浩捡了一张椅子坐下来,目光在屋子里扫视着。

  “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这也是最后一个选择,你自己来决定。如果你能够跟苏洛颜离婚的话,那么我还给你自由,你不用坐牢,我可以帮你办好出国的手续,你去美国,一辈子都不要回到这里。只要你答应我这个条件,我立马撤销对你所有的控诉。”

  冷云浩说的极为的认真,这是他这几天已经想好的事情。只要方逸尘能够答应他的条件,只要这个男人愿意走出苏洛颜的生活,那么他还是可以选择让步的。他可以既往不咎,可以不去理睬方逸尘之前对苏洛颜做过什么。

  这是他最后一次,这样礼貌的询问方逸尘的答复,他还是希翼能够采取和平的方式解决所有的问题。可是,在方逸尘那里,他是不是愿意接受这个条件呢?冷云浩并不能如此自信的肯定自己的猜测。

  方逸尘是渴望自由的,当他在拘留所呆着的时候,他甚至怀念在医院的生活,他无法接受那种孤独那种无望,一个人彻底被抛弃的感觉。他领悟到什么叫生不如死,也知道了,自己那样活着就是一种对生命的亵渎。

  可是,现在冷云浩要他放弃苏洛颜,他却开始犹豫了,他现在连死都不怕了,他还需要怕什么?方逸尘已经毁掉了他的一生,就算是在美国苟活着,他又能怎样?他连双腿都没有,生活不能自理,这个世界对他而言,一直都是黑色的。

  他知道冷云浩最在乎的人便是苏洛颜,现在他心里对眼前这个男人只剩下仇恨了,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报复这个男人。所以,对于冷云浩提出的条件,他稍微的心动了一下,然后脸上就显出一抹冷笑。

  “冷云浩,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吧?苏洛颜现在是我的老婆,只要我不同意,你就别想把大家两个人拆开。你想要大家离婚是吧?你还是回家去做梦吧,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不会让你们两个人走到一起。”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能够伤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才能够把握住自己的感情。可是,他到底伤害到谁呢?除了自己是遍体鳞伤之外,除了自己的感情永远都是一副空白外,他沉浸在自欺欺人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从未感受到幸福的感觉。

  冷云浩蹙着眉头,脸色十分的难堪。他已经咨询过了,苏洛颜现在失忆的状况是不能主动提出离婚的,除非方逸尘提出,否则这段糟糕的婚姻关系还是要继续下去。所以当他听闻方逸尘选择自杀的时候,就想要跟方逸尘谈一谈,希翼这个男人能够做出让步。

  可是现在,他的想法已经落空了,这个男人不同意离婚,甚至想要用这种捆绑的方式,让每个人都沉浸在痛苦之中。这样的痛苦是谁也不愿意承受的,如果可以,冷云浩自然是希翼这样的痛苦不要落在苏洛颜的身上,可是方逸尘是那么的固执,他已经BT到不能拯救的地步,他现在就是那个让人发指的暗黑大帝,想要毁灭一切真能量的东西。

  冷云浩立在那里,就如同一尊雕塑一样,整个人呈现一种烦躁的状态。他该说点什么呢?这样的事情,他不可以强迫任何人答应。就算是现在的方逸尘,他都没有办法让这个男人答应与苏洛颜离婚。可是,他心里是存在多么大的奢念啊,希翼苏洛颜能够恢复自由身。

  “这件事情你是不是答应,与我都没有多大的关系,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情况,这个责任追究下来,你又可能一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呆着。你以为你与苏洛颜是否离婚,跟我关系很大吗?你以为我现在还会要考虑你的感受吗?”

  冷云浩咄咄逼人的话一说出口,方逸尘就如同被人戳痛了一样面露难色。他当然知道冷云浩是什么意思,现在也清楚自己的下场了。他自杀未遂,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他知道自己罪大恶极,一定会有很长时间的牢狱之灾。

  但是要他现在答应冷云浩与苏洛颜离婚,他做不到。自己失去了所有的东西,就是为了能够将那个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他一直都是那么的努力。虽然到目前为止,他一次都没有赢过,一直都处于一个失败者的角色。

  但是他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服输,难道要他告诉冷云浩,他害怕牢狱之灾所以就要将那个女人拱手让人,那么这完全就不是他的做法了。他是那种明知道前面没有路,也会一意孤行的人。就算是知道赢过冷云浩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他也要孤注一掷。

  “那又如何?就算是你现在跟苏洛颜在一起,也只是名不正言不顺,所有人都会诟骂你抢了别人的老婆。你以为苏洛颜背负得起这样的骂名吗?你以为她会心甘情愿的跟你这样在一起吗?你是忘了她为什么离开你的吧?”

  方逸尘话说道这里的时候,冷云浩的眉头就蹙了蹙,他当然知道苏洛颜当初是为什么离开他的。当外界的压力铺天盖地的袭来的时候,她没有安全感的只能选择逃避,而在那个时候,他想要给予苏洛颜最强大的保护,却始终都是无能为力。

  他是看着这个女人离开他的怀抱,将所谓成全来的幸福让给他。可是,他兵不稀罕旁人给予的幸福,他的幸福只能是苏洛颜给予的。他爱这个女人,愿意为她背负所有的骂名,愿意为她做出所有的努力。

  “那又如何?我既然爱她,就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你虽然成了我跟她之间的插曲,那么我也会让这一段插曲成为过去。”他说的那么笃定,目光炯炯的看着方逸尘,如同下定了决心一样。他这副样子,却让方逸尘感到有些后怕。

  “你们就是一对践人,冷云浩,我告诉你,我一定不会让你跟苏洛颜过得幸福的,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不停的诅咒你们。”方逸尘咆哮着说道,那种被失败席卷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他很想逃离,可是始终都无法逃离出去。

  他知道冷云浩说完这些话,便是笃定了要跟苏洛颜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他一直追寻的猎物。可是,就算方逸尘现在已经对苏洛颜没有爱了,他也不愿意选择放手。他花了那么大的赌注,不就是希翼能有一个人陪在自己的身边吗?

  他在书上曾经看到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老婆想要留住男人的心,就不停的练习厨艺,希翼管住男人的胃就能够将男人守在身边。小三想要留住男人的心,就不停的练习床技,以为只要留住男人的身就能够留住男人的心。可是她们都不知道,只有让男人耗费了心思,他无论爱你与否,都会愿意留在你的身边。

  当方逸尘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他觉得特别的贴合自己的心思。苏洛颜不曾练习厨艺,也不曾练习床技,她什么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可是他却一直都想要这个女人留在他的身边。想想也是,从一开始到现在,他是煞费苦心的想要得到苏洛颜的心,就算是最终以失败告终,他还是不甘心的宁愿苦守也不愿离去。所以,当冷云浩说要将苏洛颜从他的身边带走的时候,他觉得整个心都变得凌乱不堪了。

  他付出那么多努力,就算是白费,他也希翼能够有些东西残留下来安慰自己。可是,苏洛颜没有感激过他的付出,而冷云浩甚至认为他与苏洛颜呆在一起,对苏洛颜来说只是一种伤害。他何曾伤害过那个女人。

  结婚一年多以来,他从来都没有动过那个女人,有哪个男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他无限度的敬重苏洛颜,这样难道还不行吗?明知道她肚里怀着别人的孩子,他还是给予她最好的呵护和照顾。为的不就是希翼那个女人多看自己两眼?

  “你要是喜欢诅咒,就诅咒吧。我走了,你既然执迷不悟,那么在监狱里也正好有时间好好反思一下。这是个好地方,值得你去改造。”冷云浩冷冷的说着,而后转身,带着决绝的离开。那个样子的冷云浩,让方逸尘以后每次想起,都会觉得热血沸腾。

  这个男人打败了他,还抢走了他生命中很多重要的东西,他无法做到淡定,也无法做到释怀。就算是他要从这个世界上离去,他也不能看着冷云浩一个人徜徉在幸福的世界里。他的存在,以后每一天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报复。

  “洛颜,大家回家好不好?”当冷云浩温文尔雅的出现在苏洛颜的面前时,苏洛颜的脸上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觉得冷云浩充满了亲近感,她喜欢这个男人叫自己洛颜时的样子,眼里有无尽的柔情。

  她努力的想要在脑海中想起自己与冷云浩的过往,可是那些断层的记忆,仿佛从她的脑海中隐匿了一样。冷云浩说他们以前是对很相爱的情侣,可是她就不明白,既然那么爱,她为什么会不记得他的存在?

  她有些害怕自己的记忆找回来时,发现这个男人说的话都是假的,所以,她故意要叫他哥哥,这样算是给自己找到一个庇护的港湾。有时候他会出去,时间不长,但是都是好几个小时。那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她假装睡觉,一个人躲在被子里惶恐不安。

  她想,那么优秀完美的男人,一定有一个小鸟依人的女友吧?她出了车祸,失去了记忆,他多半是因为同情所以才留在她的身边吧,至于那些关于过去的记忆,顶多是他胡编出来哄她开心吧。她努力想要在他的眼里找到自己想要的温情,可是她看到的似乎一直都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亲情。

  所以,当冷云浩说要带她回家的时候,她心里是有些扑通扑通的跳着的。不知道之前那些记忆都是关于什么的,她已经不缠着他要讲述之前的事情。既然已经忘记了,那么就当是命运的安排吧。她只是想要记住这一刻,跟这个男人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回哪个家?你跟她的吗?我才不要呢。”苏洛颜嘟起小嘴,故意刺激着冷云浩。她最近总是无意间会旁敲侧击的问他那个不存的她的事情。有时候他会躲闪,有时候他似乎又是欲言又止。这个样子的冷云浩,让苏洛颜小小的心脏里除了欢喜之外,又多了一点失落。

  他想必是有女友的吧,不然怎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她有些失落,可是还是极力的掩藏着,不希翼被他看穿自己的小心思。每天的时光都是充满了无聊,等待,等待,等待见到他。然而,每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又要开始压抑,压抑,压抑着不要让他看出自己的欢喜。

  这到底是怎样一种心情?是不是因为她正眼看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男人就是他的缘故?是不是因为他编了那些关于过去的事情,以至于她产生了联想?还是说,就仅仅因为他长得帅气,而正好她的花痴病犯了?

  她一遍一遍的问自己,苏洛颜,你相信他说的过去吗?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轻易就对这个男人上心了?你不可以这个样子,在你没有找回记忆之前,你不可以这样轻易的相信每个人。

  “不是啦,我带你回去,你就知道了,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要你见呢。”冷云浩卖了个关子,之前跟苏洛颜一起同住的公寓,他已经让人收拾好了。毛毛也让人送到了那里。之前那个妇女,现在专门负责照顾毛毛,当然月薪不低。这些都是后话,冷云浩是不会将这些高速苏洛颜的。

  那个重要的人到底是谁?苏洛颜不止一次的在脑海中去想那个人的身份,冷云浩从来都没有说起过那个人,但是他总会无意间说道,要带她去见一个重要的人。那个人会是他的女友吗?那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为什么他说道那个人的时候,脸上会荡漾着幸福的感觉。

  能让他那么幸福的,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可是,她并不想要见。因为,她害怕,自己憧憬的幸福,一下子就如肥皂泡泡一样破灭了。她怕自己没有遮掩好的心迹,会被这个男人看穿。她那么害怕,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可我还没有好呢?我的记忆还没找回来,我现在不想去别的地方。”她低下了脑袋,露出沮丧的表情。如果幸福马上就要失去,那么她宁愿永远都呆在这里,消毒水的味道虽然刺激,但是冷云浩至少会在这里只陪伴她一个人。

  “洛颜,医生说了,记忆不能强求,说不定要到某个时候才能好的。慢慢来,不要着急好吗?”冷云浩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柔顺的披肩长发,在手心留下洗发水的味道。他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从来没有给她一个踏实的拥抱。

  连个拥抱都不愿意给,能够说明他是爱她的吗?苏洛颜就算是全世界最笨的女人,也能够感受到这层意思。她不过是失去了记忆而已,她又不是失去了脑子。她难道连这些最基本的东西都分不清吗?那么冷云浩,你骗人的水准也太差了点吧?

  最后还是苏洛颜妥协了,她知道自己争不过冷云浩,他是有点大男子主义的,做好了的决定,就要有人去听从。虽然他一直以来都十分的敬重她的意见,可是他不知道,她向来都是没有意见的。接受,接受,不管愿不愿意,先接受就好。

  她心底是对那个女人充满了好奇的,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才能够配得上这样优秀完美的男人?他应该很爱那个女人吧?她在脑海中开始这样幻想,自己想着想着就开始出神了。甚至小心脏里就起了波浪。

  “在想什么呢?待会你见到他的时候,我猜你一定很高兴的。”冷云浩一边专注的开车,一边对副驾驶位置上的苏洛颜说道。这个时候的苏洛颜,是有些局促不安的。马上就要见到那个女人了,她的心情颇为不爽,说不上是难过,也说不上是期待,就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拥堵在心里,让她有一种想要晕车的冲动。

  当然,她没有让冷云浩失望,在车子刚刚停靠在公寓大门前的时候,她就急不可耐的从车子里钻了出来,然后蹲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呕吐了一番,着实让冷云浩大为吃惊。

  “你晕车啊?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啊?”他一脸的诧异,想要过来帮忙,手里拿着面巾纸,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而她看到自己吐出来的秽物,更加的觉得恶心了。吐的也算是肝肠寸断。眼泪随着呕吐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

  冷云浩,你当然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去了。你以为你够聪明啊?我是不晕车,但是你说的那些恶心的事情,让我一想起就忍不住要晕死。我宁愿现在晕倒在地上,这样你就能够揽我到怀里。

  冷云浩的眼里显出心疼的表情,他能够感受到苏洛颜的变化,似乎从决定回家那会儿,这个女人的脸上就显出局促不安了。她一直不停的追问他关于不存在的那个女人的事情,他不知道自该如何回答。

  他知道自己如果告诉苏洛颜,他最爱的那个女人一直都是她,他想苏洛颜一定会认为他只是耍嘴皮子,绝对不会相信的。失去记忆之后的苏洛颜,变得比以前更加的没有安全感,那么他只能是等待,一点一点的让她去确定。

  他牵着她的手朝那扇门走近,心里害怕极了。开门的女人会是他的女友吗?自己该如何与那个女人相处?脸上要不要露出一点笑容呢?还是说,面无表情,什么都看冷云浩的表现?可是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按动门铃之后,门从里面被打开,让苏洛颜失望的是,并不是一个妙龄的女人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而是一个系着围裙的大妈。她愣愣的看了一眼,冷云浩眼里的幸灾乐祸,她看的一清二楚。不就是嘲笑自己吗?

  “冷先生,您回来啦?这位是?”大妈热情的招呼着,脸上的纹路已经舒展开来,像是一朵绽放的雏菊。苏洛颜倒是觉得这个女人有几分可亲,但是那个女人不认识她,说明她跟冷云浩之前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这种带回家的程度。

  “这位是苏小姐,你以后叫他洛颜就行。房间都收拾好了吧?”冷云浩并没有在意苏洛颜此时的反应,他在玄关处换掉鞋子,扔给苏洛颜一双粉红色的拖鞋。那双拖鞋并不是新的,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哼,把别人穿过的鞋子扔给我,我才不穿了。她噘着小嘴站在玄关的地方磨磨蹭蹭,想着光洁的地板,第一次来这里,总还是要礼貌一些。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也还是把那双别人穿过的旧鞋子套在自己的脚上。

  “毛毛睡着了吗?他今天乖不乖?”冷云浩换好了鞋子,就丢下苏洛颜进了里面的房间,他显然是在跟这个妇人说话,完全忽略掉了苏洛颜。苏洛颜的眼睛就瞪的更大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睡的可香了。”中年妇女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散去,她跟在冷云浩的身后进了那个房间,不一会儿,苏洛颜就看到冷云浩抱着一个婴儿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瞬间有一种石化的感觉,这算是什么啊?

  超级奶爸?冷云浩,你居然已经是孩子他爸了,你还要跟我说那些胡话?看来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人?除了一身好皮囊之外,一定不是个好东西。算我之前看走了眼,哼,我现在立即马上就不再喜欢你了。

  “洛颜,你过来抱抱毛毛。”冷云浩朝苏洛颜走去,他是要给苏洛颜一个惊喜的。之前她那么的紧张毛毛,就是希翼能够找到毛毛的踪迹,就算是在医院里的那段时间,昏迷中的苏洛颜也会偶尔叫出毛毛的名字。

  她是带着一点不情愿还有嫌弃将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揽入到自己的怀里。她是有多么的不喜欢这个小东西啊,虽然长的眉清目秀的,跟眼前这个男人有几分相似,但是一想到这是他与别的女人生下的,她就觉得不喜欢。

  “他是你弟弟?那我也该叫他弟弟吧?毛毛,姐姐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她心里有气,嘴巴上却丝毫不示弱。冷云浩,你不是要让我难堪吗?那我也让你难堪一次。

  果然,苏洛颜这话一说出口,冷云浩的脸色就难堪了几分。他真是没有想到苏洛颜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什么逻辑?但是要说毛毛是他的儿子,他好像也说不出口,但是弟弟这个词,也不能随便乱用吧?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